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112章【未知的敌人最可怕】更新晚了点,抱歉!

u乐充值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112章【未知的敌人最可怕】更新晚了点,抱歉!

    这一刻,大厅里忽然安静了下来,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萧枫,其中傅尘等人眉头微微皱起,显然,他们看得出,萧枫是能否解决这件事情的关键。

    和傅尘不同的是,秦思然望向萧枫的目光中充满了不甘

    尽避她已经竭力去掩饰和伪装,但是那丝不甘依然无法抹去

    似乎……直到这一刻,她依然不觉得萧枫有任何可以让她下跪的资本,她甚至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一点。

    当然,她更好奇的是,萧枫,这个萧家的废物,凭什么让傅尘在内的众人忌惮?

    “萧枫,过去的事情确实是秦家对不住你们萧家,秦思然这丫头说的话也确实歹毒了一些,不过,既然她今天已经跪下磕头认错了,那么过去的事情就一笔勾销吧”傅尘想了想,道:“另外,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萧家今后可以傅家的合作伙伴”

    轰

    傅尘这句话犹如一颗重磅炸弹丢入大厅里一般,顿时令得除黛芙之外的所有人呆住了

    傅家

    这两个字在杭州乃至整个浙江有着无与伦比的号召力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任何一个家族,攀上傅家,那么就等于插上了金翅膀,飞黄腾达不再是美梦,而是会成为现实。

    而如今,傅尘,这个傅家的绝对掌权者,却对萧枫说,如果不嫌弃的话,傅家可以和萧家合作??

    这种极致的反差就是让萧枫也无法接受,他甚至屏住了呼吸

    不过……很快的,他渐渐从震惊中醒悟了过来,他明白,无论是傅尘的低声下气,还是秦思然不情愿的一跪,都不是他或者整个萧家通过自身努力换取的,一切只因为黛芙而已

    是的,这一刻,萧枫本能地认为,眼前这些人是在忌惮黛芙

    “傅老爷子,傅家在整个浙江呼风唤雨,而萧家已经彻底没落,说萧家嫌弃傅家那是笑话”萧枫想了想,一字一句道:“相反,以萧家目前的状况是不可能攀上傅家的,所以,傅老爷子,您就不要说笑了”

    显然,萧枫并不是白痴,他知道借助外力这东西终究不长久,傅尘现在是看在黛芙的面子上才说出这样的话,倘若有朝一日,黛芙不在了,或者跟他萧枫没有任何关系了,就算萧家和傅家合作又能如何?

    人,总得靠自己

    这个道理,自从萧枫被秦思然公然退婚那一刻起,他就明白了。

    “秦思然,我知道,你今天跪得很不甘心。事实也确实是这样,换作我是你,我也不会甘心。”萧枫说着,将目光投向秦思然:“不过,俗话说得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谁也无法预料,我们拭目以待好了。”

    萧枫的话令得秦思然脸色一片铁青,不过有秦家老爷子在前,她纵然心中愤怒到了极点,也没有再出言不逊,只是在心中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显然没有将萧枫的话放在心上。

    而作为傅家的绝对掌权者,傅尘却想的不同,在他看来,萧家确实没落的厉害,萧枫自身能力也只能算作中上等,但是……萧枫却拥有恐怖的人脉

    没错,是人脉

    人际关系是第一生产力。

    这个道理,傅尘比任何人都清楚。

    虽然,他并不知道,萧枫和黛芙等人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但以黛芙今天的所作所为来看,完全是为了萧枫出头。

    这个细节足以表明,萧枫和黛芙等人的关系非比寻常。

    而就算不提黛芙背后令人望而生畏的家族背景,仅仅是楚戈背后的实力,就足以令得萧家再次崛起。

    何况,傅尘真正担心的并非黛芙和楚戈两人?

    “好。萧枫,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我也就不勉强了。”傅尘眼看黛芙没有表示,继续道:“今日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你看如何?”

