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第二卷 铁血战魂 第九章 飞黄腾达

u乐充值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王晓明怀着迷茫和忐忑的心情,深深吸了口气壮了壮胆,用力推开了贴着大红喜字的房门。

    房间里到处都洋溢着喜气,大红的帷幔,大红的灯笼,还有那象征生活红火的大红蜡烛……一切都是按照古典式的洞房布置的。

    薛嫣然蒙着红盖头端坐在那张大红床中间,白皙柔嫩的素手平放在红绫铺着的圆润膝盖上,显得特别端庄娴柔,特像古时候成亲的小媳妇。

    王晓明慢着沉重的脚步趋近薛嫣然,眼神复杂的打量着端坐在床沿纹丝不动的薛嫣然,迟疑应不应该为她掀起盖头。

    王晓明之所以跟薛嫣然登记结婚,那时因为薛嫣然的威胁和压迫。如果单是王晓明一个人的话,他大可以一走了之。但薛嫣然用白洁蒋欣的身家性命相威胁,王晓明也只能忍痛接受。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名声性命,但白洁蒋欣的好生活才刚刚开始,王晓明不能为了自己而置她们的幸福于不顾。

    薛嫣然恨不得把自己剥皮抽筋,置之死地而后快,王晓明知道她绝对不是真心的跟自己结婚。这个问题就算傻子也明白。但他实在不知道薛嫣然那颗出人意料的脑袋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自己也娶了个有权有势的老婆不是?

    王晓明苦笑着自我安慰了一番,颤抖着双手慢慢的掀开了薛嫣然的盖头……

    盖头只掀起了一部分,王晓明就僵直在那里了……

    薛嫣然浓密乌黑的盘盘上插着之闪闪生辉的碧绿玉钗,瓜子脸施着红扑扑的脂芬,长长的睫毛弯弯的柳眉,娇媚鲜艳的红唇就像熟透的水蜜桃那样诱人……特别是她粉脖白皙柔顺的曲线更是随着大红袍礼服的开口延伸到若隐若现的**……

    王晓明傻眼了。薛嫣然按说应该对他恨之入骨才对,为什么会打扮得如此正式隆重,真的像古时候的女子出嫁那样?

    当王晓明捕捉到薛嫣然水汪汪眼眸里不时闪动着的火焰时,他瞬间就明白了。薛嫣然是要让他最快乐舒服的天堂跌入最痛苦难熬的地狱。

    事情很快就得到了验证。薛嫣然趁王晓明眼直的功夫,尖尖的鞋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死命的咋向王晓明的*……这哪里是要跟王晓明结婚呀?简直就是要把王晓明送入宫!丙然是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两般皆不毒,最毒妇人心。太狠了!

    王晓明正在傻眼的时候,突然感到*阴风袭击。他心里一惊,自然而然的向后一闪,险险闪过了薛嫣然无情的袭击。

    “你……”王晓明惊魂稍定,大惊失色之下再也说不出话来。另外,他心里也很迷惑。这女人疯了吧?为了报复居然拿自己作诱饵,还不惜牺牲自己的终身幸福?凭她那滔天的权势和金钱,真的要报复自己,有的是时间和机会,何必亲力亲为呢?

    ……

    不是有脍灸人口歌曲叫《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吗?女人是这个世界最奇怪的动物,特别是那些走进极端的女人。薛嫣然的想法王晓明就是想破头也想不到。她不但要报复王晓明,还要报复自己。所以她把自己也算计了进去,在王晓明身不如死的同时也折磨自己,仿佛这样才能泄她内心的痛苦和羞辱。

    尹博是薛嫣然的神圣所在。为了尹博,她可以付出一切。哪怕生命。现在,尹博不要她了。所以,她已经失去了生活的勇气和活力。她只要在报复王晓明的过程中同时折磨自己,才能找寻到一丝生活的乐趣。走进极端的女人,把自己也当作了攻击的武器!

