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九百六十九章 年终奖(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九百六十九章 年终奖(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九八年的楚都市,因为经济工作搞上去了,各种年终总结,汇报,

    既让上级领导满意,也能让各个部门和单位底气十足。而且今年的财政收入是去年的两倍还多,对于年底的那份年终奖,很多人都是翘首以盼。作为普通的机关干部,每个月发的那点工资,确实只能满足温饱,能不能过个好年,就看那份年终奖了。

    就连郑阳松,也对年终奖期盼着,他身为朱代东的秘书,外表很风光,但是实际上,还是靠自己的工资生活。有的时候随朱代东下去视察工作,也能收到一些下级单位的“心意”但是朱代东的作风是,红包绝对不拿,就算是当时他代收了,后面也会处理掉。除了些烟酒土特产之外,就很难收到其他的实惠。

    “阳松,今年发多少,结果出来了没有?”粱胤鸣作为机关里的包打听,对于这件大家最为关心的事情,当然也想拿到第一手资料。去年楚都市政府的普通机关干部发的一千,副科二千,科长三千,处级以上干部是五千,厅级干部是八千。

    但是今年的情况跟去年不一样,现在市里的统计数据已经出来了,今年的财政收入达到了二十二点四一亿元,去年是多少?才八点八亿而已。

    去年粱胤鸣拿了一千五,因为他是副主任科员,按照今年财政收入的增长幅度,他至少要拿到四千元才算跟上了市财政的增长步伐。

    “现在还没到过年呢,急什么?”郑阳松微笑着说,他自从担任朱代东的秘书以来,机关里的很多消息都是粱胤鸣向他提供的,对此他是很感jī的。两人原来在秘书二科的时候,关系就不错,现在继续保持着这样的关系。

    “你是我们二科的科长,作为领导,你得关心我们的福利才行啊。”粱胤鸣在电话里,佯装委屈的叫道。

    “我这个副科长是挂名的,你们的福利,还是应该问柯科才是。”郑阳松微笑着说。

    “郑科,当子领导,可不能脱离群众啊。”粱胤鸣yīn阳怪气的说道。

    “这件事我确实不知道,但是袁局长在向朱市长汇报工作的时候,朱市长的要求是让今年要让机关干部过个充实年。”郑阳松无奈的说道,他现在已经正式担任秘书二科的副科长,如果他能跟在朱代东身边三年以上,秘书二科的科长之位是怎么也跑不了的。

    但是不管怎么栏,他的主要职务还是服务朱代东。哪怕他真的担任了秘书二科的科长,那边的工作,他也是无暇处理的。他自己的心态,也必须时刻保持清醒。在机关里,最忌讳被人说有架子。不要说郑阳松还只是个秘书,就算他真的当了领导,这样的名声也是绝对不能有的。虽说粱胤鸣只是调侃,但是郑阳松也不得不提防,哪怕就是落入他的小陷阱里,也在所不惜。

    “朱市长真这样说了?“粱胤鸣惊喜的说道,朱市长说的话,一向都是掷地有声,只要他说了出来,就都能落到实处。

    对于领导干部,下面的人也是听其言观其行,你能做到身体力行,别人自然也会对你更加尊重。朱代东调到楚都市这九个多月以来,几乎天天加班,不是在下面调研,就是深入基层走访。郑阳松当了他的秘书之后,整个人明显瘦了,也黑了。这些,机关里的人都是能够看到的。

    “这下你放心了吧?”郑阳松笑着说道。

    “既然朱市长发了话,我当然是放心了的。”粱胤鸣高兴的说道。

    事实上粱胤鸣高兴的也确实有道理,九八年机关干部的年终奖,科员是去年的五倍,也就是五千元。科级干部是去年的四倍,处级干部是三倍,厅级干部是去年的两倍。这样的分配,虽然上级别高的领导有些不舒服,可他们的基数高,而且作为领导干部,自己要有高风亮节,如果为了一点利益,跟组织争吵不休,这样的干部怎么能堪当大任?

    这个结果是十二月底公布的,朱代东知道机关里关于这样的传闻已经很多,既然早晚都要发通知的,早知道别人,比晚告诉别人要好。

    十二月份,历来就是机关里最繁忙的一个月,向上级汇报,到下面检查,朱代东这个月每天能坐在办公室里的时间,绝对没有超过一个小

    时。今年参与改制的国有企业,他还有一大半没有走访完。现在这些企业的集革大多已经结束,对于改革的结果如何,他只在文件里看到。

    实际上在改革的过程中,有没有违反规定,有没有违规操作,都没有人会向他汇报,这些情况,得由他自己亲自去mō上来。

    十一月份的时候,〖中〗央召开了经济工作会议,省委在十二月的时候,已经组织传达和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基础堡作会议精神。而楚都市委要在元月份的时候,才会召开经济工作会议,这样的会议精神,都是要逐级传达的。下面的县一级单位,会在元月底或者二月初的时候,才会召开经济工作会议,学习、领导〖中〗央经济会议精神,部署和落实今年的经济任务。

