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501章【鹿死谁手】

u乐充值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请到

    5o1章【鹿死谁手】

    争权要再次开始了么?

    心中涌出共同答案的同时,那些青帮大佬都在心中暗问着自己。

    在他们看来,陈帆这个恐怖大敌当前,青帮内部若是出现争权的话,那就真应了王洪自己所说的那两个字——灾难!

    原本凝重的气氛,因为王洪的开口,变得更加凝重,甚至可以用肃杀来形容了。

    察觉到凝重的气氛,今年第一次参加青帮大会的阿水,心情隐隐有些窃喜。

    因为陈帆送给了他一份无法拒绝的大礼,因为在金三角感受到了陈帆的恐怖影响力和强大的实力,阿水在青帮和陈帆之间,选择了后者。

    反骨仔。

    这是他如今在青帮的身份。

    当然,这个身份如今并没有被揭穿。

    同样的,根据陈帆的安排,他这个反骨仔目前要做的是等待,等待时机的到来。

    一旦时机成熟,阿水这个反骨仔,陈帆的第四颗棋子,将进一步推动整盘棋局的走势!

    阿水心中窃喜,其他那些青帮大佬则是暗中担忧,担忧灾难会变成现实。

    “所以,在我看来,今年的会议,总结去年的成绩,部署下一年的安排,这些都是扯淡!”王洪的语气低沉而有力:“如何铲除当前的敌人,这是我们这次会议最重要的主题!”

    听到王洪这么一说,那些暗中担心王洪会借此机会向薛狐难的大佬们暗中松了口气。

    在他们看来,王洪最后一句话至少证明,王洪还是知道轻重的,知道这个时候要对付的是外敌,而不是内部争斗。

    “我同意王大哥的观点。”王洪的声音落下后,一直带着浓重王家派系标签的另外一位长老孟涛第一个开口支持王洪。

    “我也同意!”

    “我也是!”

    “王长老说的对,我们今天必须讨论出应对陈帆的办法。”

    ……

    一时间,所有王家派系的人都现身表态,支持者占了整个参会人数的四分之一,其中包括一名长老,港澳台、东南亚地区负责人。

    “我也同意王兄的看法,当务之急,我们要做的是如何应对陈帆的报复。”等到王家派系的成员集体表态后,薛狐左侧的那名面色红润的老者也表态了。

    他这一表态,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因为他是青帮之内,除了薛狐和王洪之外,最有权势之人。

    曹景辉。

    青帮曹家派系的领军人物。

    他代表的是青帮的中立派。

    在过去一些年之中,在薛狐和王洪展开明争暗斗的时候,曹景辉所代表的中立派一直未曾参与,同时暗中壮大着势力,只是未能如愿以偿,几乎每次都是被薛狐破坏。

    曹景辉这一表态,大约占了五分之一的中立派成员,也纷纷跟着表态。

    王家派系和曹家相继表态后,那些绝对忠诚于薛狐的大佬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薛狐。

    主席台上,薛狐的表情和之前一样,极为阴沉。

    眼看众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自己,主席台上,薛狐笑了。

    是的,在这个气氛诡异的时刻,薛狐笑了!

    他那阴沉的脸蛋上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笑容!

    哗!

    薛狐这一笑,先是让所有人一愣,随后气氛严肃的会场第一次出现了波动。

    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满脸疑惑地望着薛狐,那感觉仿佛在问薛狐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

    “王老弟说的没错,当务之急,青帮上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应对陈帆的报复。”主席台上,薛狐收敛笑容,眸子里杀机乍现:“准确地说是,如何铲除陈帆!”

    铲除陈帆?

    听到这四个字,再一联想之前薛狐那不屑的笑容,包括阿水在内,所有人心中一动:莫非薛狐有办法对付陈帆?

    心中涌出这个想法的同时,阿水眉头微微皱起,而其他大佬则是期待地看着薛狐,等待着薛狐接下来的话。

    “陈帆帮助红竹帮让我们抢占东海的计划付之东流不说,还将我们从东海赶了出来,与此同时,他血洗了杭州分部,清洗了我们在云南黑白两道的势力,如今又夺走了浙江,这血债,我们自然要还给他!”薛狐满脸杀气地说着,话语中并没有提薛强被杀死的事情,但是所有人都能察觉到他语气中的滔天恨意:“他必须死!!”

    “掌门,恕我冒昧,我们该如何杀?”

    王洪面色复杂,一方面他也期待薛狐能够斩杀陈帆,一方面,对于薛狐如此自信,他心中又有点不舒服,在他看来,以陈帆所展现出的实力,薛狐若能轻松斩杀陈帆,那他王洪日后想在青帮和薛狐一争高下,基本没有任何希望!

    王洪的话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一时间,包括阿水在内,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屏住呼吸地看着陈帆。

    “陈帆的确是在政.界击败了燕家一次,也在军方让他曾经的靠山陈家下不了台面。但是……这并代表他真的能够抗衡燕家和陈家。”薛狐一字一句道:“在燕家的事件当中,他利用的是教廷的影响力。那是他的一张底牌,掀开了,也就失去了效果。在南京,他让陈家下不了台面,虽然至今还没有传出内幕,但想必也是他的一张牌。”

    说到这里,薛狐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不可否认,他的底牌都很强大,可是……底牌,总归是有用完的时候。等他用完了底牌,他的末日也就到了!”

