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799章【最后一击,燕家垮台!】八

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品天王 猛龙过江 799章【最后一击,燕家垮台!】八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人民大会堂位于燕京市中心天安门〖广〗场西侧,西长安街南侧,

    坐西朝东,南北长336米,东西宽206米占地面积15万平方米,建筑面积万平方米,比故宫的全部建筑面积还要大。

    大会堂建筑平面呈“山”字形,两翼略低,中部稍高,四面开门。

    外表为浅黄sèhuā摆岩,上有黄绿相间的琉璃瓦屋檐,下有5米高的huā摆岩基座,周围环列有134根高大的圆形廊柱,看上去给人一种巍峨壮观的感觉。

    大会堂的交谊大厅面积为4500平方米,大理石铺地,四周的明柱和壁柱用桃红sè大理石镶砌。

    根据主办方的安排,此次震鼻世界的燕京金融峰会便在交易大厅举办。

    一般而言,带着ìng质的会议,主持会议的领导都会最后到场。

    这一次燕京金融峰会却不同。

    当卢森一行人还未离开燕京饭店的时候,身为此次会议主持者的燕庆来便抵达了位于大会堂一层的接待厅。

    接待厅面积为550平方米,设计富有民族传统风格,顶部造型是沥粉贴金棋盘式藻井,悬挂口盏宫灯式水晶吊灯,四周墙壁饰织锦软包,主墙面上是象征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巨幅国画《大河上下浩浩长春》。

    八点三十分。

    当以卢森为首的商界教父们抵达接待厅的时候,燕庆来带着翻绎和秘书延安山在接待厅等候多时。

    眼看卢森一行人进入接待再,燕庆来第一时间起身迎接,丝毫没有摆上位者的架子。

    不光如此,今天的燕庆来和往日不同,他的身上没有那种大权在握的威慑气息,相反,他的气sè看起来很差,眉头微微拧在一起,脸上的笑容颇为僵硬,眸子里的目光不再像曾经那般充满威严,而是隐藏着无法抹去的担忧。

    “卢森先生,欢迎来到〖中〗国!”

    很快的,燕庆来和卢森相遇,微笑着开口,同时率先伸出手,一旁的秘书第一时间进行翻泽。

    “XX阁下,见到您真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卢森微微一笑,伸出手与燕庆来相握,用力很轻不说,停留时间很短,典型的敷衍了事,态度和昨晚面对陈帆时,有着天壤之别。

    不光是卢森,其他那些商界教父,除了李天成对燕庆来还算客气之外,其他人只是表明地应付了一下,丝毫没有给燕庆来面子。

    这倒不是他们修养不够,相反,身为金融教父的他们,修养远远不是那些连车模和汽车一起买的暴发户可以比拟的。

    他们之所以对燕庆来表现得十分冷淡,只是因为他们知道,陈帆费尽心思成为地下世界之王,利用曾经的人情逼迫他们与翱翔集团合作,最主要的目的便是为了对付燕庆来,搞垮燕家!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们怎么可能对燕庆来表现出足够的尊敬?

    他们没有对燕庆来冷嘲热讽,已经很给燕庆来面子了!

    由于此次金融峰会将全场进行直播,传递到全球的每一个角落,对此,燕庆来和卢森一行人见面的情形被所有观看直播的人看的一清二楚。

    对此,燕庆来心中涌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屈辱,可是他除了强颜一笑之外,还是强颜一笑,根本无法对卢森一行人发火!

    一来,卢森一行人身份高贵,此次前来燕京参加金融峰会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大机遇,燕庆来只能将对方当成财神爷一般供着,再者,自从燕庆来得知卢森一行人昨晚拒绝他共进晚餐的提议与陈帆见面的事情后,他便知道,尽避他无法理解,可是事实告诉他,卢森一行人来〖中〗国,是为陈帆而来!

    这让他心中最后一份侥幸被击碎!

    然而不甘心的他却没有放弃,在他看来,只要他像一只老乌龟一样忍受此次金融峰会上陈帆给予他的耻辱,事后再去找那些曾经依靠他父亲而翻身的老人们求情,就算这场赌局会以失败而告终,也不至于满盘皆输!

