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第二卷 铁血战魂 第十二章 危言耸听

u乐充值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中华国最隆重的民间节日春节终于在熙熙攘攘的气氛中过去了。新成立的宏天集团公司在王晓明的领导下,终于迎来了高增长的第三个年头。

    今天是是宏天集团上班的头一天,也是春节过后的第一个年会。在这个会议上,王晓明听取了部门和分公司经理的业绩报告。总的来说,除了刚成立的曙光半导体公司,宏天集团旗下的所有分公司的形势一片大好,几乎都保持着百分之二十的高增长率。当然这也和王晓明的走动分不开。

    不过,由于曙光半导体公司的第二期工程正在建设中,需要总公司投入大部分资金,另外还有银行的贷款利息需要偿还,因此宏天集团公司的财务已经有点捉襟见肘,举步维艰了。所以总公司继续寻求一个低投入高回报的项目来填补这个窟窿。

    因为2oo8年是京华奥运会的举办年,所以京华市这几年的兴起了房地产热,典型的低投入,高回报。

    随着年龄增长和地位的上升,王晓明逐渐养成了雷厉风行的作风。在听出了同仁对房地产投入和收益的相关报告后,他当机立断,作出了全面进军京华市房地产的决定。

    a标地,占地3o万平方面,比邻北二环和京华火车西站,交通方便,适合建立大型商城,宾馆饭店,写字楼等,起拍标价1o亿元。

    B标地,5o万平方面,地处京华南郊,山清水秀,空气清新,适合修建独立别墅,大中小户型等各种户型,底价8亿元。

    c标地,占地1o万平方米,是所有标地里占地面积最小的,但因其位于京华市运动城边上,特别适合建立大型运动场陛,标价12亿。

    ……

    王晓明看着这一份份标地资料,实在很难决断。

    a标地适合建立大型商城,宾馆饭店,写字楼等,投资大,并且竞争也肯定激烈。这无疑会让集团公司本来就捉襟见肘的财务状况雪上加霜。

    B标地适合建立家具住房,投入不大,但周期长,收益慢。这也不太合适公司希望尽快获得收益的目的。

    c标地投入不大,收益也快,但好像利润的空间不多。这也不能解决公司财政紧张的难关。

    这真是难办了!王晓明又看了其他几块标地,比前面这三块更不如。逐渐的,他就变得兴趣索然了。

    摸摸有点肿胀的太阳穴,王晓明站在窗前俯视着地上犹如蚂蚁般大小的车辆行人……

    曾几何时,王晓明也是地上蚂蚁中的一员。对于所处的俯视地位,他心里不禁有些唏嘘。真是白云苍狗,世事难料。

    “廖秘书!”

    感到自己的心情舒畅了不少,王晓明重新作回了那张宽大的老板椅上,整理了一下衣衫,按下了面前的电话。

    “王总有什么吩咐?”

    廖秘书身穿一件合体的职业套装,显得特别的干练利落。她轻轻推开门,踏着碎步走到王晓明身前,躬身问道。

    “吩咐投资部的方经理准备好这三块标地的标书提交给我。”

    王晓明抬头正视这廖秘书,平静的口吻透露这公事公办的语气。

    “是!王总!”

    廖秘书毫不迟疑,果断地执行着王晓明的命令。她拿起王晓明已经做好的标记的三份标地材料,扭动着浑圆挺翘的**,带着一阵阵香风,优雅的离开了王晓明跟前那张宽大的红木办工桌。

    廖秘书慢慢的把门关上。突然间,她的身子一软,依靠在大门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就像打了一场仗一样。她合体职业套装包裹下的坚挺胸脯一起一伏,毫不有人。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只知道自己一接触到王晓明的目光,浑身就像被火灼烧一样,火热而脱力……

    廖秘书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呼吸整理得流畅了,才拿着王晓明交给她的标书向投资部走去……

    “什么?起草三份标书?廖秘书你没有听错吧?”

