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353章【变天】下

u乐充值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相比东海武警总医院而言,燕京军区总医院无论硬件设施还是软件设施都是全国一流,甚至可以算得上世界一流。

    燕京军区总医院基本拥有世界上所有先进的医疗设施,各种疾病的专家更是如同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和东海武警总医院不同的是,燕京军区总医院有内院和外院之分。

    所谓的内院和外院,并不是根据内科和外科来再分,而是在医院的西北角有一栋三层楼,那栋三层楼就是所谓的内院。

    对于燕京军区的内院,不要说普通人,就是一些在燕京军区上班的人都不知它。

    因为,内院并不对外开放。

    它只对特殊的人群开放。

    这里的特殊人群是指站在军方和政界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那些人。

    军方,至少也要上,将以上的级别,才有可能进入内院治疗,而政,界,至少要达到副,国级。

    如果说燕京军区总医院是全国数一故二的医院,那么内院便是最好的医院。

    没有之一!!

    通常而言,通往内院的道路上总共有两道关卡,一旦有大佬生病住进冉院的话,关卡数量上升到三道,除此之外,内院三层楼的周围,门口、走廊里、病房门口都有中南海保镖站岗,防卫等级绝对是最顶尖的。

    从上午八点钟开始,包括一号首长那辆红旗轿车在内,众多挂着牛掰车牌号的汽车相继驶入燕京军区总医院,顺利通过三道关卡,停在了内院院内的小型停车场里。

    十一点的时候,除了一些有重要事务和不在燕京的大佬,其他大佬基本都来到了内院。

    内院的院长办公室里,聚集着十几名癌症领域的绝对方家,其中还包括两个外国专家。

    除此之外,陈建国、一号首长和其他三名常委都在。

    如此多的人聚集一堂,气氛显得极为压抑”会议室里没有人开口说话不说,所有人的脸色都很难看,尤其是陈建国,眼圈隐隐有些泛红”双拳微微地握着。

    以他的身份、地位和阅历,有这样反常的举动,实属罕见!

    相比而言,一号首长要好一些,不过眉头也是紧紧地拧在一起。

    眼看众人都一副失落的模样,一号首长抬头望向专门从美国聘请的两名专家,语气凝重地问道:“雷迪森先生、法尔先生,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听到一号首长问出这句话,那些国内的专家,并没有表现出不满。

    他们很清楚,如果他们之中有人可以治愈好陈家老太爷的话,就不会在几天前特地从美国邀请雷迪森和法尔两人了。

    雷迪森、法尔,癌症领域的绝对权威,两年前通过多次实验,最后研究出了一门最新治愈癌症晚期的方法,临床实验得到了验证,攻破了多年来,癌症晚期等于宣判死刑的魔咒。

    但是该项治愈手段至今还不算成熟,只是有很小几率挽救癌症晚期的病人而已,一旦癌细胞扩散到全身每一个地方,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救不了。

    “很抱歉,元首先生,病人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全身,我们也无能为力。”雷迪森起身”遗憾地答道。

    法尔也是起身叹了口气,道:“尊敬的元首先生,说实话,我对于病人的意志力和生命力很震惊。我见过的癌症病人不在少数,但是像病人〖体〗内癌细胞扩散的程度,还是第一次见。他能够活到现在已经是一种奇迹了!”

    听到雷迪森和法尔相继开。”原本压抑的会议室显得更加的压抑了。

    因为,结果己经无法改变!

    “建国,带我去见见老爷子。”一号首长叹了口气”缓缓开口。

    陈建国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霍然起身,紧握的双拳也是缓缓松开,整个人完全恢复了正常。

    后,在陈建国、三位常委、燕京军区总医院院长五人的陪同下,一号首长来到了二楼的走廊。

    走廊里,闻讯赶来的各方大佬,均是站在重症监护室门口。

    除此之外,陈家之中,唯有陈永瑞一人,而燕家家主燕庆来因为不在燕京,并没有赶来。

    “总,〖书〗记。”

    “〖主〗席。”

    眼看一号首长到来,各方大佬纷纷问好,军方的称呼〖主〗席,政界的则称呼总〖书〗记,然而………无论怎么称呼,此时的他们,表情都很凝重,一来,他们对于陈家老太爷极为敬仰,再者,他们每一个人都知道陈家老太爷一旦撤手离开人间引起的连锁反应有多么恐怖。

    “你们都在外面等候,我和建国进去。”一号首长来到重病监护室门口,语气凝重地说了一句。

    听到一号首长的话,门口两名如同钢枪一般站立的中南海保镖,让开身子,让一号首长和陈建国通过。

    待两人通过后,其中一名保镖快步上前,动作恭敬地打开了重症监护室的房门。

    嘎吱!

    伴随着一声轻响,房门被推开,包括一号首长在内,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病房,无奈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轻轻叹了口气,一号首长步伐艰难地踏前一步,走进了重症监护室。

    比起一般的重症监护室而言,内院的重症监护室明显要大的多,各种最先进的仪器同时工井,病人的任何情况都会第一时间反馈到医生那里。

    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陈老太爷静静地躺在那里,带着呼吸机,眼睛微微睁着,呆呆地看着天huā板,怔怔出神。

    病床上的他,穿着病人服,身子已经不能用骨瘦如柴来形容了,基本是被干瘪的皮肤包裹着骨头,头顶的白发掉了许多不说,眼窝深深陷入进去,顾骨高高突出,嘴唇发白,脸上的皮肤也变得干瘪了起来”全部皱在了一起。

    这一刻,他不再像当年杀鬼子、跨过鸭绿江时那般威武了。

    奄奄一息。

    这是此时的陈老太爷最〖真〗实的写照。

    重症监护室里,除了躺在病床上的陈家老太爷外,只有陈战一个人。

    在一号首长和陈建国进门的时候”陈战坐在陈家老太爷的身旁,紧紧地抓着陈家老太爷那枯黄干瘪的右手,红着眼睛,颤抖着身子,泪如雨下!

