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735章【单挑,还是群殴?】

u乐充值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房价高不可攀。物价疯涨。

    对于80后、90后的人而言。这是一个不缺乏物质的年代”可却是一个缺乏精神文化的年代。

    各种各样的压力”像是一座大山一般压得新一代的年轻人喘不过气。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夜晚是许多年轻人喜欢的时间。

    夜晚”他们可以远离白天的喧哗”躲在自己的屋子里玩自己心爱的游戏。看喜欢的小说”或是和朋友去夜场狂嗨。以此来宣泄内心的压抑。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霓虹灯的光芒笼罩着整个东海。

    在这个普通的夜晚”许多喜欢宅的人如同往常一样窝在家中”而喜欢夜场的人则是早早地收拾打扮”开始了新一天的夜生活。

    夜晚九点钟。

    当陈帆一行人吃完饭来到酒吧时。酒吧的停车场早已停满了各式各样的汽车”其中有二三十万的中低档轿车”也有上百万的豪华轿车”不过像楚戈这样开着风sāo的玛莎拉蒂跑车来的”几乎没有。

    至于……陈帆那辆挂有一串6的宾利。

    嗯”那辆宾利驶入停车场后,两名负责指挥停车的保安均是傻眼了。

    身为夜场保安的他们”多少和道上的人有些联系”深知那辆宾利轿车的主人在〖中〗国黑道代表着什么。

    他们不知道那辆汽车的主人在整个地下世界的身份。

    尽避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光是〖中〗国黑道幕后掌权著这个身份就足以让他们心存敬畏了看到陈帆的宾利轿车后”两名保安立刻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陈陈陈先生。那边的车位是给您和楚少预留的。”

    宾利汽车的窗户打开”看到陈帆那张陌生而熟悉的脸”其中一名保安结结巴巴地说着。

    谢谢。”

    陈帆笑了笑”驱车前往那名保安所指定的车位。

    而那名保安则是愣在了原地,好几秒种后”他才醒过来”咽了。吐沫满脸jī动地冲身旁的同伴问道:“听听到刚才陈先生对我说什么了吗?”

    “废话”你当哥们聋子啊?”

    “我的妈呀”陈先生对我说谢谢”谢谢你懂么?”

    “陈先生那是有绅士风度你个傻帽!”

    “傻你妹啊”陈先生咋不跟你说谢谢呢?”

    “老子这不是没服务吗?”

    “切”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尼玛的。谁以后再给老子耍牛逼说他见过多少多少大哥”老子就说陈先生亲口对老子说过谢谢”

    那名保安说着”仿佛想到了说出那句话后”自己那些狐朋狗友震撼的场面那叫一个乐啊。

    他身旁的同伴则是有些羡慕嫉妒恨”那感觉仿佛印证了那名保安的话: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而事实上的确如此”对于底层的混子或者跟混子有染的人而言谈论道上大哥的传奇故事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能被〖中〗国黑道教父亲口说谢谢”这是怎样一份荣耀?

    对他们而言”两个字:牛逼!

    就在那名为陈帆服务的保安陷入美好服务的同时”陈帆和苏珊从汽车里走了下来。

    夜幕下”陈帆穿着一件简单的圆领衬衫。下身是一条黑sè的西kù。

    黑白搭配”十分简单。

    苏珊也没有像以往那般精心打扮她只是化了淡妆”穿着一件黑sè的连衣裙”头发随意地披在肩头”少了几分青涩”多了几分成熟。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越来越像贤惠妻子靠拢了。

    两人下车后”楚戈也带着刘莹莹下车。

    今晚的楚戈精心打扮了一番,特地跑去形象设计店弄了一个造型不说”一身英伦风格的服饰”看上去像是贵族家的少年”而刘莹莹在楚戈的执意要求下也穿得略微开放了一些”上身是一件白sè的短袖”下身是一条粉sè的长裙。

    最后从汽车里走下的是萧枫和周文。

    周文的打扮和以往没有太大的区别而萧枫身上依然穿着那件从地摊淘来的白sè衬衣”衬衣因为穿得日子长了略微泛黄”下身一条灰sè的西kù。西kù有些皱”脚下是一双一百多集钱的皮鞋这样一昏打扮”配上萧枫的短寸和黝黑脸蛋”咋一看上去”他像是街上推销保险的业务员。

    而事实上。如今的他”已成为杭州乃至整个江南的第一大少!