    投资部方经理对廖秘书传达的命令很吃惊,下巴几乎都磕到桌面上了。

    “我没有听错。这是王总的意思。方经理你还是尽快起草标书吧,王总还等着要呢。”

    廖秘书婷婷玉立的站在投资部经理方庭波的面前,一字一顿,显得沉静而雅洁,职业女性的派头十足。

    “是是!不过我还是不明白,王总这是什么意思。”

    方庭波一脸谄笑的对廖秘书点着头,不过神色间还是有点疑虑。

    “王总运筹帷幄,高瞻远瞩,又此是你我这等凡夫俗子所能猜测的?!方经理,你还是尽快把标书做出来才是正途。……做完了通知我,我过来取。”

    廖秘书一个干脆的转身,扭动着好看的**优雅的离开了。

    “不敢劳烦你廖秘书打架,做好了我亲自给您送去。廖秘书请走好。”

    方庭波从办公司里面跑出来,对这廖秘书那错落好看的背影很讨好的说道。

    “头儿,是不是春心动了?不会是对我们廖秘书有想法吧?”

    一个*鬼闹的小子把头凑到方庭波耳边,阴阳怪气的说。

    “去死吧你!……大家注意了!王总交给我们一个光荣而坚决地任务,小王,小马,小陆,给你们一人一份,明天早上把标书给我。王总正在亲手抓这件事,可得给我好好干了!”

    “死了……死了……看来今晚不能和女朋友吃晚饭了!”

    “我答应了我妈今晚去看音乐会的!看来泡汤了!”

    “我今晚准备健身的愿望看来是不能实现了!”

    一群人怨声载道。

    “停!挺!你们不要这么多废话,加把劲在工作时间内搞定不就行了?!”

    “头儿你说的轻松。这可是标书呀!这么短时间,怎么可能把把标价定下来?”

    “标价不用你们担心,这是公司的总体决策,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你只要把所需的材料准备好就行了。快动手,别墨迹了。公司可不提倡加班!”

    ……

    “王总,三份标书准备好了,你看还满意不?”

    廖秘书躬着身子站在王晓明的面前。如果王晓明稍微抬一下头,就可以透过她的领口看见她奶白酥胸穿戴得纯黑蕾丝胸罩了。

    不过王晓明没有那份闲心,他现在*心的是公司的展大计。虽然公司还可以从银行那里获得贷款,但自己造血才是最重要的。

    “把这标书交给市场部和评估部,让他们估计一个大体的标价。还有,调查一下,投标的有哪几间公司,然后收集一份这些公司的详细资料交给我。”

    王晓明把手中的材料交给廖秘书,又开始沉头看着刚出炉的报表。公司的财务真的很不容乐观,虽然还保持着百分之二十的增长,但资金断裂却越来越大,就算是把股市上赚取得资金全部投入进去,还是不能够填满因曙光工程投入过大而出现的窟窿。

    不过,曙光半导体公司这一个月以来,已经连续接到了国内万1o多个订单,虽然数额不大,但也充分说明它展势头良好。只要曙光半导体公司四期工程全部落成,那么宏天集团今日的窘迫将会不复存在。

    先苦后甜,高投入高回报。电子半导体行业绝对是个烧钱的行业。这些王晓明开始的时候就意料到了。他现在想的就是如何才能支撑着公司把这个难关渡过去。只要这个难关渡过去了,那宏天集团将会成为中华国屈一指的大集团公司,资产将逾1ooo多亿。

    ……

    “报告王总,这三块标地,我们主要的竞争对手主要是下面两个,来之美国的龙腾集团和来自广东的天思敏集团。美国龙腾集团自不必说,典型的国际性大公司,财大气粗。三年前进军中华国,在中华国南方站稳了脚跟,现在准备北上。天思敏集团,却是两年前突然崛起的一个南方大公司,事先没有半点征兆,仿佛是一夜之间拔地而起一样,不过实力却很强大,一年前居然兼并了上海大名鼎鼎的房地产公司福寿地产。根据我们的调查,天思敏集团公司的市值不下1ooo亿,他们的董事长很神秘,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露过面,我们只查到她叫林思敏……”

    “林思敏……林思敏……”

    王晓明听到这个名字,犹如五雷轰顶,脸色一下变得很苍白。他就像泄了气的皮球那样跌坐在椅子上,口中喃喃有词。

    “王总,你怎么了?是不是那里不舒服?”

