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490章【像捏蚂蚁一样捏死!】

u乐充值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490章【像捏蚂蚁一样捏死!】

    自从宝儿的父母相继离开这个世界后,纳兰香香一直将宝儿当成自己的亲nv儿一样对待,甚至比一般父母对自己的孩子还要好——对于纳兰香香而言,宝儿就是她的心肝宝贝。

    正因为这样,当初宝儿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陈帆显得很兴奋后,纳兰香香第一次对着宝儿发火,甚至被宝儿气哭了。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宝儿被李桂寅扇了一巴掌,这直接让纳兰香香怒了,甚至达到了癫狂的状态。

    贾平安也知道宝儿是纳兰香香的心头眼看纳兰香香发疯式地冲进学校,连忙跟了上去。

    只是——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前脚刚进学校,便察觉到后方传来了急促杂的脚步声,回头一看,赫然发现六名黑衣大汉气势汹汹地朝着自己和纳兰香香冲了过来。

    这个发现,令得贾平安脸-一变,瞳孔陡然缩小。

    “贾平安,小孩子打架,你搀和什么?”就当贾平安回头的瞬间,六名得到孔溪指示的大汉一脸戏谑的笑容,一点也没有将手臂受伤的贾平安放在心上。

    在他们看来,如果身高接近两米、从小练武的贾平安没有受伤的话,他们六个想靠搏制胜很难,如今贾平安受伤,他们自然不觉得贾平安回事他们的对手,何况他们身上都装有枪支,关键时刻拿出枪支,绝对让贾平安不敢轻举妄动。

    耳畔响起六名大汉的话,贾平安面-冷漠地停下了脚步,同时面-凝重地对已经陷入疯癫状态的纳兰香香喊道:“香香,不要冲动!”

    纳兰香香仿佛没有听到贾平安的话一般,速度不但不减,相反比起之前更快了。

    前方,夏老师被李桂寅打了一巴掌感到极为委屈,见宝儿被打得嘴角流血后,又开始担心宝儿,如今见到宝儿的小姨纳兰香香像是疯了一般朝这边冲来,一时间竟然愣住了。

    不光是夏老师,孔秋身后那些坏学生也愣住了。

    “小秋,来,站妈后面,我倒要看看,今天谁敢动你一根指头!”

    面对气势汹汹冲来的纳兰香香,李桂寅一脸冷笑,在她看来,孔秋的父亲孔溪就在外面,以孔溪在浙江的身份,能够欺负到她娘俩头上的屈指可数!

    “宝儿!”纳兰香香红着眼睛,一边跑,一边冲宝儿喊。

    宝儿虽然被李桂寅一巴掌打倒在地,可是她却没有哭,也没有l-出一副委屈的表情,相反表情显得十分平静。

    “夏老师,那是我小姨。”此时见到纳兰香香朝着自己冲来,宝儿ōu出手,朝着纳兰香香迎了上去。

    “宝儿,你怎么样?”纳兰香香冲到宝儿身旁,气喘吁吁地蹲下身子,握着宝儿乎乎的双手,问道。

    宝儿看了一眼气喘吁吁却怒火滔天的纳兰香香,余光看到远处贾平安被六名黑衣大汉围着,她轻轻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微笑着摇了摇头:“小姨,宝儿没事。”

    耳畔响起宝儿满不在乎的话语,望着宝儿那粉嫩脸蛋上残留的五道手指印和嘴角的血迹,纳兰香香心中不由一痛。

    在纳兰香香的记忆中,宝儿不是一个爱哭的nv孩。相反,在过去一些年里,宝儿除了每次做恶梦被吓醒,呆呆的哭泣之外,唯有那次在电视上看到陈帆后哭了。

    “宝儿,乖,站小姨的身后。”纳兰香香红着眼睛,轻轻抚mō了一下宝儿的脑袋,然后站起身,冷冷地看着之前对宝儿动手的李桂寅,冷冷问:“刚才是你扇了宝儿一巴掌,对么?”

