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718章【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下

u乐充值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718章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下

    对于一个父亲而言,逢年过节孤独一人,那是一种折磨;子女不孝,那是一种痛苦;子女生恨,那是一种悲哀;至于……子女做梦都想杀他,那就不是悲哀两个字能够形容的了。

    那是失败!

    一个父亲最大的失败!!

    “我做梦都想杀了你!!”

    耳畔响起薛珂充满恨意的话语,薛狐就像是羊癫疯犯了一般,那瘦弱的身躯不受控制地抽搐了起来。

    灯光下,他张大了嘴巴,试图想问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可是……望着薛珂那张充满恨意的脸庞,他只觉得喉咙里像是卡了一根鱼刺一般,到嗓子眼的话,怎么也问不出口。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看着满脸震惊与不信的薛狐,薛珂笑了,笑得很冷:“你认为你给了我优越的物质生活,我就算不感jī你,也不应该恨你,更不应该做梦都想杀你,对么?”

    “咕咚!”

    薛狐狠狠地咽了一口吐沫,艰难地点了一下头,同时死死地顶着薛珂,等着薛珂的答复。

    “没错!你是给了我花不完的钱,让我可以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你也给了我一定的身份,让许多人敬畏我!”说到这里,薛珂的表情忽然变得jī动了起来,声音也陡然提高,话锋随之一变:“可是……相比你给予我的东西而言,你让我失去得更多!!”

    “知道吗?很多人表面上因为你敬畏我,可是……实际上,他们在唾弃我,他们暗地里骂我是杂种——你让我失去了快乐的童年!”薛珂说着,喘起了粗气:“这些,我可以接受,就算不能接受,也不会恨你,更不会做梦都想杀你!我恨你,想杀你,只是因为……你让我从一出生起就失去了母亲,从我生下来到现在,你从来我没有让我体会母爱的滋味!!”

    “唰!”

    耳畔响起薛珂的话,薛狐脸sè一变,喉结蠕动,似乎想说什么,可是看着薛珂那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的目光,他又失去了开口的勇气——他隐约猜到了什么。

    “你是不是想像我小的时候那样,告诉我,我母亲是死于难产,你也无能为力,你会给予我最大的幸福?”薛珂似是察觉到了薛狐要开口,冷笑着问道。

    薛狐沉默了。

    因为……他已经确定了一点:薛珂知道了她母亲真正的死因!

    薛珂是薛狐和美国一名nèn模所生,当时的薛狐亲自带人到美国发展青帮分部,在一次上流社会的聚会上与薛珂的母亲相遇,被薛珂母亲的美丽和气质所吸引,最终利用一系列卑鄙手段,将薛珂的母亲弄到了áng上。

    一直以来,薛狐都是一个强势而自信的人。

    虽然那时候的薛狐通过卑鄙手段享用了薛珂母亲的身子,可是……却没有得到对方的爱。

    这让薛狐难以接受!

    对此,将薛珂的母亲弄áng上后,他动用了一切能够动用的手段,试图从心灵到身体彻底地征服薛珂的母亲。

    一个月!

    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去讨好薛珂母亲的心,最终以失败告终。

    一个月后,就当薛狐失去耐心的时候,他发现薛珂的母亲怀上了薛珂,而薛珂的母亲却背着他偷偷去打胎。

    原本薛狐对于薛珂母亲屡次拒绝他就十分不爽,得知这件事情后,他直接怒了,暴打了薛珂母亲一顿不说,还拿薛珂母亲的家人为筹码,威胁薛珂的母亲如果不生下孩子,就杀了薛珂母亲的家人。

    薛珂的母亲是美国西部一个善良的姑娘,当时……为了家人,她被迫生下了薛珂。

    而在生下薛狐的那一天,她也离开了人间。

    那一天,在薛狐的住所里,当接生医生将薛珂抱出房间后,薛狐亲手将一把匕首了当时薛珂的母亲的心脏,眼睁睁地看着薛珂的母亲无力地挣扎到死亡……

    薛狐亲手终结了薛珂母亲的xìng命!

    薛狐之所以这般做,一来是对薛珂母亲的拒绝怀恨在心,薛珂母亲的所作所为让他想起了另外一个女人——田姨;再者,他怕薛珂的母亲将事情的真相告诉薛珂,令得薛珂恨他。

    这些内幕,薛狐自然没有告诉薛珂。

    当薛珂小时候被人骂杂种在他怀中哭泣,问为什么其他孩子都有妈妈,她没有妈妈的时候,薛狐撒谎告诉薛珂她的母亲死于难产。

    从那之后,薛珂就不再问了,也很少在他的怀中哭泣,与他之间的关系一直十分冷淡。

    再后来,薛珂被薛狐送到美国,在美国长大,父女两人的关系很淡……很淡……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纸永远是包不住火的。

    最终,薛珂还是知道了内幕。

    此时,眼看薛狐不说话,薛珂嘶哑地尖叫了起来,表情痛苦到了极点:“混蛋!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这么狠心,你怎么可以杀了她呢??”