    那个被称为少女杀手的萧家大少”从脱下昂贵服饰的那一天起。就再也没有穿过”甚至如果不是赶着前来参加今晚的聚会”他不会开那辆曾经被他认为没面子的宝马一他在实习的时候”每天都是挤公车、走路”不要说开车”连出租车都没打过一次。

    一次都没有!

    他用这种外人不理解的方式追随着那个注定让他一辈子无法追上的身影。乐此不疲。

    尽避只是九点钟”可是酒吧里已经人满如潮”除了酒吧老板特地给陈帆一行人预留的座位外”座无虚席。

    震撼心扉的重金属音乐充斥着整个酒吧”DJ和MC想方设法制造着jī情的气氛”不少客人跟着音乐的节奏”看着站在舞台上扭动魔鬼身躯的灯c们”疯狂地扭动责自己的身躯。群魔乱舞。

    尽避酒吧的视线有些暗”可是当陈帆一行人进入酒吧后”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之所以如此”一来是因为苏珊和刘莹莹都是难得一见的美女”更重要则是因为酒吧老板像是奴才见到主子一般”满脸殷勤笑容地跟在陈帆和楚戈身后”为两人鞍前马后。

    对此”陈帆并没有感到意外。

    因为酒吧是红竹帮旗下的产业”而他第一次带着田草、黛芙等人来到这家酒吧的时候”这家酒吧的主人是一个叫马鸿逢的中年人。

    那一次”那个叫马鸿逢的男人没有给楚戈面子”也没有给陈帆面子。

    那一次”田草被黛芙jī将”醉得不省人事。

    在那不久后”马鸿逢因为勾结青帮被皇甫红竹亲手抹杀”酒吧也从此换了主人。

    如今”的酒吧是一个名叫阿豹的青年”是红竹帮青年一代的佼佼者。

    “陈先生楚少”还需要什么吗?”

    眼看服务员将酒水、水果、小吃端上桌。阿豹一脸恭敬地问道。

    对于经常玩夜场的人而言”在夜场除了需要酒水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女人了。

    这一点”身为酒吧的阿豹是十分清楚的。

    但是他没敢sī做主张地给陈帆一行人安排陪酒女”他怕马屁拍不好惹来一身sāo。

    然而尽避没有安排”可是他却让酒吧里最水灵的几个在校大学生陪酒女等候,一旦陈帆等人点头”他将第一时间让那几个“镇店之宝”

    出来接客。

    听到阿豹的话”楚戈没有像第一次萃着陈帆来酒吧时那般自作主张,而是让陈帆开口。

    “不需要”谢谢。”

    陈帆笑着摇了摇头。

    耳畔响起谢谢两个字”阿豹和停车场的保安一样”先是一怔。那感觉仿佛自己听错了一般”短暂的愣神过后”则是无与伦比的jī动。

    “豹哥”你去忙你的吧。”

    或许是受到了陈帆的影响,曾经的混世魔王楚戈不再随意对下面人摆大少的架子”而是极为客气。

    “好的”陈先生、楚少”如果你们有什么要求”尽避开口。”阿豹虽然想多呆一会,但也知道以他的身份。能和陈帆说几句话就已经很荣幸了。所以很识趣地退了下去。

    “来”师傅”为了庆祝我们再次聚在一起”干杯!”

    阿豹离开后,楚戈第一个端起了由服务员倒好的拉菲”提议所有人干杯。

    “来”干杯!”

    纵然自身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可是在陈帆面前”萧枫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带着几分忧郁,几分轻浮的公子哥。

    “砰!”

    楚戈和萧枫这一提议”陈帆等人均是端起了杯子。

    或许是心情高兴的缘故”楚戈和萧枫两人一口气将红酒喝了个精光”而陈帆等人则是浅尝而止。

    一直以来”楚戈都是一个十分喜欢热闹的人”虽说自从跟陈帆认识后”改变了多少”但是毕竟还年少”一杯酒下肚”显得十分〖兴〗奋”开始拉着萧枫和周文拼酒”玩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对此”陈帆并不阻止”而是和苏珊、刘莹莹两人随意地聊着什么。

    很快的”两瓶价格不菲的拉菲被楚戈、萧枫、周文三人灌进了肚子里”酒量不行的的周文喝得满脸通红”楚戈和萧枫两人则是没什么大碍。

    “枫哥”文哥。咱们去舞池玩玩吧?”