    萧枫微微皱了下眉头,将目光投向黛芙。

    “这件事情,你做决定。”黛芙微微一笑,之前陈帆打电话告诉她,让她讲萧枫喊过来,摆明了就是为萧枫出头,既然如此,那么自然一切是由萧枫做主。

    “傅老爷子,恕不远送了。”眼看黛芙让自己做主,萧枫犹豫片刻,缓缓开口。

    萧枫这话一出口,傅尘不再说什么,而是对傅博等人使了个眼色,几人立刻站了起来,然后跟着傅尘离开了大厅。

    傅尘等人的离开,令得之前那气氛诡异的大厅安静了下来,苏珊和张芊芊均是一脸复杂地望着黛芙,而萧枫则是径直走到黛芙身前,深深鞠了一躬:“黛芙小姐,虽然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要帮我,但是,您的恩情,萧枫和萧家永记于心”

    “萧枫,你不用谢我。”黛芙苦笑一声:“要谢就去谢陈帆吧。”

    谢陈帆?

    黛芙这话一出口,不光是萧枫,就连苏珊和张芊芊两人都是一怔。

    似是看出了三人的疑惑,黛芙深深叹了口气,自嘲道:“我的家族在英伦半岛乃至整个欧洲确实有一些资本,但是在中国大陆的影响力很小,并不足以让刚才这些本地富豪低头认错。他们之所以会来到这里磕头认错,一切都是因为陈帆”

    一切都是因为陈帆?

    听到黛芙这么一说,三人彻底傻眼了

    这个踩狗屎的混蛋到底是什么人?还有,父亲一直没有跟我提起陈家,难道说陈家势力很庞大?

    苏珊心头当下涌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而萧枫经历了之前的震惊过后,渐渐平静了下来,没有继续多问,他早就看出陈帆不简单,不过以黛芙的话来看,他还是没有看准陈帆的势力。

    相比苏珊和萧枫两人而言,张芊芊心中的好奇心更浓——原本她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原因,对陈帆的身份充满了好奇,甚至不惜让自己的父亲动用关系网去调查。而如今,黛芙一番话则直接颠覆了她心中对陈帆的认识。

    同时,也加重了她对陈帆的兴趣

    三人的表情,黛芙尽收眼底,心中却是在苦笑,她是这个世界上少数知道陈帆底细的人之一,但是她却很清楚,今天,傅尘等人之所以会来这里道歉,绝对不是因为调查出了陈帆的背景,完全是因为陈帆自己的所作为。

    ……

    十分钟后,傅尘带着众人来到了雷迪森酒店楼下。

    “我知道,你们都很想知道,我为何会如此低声下气,甚至用热脸去贴萧家那小子的冷**。”傅尘看得出其他四个家族的负责人都想让他给出一个满意的解释,于是自嘲地笑了笑道:“让小辈们下去吧,我给你们解释。”

    傅尘这话一出口,不等其他四个家族负责人开口,傅博五人迅速离开,其中,尽避秦思然十分想知道原因,但在秦家老爷子那冰冷的目光下,根本不敢呆在原地,听傅尘解释。

    眼看傅博五人离开,傅尘嘿嘿一笑:“诸位,我之前说了,我今天之所以来这里不是因为楚问天的儿子,也不是因为那个克纳尔家族的女人”

    “楚问天确实是一代枭雄,雄韬伟略,若是他还活着,我也许会道歉,但绝对不是给他们这些小辈,而是直接找他楚问天”傅尘一字一句道:“克纳尔家族也确实是一个庞然大物,在欧洲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力。但是,我和你们诸位的生意都仅仅局限于大陆,克纳尔家族的手伸得再长,也影响不到我们。”

    “老傅,你就不要绕圈子了,有话直说。”秦家老爷子秦万军,之前在黛芙房间时,就想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了,此时听傅尘卖关子,当下忍不住发问。

    傅尘轻轻叹了口气,随后眼睛眯起,眸子里闪烁着精明的光芒:“诸位,应该都和黄志文打过交道吧,你们对他也多少有点了解,对吧?”

    傅尘这话一出口,包括秦万军在内的四人均是一怔。

    正如傅尘所说,他们确实和黄志文打过交道——他们四个家族在东海都有生意,而黄志文身为东海政府的实权人物,打交道自然是无法避免的。

    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

    这是他们对黄志文的一致评价。

    在他们看来,在东海政府大院拥有实权的黄志文,简直就是一个阴险到极点的人物,这样的人,一旦找到机会,绝对会咬你一口,而且不留余力。

    “黄志文的儿子在一个月前的军训中被人废了。黄志文联系了国内国外多名专家,都无法让他的儿子再次站起来。”傅尘冷笑着问:“诸位,你们说,以黄志文的性格,遇到这种事情,会怎么办?”

