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第二卷 铁血战魂 第六章 仙乐飘飘

u乐充值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白姐不介意我们打搅了你的雅兴吧?”其中一个显得特别沉稳的男子笑眯眯的说。

    “管总不要客气,请坐。”白洁恢复了待人接物的礼仪,平静如水的说道。

    “谢谢白姐。”

    沉稳男子拉着另外一个男人坐在了对面的沙上,正色的看着白洁。

    白洁也拉着一肚子疑惑的蒋欣坐了下来,妩媚的俏脸挂着淡然老到的微笑,风情大方,不卑不亢,有点漫不经心的样子。

    蒋欣默不作声的紧靠在白洁,警惕的眼神毫不遮掩的瞄着这两个陌生男人的脸,带着询问和谨慎。

    “管先生,丁先生不辞辛劳召唤小妹,不知道有何贵干?”白洁不愧是在风云场所混过的,客套话信口而来。

    “白姐千万别这么说,可真是愧煞小弟了。两年前如果不是白姐你老人家好心援手,小弟二人早就已经扔海里喂了鲨鱼……”

    “白姐,俺丁一是个粗人,没有大哥管仲那么有学识会说话。不过俺也知道,没有白姐,就没有今天的俺和大哥。白姐,今后但凡你老人家有什么吩咐,风里雨里,俺绝不皱眉!”

    丁一虽然一身成功人士打扮,西装革履,但他已说话,就暴露出了他耿直率性的脾气。他急匆匆的抢过了管仲的话头,一脸的急切。

    “举手之劳而已。两位何必放在心上?”

    白洁装作若无其事的浅笑一下,施施然的茗了一口红酒……

    管仲和第一一下子双眼直。因为白洁喝酒的神态妩媚诱人,特别是她饱满红唇上残留着的那滴娇艳酒珠,更是散着令人心醉的魅力,让人一看就生出一品芳泽的邪恶……

    管仲和丁一的异色同时落在了白洁和蒋欣的眼里。白洁对男人这些目光已经习以为常,装作浑然不觉的样子继续品尝酒杯中的极品红酒。但蒋欣就不同了。她看见管仲丁一的目光是那样的*无力,鼻子一皱,用冰冷厌恶的白眼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管仲丁一在蒋欣的白眼中醒悟了过来,脸上露出了一丝亵渎恩人的羞赧。

    “这个……今晚舞会的气氛真不错。“管仲随即打着哈哈,企图消除场面的尴尬,”白姐,这是我的名片,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尽避吩咐。就像阿丁说的,只要是白洁吩咐的,无论风里雨里,万死不辞。”

    管仲取出一张精美的名片双手奉送到了白洁的面前,神态间说不出的恭敬。

    “帝君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白洁摸索着名片上清晰的纹路沉吟了一下,”管先生这两年的事业有了大展嘛,恭喜恭喜。”轻轻的话语间夹杂着一丝丝调侃之意。

    “哪里哪里?这不都是托白姐你的福嘛?白洁对我们兄弟俩太客气了。先生长先生短的,这不是笑话我们吗?白姐不要跟我们兄弟客气,叫我们的名字就好了。”

    管仲对白洁那种自内心的尊敬和感激完全写在了脸上。

    ……

    如果不了解情况,一定会认为管仲生了神经错乱。凭着帝君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地位,管仲完全可以把任何人放在眼内。

    不过如果大家了解事情生的经过,就知道管仲和丁一位什么对白洁那样感恩戴德。

    三年前,管仲和丁一刚出道。那时候年轻气盛,因一时之气而得罪了当时势头正盛的虎帮帮主范文。

    那时候的范文心狠呀,让人把他们抓了起来,每天一顿毒打,毒打之后还撒上盐水。管仲和丁一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真是生不如死,就算咬舌自尽的力气也没有。

    白洁那是刚出道,芳心还比较善良柔软。也许是缘分,拿一天她刚好经过那里。看见他们这么可怜,哀求着范文手下留情。白洁那时青春无敌一枝花的,正是受宠的时候,范文看见管仲丁一两个人已经奄奄一息,想着就算放了他们也命不久矣,何不做个顺水人情讨好心爱的女人呢?

