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网游动漫小说 - 网游之帝皇崛起最新章节 - 帝皇前的黑暗岁月 296 潜入

网游之帝皇崛起 帝皇前的黑暗岁月 296 潜入

作者:坠落凡尘书名:网游之帝皇崛起类别:网游动漫小说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对于白熊的质问,飘零紫月显然有些不悦,道:“我就是知道,没必要告诉你怎么知道吧。你要是真的要知道原因,我只能告诉你是我乱编出来的。”

    好心告诉白熊这么多是因为他帮助自己过来这边,不然飘零紫月都不会跟他说这么多事情。虽然白熊身上有资料片主线任务,自己作为团队有义务帮助他,可是飘零紫月还是感觉不到对于这个团队的归属感,虽然免费拿到一颗高端宝石,那其他人也一起拿到的。[搜索最新更新尽在.Z

    归属感这种虚无缥缈的感觉,不是说一下子就来的。而且白熊都没问,她也不知道怎么跟白熊说,就一直藏着了。

    突然被飘零紫月这么说了句,白熊也感觉自己问的方式不对,笑道:“海军上将跟资料片主线任务有很大关系,我就是想知道更多一些,或者你告诉我你怎么知道的,在什么地方,我想去看看。”

    白熊总感觉海军上将资料片主线任务不会这么简单的,单单毁灭海军上将的计划?这天灾军团的介入呢?白熊想到了陨石主城那个老头,想到了这个资料片突然出现的天灾山脉。似乎这些都有关系。

    “我现在又不想说了。”现在飘零紫月现在又没心情说了道:“不要扯开话题,你打算怎么捣乱?别太天真认为黑骑士上去海盗船像是进入陨石主城这么简单了。”

    这女的很有个性,突然又不说了。这回白熊还真后悔刚才太激动了,不过飘零紫月这句话中,白熊更感觉飘零紫月这女更神秘了。她怎么知道自己变成黑骑士进入陨石主城容易的?说起来似乎像是见过自己进去一般。

    她不过是后来才过来,当时等级也低得一塌糊涂,自己也进入过两次陨石主城,她怎么知道的?这位美女背景不简单,不过对白熊似乎没有威胁。而且好像还是有点暗中帮助自己的意思。

    当然,白熊也是有脾气的,你作为团队的玩家,知道海军上将的消息竟然不分享出来,要不是自己这次过来,你还不说呢。白熊还将主线任务贡献出来给她,完全没把她当外人看。就算是完成任务的时候也让她过来划水拿奖励,现在这女的竟然如此对待白熊。事实上是这样,不过她现在的确是说了很多白熊不知道的事情,这个不好说。要是白熊再质问,她说是打算现在告诉自己的,那个也是有理由。而且这么一问会破坏两人在团队中的关系,百害而无一利,白熊不喜欢做这事情,吃亏点点吧。

    不过白熊现在也知道一点,即使是团队也必须隐藏自己的一些秘密,当然这也是有点作为队长的私人脾气在里面,道:“我现在又不想说了!”

    你拽?我更拽!反正白熊没什么事情要她帮忙,反而她很多事情可能要麻烦到自己。要是她要发脾气,白熊完全可以讲她踢出团队,换一个人,最多任务拿少一份奖励罢了,对白熊没影响。

    显然,飘零紫月也感觉到白熊的怒气了,本来一件小事因为两种异常的语气使得两人的关系有点恶化,而且现在她还想着白熊帮忙的,有点吃亏。不过以飘零紫月的脾气,绝对不会承认自己错的,也不会稍微低头。

    “我上去了,你自己找机会潜入进去吧。”白熊说了一句就变成黑骑士形态,一身漆黑的铠甲,上面飘荡着死灵的气息,在这暴风雨中看去更加恐怖。

    白熊过去的时候也不去想这事情,开始想着要怎样才能获得更多关于海军上将的资料。这个可是关乎资料片主线任务的。上一部资料片的主线任务因为没有圣殿使者,而却有宫殿守卫,资料片主线任务绝对是在那边的,虽然不知道落在谁手中,不过可以肯定是没有完成的。当然,第一步资料片中根本对这游戏世界不熟悉,也很少人去看官方小说,装备,技术和对游戏限制规则不清楚,完成不了很正常的。这资料片主线任务可不是接到就能完成,很多时候是卡死在某个地方做不下去的就完了。就像白熊先前一般,要寻找邪能海兽改造据点,这个怎么找?完全没有地方显示,盲目去寻找。如果找不到据点,那么白熊这个任务时绝对卡死在这个地方了。

    还有热砂海岛据点,要不是寻找到熊人村长,白熊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完成。还有切断邪能的任务,要是没有黑骑士这个身份,白熊要完成这个任务似乎不太可能了。这些任务都能将资料片任务卡死。

    海盗黑哥尔是一个切入点!

