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768章【欧洲之行,生死之战】

u乐充值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夜晚,一轮冷月悬挂高空,银白的月光倾洒而下,海面就像是被披上了一件银sè的外衣一般,银光闪闪。

    远处的码头,灯火通明,一艘艘油轮驶出驶进,汽笛的声音在宁静的夜晚传出去很远……很远……

    临海的公路上,陈帆驾驶着黄金版宾利接近了苏青海当初为他和苏珊购囘买的海景别墅。

    别墅门口,一辆风sāo的玛莎拉蒂早已抵达,汽车里,楚戈本来搂着刘莹莹窃窃sī语,愕然通过反光镜看到后方来了数辆汽车,心中一动,满脸兴奋道:“莹莹,陈哥他们来了!”

    楚戈怀中,刘莹莹本来满脸幸福的笑意,愕然听到楚戈的话,先是一怔,随后下意识地回首观望,看到几辆汽车正在朝别墅驶来后,脸上顿时涌现出了jī动的神采。

    “小帆哥哥来了,快松开我……”

    短暂的jī动过后,刘莹莹意识到了什么,红着脸,试图从楚戈怀中挣扎开来。

    “怕什么?”楚戈非但不松开,还在刘莹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陈哥不会在意的。”

    “松开啦!”

    刘莹莹猝不及防被楚戈亲了一口,脸上的红晕显得更加的明显,心里像是藏了只小鹿一般“咚咚”地跳个不停。

    身为楚问天的儿子,楚戈是标准的黑二代,家境富裕,外加长相俊美,聪明,学习成绩好,又极具个xìng,是许多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

    自从楚戈上初中开始,给楚戈表白的女生如同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然而——

    面对那些女孩的主动追求,楚戈全部视而不见,直到高中后对马尾辫田草情有独钟。

    对于楚戈而言,他那时候喜欢田草,完全是因为田草的恐怖成绩和出淤泥而不染的作风所勾起了征

    征

    每个男人都会对出sè的女人产生征

    这和爱情无关,只是出于男xìng的本能。

    和对田草产生征不同,楚戈是真的喜欢刘莹莹,尤其是喜欢刘莹莹的单纯和羞涩。

    此时……看到刘莹莹满脸羞涩的模样,脸蛋红得像个苹果一般,楚戈直接看痴了。

    “快……快下车了,小帆哥哥他们到了!”

    望着楚戈一脸痴囘呆的模样,刘莹莹急得直推楚戈。

    “嘿嘿,下车!”

    楚戈伸出手,像是古代恶少调戏良家fù女一般,撑起刘莹莹的下巴,坏坏一笑,然后才下车。

    刘莹莹见楚戈下车松了口气,紧张地看了一眼后面,发现陈帆的那辆宾利停下后,惊慌失措地整理了一番衣服和头发,慌慌张张地下了车。

    “陈哥!”

    眼看陈帆的汽车停了下来,楚戈迫不及待地冲了过去,满脸兴奋的表情。

    车门打开,苏珊率先下车,看到楚戈和一脸绯红的刘莹莹,故意摆起“大嫂”的架子,在楚戈头上敲了一下,教训道:“小半子,老实告诉姐姐,刚才是不是趁我们没到,在车里和刘莹莹干坏事了?”

    “姗姗姐,我……”

    听到苏珊的话,刘莹莹吓了一跳,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一般,低着头,无力地解释着,结果话说到一般,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师娘,来抱一个!”

    如果说刘莹莹的脸皮薄如面皮的话,那么楚戈的脸皮足以有轮胎那么厚,他可不知道害羞两个字怎么写,面对苏珊的灼灼逼问,非但不紧张,还嬉笑着要给苏珊一个拥抱。

    “去你大囘爷的!”

    眼看楚戈张开双臂,苏珊笑着朝楚戈屁囘股上给了一脚。

    楚戈坏笑着躲开,然后张开双臂朝着陈帆扑了过去:“陈哥,想死你了,抱一个!”

    不知从何时起,楚戈每次见到陈帆都会拥抱,对此,陈帆见怪不怪,任由楚戈胡闹。

    “小帆哥哥。”

    就在楚戈用力地抱住陈帆的同时,刘莹莹鼓足勇气,抬头向陈帆问好,只是脸上的红晕更浓了。

    “莹莹啊,小瓣要是欺负你就给哥说,哥帮你教训他。”

    每次见到刘莹莹,陈帆总有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刘莹莹仿佛他的妹妹一般,让他感到亲近。

    “陈哥,我比窦娥还冤啊!”楚戈yù哭无泪,转头看向刘莹莹:“天地良心,一向只有莹莹欺负我啊,我哪敢欺负莹莹。不信,你问莹莹……”

    “哼,就欺负了!”

    看到楚戈那副搞怪的模样,刘莹莹忍不住笑了,脸上的羞涩表情dàng然无存。

    “我靠!”

    眼看刘莹莹乱告囘状,楚戈直接傻眼了。

    “小半子,你给姐奏凯!”

    苏珊也被逗笑了,同时又给了楚戈一脚。

    看到这欢快的一幕,陈帆欣慰地笑了笑。

    他身后不远处,黛芙、李颖、皇甫红竹、田草等人也下了汽车,站在一起,看着陈帆几人lù囘出了笑容,而萧枫因为要和曹薇约会,半路溜了。

    “我靠,不愧是我楚戈的师傅!”楚戈刚光顾着跟陈帆亲近了,并没有看到黛芙等人下车,此时看到一行人,顿时惊了:“陈哥,你简直太牛掰了!”