    也许是管仲和丁一命硬,居然大难不死。从那以后,他们就隐姓埋名奋图强,想着有朝一日报仇雪恨,顺便报答一下那位好心的女孩。

    不过很可惜,就在他们拥有了和虎帮叫板实力的时候,虎帮居然像秋风扫落叶那样倒台了。那个善良好心的女孩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管仲和丁一以为白洁已经丧命于冲突。

    管仲丁一断然没有想到白洁居然会出现在这个上层人士聚集的舞会上。特别是他们看到白洁神情从容优雅,满脸幸福的时候,更是吃惊得大跌眼镜,寻思着要好好报答一番白洁的救命之恩。

    ……

    “既然两位这么真诚。那我就托大了。听说你们帝君集团经营的业务也包括服装方面,近来我也正好开了两间服装专卖店,还望两位老总多多关照一下,赏一口饭吃。”

    白洁妩媚的眼神里透射出精明敏锐的目光,婉转的语气里也很有意味,隐隐有着一丝冰冷的傲慢和漫不经心的自信,和王晓明熟悉的白洁相比,判若两人。

    蒋欣也若有所思地打量着白洁,疑惑的眼神里透射出一丝熟悉的味道。妩媚,温柔,倔强,不屈的白洁,终于又出现在她的眼中。

    ……

    王晓明跟随着保镖,穿过重重守卫的画廊,终于进入了一间温馨典雅的大厅,柔和的灯光,温和的家具,软和的布艺沙,绵软的地毯……一切都体现着都家具和谐安宁的追求。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除了目露温和笑容的胡教授,还有一个满脸敌视不情愿的薛嫣然。

    “不知道薛小姐召唤我过来,到底有何相商?”

    王晓明看见她们母女,心脏咯噔的跳了一下,不会是母女联手找自己兴师问罪吧?不过,疑虑归疑虑,王晓明外在的表现很是很中规中矩,目露微笑,不卑不亢。

    “小伙子坐。”

    胡教授很热情的对王晓明打着招呼,同时按捺着躁动不已的薛嫣然。

    薛嫣然对王晓明的怨念,不是一般的深。特别是看到王晓明居然出现在自己的生日舞会上,不但受到了父母亲的特殊照顾,还像众星捧月的被人巴结,芳心更是有种为王晓明作嫁衣裳的恶心愤懑。如果不是有胡教授的阻挡,薛嫣然可能会立刻一蹦三尺高在狠狠的给王晓明两个儿括子。一人人如果讨厌另外一个人的时候,那种讨厌的感觉是会随着见面次数的增加而增加的。

    “谢谢胡教授。”

    王晓明依言坐到了胡教授和薛嫣然的对面,目光柔和的正视着胡教授那张不经岁月雕琢的脸,一幅倾听受教的学生样。不过他眼角的余稍,还是不可避免的掠过了薛嫣然的身体。

    薛嫣然好像换了一身服装,淡黄色的短衫,桃红色的裤子,露出了一段犹如羊脂般粉嫩的玉臂。也许是刚才换衣服的关系,她此时脚上正趿着一双毛茸茸的棉鞋,那浑圆晶莹的脚踝更是显露无余,散着丝丝诱人的春情。

    “小伙子不用太拘礼了。也不用这么正经。今天找你来的是我,并不是我的女儿嫣然。希望你不要介意。我今天找你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你和嫣然之间的误会。”

    胡教授目光平静如水,说话慢条斯理不慌不忙,思路清晰,嗓音温婉柔和。体现出她作为中华国顶级大家的风华和修养。

    “谁和这个小流氓有误会了?”薛嫣然再也忍不住了,狠狠的啐骂了一句。

    “嫣然!你这丫头怎么能这样说晓明呢?怎么说人家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思感激,反而恩将仇报!平时的教养都到哪里去了?”

