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495章【杭州之战】二

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品天王 猛龙过江 495章【杭州之战】二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495章【杭州之战】二

    因为姐姐曾经被陈帆误杀,纳兰香香在纳兰王爷的房前跪了三天三夜,没有bī得纳兰王爷出手对付陈帆不说,自己倒是晕了过去。

    后来,纳兰香香赌气离开纳兰家族,先是利用自己在燕京的一些人脉寻找报复陈帆的靠山,后来南下来到杭州,以自己的身体为资本,继续寻找靠山。

    直到前不久,陈帆在杭州利用教廷的影响力搬出一号首长践踏燕青帝心中的那份骄傲,给了燕家一巴掌,黛芙出面用绝对实力羞辱了她之后,她才选择了在陈帆面前低头。

    然而——

    低头,对于她而言,只是一种形式,还是真心的。

    她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

    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和亲人,而是你的敌人。

    纳兰香香从某种意义上说将陈帆当成了敌人,至少曾经是那样的。

    为此,她对于陈帆的了解虽然没有达到黛芙和陈老太爷那种恐怖的地步,但是绝对要比孔溪之流更加了解陈帆。

    纳兰香香不傻。

    她很清楚,就算没有陈帆和青帮的冲突,孔溪也有可能对她出手。

    毕竟,她打的是孔溪的老婆和儿子。

    她之所以没有选择回东北,一来是她凭借陈帆和宝儿之间的关系,以及陈帆今早的所作所为,断定陈帆会来杭州;其次,国.家安全局浙江安全厅的一位实权人物是她当初在燕京积攒的为数不多的人脉之一,早上的事情发生后,她便给那位安全厅的实权人物打了一个电话,后者暗中派了不少人保护她和宝儿。

    可以说,她留在杭州是为了等陈帆,可是……并没有赌上她和宝儿的命,而是做足了安全措施。

    尽避纳兰香香断定了陈帆会来杭州,可是她没有想到陈帆会来得如此之快。

    ……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穿着一套粉红-长裙的纳兰香香坐在沙发上,望着脸蛋残留着淤青的宝儿欢快地坐在陈帆的大uǐ上,像是粘皮糖一样粘着陈帆,心绪多少有些复杂,脸上却始终挂着笑容。

    “宝儿,从陈先生进到现在,你一直折腾陈先生,我给陈先生倒的茶水,陈先生一口都没喝上,快下来,我再去给陈先生泡壶茶去。”略微犹豫过后,纳兰香香在陈帆进后,第三次主动开口。

    “唔儿听到纳兰香香的话,不乐意地扮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然后光着脚丫坐在了沙发上。

    望着纳兰香香那感的背影和暴l-在空气中的白皙肌肤,闻着空气中弥漫的人体香,耳畔回着自己从进后,纳兰香香三次主动开口说的话,陈帆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却没有说什么。

    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

    陈帆很清楚纳兰香香曾经为了报复自己所做的一切,如今纳兰香香对他的态度发生翻天覆地的转变,让他相信纳兰香香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而选择改变,他是断然不信的!

    何况,陈帆偶尔在与纳兰香香的目光碰触中,能够清晰地察觉到纳兰香香隐藏在眸子深处的恨意。

    那股恨意,刻骨铭心!

    虽然不知道纳兰香香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是陈帆没有点破,而是任由纳兰香香继续演下去。

    因为,直到今天,陈帆依然无法原谅自己在三年前的那一次失手。

    他对于纳兰家族,依然心存内疚。

    ……

    相比纳兰香香别墅里略显诡异的气氛而言,九溪玫瑰园另外一栋别墅里的气氛却是略显凝重。

    对于孔溪而言,他之所以选择执行薛狐的命令,一来是因为薛狐是青帮的掌人,薛狐命令他去做一些事情是天经地义的,其次,纳兰香香打了李桂寅让他十分窝火,最后,则是因为薛狐告诉他,燕家已经找到了对付陈帆的办法,这让他心中压力倍减。

    而如今,陈帆再次来到杭州,却让他再次担忧了起来。

    担忧之余,他放弃了对付纳兰香香和宝儿的行动,试图等到陈帆离开杭州,或者是燕家对陈帆出手后再有所动作。

    从某种意义上说,薛狐说孔溪智谋有余,勇气不足,也并非没有道理。

    孔溪因为陈帆的到来放弃了针对纳兰香香和宝儿的行动,林东来却没有因为陈帆的到来,而放弃咬死孔溪的计划。

    当夕阳最后一缕光辉没入地平线的时候,林东来所住那个中档小区的另外一栋高层住宅楼里。

    自从离开特警队后从未mō过枪的牛军,拿着一把国产0米轻型微声冲锋枪,轻轻地擦拭着。

    国产0米轻型微声冲锋枪如今已是大多数我军特种部队和海军陆战队配备的枪支,该枪主要以单发和点火力杀伤150米以内敌有生目标,具有结构简单、体积小、重量轻、jīng度好、近距离火力强、弹匣装弹多[50发]、携带使用方便等特点。