    正在给王晓明回报工作的市场部主管赵杰夫被王晓明的表现吓了一跳,有点焦急的问道。

    “我没事。这些资料放这里我自己看,你先下去工作吧。”

    王晓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挤出一副平静的深情,笑容有点僵直的挥挥手。

    “是。王总。”

    赵主管不敢看见王晓明脸色有点不善,不敢多做停留,有点灰溜溜的退了下去。当他进过秘书台的时候,却被廖秘书叫住了。

    “赵主管,你不是向王总回报工作吗?今天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廖秘书酷酷的语气有点兴师问罪的意味。

    

    “没有结束。不过王总精神好像不太好,提前叫我出来了。”

    “精神不太好?不会是感冒了吧?我听说外面正在流感正流行呢!赵主管,你先下去工作吧。我去看看王总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的。廖秘书,那我告辞了。”

    廖秘书叫走了赵主管,然后很用心的为王晓明泡了杯又热又浓的碧螺春。她先是在门口深呼吸一口气,压下了紧张的神经,然后轻轻的敲了三下门。

    “进来。”

    在听到了王晓明那平静而低沉的回应后,廖秘书推开门踏着还算优雅的步姿走了进去。

    “王总,请喝茶。碧螺春,我刚泡的。第二道水,正好!”

    廖秘书把捧着的茶杯恭敬的推到王晓明的面前,“王总,你是不是不舒服?”小心兮兮的悄声问道。

    “你别听赵主管胡说。我没事。刚才只是突然间觉得有些累而已。现在好多了。”

    王晓明抬起头,波澜不惊的眼里露出一丝平静的淡淡的笑容,声音平稳而有力,哪里有一丝不舒服的迹象?

    “王总没有事情,那我就放心了。”廖秘书露出了一个大大的轻松微笑,一双秀气的明眸也很晶莹。

    “廖秘书,其实你笑起来挺好看的。为什么你平时对人总是那么冷漠呢?”

    王晓明看见廖秘书脸上露着好看的轻松微笑,笑吟吟的开了句玩笑。想必廖秘书平时都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吧。

    “我哪有?!王总就会欺负人家,不理你了。”

    廖秘书脸上突然给过一丝娇艳羞怩的红晕。她跺跺脚,逃也似的揭门而去……她把玉背靠在门上,心如鹿撞得跳个不停……

    “人家很不是因为你?你平时正眼都不看一眼人家!人家有怎么笑得起来?!……不过你是董事长的丈夫,是天上的白马王子,有怎么回看的上我这样的灰姑娘呢?”

    廖秘书一会儿娇嗔一会儿丧气,脸上神色变幻很是莫测……

    “算了。还是尽心工作是正经。如果被薛董事长知道我暗恋她丈夫,她还不把我的骨头拆了?”

    廖秘书狠狠地摇了摇头,有点心不在焉的坐会自己的秘书台。

    “叮铃……叮铃……”

    “喂,你好!宏天集团总经理办公司。”

    听到电话声响起来,无精打采的廖秘书吓了一跳,赶紧拿起听筒用一种特别柔软有礼的声音说道。

    ……

    今天工作的时候,王晓明不愿去想。但现在他是一个人安静的坐在书房里。他手里拿着本宋史,但怎么也看不下去。他脑海里不断萦绕着“林思敏”这三个字,怎么样也挥之不去。

    王晓明想不到两年之后,自己有听到了这个振聋聩的名字。林思敏这三个字,就像三把尖刀一样深深刺在他的心头上,整个心脏为之颤抖。

    曾经因为一时之气而把她打伤,因为良心的不安而救治,因为她家势力的强大而逃亡,最后没有躲过她的追杀而逃亡海外……特别是在孤岛上两人因为无依无靠而化敌为友,最后结成夫妻的情景……被解救后,自己收到了她父亲的胁迫而远走他乡……

    因为她,自己可以说是饱经苦难,有几次差点丧命。但她是第一个喜欢自己的女人,是第一个愿意嫁给自己的女人……

    ……

    无忧无虑的寒窗苦读,被开除后的亡命天涯……那幸福快乐和苦难逃亡的一幕幕,就像走马灯的又在王晓明脑袋里转动起来……

    ……

    这两年来,王晓明因为在工作上投注了所有的精力。也可能是好了伤疤忘了痛,总之他这两年来从来没有想过过去的苦难日子。

    但今天赵主管的报告,就像一条充满火药的导火索,火力十足的一下子点燃了一直深埋在王晓明心中的炸弹。

    王晓明的心绪变得不能平静,手里拿着本《宋史》怎么也看不下去。他原来就很喜欢历史,特别是执掌宏天集团之后,平时没事就把基本历史书放公文包里。按他的说法就是前车之鉴,后车之师。他要以史为鉴。

    慢慢的,王晓明的肩膀开始慢慢的颤抖起来,两滴滚烫的泪滴也在顺在脸庞留下……显得特别的凄楚,苍凉,伤痛……

    “晓明,你怎么了?”