    和纳尔集团先后举办的两次投资峰会不同,此次燕京金融峰会,除了包括卢森在内,这些站在全球金字塔顶端的商界教父们出席之外,还邀请了国外一些名列福布斯富豪榜或者隐藏富豪,而在国内方面,除了相关不官员出席会议之外,还有一些国企一把手,民营企业的代表寥寥无几。

    而那些前来参加峰会的民营企业,实际上也带着半官方的xìng质,只是披着民营企业的外衣,隐藏耳目罢了。

    八点五十五分。

    当燕庆来带着卢森一行人抵达会场的时候,国外那些富豪和国内国企代表、民企代表早已等候多时。

    虽说因为此次金融峰会意义非同寻常,要进行全球直播,可是…会场没有一个记者,而是由主办方负责进行直播。

    很快的,燕庆来带着卢森一行人入座,主持人宣布会议开始,然后进行会议第一项,由燕庆来讲话。

    “啪啪……”

    会议主持人的话音落下后,会场内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其中那些体制内代表、国企代表、带有半官方xìng质的民企代表鼓掌时颇为用力,掌声响亮,而无论是以卢森为首的那些商界教父还是那些国外的富豪们,都只是象征xìng地鼓掌。

    掌声落下,燕庆来起身先是欠身示意,然后拿着由延安山起草的发言稿,走向位于会场〖中〗央的讲台。

    “XX阁下!”

    就当燕庆来走到讲台准备开始讲话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在安静的会场响起,显得异常刺耳,令得所有参会者听得一清二楚不说,也让所有在电视机前的观众听得真真切切。

    愕然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燕庆来心中一震,抬头朝着下方看去,赫然看到身为〖日〗本岩崎家族掌权者的岩崎弥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会场其他参会人员也纷纷将目光投向岩崎弥源,镜头也给了岩崎弥源一个特写。

    一时间,岩崎弥源成了全场必注的焦点。

    “岩崎弥源先生,请问,您有什么问题吗?”讲台上,燕庆来用带着几分疑huò,几分担忧的目光看着岩崎弥源,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脸上依然挂着笑容,只是笑容比起之前显得更加僵硬。

    燕庆来的话音落下,所有人都挣大眼睛看着岩崎弥源,屏住呼吸,等待着岩崎弥源的回答。

    “XX阁下,请问,为什么翱翔集团董事长陈帆先生没有参加此次金融峰会?”面对会场所有人的注视,面对直播镜头,岩崎弥源面sè平静地问道。

    “师!”

    愕然听到岩崎弥源的问话,燕庆来的脸sè微微一变,眼角肌肉不受控制地跳动了起来,而包括卢森在内,其他参会人员也是表情一变,似乎没有人想到,岩崎弥源会在这个时候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岩崎弥源先生,根据此次会议安排,翱翔集团董事长陈帆先生并不在邀请之列,所以,他没有出现在这里。”尽避心中恨不得给岩崎弥源两个耳光,但是燕庆来还是凭借那份常人无法拥有的控制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依然挂着僵硬的笑容,道:“请问,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翱翔集团的董事长陈帆先生不在邀请之列?”岩崎弥源lù出一个夸张的表情:“XX阁下,您确定您没有在开玩笑?”

    这一次,燕庆来没有回答,而是眉头紧锁,目光中涌现出了淡淡的怒意。

    “以阁下,包括卢森先生在内,我们这些人今天之所以来参加燕京金融峰会,完全是因为接到了陈帆先生的邀请,打算与翱翔集团进行合作,而如今,您却告诉我们,陈帆先生不在此次会议邀请之列?”岩崎弥源说到这里,脸上的表情显得更加的夸张了:“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哗啦!

    岩崎弥源的话一出口,安静的会场顿时出现了一阵sāo动。

    对于卢森等人而言,虽说他们是当事人,知道薯崎弥源说的事实,但他们没有想到岩崎弥源会在这个关键时刻出来,均是显得有些惊讶。

    而对于那些外国富豪、国内体制内大佬、国企、民企代表而言,就不仅仅是惊讶那么简单了,而是震惊!