    “掌门,你知道他有多少底牌么?”这次开口的却是中立派的代表人物曹景辉。

    “燕家和我正在试探,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让他抖出所有的底牌。”这一次,薛狐的语气显得轻描淡写。

    燕家?!

    这两个字一出口,会场再次引起了一片哗然!

    “掌门,莫非您将燕家卷入了我们的黑金帝国?”这一次开口的是薛狐的一个嫡系心腹。

    “嗯。”主席台上,薛狐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从今往后,燕家将成为我们青帮最大的把保护伞,同样,燕家会和我们一起对付陈帆。”

    “呼”

    听到薛狐这么一说,现场绝大部分人都松了口气。

    而主席台上,王洪的表情却是有些复杂,有欢喜,也有担忧。

    总归而言,还是欢喜占了大部分,毕竟,在他看来,燕家的加入,会让陈帆这个恐怖敌人的威胁大大降低。

    会场之中,唯一有所担忧的是阿水。

    作为陈帆的棋子,这个消息对他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他很清楚,自己终究有一天,身份会拆穿,到时候和陈帆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担忧的同时,他的表情却是和在场所有人一样,显得十分兴奋。

    眸子里呈现出众人如负释重的表情,薛狐嘴角勾勒起了一道冰冷的弧度。

    在他看来,如果将影子的事情也说出来的话,恐怕能够让现场所有人都为之震惊!

    不过……他没有选择这样做。

    一来,这是影子的要求,影子告诉他,对付陈帆的事情,除了他知道外,不能告诉其他人,再者,在他看来,有了燕家这座靠山足以让所有人宽心,暴露影子是愚蠢的行为!

    毕竟,影子的存在一旦暴露的话,陈帆便会做出防范措施,届时,想达到一击必杀的效果,比登天还难。

    杀手。

    最大的威胁在于第一次暗杀。

    如果第一次在目标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都失败的话,那么即便能够顺利逃脱,后面的威胁也大大降低了!

    这一点,薛狐心如明镜。

    ……

    就在青帮大会如期举办的同时,杭州九溪玫瑰园富人区,纳兰香香所的别墅外。

    穿着一套白色连衣裙,如同白衣天使的宝儿,像是赖皮虫一样骑在陈帆的脖子上,伸出rou乎乎的双手,将陈帆的头像是rou面团一样rou。

    “宝儿,下来,让你大哥哥走。”一旁,穿着一套黑白相间连衣裙的纳兰香香看到宝儿举动,故意板起脸教训道。

    “小姨,我现这两天你越来越维护大哥哥了哦。”宝儿停止r陈帆的头,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情,用一种‘单纯’的目光看着纳兰香香:“宝儿记得小姨以前好像很讨厌大哥哥呢……”

    咯噔!

    愕然听到宝儿话,纳兰香香心中一颤,笑容略显僵硬。

    宝儿都察觉到了这一点,何况陈帆?

    虽然笑容有些僵硬,不过纳兰香香还是板起脸道:“你少给我挑拨离间,下来!”

    宝儿双手将脸蛋搓成猪头状,吐了吐舌头,然后才扭头看着陈帆,依依不舍,道:“大哥哥,你又要走了哦……宝儿好难过呢……”

    察觉到宝儿语气中的不舍,陈帆哭笑不得地捏了一下宝儿的脸蛋,道:“还有十几天就六一儿童节了,到时候大哥哥带你去香港迪尼斯乐园。”

    “喔喔。”宝儿兴奋地笑了:“大哥哥真聪明,居然知道宝儿要说这事。”

    “啵”

    说着,宝儿使劲在陈帆那坚毅的脸庞上亲了一口,坏坏笑道:“下次宝儿要学小姨一样,抹上口红,哼哼,这样就可以留下印记了……”

    愕然听到宝儿这么一说,纳兰香香的表情不由一呆,而陈帆也是一阵无语。

    “今后出门,不要嫌弃后面人多。”将宝儿j给纳兰香香的时候,陈帆认真地提醒了一句。

    纳兰香香表情复杂地点头:“我知道。”

    “宝儿,再见!”

    见纳兰香香点头,陈帆溺爱地拍了一下宝儿嫩白的**,没再跟纳兰香香说什么,转身钻入早已等候多时的宾利轿车之中。

    望着陈帆离去的背影,纳兰香香面色复杂,目光涌动,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而宝儿则是撅着嘴巴,不舍地挥着小手。

    “陈先生,去哪里?”阿呆启动宾利轿车,恭敬地问道。

    就在阿呆启动宾利的同时,前后四辆奔驰同时启动,与此同时,不远处的几辆汽车也跟着启动,而跟随陈帆来到浙江的龙牙成员却没了影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回东海。”

    陈帆轻轻rou了rou太阳穴。

    听到陈帆的话,阿呆不再废话,专心致志地开车。

    而陈帆rou了rou太阳穴后,摸出一支苏烟,点燃,轻吸了一口后,拨通了林东来的电话。

    “林东来,这次的事情办得不错。”电话第一时间接通,陈帆没有吝啬自己的赞赏。

    林东来已经来到杭州四天了!