    如果真的像白熊想的一般能上去海盗船,白熊是不可能从女海盗奥尔马身上打探到消息,这是性别问题。要是自己从小角色身上打探呢,这个效果不太,而且不太好,容易被发现。而现在在雨中巡逻的黑哥尔倒是一个切入点,他知道的事情绝对多,而且他现在的情绪轻忽有点忧伤,或者能说上几句。

    白熊手中握着亡灵老头给的海军上将令牌慢慢过去,当靠近过去出现在他们视野范围的事情当下引起海盗船注意,黑哥尔也跑了过来。

    中立阵型,海盗不吃这套,如果不是白熊举起海军上将的令牌,那绝对是会被开炮轰炸或者有海盗下来攻击白熊的。在黑哥尔看到白熊手中令牌的光芒时,眉头当下皱了起来,不过他不敢下令开炮。海军上将这面令牌可不简单,是核心人员才拥有的。只是黑哥尔有些疑问,怎么海军上将会有这么一位手下?似乎从来没听他说过。想想,似乎这海军上将还隐藏得够深。

    “我的船被暴风雨摧毁了,飘落到这个海岛,带上我一程。”白熊找了个十分符合现在情况的理由。如此狂风暴雨,单单黑骑士一个人的船只不会很大,绝对会被打沉的。他飘到这个小岛上避一下雨也正常的,现在看到自己的船只过来,顺便坐上完全合符逻辑。

    黑哥尔目光打量了站在汹涌海边中的白熊,似乎经过一番思考之后才下了决定,挥了挥手放下木板让白熊上来了。

    白熊记得在海盗界中是没有谢谢这种客气文明用语的,所以白熊为了更贴近自己扮演的角色是不打算像是在近卫军团中一般。在这种地方能少说话最好少说话,很多时候任务失败就是话太多,祸从口出。

    在另一边,飘零紫月也顺利潜入海盗船中,找了一个位置隐藏起来。这个根本没有什么难度,只要稍微玩过潜行任务训练都能做到的。现在所有海盗的目光都落在白熊身上,飘零紫月只要能在雨中找到隐藏身影的方法和避开黑哥尔这种领主感应敌人的范围就可以了。

    顺利上船之后,白熊也完成了飘零紫月的任务。现在白熊得准备自己的目的了,需要找一个契入点跟黑哥尔找到话题。白熊上来之后跟黑哥尔对视了一下,也没再说什么。他是海军上将的部下,上船过来没必要跟他们解释那么多。以白熊的身份在明面上时跟女海盗奥马尔是平等的。

    “黑骑士,外面雨大,到里面喝两杯玛雅烈酒。”黑哥尔给白熊发了一个邀请,对于白熊这个突如其来的人,他想了解一下。在他的印象中,黑骑士不是什么好人,当然,海军上将也不是什么好人。

    “这个不方便,我就在船头吹吹风就可以了。”虽然进入到里面可以跟黑哥尔谈上几句,不过那很容易暴露自己身份的。第一,白熊不会喝那种玛雅烈酒,要是喝的时候表现出一些不同的表情和动作会让黑哥尔怀疑的。通常情况下,这是黑哥尔打听他,而不是白熊打听他的消息,要是白熊问一些敏感话题,更容易怀疑。第二,如果进入到里面避雨很容易影响到黑骑士的形象,对于一个看上去像是邪恶坏蛋的人怕了风雨进入到船舱喝酒,这很说不过去的。第三,白熊需要在黑哥尔的第一印象中营造一种与他有个类似气质的风格,这样为接下来的事情做一点准备,或者真能从黑哥尔那里打探到点消息。所以白熊说完就走到船头抱手站着,顶着风雨看着波涛汹涌的大海,背后披风被狂风吹得猎猎作响。

    有时候一些看上去好像是恭敬的邀请很有可能是对方的试探,要是脑子转不过来,没有这方面经验的人还真容易进入别人的套路中,然后慢慢一步接一步在他的指引中沦陷下去,就算中途发现有什么不对的时候也很难改变了,特别是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印象是无法改变了。这个很严重,这时候在别人的目光中,你只可能是两种角色,一种永远不会被重用的人物或者说拉过来自己这边坐卧底,打探更多的消息。

    如果白熊刚才过去了,还真给黑哥尔留下这么一个印象,很容易让他认为自己不是海军上将的部下。而白熊突然打乱了黑哥尔的思路,给他留下一个神秘的背影则是营造了一种朦胧的气氛。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