    王晓明身后突然传来了薛嫣然温柔而关切的声音,很是小心翼翼。看得出她不想打搅有担心她的矛盾心理。

    “我……我没事……只是看书看得有点感慨而已……你看,这个李煜因为一诗词被宋朝皇帝赵匡胤毒杀了,死得真惨!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王晓明突然听到薛俨然的声音,吓得一跳,赶紧用衣袖一抹脸,然后努力的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不过怎么看也有点尴尬,不自然。

    薛嫣然拉过一张椅子施施然和王晓明面对面的坐下,一双眼眸包含着深深的柔情,神色中似乎有点幽怨和不快。看她的表情,似乎在责怪王晓明说假话敷衍她一样。

    薛嫣然眼睁睁的盯着王晓明的脸,就是不说话。

    “老婆,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王晓明心里有鬼,被薛嫣然这样看着,简直比如坐针毡很难受百倍。他有点不自然的躲开了薛嫣然的目光,语气也有点虚。

    “晓明,你是不是在怪我心狠?时刻派人监视着你,不让你去看你曾经的爱人白洁和蒋欣?!”薛嫣然深深地吸了口气,好像下了莫大决心,幽幽的说。说完,她那说不出意味的眼神就一直锁定王晓明的目光。

    “你干吗说这个?我不是答应过你不再见她们的吗?我从来没有违反过我的诺言……”

    王晓明不知道薛嫣然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件事,有点心慌,说话也有点无力了。

    “老公,我不是向你兴师问罪来的。你千万别慌!”薛嫣然目光中露出了令人荡人心魄的心痛,还用力的报住了王晓明有点摇晃的身体。

    “老公,你这段时间,是不是过得特别痛苦?我知道,宏天这么大的胆子压到你身上,你一定是有苦说不出对不对?

    这一年多,你为了宏天,为了曙光,你知不知道你瘦了多少?你知不到我每晚醒来之后,还看见你在书房里对这电脑冥思苦想,你知不知道我是多么的感动和心碎?

    老公,其实,你一直没有忘记白洁和蒋欣她们对不对?有一段时间你压力特别大,几乎每晚都是夜不能寐。那几天,我就站在你背后,看着苦思无果的时候,拿出你收藏的那张合白洁蒋欣的三人合影看过不停……那时,你的眼神是多么虔诚温柔……你那思念的眼神简直可以把这世间任何一个铁石融化掉你知不知道……”

    薛嫣然的语气很幽深,既不是生气也不是无情。王晓明不知道她说这些是什么意思,震惊的问道:“你……你……都知道?……这……这都是我的错!不管白姐和小欣她们的事。如果你生气了,就让我来承担吧。求求你千万不要记恨白姐小欣她们……”惊惶的声音中掩饰不住的深情哀求。

    “晓明,你知道你身上最打动我的是什么吗?你对事业的执着和追求,还有你对情感的忠贞。最重要的,你有一颗为了爱人不惜付出一切的心。你为了让白洁蒋欣她们不被人看轻,不被人欺负,削尖了脑袋去展她们,扩充她们的实力对不对?你不是希望她们强大到像武则天一样的所在吗?”薛嫣然语气平静如水,幽幽的。

    “你怎么知道的?!你是不是对白姐蒋欣她们做了什么事?”

    王晓明的语气无比惊惶,如果没有薛嫣然的拥抱,说不定他要瘫软在地上。太令人震惊了,如果薛嫣然没有对白洁蒋欣下手,那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写给白洁蒋欣信里的内容?

    “我没有对他们下手。单我让人在你们曾经居住的房间安装礼摄像头和窃听器。这里有个光盘,你可以看一下。”

    薛嫣然从兜里拿出了一张光盘。

    看着当时自己那冷酷无情的表现,还有白洁蒋欣听到自己无情表现后的震惊凄楚表情,王晓明的心里就像被人剜了一样。但他看到白洁蒋欣看完信后那种有满足有幸福的表情是,心口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王晓明看完之后,默然的看着薛嫣然,不知道今天她跟自己说这些,让自己看这些,意欲何为。

    “老公,你不用担心。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会监视你和什么人见面,也再不会有人在你居住的地方安装摄像头和窃听器。”

    薛嫣然给了王晓明一个安心的甜笑,很是妩媚温柔,语气也是甜丝丝的,很是悦耳动听。

    “真的?谢谢你!”