    以前的时候”楚戈每次来酒吧都会跑到舞池疯”上次跟陈帆一起来因为怕给陈帆留下不良印象没敢去”此时几杯酒下肚”有些按耐不住了。

    枫见楚戈一脸兴致盎然。不忍扫兴。点头答应的同时对陈帆道:“陈帆”你们聊着。我们去玩会。”

    陈帆笑着点了点头。

    见陈帆点头”萧枫一马当先”带着楚戈和周文两人走向了舞池。

    此时”酒吧的气氛达到了第一个高潮。不少人和萧枫三人一样”开始走向舞池。

    “啪!”

    忽然”一个啤酒瓶被一名客人碰到”掉落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啤酒瓶摔碎后”啤酒和玻璃碎渣四溅”溅到了一名打扮得huā枝招展的女孩身上。

    “啊!”

    女孩本来贴在身旁一名青年身上”jiāo滴滴地给那名青年喂酒”猛然感到tuǐ上溅到酒水”吓得叫了一声。

    与此同时”女孩所在那桌的客人纷纷抬起头”将目光投向了萧枫。

    显然他们认为是萧枫不小心撞到了酒瓶。

    而事实并非如此”是萧枫前面那名客人。

    尽避如此”面对女孩在内众人的怒意。萧枫当下lù出一个歉意的笑容”微微欠身”道:“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哪里来的乡巴佬”你走路不长眼睛啊?”

    女孩看到萧枫一脸廉价的服饰不说”留着寸头”皮肤黝黑”下意识地认为萧枫属于那种打肿脸充胖子来这里消费的民工”当下骂了起来。

    “就是”要是把洋洋的tuǐ划破”你赔得起吗”你?”眼看名叫洋洋的女骇发飙”又一名女孩站了起来”一脸冷嘲热讽”看向萧枫的目光充满了鄙夷的味道。

    听到两名女孩的话”萧枫皱了皱眉头”拉住了一脸怒意准备上前的楚戈。

    虽然萧枫觉得眼前这些人有些过分”可是他不想在和陈帆团聚的日子里”因为一群苍蝇而坏了心情。

    只是萧枫忘记了”当一只苍蝇在你身边嗡嗡叫的时候”你不拍死他。

    苍蝇就会叫个没完没了。

    就在萧枫拉住楚戈的同时。那名叫洋洋的女孩之前给喂酒的那名青年站了起来”高高在上地扫了萧枫一眼”然后用日语对洋洋说了句什么。

    听到那名青年的话”洋洋仰着脑袋”对着萧枫冷笑道:“我男朋友说了。把洒掉的酒水tiǎn干净。或者跪下认错。二选一!”

    洋洋的话音刚刚落下”楚戈怒了!

    彻底怒了!!

    他一下蹿到萧枫前面”二话不说”抡起手”直接甩了洋洋一个响亮的耳光。

    “啪!”

    脆响传出”打扮风sāo的洋洋被楚戈一巴掌拍到在沙发上”桌子周围其他人则是愣了!

    显然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萧枫这边会率先动手。

    “三秒钟之内”给老子消失!”

    楚戈目光yīn冷地从前方桌子的客人身上扫过”语气毋庸置疑。

    耳畔响起楚戈霸气十足的话语”包括那名站起来的青年在内,所有人都从愣神中回过神来。

    “略!”

    下一刻”除了最〖中〗央一名留着刘海的青年外”其他几名青年都站了起来。满脸愤怒地操着日语骂着什么。

    “〖日〗本人?”听到对方说的是日语”楚戈笑着看了一眼捂着脸哭丧的洋洋:“婊子”把你爷的话给这些小〖日〗本传达一便”记得”最好快点”爷的耐心有限。”

    “混账”你他妈找死!”

    再次听到楚戈嚣张的话语”其中一名身材魁梧的〖日〗本青年拎起了酒瓶。而其他两名〖日〗本青年也作势要扑上来打楚戈。

    看到这一幕”楚戈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害怕”甚至连一丝惊慌都没有。

    他用一种轻蔑的目光看着即将拎着酒瓶的魁梧青年”冷笑着问:“小〖日〗本”单挑”还是群殴?”@。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