    他来到杭州的第二天,陈帆也抵达了杭州。

    那一天,杭州没有联系他,没有给他做出任何指示。

    那一天,他按照自己精心设计的计划,暗杀了孔溪和杨戳,同样给了陈帆汇报了情况。

    同样也是在那一天,陈帆对于他的所作所为没有给出任何评价,只是询问他那个开油罐车的司机是什么人。

    林东来老实地告诉陈帆,那个司机是一个普通人,曾经是南京公j公司最知名的司机,后来因为吸烟太厉害得了肺癌,而且是晚期。

    那晚,听到林东来的汇报后,陈帆直接挂断了电话。

    林东来恳忑不安。

    他不知道自己j给陈帆的答卷是否能够合格!

    而在过去的两天里,他一直在等陈帆的电话。

    如今,他等到了……

    而且,还等到了陈帆的赞赏!

    这让他兴奋得无与伦比!

    “陈先生过奖了,东来的手段和陈先生比起来根本上不了台面。”

    激动过后,林东来又强迫让自己平静了下来,他很清楚,这次杭州之战,他除了干掉孔溪和杨戳之外,其他事情都是陈帆做的。

    在过去两天里,陈帆没有离开杭州,不是因为放心不下宝儿。

    为了保护宝儿,他特地留下了两名暗堂成员,另外,纳兰德隆为了保护纳兰香香和宝儿,特地将纳兰家最精锐的保镖派了出来,人数多达八人。

    这样的阵容加上警方、浙江安全厅的监控,就算薛狐丧心病狂动用枫叶组织,也伤不了宝儿一根头。

    陈帆之所以没有离开杭州,是因为,在过去两天时间里,他对这盘棋局正式的第一次j锋进行了收官。

    在借助警方之手,将青帮在杭州那些主要成员一一逮捕,并且通过翻出案底的方式,将他们永远地留在监狱之中的同时,陈帆暗中召集了许多人见面。

    青帮在浙江最大的收入来源依次是赌场、毒品、白道、各大娱乐会所的正规收入。

    青帮在浙江总共有四家赌场,杭州有两家,温州有一家,太湖上有一家。

    这四家赌场,青帮占据最大的股份,除此之外,还有各方势力在其中参股。

    陈帆召见的第一批人,便是那些赌场的股东,那些人之中,有商界大鳄,也有朝中大佬的代言人。

    在见面的过程中,陈帆没有触动那些人的利益,相反,还略微增加了他们的股份,同时他让那些股东亲自去找薛狐谈判,用最低的价格将赌场收购。

    按照谈判的协议,那些收购来的股份,除了给那些股东分一部分之外,其他全部落入林东来手中。

    谈判之中,有人提出:如果青帮不卖股份怎么办?

    陈帆的回答很简单:薛狐不傻,那几家赌场,他不卖,也无法正常运转,同样还会得罪你们。卖得话,他不但不会得罪到你们,还会将损失降到最低!

    相比赌场而言,青帮在杭州除了有三家大型的会所算是吸金窟,而其他的会所都是以入股的方式盈利。

    所谓的入股,青帮投入一小部分钱,不参与经营,只负责保证场所的安全。

    如此一来,陈帆将青帮从那些会所中踢出局,就比赌场容易的多。

    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可以说,在过去两天时间里,陈帆的所作所为,让青帮斩断了青帮在杭州所有的收入来源,同样,林东来也成为了他在浙江的代言人。

    林家疯狗。

    这四个字,也第一次响彻浙江黑道,响彻南半国黑道。

    ……

    耳畔响起林东来的恭维,陈帆面色平静,道:“林东来,七月之前,你除了要用最快的度铲除青帮在浙江其他地方的残余势力之外,还要做好准备。”

    准备。

    听到这两个字,林东来心中一颤,激动的情绪再次在他的脸上浮现。

    “杭州只是第一战,七月份,第二战将正式打响,同样,那也是最后一战!”汽车里,陈帆掐灭烟头,缓缓道:“那一战结束之后,青帮将正式从中国黑帮除名!”

    第二战,也是最后一战?!

    听到陈帆的话,林东来彻底呆了。

    青帮在南半国扎根多年,根深蒂固,卷入的势力庞大的惊人,而陈帆竟然说第二战便结束这场“龙虎斗”??

    如果……如果说出这句话的人不是他的主子,他会认为对方得了失心疯,或者说难听一点:脑子被门挤了!

    但是……

    既然这话是他主子说出来的。

    他没理由的选择了相信。

    只是——

    在相信的同时,林东来很好奇:七月,他的主子到底凭借什么,让青帮从中国黑道除名。

    凭什么?

    屠夫,两个字足以。

    ……

    第二更,五千字!

    嗯,这还不算表示,后面还有——俺继续去码第三章,第三会晚一些,不习惯熬夜的兄弟姐妹先去睡吧,明天再看。

    六|九|中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