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遮天最新章节 - 正文 第六百九十四章 叶圣主

u乐充值

作者:辰东书名:遮天类别:武侠修真小说
    第六百九十四章叶圣主

    至yīn至暗中,叶凡枯坐,独孤的在冰冷的宇宙中漂浮,永远不知前路。

    在其眉心前,有一个弯月形吊坠悬浮,一动不动,与其保持一个很稳定的距离,如一盏神灯,烁烁生辉。

    然而,这种辉极其yīn冷,将什么都可冻裂,叶凡收藏的几件古宝都成为了粉末,挡不住森寒。

    在他怀中,抱有一个黑葫芦,一团火焰在跳动,九sè雾丝将其环绕,如一层薄烟一样。

    他在以九sè圣焰对抗太yīn圣力,不然他可能会被化成一股太yīn之气,不复存在,而这还远非核心太yīn。

    这就是可怕的太yīn之力,一旦发作,很难挡住,若非九sè雾丝炽盛,根本就无法抵住。

    在叶凡周围,一片黑sè的雾霭飘动,这是宇宙本源太yīn,总是在星域中也极其罕见,而这里却有一大片。

    一片无边无际的乌云一样,将此地淹没,太阳圣力浩dàng,也是藉于此种原因,弯月形吊坠发光,像是有生命复活了一样。

    远远望去,它如一盏太yīn神灯,定在叶凡的眉心前,吞吐太yīn,与其形成一种紧密的联系。

    他暗自庆幸,幸好黑葫芦内部如一片古老的宇宙一样,无限广阔,收了无穷无尽的九sè圣焰,不然根本不够消耗。

    太yīn,秉承开天辟地之初的至yīn之力,杀机无穷,不可驾驭,几乎不可炼化,更遑论来炼身。

    自古以来,真正将太yīn古经修到圆满者,一只手数的过来,这是在与宇宙上苍争气运与造化。

    吊坠内,有一个又一个古字闪烁,而后化成一道烙印在震动,如黄钟大吕轰鸣,让人像是在接受一种洗礼。

    当然,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洗礼,连诸圣主来了都吃不消,绝对会被活活化成太yīn气,成为粉末。

    这种温度太低了,轻轻一震,可以冰封十万里,无法阻其蔓延,无论在那里,都将会成为一片不máo之地,生机俱灭。

    叶凡努力让自己静心,借助九sè火丝对抗太yīn之力,观摩吊坠内的那道烙印,认真参悟。

    虽然早有预感,但真正证实内蕴太yīn古经,他还是一阵jī动,这是人族两大母经之一,连古之大帝证道前观其都大有裨益。

    只是,这依然是一本残经,并非无缺,有道宫卷,也有仙台卷,少了三卷,且无太yīn秘术。

    当然,只要有仙台卷就足够了,轮海、道宫、四极、化龙他已经修成,都是最强古经。

    而今,太yīn与太阳齐聚,共汇仙台,正好可以yīn阳相济,演化传说中的无上仙台术!

    当然,这是一种心中的奢望,自古谁能让这两大对立的古经合一?连太古的圣人都将自己炼疯了。

    “太yīn太阳,孰弱孰强,yīn阳共济,天下称皇。”

    这段如魔咒一样的古语,始终在叶凡耳畔回响,咒音是来自弯月吊坠中,让其难以平静。

    自古证道多磨难,无法行进,除了有大毅力与大智慧外,还要有无上大气运,仅光有古经是不行的。

    例如,不朽的神朝,长存于世间的圣地,皆有古经,可是除却开创者外,后世从未有人证道。

    一条道路,像是无法走上两遍一样,前人成道,堵死后人,再无希望。

    而太yīn与太阳却如此特别,有共修至圆满就可证道的传说,只要修成这两部古经,就能得道。

    其他古经,纵然修至大圆满,也不见得能迈出祖先的那一步,只能是一个堪比准帝的存在而已。

    “太yīn与太阳共济,同行至圆满,就可称皇,真是惊人,难怪那尊太古圣人冒死逆天而行,将自己练疯了,成为了人魔。”

    时间如逝水,一去不复返,虚空无纪元,叶凡如一尊尘封的化石,静坐漆黑的宇宙中,一动不动,默默参悟。

    在其旁边,青衣老人抱着石棺像是一尊石雕一样,很难说清他是一种身么状态。说是化道了,但还存在,并没有完全朽灭,说是还活着,但却失去了自我意识。

    至于那口石棺,已经闭合,再无一缕气机发出,不然这么近的距离内,叶凡根本不可能安然打坐。

    在这黑暗的宇宙中,岁月最不值钱,太yīn雾霭缭绕,叶凡已经半年没有动弹一下了,一直在参悟。

    当初,他修炼太阳真经也没有耗掉这么长的时间,三个月而出关,可如今半年过去了,他却始终皱着眉头。

    仙台卷的太yīn古经,非常的深奥,需要以一颗明净无暇的道心去悟,需要强大的神识为根基,在其上筑仙台。

    这一切他都有,本应事半功倍才对,然而却遇到了极大的麻烦,不仅进度缓慢,还几次差点炼废己身。

    他修有太阳真经,而今在炼对立的太yīn圣力,两者严重相冲,根本无法融合,几乎差点让他的仙台碎裂。

    什么yīn阳共济,什么两仪相生,都不可能实现,有的只是冲突,还有自毁。

    “噗”

    又过了半个月,叶凡张口吐了一大口鲜血,太yīn与太阳相冲,让他的仙台都受到了震动,眉心裂开一道恐怖的血痕,很是吓人。

    “太yīn,太阳,如何共行?!”