    王晓明有点欣喜若狂,狠狠的抱着薛嫣然亲了一口。

    “老公,你打算今后怎么办?”

    薛嫣然被王晓明亲了一口之后,一瞬间红晕上脸。她把脸深埋在王晓明的胸膛里摩挲了一阵,然后用询问的语气说。

    “这个……我已经和你结婚了。今后,我会做一个好丈夫的。至于其他的,随缘吧。”

    王晓明话虽然说得很洒脱。但他语气里隐藏着的不舍和伤痛,谁都听得出来。他说完之后,就像灵魂被抽空了一样,失魂落魄一连呆滞。

    “老公……”薛嫣然心里就像被针刺了一样。她伤感幽怨无限的低呼一句……

    薛嫣然的眼波好像在流转,就像是做什么决定一样。

    “老公,我知道你是个重情义,负责任的男人。如果不是这样,你也不会为了白洁蒋欣而受尽委屈跟我结婚,还以德报怨的像个真正的丈夫那样关爱我,无论我怎样对你横眉竖眼,极尽折磨。我也知道,两个人相爱却不能在一起时多么痛苦的事情……”

    “你要跟我离婚?不行!我绝对不会跟你离婚的。我是个男人。虽然我也很想做我喜欢做的事情,但我更愿意做我应该做的事情。无论怎么样,与你白头偕老,那就是我最应该做的事情。除非你不要我了!”

    王晓明急起来,焦急难耐的声音中坚决之意很浓。

    “你想得美。你这样温柔,体贴,深情,沉稳,有事业心的好男人,我又怎么会便宜别的女人呢?反正你这辈子,就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丈夫。不过,你可以……可以……可以进我藏娇嘛?你们男人,只要稍微有本事,不是都喜欢干这个吗?”

    薛嫣然就像做贼似的,说得很是难为情。说完之后,她把螓深深的埋进王晓明怀里,不敢再看王晓明的目光。

    “不会吧?老婆你烧了吗?”王晓明探了探薛嫣然的额头,“很正常嘛,没有什么不妥呀!”这样一个石破天惊,令人乍舌的想法从薛嫣然嘴巴里说出来,几乎让王晓明的心从胸膛里跳出来!太危言耸听了!太震撼劲爆了!

    “说什么呢?你才烧!人家这是可怜你和白洁蒋欣郎情妾意而稍稍可怜一下你们!哼,你不领情!那我收回成命了。倒时你们哭着喊着,我也不改初衷!”

    薛嫣然就好像恼羞成怒一样,狠狠的扯着王晓明要间的软肉,扯得王晓明呲牙咧嘴。

    “哎哟……痛!……轻点……我的好老婆!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王晓明看见薛嫣然不像是看玩笑的样子,虽然他还一时接受不了薛嫣然的说法,但他知道这件事情已经生了转机,很是欣喜。欣喜之余,就是感激了。他恨不得把薛嫣然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薛嫣然感受到了丈夫的浓浓爱意和感激之情,也很积极的作出回应。两人一番天昏地暗的热吻,直到脑袋缺氧才不舍的分开。

    “老公,我是内疚我抢了白洁和蒋欣的爱人所以才开绿灯的。你千万不要以为我软弱可欺,再外面胡天胡地拈花惹草。否则,哼哼,你也应该知道后果很严重的。”

    薛嫣然热吻之余,很不忘给王晓明敲敲警钟,明亮的星眸威胁的冷意甚浓。

    “老婆,你放心吧。我不是那种人。”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那种人才乐得这么大方。如果你不是能够忍着一年多没有碰我,尊重我。哼哼……”

    薛嫣然哼哼两声之后,又很主动的吻上了王晓明的热唇。她觉她有点喜欢这种灵欲交融的感觉了。

    又是一番热吻之后,“老婆,我们睡觉吧……”

    “好……”

    薛嫣然当然知道王晓明这意味莫测的话是什么意思。一听这话,她都觉自己柔软神圣的花茎居然有点潮热酥软了……

    风气,云涌,春情,勃……

    天上悬挂着的圆月也娇羞的铎进了云层后面不敢露脸。今晚,真是难得的好天气,月圆,景美,终于有人在无边的欲海中沉沦里。他们就像飘浮在风浪中的小舟,飘呀飘的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