    “报复疯狂的报复”不等四人开口,傅尘自问自答道:“以黄志文的性格绝对会报复到底。但是,我想告诉诸位,黄志文没有报复。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

    “老傅,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让黄志文都不敢报复?”秦万军皱眉问:“另外,你平白无故地提起黄志文的事情,莫非和我们的事情有关联。”

    “没错,我通过多方渠道打听,当日打伤黄志文儿子的人名叫陈帆,是东海大学的学生。”傅尘沉声道:“而他和刚才那几个小家伙是一起的。”

    嗯?

    傅尘这话一出口,四人无一不变色

    虽然……他们在浙江都拥有不小的能量,但自认为比黄志文的势力强大,同等级的商不如官,这是自古以来恒古不变的真理。

    “另外,相信你们也接到消息了,赵天霸和他的弟弟以及他的数十名手下昨晚全部被杀,而且无一例外地被人割掉了脑袋”说到这里,傅尘的语气变得凝重了起来,声音中也带着一丝深深的忌惮:“一开始,我认为是皇甫红竹那个黄毛丫头做的,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昨晚红竹帮先是被青帮偷袭,后展开反击,根本无暇顾及杭州这边。何况,杭州乃青帮的大本营之一,红竹帮的手还伸不过来。”

    说到这里,傅尘停顿了一下:“后来我将怀疑目标放在了那个克纳尔家族的女人身上,结果一打听才知道,那个女人的保镖并没有跟着她来杭州,是昨晚临时赶过来的”

    “如此一来,剩下的只剩下萧家小子和另外两个没有任何背景的男孩。”傅尘的眸子里闪烁着精明的光芒,声音也变得低沉了起来:“那么,就只剩下那个叫陈帆的小子了。”

    “傅老,你……你说那个小子一人杀死赵天霸数十人?”猴子的父亲,那个中年人一脸惊愕道。

    傅尘摇了摇头:“应该不是他本人,而是他背后的势力做的。”

    “那小子到底什么来头?”秦万军皱眉问。

    “不知道。”傅尘苦笑着摇了摇头:“我通过各方渠道去打听,结果没有丝毫的发现。不过,你们想想,能够让黄志文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并且敢挑战青帮权威的势力,会差么?”

    不会

    几乎同一时间,四人在心中都有了答案。

    在他们看来,以黄志文手中的权势和身后的背景,在东海绝对算得上实权派人物,而且是哪种很有希望继续往上升的

    东海市的实权人物再往上升,那是什么概念?

    他们用脚趾头都能想到

    如果说,如今的他们还可以利用手中的关系网和黄志文平起平坐的话,那么一旦黄志文升迁,他们绝对要低一头,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至于青帮……

    这个就更让他们无语了。

    在很多人眼中,青帮只是一个黑帮,然而……在他们看来,青帮,这两个字象征着黑金帝国

    这个黑金帝国就像是一艘巨轮,卷入了太多的人和势力,说通俗一点,凡是上了船的人都有着共同的利益,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这是青帮最可怕的地方

    而且……他们还知道,青帮不光是在国内存在,东南亚,美国都有青帮的分部

    这样一个势力,光是想想都让人恐怖,何况是去挑战??

    “未知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

    没有理会四人的沉默,傅尘苦笑着看了一眼东方悬挂的红日,轻轻地说。

    ps:更新晚了点,十分抱歉。另外解释一下原因吧:昨天我说了,前两天每天码字码到很晚。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家狗病了,而且病得不轻。而昨天,我咬着牙让医生给它做了手术,手术做了四个小时,手术做完后的第四个小时,它离开了人间。在这样一种情形下,昨晚,我是不可能写出一个字的甚至,就连今天写这一章的时候,我的心里都很压抑我本能地会想起,以往我每天码字的时候,它都会卧在我身边。自从毕业以后,我独自一人在外,女朋友们没过来之前,一直都是和它作伴,这种感情,相信一部分朋友也能理解。

    说真的,心情很压抑,也很失落,望朋友们理解。

    最后说一下,今天还有一更,可能会迟点,十一点左右。(以上免费)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