    胡教授慈爱的目光中露着严厉,一副教育儿女的口吻。

    “妈?!他无耻冒充别人!不是就是流氓是什么?!如果这件事让阿博知道,我更加不放过他!”

    薛嫣然满脸的幽怨不忿,气呼呼的。趁着胡教授不注意的功夫,还狠狠的蹬了王晓明一眼,意思是叫他等着瞧!她以为是王晓明在母亲面前告密呢。

    “你知不知道,晓明那是为了救你。你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是多么危急,医生说只要耽误五分钟……还是不要说了,一想起这些事情,我的心脏就受不了。不过你要记住,晓明是你的救命恩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看见薛嫣然就像牛皮灯笼怎么点也不透,胡教授语气急切起来,好像要吵架了。至于王晓明这个外人,早抛九霄云外去了。

    一个人无论在外面表现得多么睿智出众,智慧过人,在最亲密的儿女面前,总是不设防的。有时会因为感情的变化而忘记身边的很多人很多事。胡教授现在就是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看热闹的王晓明存在。

    “妈……你一定是被这个流氓下了什么迷心丸,才这么帮着他说话。就算他要救我,他尽可能打电话找你们……反正我绝不允许他冒充我……妈,这事你跟爸爸说一声,千万不能让阿博知道!”

    薛嫣然神色焦急的嘱咐着胡教授,另外还狠狠的白了王晓明一眼,警告他不要多嘴。

    胡教授忘记了王晓明,狭隘的薛俨然可没有忘记。

    王晓明对薛嫣然的目光视而不见,一副充耳不闻,置若罔闻的样子。

    胡教授教育的薛嫣然,那是人家的家事,让王晓明这个外人看见了,难免会感到尴尬和难堪。

    一个人平时会不会做人,会不会为他人考虑,主要是从一些小事上体现。由此可见王晓明很会做人。

    胡教授觉薛嫣然在东张西望,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她随着薛嫣然的目光一看,一眼就现了居然还有个王晓明端坐一旁,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易觉的惊诧。不过她看到王晓明一脸惘然不觉,充耳不闻的样子,才略略放下心来。

    “这小家伙不错,还挺会做人的嘛。”胡教授心里暗暗赞叹了一句,有点喜欢这个好心又老实的小伙子了。

    “小伙子,你跟我家丫头好好谈一下。有些事情,你们年青人详谈一下,总比我下掺合要强。”

    胡教授看见自己的苦劝没有效果,想到解铃还须系铃人,让王晓明自己和薛嫣然亲谈。

    ……

    无论如何一定要解开薛嫣然这个心结。否则依薛嫣然的性格,不但她自己如鲠在喉,而且王晓明自身也危险。说不定哪一天薛嫣然心血来潮而对王晓明下狠手。胡教授刚才找人调查了一下,已经接到薛嫣然众目睽睽之下连刮王晓明两个嘴巴的报告。所以她才心急如焚的把王晓明找来,想让薛嫣然放下心中对王晓明的敌意。

    ……

    胡教授亲切的拍了拍王晓明的肩膀,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踏着优雅沉稳的步姿出去了。

    也许因为这个客厅是起居的地方,所以没有保镖,只留下正在大眼瞪小眼的王晓明和薛嫣然。

    薛嫣然看见母亲已经离开,更加变得肆无忌惮了,冰冷仇视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王晓明,看得王晓明心里毛。

    “薛小姐,我的脸上有花吗?”王晓明说了个并不好笑的笑话,脸上的笑容也有点僵硬。

    胡教授这算什么事!把自己找来,主人却走了!留下他一个人面对着如狼似虎的薛嫣然,还说让两个人好好谈。如果说话有用,那还要警察做什么?真是乱弹琴!

    王晓明被薛嫣然看得心头火起,暗骂个不停。不过他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他知道只要一开口,必定是干菜烈火火上浇油。蛮不讲理喜怒无常的女人王晓明见多了,薛嫣然无疑是其中一个。王晓明知趣,不敢去触她霉头,免得惹火烧身。

    “小流氓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心虚?!没话说了吧?”薛嫣然就像抓老鼠的猫,目光肆虐而戏谑,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王晓明,很有压迫感和俯视感。

    王晓明对薛嫣然的精神攻击毫不在意的笑笑,不置可否。

    “你这是什么态度?”