    薛忠之和胡樱对薛嫣然这种自暴自弃,引火自焚的多少有点了解,但他们对薛嫣然那一天一天消瘦憔悴,失魂落魄的样子实在无计可施,也只好任由她由着性子胡闹去了。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防止女儿引火烧身。至于王晓明那不是他们关心的重点,他们开始没有把王晓明秘密处决点算是仁至义尽了。

    在薛嫣然色泪俱下的坚持哀求下,薛忠之和胡樱还是同意了薛嫣然嫁给王晓明的做法,虽然他们心里知道这就是儿戏胡闹。

    不管薛忠之和胡樱的心情怎么样,王晓明和薛嫣然在法律上已经登记,俨然成了合法夫妻。以后王晓明出到外面,就是他们的女婿了。

    王晓明进了洞房之后,薛忠之和胡樱看着他的背影消失,相顾无言,只能苦笑……他们怎么也是中华国赫赫有名的人物,想不到嫁个女儿却搞得像一出闹剧,如果传了出去那就真是贻笑大方,生命扫地了。所以,王晓明和薛嫣然这个婚礼很是低调。

    不过京华市作为祖国的心脏,而薛忠之和胡樱又是焦点人物,外界还是听到了不少风声。最后谁都知道薛长又有了个新女婿。不少人都在猜测是哪家公子祖坟冒青烟了,居然有幸和薛忠之这样的军国大员结成了亲家,真是财色兼收!垂涎三尺的大有人在!

    ……

    薛嫣然今天打扮得如此漂亮夺目,为的就是王晓明看见自己失神,然后再给予他致命的一击。只要在一个人最尖锋的时候把他打入低谷,才能让他身不如死,才能更有报复的快感。

    薛嫣然的用心就是这样邪恶。但她实在低估了王晓明的敏捷反应。一击不中,她也不再接着攻击。而是换上了一副非常妩媚迷人的姿态,“老公,我们喝交杯酒吧?”小脸儿娇羞无限,明眸水汪汪的迷蒙,声音要多腻人就多腻人……那神态甭提多迷人了。简直就是古时候恪守三从四德的小脚女人。

    ……

    但王晓明一点也没有陶醉在薛嫣然表现出来的柔情蜜意中。相反,他心里升起了一股无尽的寒气,后脊梁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毒蛇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那些会伪装的毒蛇!薛嫣然显然就是这样一条毒蛇,一条随时会向王晓明撩开牙齿的毒蛇。

    王晓明已经完全掉进薛嫣然为他精心布置的温柔陷阱中,想抽身已经来不及了。看来他以后每时每刻都要保持高度的警惕,防备着毒蛇的反噬。

    这也是薛嫣然险恶的用心之一。她要利用结婚把王晓明邦在身边,时刻给他施加压力,让他的精神时刻保持高度紧张,从而达到折磨他精神和肉体的双从目的。那种等待灾难降临前的紧张和彷徨是最令人疯的。

    薛嫣然果然是出身于政治世家,工于心计,吃人不吐骨头的。

    ……

    “老公,干嘛呢?拿着,我们交杯……”

    薛嫣然娇嗔的给了王晓明一个埋怨的媚眼,要多诱惑有多诱惑,要多风情有多风情……

    “……哦……”

    王晓明精神过于紧张,只能僵硬的薛嫣然的步调走,拿着被子的手都在不受控制的颤抖……他是为薛嫣然的恶毒颤抖。

    薛嫣然没有再搞怪,正正经经的和王晓明交叉,眉眼如丝,一脸的娇羞幸福模样,娇艳欲滴的红唇轻轻的咬着酒杯边沿……

    不过薛嫣然那娇艳欲滴的嘴唇在王晓明的眼里却像血……那不停蠕动的樱桃小嘴酒席就像随时会把他吞噬的血盆大口!

    王晓明提心吊胆的跟着茗了一小口,有点甜……但酒一入喉他就后悔了,谁知道薛嫣然会在里面放了什么东西呢?一个人太紧张,就容易顾此失彼!

    果不其然,刚一放下酒杯,王晓明就感到肚子一阵钻心的痛。他匆匆忙忙的向厕所扑去……薛嫣然对着王晓明的身影露出了一个很美妙的笑容,笑得很得意,很阴毒……如果王晓明看见,一定会毛骨悚然!