    “是又怎么样都没长齐,竟然敢对我大呼小叫,这不摆明了找扇么?”李桂寅凶巴巴地等着纳兰香香,泼f-的本质表l-无疑。

    “你扇了宝儿一巴掌,我就还你十巴掌!”纳兰香香冷冷地说了一句,然后如同猛虎下山一般,直接朝李桂寅扑了上去。

    面对纳兰香香拼命的架势,李桂寅心中本能一震。

    下一刻,等李桂寅回过神的时候,纳兰香香已经冲到她的眼前,二话不说,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扬起了手臂。

    人,放开我妈!”

    孔秋见到纳兰香香抓住了李桂寅的头发,当下冲了上去。

    “啪!”

    纳兰香香一巴掌直接ōu在了李桂寅的脸上,而孔秋则是趁机在纳兰香香的uǐ上踹了一脚,在那粉红的长裙上留下了一个脚印。

    “贱nv人!”

    李桂寅因为反应慢了半拍被纳兰香香抓住了头发,像是疯了一般,挥舞着双手,试图用细长的指甲反击。

    “砰!”

    纳兰香香一边拽着李桂寅的头发,一边对着孔秋踹出一脚,高跟鞋直接揣在了孔秋的小肚子上,一脚将孔秋踹倒在地。

    李桂寅趁此机会一把抓住了纳兰香香的长裙领子,用力一拽。

    “嘶~”

    一声轻响,纳兰香香的领口被扯出一条口子出了白皙的肌肤和隐约可见的rǔ沟。

    李桂寅那锋利的指甲在纳兰香香那白皙的锁骨旁边留下了一条血印,同时,她因为用力过猛,一下拽空了。

    感受着锁骨处传来的火辣辣疼痛,纳兰香香朝着李桂寅的两uǐ间就是一脚。

    下一刻,纳兰香香脚下那细长的高跟和李桂寅两uǐ间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啊!!”

    两uǐ间被那细长的高跟踹到,李桂寅顿时发出一声比杀猪还惨的尖叫,浑身的力气仿佛瞬间被ōu光了一般,下意识地要蹲倒在地。

    “两巴掌。”

    纳兰香香眼神冷漠地再次挥出一巴掌。

    “啪!”

    清脆声响起,李桂寅那打着粉底的脸蛋上顿时留下了一个巴掌印,嘴角也是如同宝儿那般被打破。

    “三巴掌。”

    纳兰香香趁热打铁,反手又是一个嘴巴子。

    两uǐ间被踹了一脚,又连续挨了两巴掌,李桂寅一阵头晕目眩。

    孔秋见状,下意识地想站起身来帮李桂寅,结果又被纳兰香香一脚踹倒在地。

    “啪!”

    一脚踹倒孔秋,纳兰香香不作停留,抓着李桂寅的头发,又是一巴掌,简直彪悍到了极点——对于纳兰香香而言,李桂寅和孔秋只是战斗力只有5的渣!

    纳兰香香在这边发飙的同时,那六名大汉和贾平安也均是关注着局势。

    眼看李桂寅被纳兰香香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六名大汉脸-均是一变。

    “妈的,过去两个人,给我狠狠地教训纳兰香香那个贱nv人!”下一刻,六名大汉佩戴的耳麦里传出了孔溪恼火的声音。

    听到孔溪的话,为首的大汉沉声对身旁两名大汉,道:“你们俩过去!”

    身高接近两米,浑身充满爆炸力量的贾平安听到领头大汉的话,脸-一变,瞪圆眼睛,冷笑道:“nv人打架,男人搀和算他妈哪子鸟事?”