    薛嫣然一看见王晓明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心里甭提多憋气了,急促寻找宣泄出口。

    薛嫣然就像一头愤怒的狮子一样拽住了王晓明胸口的西装,怒气冲冲的样子,满脸通红。特别是她那急的气流吐在了王晓明的脸上,湿热麻痒外带芳香,甭提多享受了。

    薛嫣然的胸口因为怒而变得轻浮不定,颤巍巍的饱满*胀满了整个胸脯。隔着薄薄的淡黄色丝质衬衣,王晓明清晰的看见了那清晰突起的那两点浑圆的*。透过那撑开的领口,薛嫣然那幽深白皙的**更是清晰的坦呈在王晓明眼前,浑圆的完美形状,粉嫩驼红的催情颜色,直透鼻孔的清甜乳香……

    如此诱惑的精致,王晓明想不看也不行。

    “小流氓你看什么?!”

    薛嫣然突然一声断喝,然后把王晓明死命的往后面推去……

    幸亏王晓明练过,不然真的要跌个仰面朝天了。他险险的站在沙旁,左右扶着沙,有点吃惊的看着薛嫣然那张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的粉脸,心里在感叹薛嫣然这一推的力量之大大大出乎想象。

    薛嫣然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双手狠狠的护着胸襟,本来如水般妩媚风韵的眼眸却因为羞愧愤怒而变得冰冷可怕……

    “咚咚,咚咚,咚咚。”

    就在王晓明和薛嫣然相互观望的时候,门口突然想起了节奏的敲门声。

    “谁呀?”

    薛嫣然先是狠狠给了王晓明一个白眼,等会再收拾你的意思昭然若揭,然后整理了一下神色,开了门。

    “小姐,这是夫人吩咐我送来的。”

    两个身穿黑色制服的佣人托着银具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上摆满了美酒佳肴,另外还摆放着两个通体透亮的玻璃杯,杯体在明亮柔和的灯光照耀下,某一面的光芒似乎有点迷幻,跟别的地方不同……

    “薛小姐,刚才是我不对。以前也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然后一笑泯恩仇好不好?”

    佣人离开之后,王晓明借着倒酒的功夫,不但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也做好了向薛嫣然示弱的准备。他可不想被薛嫣然记恨一辈子,有时候女人就是这样莫名其妙,退一步海阔天空,就算没错找错吧。

    “哼!”

    薛嫣然看着王晓明那张笑容特别可掬的脸,不置可否的冷哼一声,就像泄似的抢过王晓明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王晓明看见自己辛辛苦苦憋出的热脸居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也拿起了另外一个酒杯一饮而尽。当一个男人撕破了面子向一个女子讨好的时候,如果还遭到别人无情的践踏,不疯才怪。

    “王晓明!无论你怎么钻心经营,就算你讨好了我身边的所有人。我也不会原谅你!你做任何事情我都可以一笑而过。唯独冒充我丈夫这件事,没得商量!反正你收我的钱,那么你对我的恩惠已经尽了。剩下的!那就只有恨了!王晓明!今后我们走着瞧!我会让你睡不着觉的!今天暂且不动你!”

    薛嫣然喝完酒,突然把眼珠子瞪近王晓明,咬牙切齿的说,字字如冰似刀。

    “你……”

    王晓明被薛嫣然气得目瞪口呆,满脸铁青,浑身打颤。

    我招谁惹谁了我?早知道这样,老子当时就当什么都没有看见,让你这个恶女人死了更好。王晓明心里一阵悲怆,狠狠的骂道。

    “你在这里慢慢享用美食,说不定这是你这一生吃的最安宁的一餐了。”