    王晓明捂着肚子,浑身无力,昏迷不振的从厕所里面出来,“薛嫣然,你……”骂人都没有力气了。

    “老公,人家累了。你来抱着人家睡觉嘛……”

    薛嫣然扭动着成熟风情的腰肢向王晓明撒娇,*荡风情,风骚入骨……

    王晓明连续吃了她两次亏,对她简直畏如蛇蝎,那里还敢靠近?如果不是因为是新婚第一晚,他真的要拂袖而去!

    没有这么整人的!王晓明就算是泥巴也有三分火气!

    喝了泻药,王晓明不怪薛嫣然!那时他粗心大意顾此失彼。薛嫣然明摆着给他下道儿,结果他还是中招了,只能自认倒霉。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王晓明说什么也不能让薛嫣然得逞了。

    “老公看来不怎么喜欢人家。没有关系的。……反正人家也累了。先睡觉,明天我约了中华社的记者,烟花女子摇身一变居然冒充清白人士来了……”

    薛嫣然边风情万种的打着呵欠,边有意无意的抱怨着,就像一个小媳妇一样。

    但她这话在王晓明的耳中听来,就像晴天霹雳一样。他当然明白薛嫣然这是借题挥,指桑骂槐。他这样委屈求全,不就是为了保全白洁和蒋欣的清白声誉吗?

    王晓明知道,他可以接受白洁和蒋欣的卑微甚至肮脏的出身,但别人不一定接受得了。特别是那些自诩高人一等的上流社会。

    如果白洁和蒋欣肮脏出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她们一定会被推入万劫不复之地。到时,她们就会像丧家之犬那样,再也没有飞黄腾达的可能。

    为了保全白洁和蒋欣,王晓明只能豁出去了。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白洁和蒋欣才不会受这子虚乌有的威胁,所以王晓明把维护白洁和蒋欣的清白名声当成了义不容辞的责任。

    “那个……这天气有点冷了,我还是抱着你睡比较舒服……”

    王晓明赶紧换上了一副虚伪*荡的笑容,笑吟吟的说道。说完,他如履薄冰的走进薛嫣然,忐忑不安的上薛嫣然的娇躯……

    薛嫣然不置可否的媚笑一下,依着王晓明的怀顺势躺了下去……

    王晓明浑身的细胞都警惕起来,他感到胸口有一条毒蛇在滑动,直到薛嫣然完全睡下为止……

    也许薛嫣然真的是累了,不一会的功夫,她就出了软绵细长的呼吸声……她一点也不惧怕王晓明对她不利。也许,王晓明在她心里也就是一任她宰割的待罪小搬羊。

    但王晓明就不同了。虽然温香满怀,结婚登记,拜天地入洞房,该走的程序都走过了,按理说薛嫣然已经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妻子了。但他一点也不敢松懈,抱着薛嫣然犹如抱着条毒蛇,一刻也不敢放松紧张的神经。他不知道薛嫣然什么时候会突然冒起来咬她一口……

    大泻之后,紧张的神经加上薛嫣然身体的重量,王晓明苦苦熬了一夜,眼睛深陷布满了血丝,脸部肌肉浮垮蓬松,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就像阴间里掏出来的鬼魅一样,饱受煎熬!

    “老公,你怎么了?没有休息好吗?快!躺下!”

    薛嫣然慢悠悠的醒过来,看见王晓明满眼通红,神思恍惚,眼神里掠过了一丝得意。不过很快,她就换上了一副假惺惺的笑容,讨好腻歪的道。说着,她还伸手急忙扶着王晓明躺下去。

    精神折磨简直是人间最残酷的惩罚。王晓明既担心薛嫣然突如其来的莫名报复,又害怕她把白洁蒋欣的事情公之于众,两相这么之下,早就不堪重负了。其实,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在强颜欢笑,苦苦支撑,早就支持不住了。