    “贾平安,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们!”领头的大汉yīn森地说了一句,随后,大手一挥,剩下两名大汉朝一旁跑去。

    贾平安二话不说,要上前阻拦。

    然而——

    他刚一动,便察觉到领头的大汉带着剩下三名大汉,急速朝他奔来。

    四名大汉显然都接受过专的训练,很有经验地选择对贾平安包围。

    “滚!”

    贾平安暴喝一声,脚下陡然发力,猛踩地面,然后就地一弹,整个人侧滑而出,右脚陡然踢出,脚背紧绷,脚掌踢向那名大汉的iōng口。

    “呼!呼!”

    贾平安这一脚势大力沉,一脚出,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被开了一般,传出呼呼的响声。

    冲在最前面的大汉没有想到贾平安主动出击,想躲闪已经来不及,只能下意识地用手臂护在iōng前。

    “喀嚓!”

    伴随着一声脆响,那名大汉的手臂被踢断,巨大的力量直接将他震飞了出去。

    一脚踢飞一名大汉,贾平安看到那两名大汉已经急速朝着远处的纳兰香香奔去,心中大急,不再恋战,试图追击。

    “哪里走?”

    领头那名大汉暴喝一声,整个人借着助跑的力量,右手陡然挥出,呈爪状。

    “唰!”

    领头大汉一抓之下,直接抓住了贾平安后背的衣服,甚至抓破了贾平安的肌肤,鲜血瞬间渗了出来。

    “滚!”

    贾平安怒喝一声,扭腰,转身就是一记摆拳。

    领头大汉见贾平安这一拳拳势威猛,没敢硬接,急速松开贾平安的衣服,退后一步。

    “呼~”

    伴随着一阵拳风,贾平安的拳头擦着领头大汉的鼻尖而过,凌厉的拳风直接将领头大汉的鼻子刮破了,鼻血顿时涌了出来。

    “砰!”

    与此同时,另外一名大汉趁机朝贾平安的小uǐ就是一脚。

    贾平安从小练武,底盘很稳,挨了一脚,并没有倒地,而是再次挥出一拳。

    那名大汉眼看一脚没有踢倒贾平安,暗暗震惊贾平安实力恐怖的同时,陡然收uǐ,侧身一闪,躲过贾平安的反击。

    最后一名大汉见贾平安太过威猛,索放弃了攻击。

    “贾平安,不用白费力气了,我的人已经过去了。”领头的大汉抹了把鼻血,脸-狰狞道。

    咯噔!

    贾平安一听,回头一看,赫然发现那两名大汉已经距离纳兰香香很远了。

    “十巴掌!”

    远处,纳兰香香最后一次扬起手。

    “啪!”

    响声再次传出,李桂寅被一巴掌打倒在地,脸蛋高高鼓起,如同馒头一样,两侧全是红-的手印不说,嘴角完全被鲜血染红。

    “李小姐!”

    与此同时,两名大汉终于赶到了纳兰香香的身前。

    “打,给我狠狠地打这个贱nv人!”李桂寅眼冒金星,目光怨毒地瞪着纳兰香香,表情狰狞地说道。

    “是!”

    两名大汉连忙点头,然后转身朝纳兰香香围了过来。

    “识趣的话,给我滚!”面对两名大汉,纳兰香香没有感到畏惧。

    “嘿,纳兰婊子,孔爷发话了,识趣的话,你站着让李小姐出气,否则,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就是,这里学生不少,你被扒光了衣服可不好看!”

    两名大汉yīn阳怪调地说道。

    纳兰香香眯起眼睛,如同毒蛇一般盯着两名大汉,冷笑道:“你们告诉孔溪,就凭他今天所做的一切,他死定了,没有人可以保住他!”

    “嘿,纳兰婊子,你吓唬谁呢?你以为这里是东北?”一名大汉不屑道。

    “也许纳兰家在杭州要不了孔溪的命。”纳兰香香冷冷地盯着那名大汉,一字一句问:“可是……陈家陈帆可以像捏蚂蚁一样捏死他,你们信么??”

    :第一更。RA!~!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