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七十八章双雄之碰撞!(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七十八章双雄之碰撞!(二)

作者:风凌天下书名:傲世九重天类别:玄幻小说
    第二百七十八章双雄之碰撞!(二)

    楚阳淡笑着连称不敢,注目看去,只见第五轻柔乃是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长眉凤目,三缕长髯,漂在胸前,乌发如墨,他的身上,似乎凭空笼罩了一层肉眼看不到的神秘面纱,让人看不透这个人,但只是一见面,却是由衷的感到骨骼清奇,浑然不似是尘世间人

    第五轻柔现在的样,反倒加像是一位山林隐士,若是只看到他这个样,相信任是谁也想象不到,这个神情恬淡,一身轻松潇洒的人竟然是一国之宰相竟然是手掌千万大军,左右天下局势的一代枭雄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纵然是敌人,也只能在他股掌之间腾挪这就是第五轻柔

    但现在他的身上满是平和,眉眼之间满是飘逸慈悲。似乎是一位悲天悯人的仁人志士,面对天下苍生的苦难,正在发出心痛的叹息……

    “相爷太客气了,请”楚阳让开当道,伸手肃客。

    “楚公请”第五轻柔洵洵儒雅的一笑。

    待到第五轻柔踏上台阶,楚阳与他并肩往前走去。

    “这位就是……”第五轻柔含笑的目光看着顾独行,顾独行冷锐的目光,也随之看了过来。一眼一剑闪,剑气纵横弥漫

    看第五轻柔……如看死尸。

    这是一种屠戮苍生挥剑天下的眼神无所顾忌天下人在我剑前,就是死人

    景梦魂和阴无天同时浑身气息一阵狂涌,四只眼睛同时凌厉的看着顾独行。对方这种无动于衷的态度,让他们两位王座高手分外不能忍受

    这是轻视

    不管是第五轻柔的权势还是王座高手的威严,都不允许在自己面前存在这种轻视

    三股气息骤然碰撞在一起。

    顾独行脸上一白,身猛然往后一仰,随即挺住,眼神越加冰寒;剑气狂涛一般往外涌出

    “这是我大哥,楚南。”楚阳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一声,道:“相爷勿怪,我大哥不爱说话,他修的是……”他以征询的目光看了看顾独行,顾独行点点头,一言不发。

    “他修的是……无情剑道。”楚阳声音有些低。

    “哦~~~”第五轻柔和景梦魂阴无天同时恍然;难怪这家伙冷冰冰的就跟棺材板一般,原来修炼无情剑道的。这却是无法怪他了。

    这么一想,同时收了气势,但顾独行却不收,剑气在封闭的通道里纵横交错,两侧墙壁上,竟然夺夺夺的多出来了数十道纵横交错的剑痕

    景梦魂和阴无天同时相顾骇然对方多大年纪?竟然有了这样的成就尊级剑客,而且以身作剑,剑气外放

    这样的人,绝对是剑道天

    不过,这样的少年若是修炼无情剑道,虽然威力奇大,但也等于是没有了少年时光了。这对于一个人的人生来说,未免就有所缺憾了……

    这种缺憾,越是到了高深之处,越会成为心魔。想到这里,景梦魂与阴无天同时对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那一点幸灾乐祸。

    “令兄修炼的是无情剑道,这点咱们看出来了。”景梦魂身为九品王座,与顾独行这位二品剑尊对视,竟然觉得对方的战意和剑意在不断疯涨

    不管自己的气势如何的山呼海啸,对方的剑意只是如同恒定的前进的冰冷针尖,以点破面,一往无前

    景梦魂有一种感觉,这位少年剑客的战斗方式,绝对是疯狂的:宁可我的全身都化作肉糜,但只要我手中剑还在,还是能给你捅一个透明窟窿

    面对这位年轻的剑尊,景梦魂竟然有一种汗流浃背的感觉。这样的无情锐利,若是能够修炼到剑王三位品,恐怕自己这位王座九品见到他就要有多远跑多远了。

    这和元力深厚无关,而是无情剑道的特质只要出剑,就是有去无回以自己的修为完全能够斩杀一位三品剑王,但却要在对方犀利的反击之下,落下永生永世也不会恢复的剑创

    灵魂剑创一旦形成,终生无法再有存进

    景梦魂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所以他好奇之下,问了楚阳一句话:“但不知楚公您,修炼的应该也是剑吧?”