    “啪!”

    尖叫过后,薛珂jī动地再次给了薛狐一个响亮的耳光。

    再一次挨打,薛狐却不再像之前那般震惊,相反,他的脸上还lù出了一个笑容,他看着薛珂用一种理所应当的语气,道:“一切都是她自找的——财富、地位、权势摆在她面前,是她自己不选的!”

    “混蛋!”听到薛狐自sī到极点的话语,薛珂像是受到了巨大刺jī一般,抡起双拳对着薛狐就是一阵猛砸,砸了几下后,一把掐住了薛狐的脖子:“我要杀了你这个混蛋!!”

    薛狐被薛珂掐着脖子,根本无法反抗,因为窒息,呼吸变得浓重不说,脸sè也开始泛白。

    “唉。”

    看到这一幕,陈帆暗暗叹了口气,虽然他能够理解薛珂,也很同情薛珂,可是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薛珂杀死薛狐,因为……他答应过田草,要让薛狐跪在田草和田姨面前忏悔。

    “他现在还不能死,你不能杀他。”陈帆走到薛珂身后,拍了一下薛珂的肩膀,阻止了薛珂的疯狂举动。

    陈帆这一阻拦,薛珂被迫停了下来,同时也清醒了一些。

    她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抱歉,陈先生,我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是我太冲动了。”

    约定?

    听到这两个字,陈帆表示理解,而急促喘息的薛狐的瞳孔陡然放大,眸子里再次涌现出了一抹惊讶。

    似是察觉到了薛狐眸子里的惊讶一般,陈帆冷笑道:“薛狐,是不是听到你女儿和我之前有约定,你很震惊?”

    没有回答。

    薛狐心中涌现出了巨大的挫败感。

    “你做梦也不会想到,我和叶媚之间的关系是你女儿故意说出去的。嗯,你可以理解成,我借用你女儿的嘴,将这个消息传给了你弟弟,从而让你们上当。”看着万念俱灰的薛狐,陈帆没有丝毫的同情和可怜,相反,他直接在薛狐的伤口上撒盐。

    “不……不要说了!你不要说了!!”再次听到陈帆开口,薛狐像是受到巨大刺jī一般,疯狂地大吼了起来:“陈帆,我承认你赢了!有种,你就先在杀了我!!”

    “如果我只是想让你死的话,你早死一百次了,而不是好端端地活到现在。”陈帆无动于衷,并没有动手。

    “来啊!你他妈不是屠夫吗?你不是杀人如麻吗?来杀我啊!你他妈有种就来杀了我啊??”眼看陈帆没有动手,薛狐彻底到了崩溃的边缘,似乎对于此时的他而言,死亡是最大的解脱:“我看你他妈根本就不配叫屠夫,你就是一个懦夫!懦夫,你懂吗?哈哈哈哈……”

    看着一心求死的薛狐,陈帆无情地笑了:“薛狐,你难道忘了吗?我说过,你是生不如死还是痛快死去,决定权不在我的手中。”

    就当陈帆的话出口后,崩溃中的薛狐脸上忽然闪过一丝决然,他张大嘴巴,打算咬舌自尽。

    “唰!”

    察觉到薛狐的念头,陈帆右手陡然挥出,化作一道手影,一把捏住了薛狐的下巴,阻止了薛狐咬舌自尽的举动:“决定权,也不在你手中——你没有权力选择自杀!”

    “吼吼吼……”

    感受着陈帆手上传来的巨大力量,听着陈帆的话,薛狐的喉咙里传出一阵嘶哑的低吼:“陈帆,你好狠!”

    “狠吗?”陈帆抓起毛巾,塞进薛狐嘴里,淡淡道:“我再狠,也不会将屠刀挥向自己的女人。”

    耳畔响起陈帆这句话,薛狐就像是一个被扎破的气球一般,直接泄气了,脸上再也找不到半点的愤怒,有的只是一片死灰。

    因为……他忽然觉得,陈帆之前说得没错,他活得很失败。

    他虽然拥有了许多人十辈子都无法拥有的地位和财富,并且依仗这两样东西,强行占有了两个令他动心的女人,可是……却没有得到这两个女人的心。

    甚至……他的女儿做梦都想杀他!

    这对他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我错了吗?

    薛狐在心中暗问着自己。

    随后……他的脸部肌肉彻底扭曲,身上也再次涌现出了力气。

    灯光下,他疯狂地挣扎了起来,仿佛在用这种方式诉说:他,薛狐,并没有做错!

    “薛狐,我答应过田草,会让你跪在她们母女面前忏悔!”看到薛狐疯狂地挣扎了起来,陈帆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怜悯,有的只是森冷的杀意:“你最好祈祷上帝,你的忏悔能够让她们母女二人消除恨意,否则,你会真正体会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

    ……[email protected]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