    叶凡琢磨,动用了所有手段,他并不是过于自傲,不是认为比那尊太古圣人强,而是因为他有倚仗。

    他来自星空的另一端,见过太极,虽非修行之法,但却给了他无限启迪,也许是解决太yīn与太阳的最有效手段,因此在尝试。

    可是,即便如此,他也遭受了创伤,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道让他的仙台几乎要粉碎更新αPoo,成为一片hún沌。

    叶凡锲而不舍,默默思量,盘坐漆黑的宇宙中,又以一次开始悟道。

    “天地之道,以yīn阳二气造化万物。人生之理,以yīn阳二气长养百骸,一身之内,莫不合yīn阳之理。我当从此入手。”

    “太极谓天地未分之前,元气hún而为一,即是太初、太一也。”

    叶凡自语,用心体悟,在体内运转太yīn古经,又一次开始尝试了起来。

    道也者,至jīng也,不可为形,不可为名,强为之名,谓之太一。

    “我为太一,我身即道,以我而分yīn阳,化生二气,jiāo感生灵。”

    叶凡心中无暇,一步一步推演,结合所知,演化太yīn与太阳,使之共进,水火jiāo融。

    他将自身看作为道,在道内分yīn阳,着眼让太yīn与太阳共济,相依而生。

    就这样,又过去了大半年,叶凡以太极之义来修太yīn与太阳古经,终于是有了突破,取得了关键xìng的进展。

    当然,并不是说他真正融合了太yīn与太阳,而只是初步可以修行了而已,想要两经共修,实在太难了。

    能取得这样一xiǎo步的成就,除却他的天分外,还因为他汲取了古中国的千年jīng华,触类旁通,藉太极而悟道。

    这一年来,叶凡始终未动一下,就跟古庙中的一尊神像一样,宝相庄严,明道明心。

    终于,他体外的九sè雾丝淡了一些,黑sè的雾霭流动而来,这是纯粹的太yīn力,有丝丝缕缕,进入其máo孔中。

    一年多的苦修,他终于引动了太yīn真力,炼化进体内,洗涤身体,虽然很少,但却很惊人。

    北斗星域,一颗古星上,东荒一处古生灵禁地内,一座神台在闪烁。

    时隔一年多,他们才真正做出决定,面对枯寂的宇宙进行召唤。所需甚巨,神源成方,堆在四角。

    阵纹闪烁,道痕密布,jiāo织在虚空中,此地一下子被淹没了。

    与此同时,冷寂的宇宙深处,叶凡惊醒,他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撕扯,要将其牵引进一处隧dòng。

    “发生了什么?”忽然,他觉得有一种玄而又玄的力量在拘禁他。

    “轰”

    他直接引动太yīn真力,将其贯穿向远处的那片虚空,没入一条通道中。

    东荒,神台闪烁,一片黑sè的雾霭冲出,充满了毁灭xìng的气息,当场将这片古地化成了齑粉,成为一片冻土。

    “太yīn圣力!”

    “能够修出太yīn圣力,究竟是哪一族的王?”

    一群太古生灵很吃惊,全都倒退,以各异法宝护身,阻挡黑sè雾霭接近,同时光华一闪,神台暗淡了下去。

    “还要召唤吗,这个存在似乎很反感。”

    ……

    宇宙中,叶凡惊异,他隐约间觉得,是他自紫铜战船上扛出来的古王招致来了方才的牵引力,不过却没有多想。

    他又一次开始打坐,苦修太yīn力,雾霭丝丝缕缕,涌进他的体内,在máo孔中进出,让他渐渐适应了一些。

    就这样,一个月、两个月……转眼间又过去了一年,叶凡太yīnxiǎo成,虽远未臻至化境,但却也有了不凡的手段。

    在此期间,他不断炼化太yīn圣力,这片古域内成片的黑sè雾霭几乎快被吸干了。

    叶凡很专注,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始终默默苦修,他需要强大的力量,不断的参悟。

    “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yīn,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yīn分阳,两仪立焉。”

    把握yīn阳,共修太yīn与太阳,他终于是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依然不满足。

    叶凡在这片漆黑的星域中,足足闭关三年有余,未曾移动过一步,终于将所有黑雾都炼化了。

    昔日,用三个月修太阳古经,而今整整用了三年修太yīn古经,所耗时间差距巨大,但效果也是惊人的。

    叶凡进入枯寂的宇宙,已经快七年了,实力有了长足的进步,终于在炼化掉所有太yīn雾霭后经历了一场惊动这片星域的大劫。

    超级恐怖的雷劫,共有一群人形闪电降临,而后更是镇压下一片天阙,将要他镇死。

    最终,他渡劫成功,迈出了修士一生中最为关键xìng的一步,进入仙台第二层天,成为一位圣主级人物!

    这对于叶凡来说,有无比重大的意义,他身为圣体,且跨入了八禁领域,一旦成为圣主,那将是极度恐怖的,天下都可去了,再也无人可扼杀。

    “我达到了这个境界,若是回返北斗星域,还怕什么诸圣地吗?!”然而,他只能一叹,无法回去。

    深夜,东荒,庞博浑身是血,仰望星空,道:“七年了,叶子你还活着吗,是否回到了我们的故乡?你可知道,这里的战斗有多么残酷……”

    “咳……”李黑水咳血,道:“这一次,我可能也要死去了,不知道野蛮人活下来了没有。”

    另一处古台上,姬紫月轻咳,嘴角流出一缕血迹,仰望星空,道:“xiǎo叶子你在哪里,回到星空的另一端了吗?你的故友而今遇到了大难,我哥哥出手相助,都被偷袭成重伤了。”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