    他们并不知道此次燕京金融峰会的真正内幕,只是对于卢森一行人集体参加此次金融峰会而感到十分奇怪。

    如今,岩崎弥源却说,全球所有商界教父是因为陈帆才来参加此次燕京金融峰会的,目的是为了和翱翔集团合作,这,怎能不让他们震惊?

    一个人邀请到全球所有的商界教父,这,需要多大的面子??

    这一刻,除了卢森等当事人之外,没有人去想这一点,他们就像是被石化的雕塑一般,完全地愣在了原地。

    这,算是陈家公子哥的反击吗??

    随后……当那些体制内大佬、国企和民企代表从震惊中回过神后,他们本能地在心中问着自己,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了讲台上的燕庆来。

    讲台上,燕庆来面无血sè,身子像是触电了一般,不受控制地哆嗦了起来。

    一股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耻辱充斥着他的内心,他心中那份由权力带给他的骄傲被践踏得支离破碎,再无半点威严可言!

    “岩崎弥源先生,是这样的,会议结束后,翱翔集团董事长陈帆先生会亲自邀请你们前往翱翔集团,届时,你们可以和他畅谈你们与翱翔集团的合作事宜。”不知道过了多久,燕庆来凭借那份恐怖的控制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颤抖的身子也稳了下来。

    显然他也明白,既然卢森这些人是为陈帆而来,那么所谓的合作多半会和当初的克纳尔家族一样,与翱翔集团展开,如此一来,卢森一行人前往翱翔集团是必然的。

    至于事到如今,他依然能够充当老乌龟,承受羞辱,完全是因为他心中最后的信念:这场棋局,他是输了,但不会满盘皆输!

    不会么?

    就在这场震惊世界的金融峰会进行的同时,燕京某个令所有体制内人士都梦想着踏进的四合院里,1号陪着一群老人看着金融峰会的直播。

    当看到燕庆来再次被陈帆抽了一记无声的巴掌过后,为首的一位老人皱了皱眉头,看向1号质问道:“就算陈家小子所做的一切利国利民,可是庆来毕竟是一国XX,陈家小子这么做是不是过分了一些?”

    面对曾经和燕庆来父亲一起并肩作战的老人的质问,1号刚要开口,却又听到一名燕庆来父亲曾经手下的老人冷哼道:“陈家小子今日敢拿庆来开刀,将矛头对准庆来,日后是否会将矛头对准我们这些要入土的老家伙?”

    “没错,我看他是狼子野心,试图控制这个由我们那些死去弟兄用鲜血和泪水堆积的江山!”

    又一个老人开口了,语气中带着几分怒意。

    三位老人开口后,气氛显得异常凝重,所有人都将目光从电视屏幕挪开,看向1号。

    “他能够将美国最顶尖的武器技术资料、实物弄到手:他能让〖日〗本人承认钓鱼岛自古以来是〖中〗国的领土:他还能一句话让全球站在财富金字塔顶端的人舍弃自身利益,顶着国际舆论压力来参加燕京金融峰会!你们觉得,他还会将这点权力放在眼里吗??”

    面对诸多老人的注视,1号缓缓开口,声音不大,却如闷雷。

    1号的反问,令得包括三名开口的老人在内,所有人哑口无言。

    “不会!”眼看众人不说话,1号轻轻叹了口气,道:“因为他在这个世界的影响力早已超越了我!”

    “只要他愿意,这个世界随时会因他而改变!”

    1号说到这里,丢下当初燕青帝母亲sī下和〖日〗本人见面被录下的光盘,大步离去,走得异常坚决!

    耳畔回dàng着1号的话,望着1号离去的背影,包括那名曾经和燕家老人并肩作战的老人在内,没有一个人说话。

    最后,他们收回目光,目光聚集在那张光盘上。

    与此同时,八宝山。

    陈帆独自一人跪倒在那个躺进八宝山的老人的墓前,望着老人刻印在墓碑上的遗照,轻声道:“老太爷,小帆来看您了。”

    “砰!”

    话音落下,这个令得世界为他起舞的男人,对着老人的墓碑,重重地叩了一个响头。

    屠龙棋收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