    进门后,看到这一幕,一号首长和陈建国两人均是心中一痛,尤其是陈建国”双手再次握在了一起,眼圈也微微泛红。听到开门的声音和脚步声,陈战斗没有起身”他只是红着双眼,静静地看着陈家老太爷的脸庞。

    就那么静静地看着。

    任由泪水流过他那张坚毅的脸庞。

    与此同时,病床上,陈家老太爷似乎察觉到有人来了,艰难地挪动了一下眼珠,目光空洞、无神地看了一号首长和陈建国一眼。

    随后,他又艰难地挪开目光,将目光落在陈战身上”用眼神向陈战传达着什么。

    “爷“…爷爷,您是让我给您摘掉呼吸机吗?”

    这一刻,曾经在越南战场流血不流泪,芋称军刀的陈战,浑身不受控制地抽搐了起来”声音中也带着明显的颤音。

    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病床上,陈家老太爷嘴角微微扭了一下,露出了一个很浅……很浅的笑容。

    看到那个笑容,陈战顿时明白了陈家老太爷的意思”一时间,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他很清楚,陈老太爷如今已经很难靠自己呼吸了”必须靠呼吸机呼吸来维持生命。

    一旦摘掉呼吸的话,后果用脚趾头也能想到!

    “爷……,…爷爷!”

    陈战浑身颤抖”没有立即行动。

    “小战,按老爷子的意思做吧。”陈建国红着眼,缓缓说道。

    陈战无力地闭了一下眼睛,等睁开眼睛的时候,霍然发现陈家老太爷那干瘪苍白的脸蛋上渐渐出现了一丝血色,原本黯淡无光的眸子也多了一丝神采。

    回光返照!!

    看到这一幕,陈战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为此,他忍着痛,颤抖着摘掉了陈家老太爷嘴上的呼吸机。

    “呼…呼…呼……

    猛地被摘掉呼吸机,陈家老太爷的呼吸显得极为急促,身子也是微微哆嗦着,那感觉仿佛随时会断气一般。

    “老首长!”看到这一幕,一号首长连忙上前,蹲下身子,双手握住了陈老太爷那枯黄的右手。

    “呼撤渐渐地,渐渐地,陈老太爷的呼吸平缓了一些,他扭头看了一号首长一眼,苍白的脸蛋上露出了一道淡淡的笑容:“你说你这么忙,还来看我个死老头子干什么?反正看与不看,结果都是一个样子。”

    或许是陈家老太爷真的回光返照了,他的呼吸彻底正常了,脸上的血色也更加的明显,甚至就连说话都很流畅。

    “老首长来……,……

    一号首长语气哽咽,眼圈微微泛红。

    “好了,怎么说也是当〖主〗席的人,你现在这样子,要是被人看到会笑话的。”陈老太爷轻轻叹了口气,道:“该说的话我在前几天已经跟你说了,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你去忙你的事情吧,我跟我的儿孙们说说话。”

    “嗯飞”

    一号首长咬牙点了点头,松开陈老太爷的手,缓缓起身。

    “唰!”

    起身后,他双腿并拢,站直身子,表情崇敬地对着陈老太爷敬礼!

    “小………,小战,扶我起来。”看到这一幕,陈老太爷身子微微一震,眼圈略有些泛红。

    陈战流着泪,小心翼翼地将陈老太爷扶起。

    “呼…呼尽避被陈战搀扶着,可是陈老太爷只是略微动弹了一下,便气喘吁吁。

    “小战,放开我。”

    过了几秒钟后,陈老太爷呼吸恢复正常,轻声对陈战说道。

    陈战默不作声地松开陈老太爷。

    下一刻,陈老太爷,咬着牙,倔着骨,屏住呼吸,缓缓地,缓缓地直起了他那佝偻的身躯!

    他缓缓地将双腿并拢,吃力地抬起手臂,对着一号首长还了一个足以列入教科书的标准军礼!!

    灯光下,他那弱不禁风的身躯挺得如同钢枪一般站得笔直!!!

    一号首长黯然泪下。

    PS我个人很喜欢……,很喜欢陈老太爷这个角色在很多个夜晚,我躺在床上构思情节的时候,我甚至在想,如果现在真的还有这么一个人物,或许,“……,我们会过得更好一些吧!

    写这章,我酝酿了好久情绪,写到最后,视线模糊,我仿佛看到了那个老人挺直佝偻身子的一幕。

    从内心深处来说,我不愿意写死陈老太爷。

    但是……如果他不死的话,接下来很多情节没法展开,他的死是我设定这本书的重要转折!

    毕竟,被陈老太爷捧在手心的陈帆,他会失去龙牙的锋芒,他也会隐藏屠夫的本质。只有脱离陈老太爷,陈帆才会露出三十年来唯一一颗龙牙的锋芒,也会展现那个让地下世界闻风丧胆屠夫的本色,从而踏上巅峰之路,最终站在世界之巅,俯视苍生!!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