    因此,他很顺从的随着薛嫣然的动作躺了下去,不一会就闭上了眼睛。他实在太累了!至于薛嫣然要做什么,他已经来不及想了。

    薛嫣然对这熟睡中还带着恐惧和警惕的王晓明偷笑不已。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不过,她也不想玩得太过火,如果王晓明一下子支撑不住而撒手人寰的话,那就没有乐趣了。

    ……

    王晓明和薛嫣然的婚姻生活,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这两个多月来,表面上波澜不惊,实质上波涛汹涌,王晓明不知道吃了薛嫣然多少次亏。

    不过,虽然王晓明在生活上吃亏,他却接收了薛嫣然的所有事业。开始的时候,王晓明有种了不从心,束手缚脚的感觉。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勤奋的学习,王晓明慢慢的觉得自己游刃有余了。

    经过整合,薛俨然离婚分得的产业已经全部划归宏天集团名下。宏天集团,是王晓明新成立的公司,产业涉及地产,能源,通信,传媒,等各个方面,还加上王晓明本身要成立的“一时之需”劳务公司。

    “一时之需”劳务公司,经过王晓明和曾伟他们的努力,业务已经建立起来。现在,京华市的各大街小巷,都可以看见“一时之需”公司的服务人员穿梭其间。

    京华市的常住人口有五千万,每天需要短期劳务的人员大约1oo万,每人每次服务大概1o元到1oo元不等。这样算起来,除去工资税务还有日常办公开销,盈利是在是天文数字。

    虽然王晓明对生活,对女人没有什么感悟,但他在生意上却绝有独特的触觉和敏锐。他的座右铭有一条:垄断才能赚钱。所以,通过一些必要的手段,王晓明已经把“一时之需”服务公司的触觉延伸到了京华市最边缘的地方,完全垄断了京华市的大小劳务市场。

    当然,这期间也触及了不少人的利益。但王晓明都用独特的手段予以铲除了。虽然薛嫣然在家里老实欺负他,但在外面还是很维护他这个丈夫的。王晓明真的不明白薛嫣然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两个多月,王晓明和薛嫣然睡在一张床上,但从来没有触碰过薛嫣然哪怕一丝肌肤。不是王晓明没有想法,换作是谁,一个成熟喷香的美女让你拥抱满怀,能够忍受得住那是太监。但薛嫣然好像要对王晓明进行*待一样,就是不让他得逞。当然,薛俨然还有别的让人哭笑不得的整人花招,比如在吃饭的碗里放蟑螂,睡觉的往他鼻孔塞纸团,上班的时候把他衣服把剪烂。但是很奇怪,结婚那天晚上之后,薛俨然从来做过真正伤害王晓明的行为。

    不过,王晓明把这当作了暴风雨前的宁静,心中更紧张了,穿的内裤都是特制加厚的。

    总体来说,王晓明对这两个月还是很满意的。事业有了大展。每天出门,保镖前呼后拥,开口闭口“王总”“王总”的被人叫个不停。就算自己打个喷嚏,别人也会大惊失色。这是一种权势带来的凌驾于人的感觉,真好。

    由于一直被人监视着,王晓明两个月从来没有见过白洁和蒋欣,不能不说这是一个遗憾。不过,经过侧面的了解,王晓明还是知道了白洁和蒋欣的近况。

    白洁的服装店一直蒸蒸日上,供不应求,已经积累了一部分原始资金,成功在东山区的服装之乡注册了自己的品牌“明洁”,走自主设计生产之路。听说势头还蛮好。

    蒋欣已经放署假了。听说正在帮胡樱教授大理画室,是不是还有人请她作肖像画什么的,一副收入十万到百万不等。短短一个月时间听说已经积累成了小盎婆。

    一想起白洁和蒋欣现在的幸福生活,王晓明就开心的要笑,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在薛嫣然精心布置的陷阱中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有什么不值。

    王晓明舒服的坐在宏天集团总部办公室那张舒适的老板椅上,思考着公司后一步的展。他是宏天集团的总经理,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和展大计。而薛嫣然,则是宏天集团的董事长。宏天集团的大部分产业都是她离婚所得,她不做董事长谁做?不过除了开董事会,薛嫣然是不会在公司出现的。她是中华国人民银行京华市总行的行长,把握京华市经济命脉最大的官员。加上她的深厚背景,京华市个大小衙门,没有人不对她忌惮三分。