    虽然市委经济工作会议还没有召开,但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实际上早就在报纸和电视上报道出来。〖中〗央提出,九九年要重点抓好三项工作:第一,稳定和加强农业。这一点跟朱代东的分工没有多大关系,主要由卫耿羿和其他的副市长负责。

    第二,深化国有企业改革,这项工作是由朱代东主抓。第三,保持币值稳定,支持经济发展,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搞好金融工作。

    三项重点工作,朱代东分管的就占了两项,他在今年是一点都不敢松懈。想要搞好工作,办法只有一个:mō清基层工作情况,找到工作的重点。这个办法很笨,前期需要做大量的工作。当然,也有取巧的办法,让下面的单位汇报,自己只需要坐在办公室里,每天听取镑方面的汇报就行了。可是从实际效果来看,笨办法huā费的时间和精力都要多,但是对于找到问题的根源,是有很大帮助的。

    坐在办公室里听汇报,最终的结果只会让下面的人牵着鼻子走。

    这是朱代东不允许的,也跟他一贯的工作作风相遑。

    虽然朱代东的工作很忙,但他觉得很充实,如果让他天天坐在办公室时,参加各种各样的会议,他会觉得浑身不舒服。特别是当会议室里坐着的,都是年纪比自己大一轮,甚至二轮的干部时,他觉得自己会更加显眼。如果有可能,他还是希望能跟基层群众打交道。

    “小郑,这段时间忙坏了吧。”朱代东的专车正在回市政府的路上,他坐在车后问郑阳松。

    “我还年轻,现在正是向领导学习的好机会。”郑阳松谦逊的说道,这段时间,可以说是起早贪黑,可是朱市长比他还要忙,领导能坚持,他这个当秘书当然也能喊累。

    “趁着现在年轻,确实要多学点东西。想当年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几乎天天下农村,那个时候条件比现在还要艰苦,每天想回自个家睡个踏实觉都不行。”朱代东说道,他像郑阳松这么大的时候,正在雨huā县担任副县长。那个时候既要忙企业的事,又要对下面乡镇基层工作进行调研,加上严蕊灵也不在他身边,一个星期能回县里睡三天,已经是很轻松了。

    “朱市长,像你这么忙的领导,我看全市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杜树军也在旁边说道。

    “小杜,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拍领导马屁了?”朱代东笑吟吟的说,他只要不在车里看材料,就喜欢跟郑阳松和杜树军聊聊天,有些事情不是全靠自己的耳朵就能到的。

    原来杜树军的话不多,跟他相处的时间长了之后,可能觉得朱代东确实没有架子,而且你说好说坏,他都不会生气。他在车里有的时候也会参与到朱代东跟郑阳松的聊天中来,但是只要离开了车子,他又会变成原来那个沉默寡言的杜树军。

    “我这可是实话实说。”杜树军笃定的道。

    “这一点我也同意,朱市长,说到勤政爱民,全市确实找不到第二个领导能跟你相提并论。”郑阳松也小小的拍了一记。

    “虽然你们说的有些夸大其词,但我也基本认可。我这个人一不贪财,二不为名,只要能真正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就心满意足了。”朱代东叹道。

    “现在才元旦,朱市长你就这么忙,等到春节,我们是不是得在车上准备被褥?”郑阳松笑着问,这好像是抱怨,但实际上还是拍着朱代东。

    “被褥倒不用准备,但是恐怕家里的事,你们确实可能顾不上。

    小郑、1小杜,家里如果有什么事可以提出来,我给你们放假。”朱代东关心的说道。

    “家里对我的工作很支持,我唯一要做好的事就是服务好你。”郑阳松说道。

    “小杜,你呢?”朱代东见杜树军没有接口,问。

    “春节前我老婆想买台彩电,到时想向朱市长橡半天假。”杜树军沉吟了一会,才说道。

    “杜树军,你现在不错了嘛,连彩电都买上了。”郑阳松笑眯眯的说。

    “这不是市里要发年终奖了么,要买就买两台,一台自己用,一台孝敬父母。”杜树军说道,今年他应该能拿到五千的年终奖,买两台彩电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1小郑,你呢?”朱代东心里一动,说道。

    “我还没打算,但也准备给家里添个大件。”郑阳松毫不迟疑的说,他今年应该能拿到一万的年终奖,当然也要给家里添置点电器才行。现在最流行的三大件是彩电、冰箱和空调,彩电原来买了,今年就给家里买台冰箱。

    “看来大家这段时间都在想着怎么huā年终奖。”朱代东微笑着说,他的脸上闪过一缕压抑不住的喜悦,因为他突然有了一个好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