    国产0米轻型微声冲锋枪,同样是牛军最爱的武器。

    手里握着05式冲锋枪,牛军就像是看到了自己亲密的恋人,轻轻擦拭枪管的同时,目光m-恋而复杂。

    看到牛军一脸深情地擦拭着枪支,其他十五名同样被林东来通过各种方法收买当成秘密武器的退伍侦察兵和特种军人,均是沉默着检查着自己的武器。

    和牛军一样,他们离开心爱的部队后,尝试着融入正常人的生活,可是……因为各种原因,他们最终被这个社会而淘汰。

    对于他们而言,他们之中很多人在离开部队后都没有mō过枪,这是第一次。

    “想必你们也都知道,两年前,我之所以选择答应林东来,一来是因为林东来对我有恩,再者,那时候的林东来是nj军区副政委杨光德的孙n知过了多久,牛军拎着05式冲锋枪,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人,面-复杂,道:“我之所以将你们这些人纠集在一起,一方面是因为林东来有些事情做得确实可以,可以让你们可以在这个令我们感到陌生的社会中过上舒坦的日子,更重要的是,林东来曾经答应过我:不让我们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不杀一个好人!”

    听到牛军的话,其他人纷纷看向牛军的同时,纷纷保持了沉默。

    “在过去两年时间里,虽然我不知道林东来为何没有让我们参与称霸南京黑道的行动,但至少他履行了自己的诺言。”牛军继续道:“至于……如今,你们想必也知道,林东来成为了龙牙的人。”

    龙牙。

    听到这两个字,包括牛军在内所有人,神情都显得有些jī动,目光中流l-出了一种叫做敬畏的东西。

    “龙牙,是全军乃至全世界最为优秀的军人。”牛军用一种复杂的语气问道:“你们相信近三十年来唯一一颗龙牙会做出危害.国家和人民的事情么?”

    “不信!”

    其他十五人异口同声,语气坚定。

    “我也不信。”牛军用一种复杂的语气说道:“所以,我带着你们来到了杭州,帮助林东来,或者说帮助龙牙对付青帮。”

    “牛哥,您直说吧,今晚我们到底该怎么干?”一位曾经因为脾气暴躁在军中殴打教官而被开除军籍的侦察兵,摩拳擦掌地问道。

    听到外号大熊的青年开口,其他人也是一副期待的表情。

    曾经身为优秀军人的他们,骨子里都流淌着热血的基因。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更加适合血淋淋的、残酷的战场,而不适合软刀子杀人的社会。

    “今晚,我们的任务是铲除青帮杭州负责人孔溪的核心助手——杨戳!”牛军一字一句道:“杨戳算是青帮的老人,很小的时候就加入了青帮,后来被青帮枫叶组织的头目看中,带到枫叶组织的秘密基地训练过半年。因为眼睛天生有问题,杨戳无法加入枫叶,却成为了青帮明地里最为嚣张的侩子手之一!”

    说到这里,牛军的语气冷了下来:“在过去几年里,杨戳无论是跟随孔溪在福建做偷渡、走ī生意,还是到云南边境负责地下钱庄和赌石生意,手中都背了不少人命,其中有许多都是无辜的百姓。”

    “妈的,剁了这个杂碎!”脾气暴躁的大熊捏紧拳头道。

    “根据调查的结果显示,杨戳的身边有八名一直跟随他身后的侩子手。那些人虽然没有接受过严格的训练,可是常年染血,杀人如麻,匪气十足。”牛军严肃,道:“所以,今晚我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必须统一行动,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战斗,不给敌人任何喘息的机会!”

    或许是骨子里还将自己当成一名军人,牛军不但说出了执行任务,还说出了战斗和敌人这样的字眼。

    “明白!”

    其他十五人听到牛军的话,紧握钢枪,战意十足。

    与此同时。

    林东来所在的那套房子里。

    一名身材有些单薄,面-略显苍白的中年男人站在林东来身前,目光中一片死灰。

    “让你家人查过账户了么?”面对浑身散发着死气的男人,林东来面-平静如水。

    男人机械地点了点头:“查过了,钱都到账了。”

    “钱我给你了,事情你要给我办漂亮。”眼看中年男人像是丢了魂魄一般,林东来略微挑眉:“否则,你的家人有钱没命uā!”

    “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中年男人缓缓闭了一下眼睛,再次睁开眼睛时,目光中流l-出了一种叫做决然的东西!

    一个将死之人,能够为自己的亲人赚一百万,这笔买卖,中年男人觉得很值!

    同样的,一百万可以买到孔溪的人头,还不用担心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林东来也觉得值!

    今晚,杭州之战,正式打响!!

    ……

    ……

    :两更完毕,继续求免费的推荐票!!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