    通过两个月笔耕不缀,废寝忘食的吐血整合和梳理,王晓明已经处宏天集团的总资产居然高达23o亿。如果尹博和薛嫣然没有离婚的话,那她们两人的总资产不是更多吗?为了一顶绿帽,居然舍得放弃23o亿,尹博真是个大傻x,王晓明有时不得不想。

    俗话说,在其为谋其政。经过整合的新集团一切运行良好。虽然整合之处曾经出现公司元老纷纷离职的动荡,但通过王晓明和一众员工的共同努力,宏天集团的业务基本上稳定了下来,正在朝着高明而坦荡的路途进。

    因为拥有强大的政府后盾,宏天集团的上市没有费什么劲。虽然薛忠之始终没有出面说过一句话,但绝对没有人能够忽略他潜在的影响。因为上市申请和材料递交没有几天,就已经获得上海证监会的批准。

    上市当天,中华国和京华市负责经济的个大小辟员都聚集在宏天集团楼下的多功能报告厅里进行剪裁,热烈庆祝宏天集团股票上市旗开得胜。这无疑给各投资人一个强力信息,宏天集团有政府背景。于是,轰天集团行的第一天,股价就想吸收了催化剂一样,短短五十分钟就涨停。于是,只五十分钟,轰天集团就增资23亿元。这度,简直比火箭还有块。(股票我不懂,不知道是不是这么计算的。)

    有了钱就要投资。宏天集团原来的产业都是实业,是那种一次投入,永久回报的产业。所以,王晓明揣着兜里的几十亿,绞尽脑汁的想怎么才能把这些钱变成更多的收益。很快,他脑海中就酝酿出了一个造福社会的滔天激活。不过这个计划的前期投入过大,他必须征得董事会的同意才行。

    于是,王晓明决定先跟薛嫣然通通气。如果这个项目真的实施,还可能要从银行贷款呢。没有薛嫣然这个财神爷支持可是寸步难行呀。

    前后给两辆黑色的奔驰拱卫着一辆豪华打气的凯迪拉克沉稳的行使在京华市宽敞的主干道上,目的明确的向京华市总行使去。而王晓明,就在这车里。也不是他招摇,什么样的身份配什么样的车。现在他是中华国冉冉升起的新星企业集团宏天集团的总裁,不摆谱人家还会以为他寒碜。

    经过两个多月的商界历练,王晓明边的沉稳多了,脸上年少轻狂的稚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沉内敛,如水般沉静的双眼时不时的出睿智的目光,温文尔雅,文质彬彬,绝对是成功人士派头。

    不过,这两个月也是王晓明这一生中过得最辛苦,最枯燥的两个月。不但要提防薛嫣然的恶作剧,还整天要对着商界政界那些虚伪的人,说虚伪的话。这些还不是最苦恼枯燥的。最苦恼枯燥的就是那密密麻麻的报表文件,绝对让人一个头两个大。

    幸亏王晓明上大学时勤奋好学,政治物理商业财会金融都有所涉及,才没有弄得两手一抹黑。开始的时候薛嫣然明显是想看王晓明出丑的。这些钱她才不在乎。钱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个符号而已。这些钱,都是她生产的。她就是想让王晓明在事业上两手一抹黑受人耻笑,好打击他对生活的自信心。

    开始的时候,王晓明确实是手忙脚乱,浑然不知所措。但过了几天,让他缓过气来之后,他就开始慢慢上手了,连续解决了好几个商业老狐狸都不一定能够解决的难题。这不能不让薛嫣然对王晓明刮目相看。薛忠之和胡樱对王晓明的眼光也变得赞赏了,这小伙子是个可造之材嘛。于是,一个23o亿的担子就这样被王晓明那并不厚实的肩膀挑下了。这其中的重量和辛酸,也只有王晓明本人才能理解了。

    但无论怎么样,这两个多月,王晓明熬过来了。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