    薛嫣然戏谑的语气里饱含着难言的深意,双眸冷笑不停。她说完,扭着丰满的腰肢愤然而去。

    王晓明有了几个钱,才不怕她的威胁。大不了远走高飞就是了。只要有钱,到哪里不是一样。作为一个外来者,王晓明对京华市并没有多少感情。

    王晓明直接无视正在离开的薛嫣然,飞快的拿起一个饱满滚圆的葡萄就要向赛道嘴里,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沉闷的轻响,“扑”……

    王晓明连忙回头一看,正好看见薛嫣然倒在地上不停蠕动的薛嫣然。王晓明对薛嫣然心里有气,把心一横装作没有看见。她一定是扭腰时绊倒的,反正地上铺着这么柔软的地毯,不碍事。

    王晓明又吃了几个葡萄,果汁满口,舌底生津,香甜可口得不行。

    “嗯……嗯……”

    薛嫣然居然一直躺在地上不起来,还出了类似呻吟的嘤咛……

    “不会真的跌伤了吧?”

    王晓明不由得回头有看了薛嫣然几眼,现薛嫣然浑身蜷缩在一起微微颤抖着,双手还不停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薛小姐,你怎么了?”

    王晓明警觉顿生,顾不得生气了。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薛嫣然身前一看,薛嫣然双目半蒙半闭,妩媚迷离的目光中掩饰不住的寂寞春情,很是勾人心魂。

    薛嫣然的脸色已经变得绯红一片,热如潮涌,滚烫不已。特别是她的身体更因为双手的不停搓*揉而变得驼红催情……

    在薛嫣然双手的撕扯下,她胸口衣衫的的纽扣已经脱落,露出了遮掩不住的半边肌肤,粉红色的蕾丝镂花乳罩更是明晃晃的吸扯着王晓明的眼球……

    “我热……热……热……”

    刚才还死命护着不让自己春光外流的薛嫣然突然间变得狂放起来,不停的撕扯着胸脯的衣衫……一瞬间,一对饱满浑圆,挺拔滑腻的大白兔呼之欲出……慌得王晓明眼睛直冒星星……

    “我去叫人……糟糕!我*怎么也有股热气升腾?”

    “不要……不能让阿博看见……我这个样子……洗澡……”

    薛嫣然迷迷糊糊神智就要丧失的薛嫣然一听到王晓明要叫人,软弱无力的艰难组织。

    “这……好吧!”

    王晓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越来越热,越来越空虚,立刻当机立断。他担心如果自己迟疑下去不知道会生什么事情。薛嫣然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让别人看见了,自己现在也是瓜田李下……

    事不宜迟,再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薛嫣然的报复寻仇了,王晓明立刻抱起薛嫣然身体……

    “浴室在……哪里?”

    王晓明现在自己也是欲火升腾,浑身又如火烧般的膨胀难受,说一句完整的话也难。更加没有时间考虑为什么自己和薛嫣然都会变得如此欲火焚身。

    被王晓明抱着走的薛嫣然感觉到了王晓明双手的用力和强烈的男子气息,几乎昏厥的她条件反射的伸手一抱……

    王晓明感受到了薛嫣然胸脯坚挺的压迫滑腻,更是暗暗叫苦。他丝毫不敢大意,更是加快脚步把薛嫣然饱进浴室……

    ……

    蓬蓬头的水一直在流,但始终洗涤不去王晓明和薛嫣然浑身的热力……

    随着热力的增加,王晓明的脑子被烧迷糊了。他突然觉自己的双手握上了一团舒爽滑腻的柔软……

    大自然最真实本能的仙乐飘飘……

    一阵迷乱疯狂的暴风雨过后,浑身畅快淋漓的王晓明抱着酥软温香的薛嫣然,沉沉的睡去。至于他们是怎样把战场从浴室延绵到卧室拿张宽软大床上的,就连他们本人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只要认真观察,还是可以从那略带湿迹的地毯上找寻到他们缠绵碾辗的痕迹,氤氲之气撩人……

    时间已经是凌晨十二点,醉醺醺的尹博终于送走了最后一拨宾客,手舞足蹈的推开卧室门,满脸的垂涎……

    “老婆,抱抱……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