    “你小子。”陈帆听出了楚戈的意思,顿时觉得有些尴尬,不过也知道既然众女都来了,回避是没有用的,于是回过头,笑道:“走吧,一起进。”

    话音落下,为了避免尴尬,陈帆率先带头走向别墅。

    不得不说,为了今囘晚的聚会,苏珊准备得十分充分。

    别墅院子经过精心的布置,中间摆了三张桌子,其中一张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点心、水果,旁边的桌子上则摆着两桶专门从法国酒庄空运来的红酒,最后一张桌子上摆着各种蔬菜、肉类、海鲜,旁边则是摆放着几个烧烤架。

    虽然聚会的气氛弄得不错,不过……仿佛印证了苏珊的猜测一般,众女是第一次正式聚囘集在一起,而且还是当着陈帆的面,彼此之间多少有些尴尬。

    尴尬之余,众女也分成了小阵营,其中皇甫红竹、田草一个阵营,苏珊和李颖一个阵营,而不远万里赶到东海的黛芙则是被孤立了。

    对此,陈帆也是无可奈何,深知帮谁都有错,只能装傻充愣。

    俗话说,关键时刻总得有英雄tǐng身而出。

    在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后,楚戈这个活宝tǐng身而出,左一个姐姐,右一个姐姐,叫得那叫一个亲切。

    不得不说,楚戈这个活宝确实有活跃气氛的天赋,他tǐng身而出后,气氛好转了许多不说,几女之间有了交流不说,还会频频碰杯。

    几女之中,黛芙和皇甫红竹经常应酬,酒量惊人,李颖在单身的时候每晚都会借酒消愁,后来因为陈帆事业有了起sè,酒量也颇为不俗。

    相比三人而言,苏珊的酒量要差得多,至于……田草,因为对酒精过敏,一杯也没敢喝。

    众所周知,喝酒是最好的助兴方式。

    饭桌上,即便两个男人不认识,只要喝到高.潮,也会勾肩搭背,称兄道弟。

    男人如此,女人也差不了多少。

    当第一桶红酒见底的时候,尴尬的气氛彻底dàng然无存。

    当第二桶红酒见底的时候,除了陈帆外,其他人都有了几分醉意,其中以苏珊醉得最厉害。

    “大洋马姐姐。”

    灯光下,苏珊挪了挪身囘子,靠近黛芙,一把搂住了黛芙的脖子。

    “怎么了?”

    黛芙饶是酒量惊人,也经不住喝酒如喝水的喝法,脑袋多少有些晕。

    “你知道我第一次见你是什么时候吗?”苏珊含糊不清地问道。

    黛芙一怔,想了想道:“应该是我到东海大学担任校医,出席新生大囘会的时候吧?”

    “不是!”

    苏珊摇头。

    “那是什么时候?”

    黛芙满脸疑huò,在她的记忆中,她和苏珊在新生大囘会之前压根就没见过面啊?

    “开学之前。”苏珊打了个饱嗝,含糊不清道:“某天早晨我起来去呆囘子的卧室,结果看到他和你在jī.情视囘频……”

    愕然听到苏珊的话,饶是黛芙曾经被誉为欧洲最具权威的心理医生,也不禁觉得有些面红耳赤。

    “大洋马姐姐,我跟你说啊。”苏珊醉得不轻,根本没有在意黛芙的尴尬,而是继续说道:“那时候我看到你的xiōng好大好大啊,我简直就是羡慕嫉妒恨啊。你都不知道,后来为了丰.rǔ,我天天吃猪蹄、做瑜伽,可是……好像效果不怎么样呢。”

    说着,苏珊揉了揉自己的xiōng.部。

    “噗嗤!”

    陈帆本来在和楚戈干杯,愕然听到苏珊的话,看到苏珊的举动,直接将嘴里的酒喷了出去,而皇甫红竹、李颖、田草三人则是一脸怪异的表情。

    余光看到众人的反应,黛芙无yù无泪,不知道我们苏大小囘姐演的是哪一出。

    “大洋马姐姐,你说你的xiōng为什么这么大呢?”就当众人都沉默的时候,我们的苏大小囘姐,将手从自己的xiōng上挪开,一把抓囘住黛芙那雄伟的圣女峰,傻笑着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丰xiōng秘方啊?”

    深夜两点的时候,当陈帆将彻底喝醉的苏珊和八成醉的李颖送到主卧,返回别墅院子的时候,原本喧闹的院子变得安静了下来,院子里只剩下了黛芙一个人。

    一个小时前,楚戈以送刘莹莹回家的理由,提前离开了;皇甫红竹则在半个小时也开车送田草回家。

    “没事吧?”

    眼看黛芙依然端着一杯红酒在那独饮,陈帆走了过去,问道。

    黛芙一口气将杯中的红酒送进嘴里,然后tiǎn囘了tiǎn嘴chún,lù囘出一副妖囘媚的模样:“亲爱的,难道我的酒量你还不清楚吗?”

    “我不是说这个。”陈帆曾经和黛芙同囘居过一段时间,自然知道黛芙的酒量有多么惊人,此时听黛芙这么一说,苦笑道:“我是说今囘晚让你难堪了。”

    “亲爱的,你想得太多了。”黛芙丝毫不在意,而是微微一笑道:“不要忘了,我曾经是全欧洲最具权威的心理医生,这点小小的困难难不倒我——用不了多久,我会和她们成为姐妹的。”

    陈帆闻言,哭笑不得。

    “亲爱的,你一定要对黑囘暗幽囘灵动手吗?”

    眼看陈帆不说话,黛芙站起了身囘子。

    夜幕下,晚风吹起了她的金sè长发,她轻轻捧起陈帆的脸庞,那双湛蓝的眸子里满是担忧。

    她知道。

    欧洲之行,将是陈帆的生死之战。

    ……

    ……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