    声音中隐隐的有一种盘根究底的意思,多少有些咄咄逼人。这却是他长期身为上位者,一直对下属说话,所养成的一种居高临下的说话习惯,其实并不是对对方不敬。

    但第五轻柔听了,不由眉头一皱。

    “你是?……”楚阳露出疑问的眼神看着景梦魂。

    “在下姓景,乃是相爷的随从,也是护卫。”景梦魂平静地道。

    “哦……”楚阳呼出一口气,脸上现出温和的笑容,道:“景兄看的不错,在下修炼的,也是剑,不过却不是无情剑道,而是……”他沉吟了一下,似乎在犹豫该不该说出来。

    第五轻柔眼中隐晦的闪过了一丝亮光;这位楚公,未免有些太好脾气了吧?

    却听见楚阳已经说了出来:“……而是红尘剑道”

    他温文尔雅的笑着,却在回答完了对方的问题之后,慢慢的抬起头来,带着和煦的微笑,缓慢的说道:“景兄,这次是第一次见面,所以我给第五轻柔面,回答你这个问题……”

    第五轻柔刚刚怀疑了一下他的好脾气,他的坏脾气立即就翻上来了。

    楚阳看着景梦魂的眼神一点一点的冷了下来,脸上却仍是微笑,慢条斯理的道:“不过,本公在和一个人说话的时候,向来不喜欢有人插话,若是有下一次……本公不管你是王座高手还是皇座高手……加不管你是金马骑士堂的王座还是银驴骑士堂的王座……都是需要付出一定代价的,主在说话,奴不要插嘴懂么?”

    说到后一句话,他的眼神突然如同利剑突闪,看着景梦魂;虽然是一介少年,但现在身上却是充满了一种高高在上与天齐的上位者风度

    辉煌煊赫,身在绝巅,眼神睥睨,气势纵横,目光冷锐,看王座、如看蝼蚁

    他本来一直自称‘在下’、‘我’;但现在却是满口的‘本公’,那种身为上三天顶尖家族的纨绔气息,突然间就这么表露无疑

    我就是狂

    我的修为是不如你,可我就敢在你面前骂你指着鼻骂你,你丫有脾气?胆肥了你

    敢对我用居高临下的口气说话?本公就用居高临下的口气压死你

    景梦魂刹那间满脸紫涨,两眼如同喷火,顿时气炸了肺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使劲的、让自己垂下头去,却不知不觉得攥紧了拳头

    但他却还真不敢动弹。对方……可是上三天的公哥以上三天家族的实力,灭杀他这样的王座,如同易如反掌,不费吹灰之力

    而且,他甚至第五轻柔今日前来,乃是有要事,第五轻柔不开金口,他如何敢破坏了第五轻柔的计划?

    “罢了。”第五轻柔脸上依然温和依旧,没有露出什么不满:“梦魂,你且先不要说话。”

    楚阳前面刚发完了火,转过头对着第五轻柔又是一副亲切的温和笑容:“在下情急了,忍不住替相爷管教了一次奴,呵呵,还请相爷不要怪我是;呵呵,哎,这也是我的从小边的臭脾气,分外看不惯没有礼数,不分尊卑,没大没小、不知进退的奴,让相爷笑话了。”

    第五轻柔平和地道:“无妨;不过,楚公冒失是有的,却也教训的对;不过……这位景王座,可并不是我第五轻柔的奴,而是老夫多年来的朋友,一直情同手足……”

    情同手足

    景梦魂听到这四个字,突然感觉心口一热。刚所受的委屈,无形之中竟然因为这一句话而消去了大半

    “哦?”楚阳眼神一缩,和善笑道:“难道本公……刚居然骂的是相爷的、朋友?”

    这两个人,在还未坐下的时候,居然就无形中针锋相对起来一个是谨慎的试探,而另一个却是全力以赴的应付试探

    “楚公乃是上三天前来的贵客,若是在这等事上斤斤计较,未免……”第五轻柔云淡风轻的笑着,道:“……未免有些有失风度。”

    “无规矩,不成方圆”楚阳同样亲切的微笑着,道:“相爷若是想要跟我们这种人打交道,还是将手下人调教的听话一些好”

    说完,他爽朗的大笑一声,道:“不过相爷今日来到这里,便是我的客人。请请,在下一大清早知道了相爷要来,特意的为相爷准备了好茶。千万不要客气。”

    说着,很是豪爽的将第五轻柔让了进去。

    双雄之碰撞,第一回合,楚阎王胜第五轻柔屈居下风,但却有些冤枉。因为,这一切乃是因为……对方完全不讲理

    第五轻柔一切都表现的尽善尽美,对方一开始还算是有板有眼,但却喜怒无常,说不讲理就不讲理,说翻脸就翻脸,这种刹那间暴发的错愕,就算是第五轻柔也有些憋屈

    但对方现在的身份,却分明有不讲理的资格。这是第五轻柔吃了一个哑巴亏的大要素

    第四了稍后应该还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