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九百七十七章 背景(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九百七十七章 背景(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叶丽娟给郑阳松介绍的朋友叫徐稚宫,在市电视台当主持人。对于楚都市的电视台,郑阳松只认识那几位当家花旦,对于徐稚宫主持的节目,他是一点印象也没有。而且在听到徐稚宫来自市电视台之后,他更是黯然神伤,因为他因为他原来的女友谷瑞丹,也在市电视台,而且还是一位比较有名气的主持人。

    谷瑞丹在楚都市很有名气,特别是在她在跟郑阳松分手之后,很快就被调到一个热门节目担任主持人。在收视率高的节目当主持人,名气也当然也能迅速增长。当时谷瑞丹的离开,对郑阳松的打击很大。原来他以为谷瑞丹喜欢的是他的才,没想到她最终喜欢的是权。

    在市政府,能听到很多方面的传言,据说谷瑞丹跟电视台的一位领导关系很暧昧,她才能担任节目主持人。每每听到这样的消息,都让他的心很疼,就像有人拿了一把刀,直接在上面捅了几刀似的。如果要说徐稚宫的美貌,一点也不亚于谷瑞丹,而且从她的言谈举止,这是一个漂亮而且能力很强的女孩。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受到台里的重用,显然也有各方面的原因。郑阳松不能肯定,她跟自己交往,是不是就是想解决这个问题。

    虽然说常务副市长的秘书,到现在还只是一个副科级,但是因为接触的人比较多,各种关系都有。而且别人不是看郑阳松的面子,而是他背后站着的朱代东。

    侯勇跟叶丽娟给他们泡好茶之后,就进房间陪儿子说话去了。叶丽娟调以省城工作,最大的一个心愿就是能每个星期能见到儿子侯天明。

    郑阳松以前不认识徐稚宫,但是徐稚宫却认识郑阳松。当叶丽娟告诉她,想把郑阳松介绍给她的时候,她没有拒绝。没有拒绝,并不意味着就一定会跟郑阳松交往下去,这只是一个相识的基础,能否成功,还要看以后的发展。

    “我们出去走走吧……”徐稚宫主动提出,毕竟是在别人家里,不管怎么样”都会觉得不自在。

    郑阳松认可这个提议,他去向侯勇和叶丽娟告辞,说今天既然知道了地方,以后有时间再登门拜访。侯勇俩口子也清楚,在自己家里,他们是谈不出什么的,这里只是提供一个他们相互认识的场所。

    “看得出来,你知道我的工作单位之后”情绪就不太好,我能知道原因吗?。”出来之后”徐稚宫就问道。不得不说,她这个主持人的目光如炬,如果把郑阳松当成她的采访对象的话,郑阳松的任何一个细微动作”都没有逃出她的目光。

    “你的观察力很强……”郑阳松看了徐稚宫一眼,说道”“找个咖啡馆坐会吧?”。

    两人打了个的,找了一家还环境很好的咖啡厅,徐稚宫似乎对这里很熟,找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

    “能告诉我原因吗?…”徐稚宫坐下后,追着说道,她到市电视台的时间不长,相比省电视台,市里的电话台影响力要小很多。

    而且人异也没有省台那么复杂”郑阳松对于她们这些的人来说,大小也算是个知名人士,可是她并没有听到台里有任何人跟他有关系。

    “看得出来,你是一名很敬业的主持人……”郑阳松说道”徐稚宫不打听朱市长的事,而关心自己的情绪”这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xìng格,倒是很适合当主持人。但是很奇怪,自己偶尔看过的几个频道里,都没有发现过她的影子。

    “追求真相,是我们新闻的最高目标……”徐稚宫说道。

    “是吗?但是很遗憾,我恐怕不能告诉你原因,因为这是我的隐阳松说道,这件事他不太想提,特别是跟徐稚宫才刚刚认识。如果她的嘴巴大一点,天知道明天会有什么样的传言。

    作为职业习惯,徐稚宫总喜欢掌握谈话的主动权,既然郑阳松是秘书,那她就把话题往市政府引。比如最近市里的一些文件、政策等。虽然她作为一名刚入行不入的新主持人,知识面还不是很广,但是只要是市政府发生的事,她还是知道一些的。作为主持人,三十六十行,哪一行都必须知道一点。但无需精通,只是必须要有话说。不管碰到哪个行业的人,都能很快的跟对方聊得起劲。但是徐稚宫显然对官场的一些规矩不太熟悉,她因为在电视台的原因,对市委市政府的一些新闻确实知道不少,甚至还有一此内部的消息。可是在跟郑阳松谈这些事的时候,却是很忌讳的。现在的郑阳松,已经是一位很称职的秘书,秘书是否称职,必须的标准是什么?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不该传的不传。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的话,这个秘书还有必要做下去吗?

    在郑阳松看来,徐稚宫在政治上很不成熟,他正想着要怎么样才能脱身的时候,手机却响了。他马上拿起来,走到外面去接了,很快回来后告诉徐稚宫,他有事必须要走了。这是一个绝妙的借口,他既不说有什么事,也不说是缓还是急,只说有事必须要走。可能是确实有事情,但不急,可是郑阳松却必须要走。

    这里的原因徐稚宫一时之间无法想明白,她只知道郑阳松是朱市长的秘书,这个时候突然接到电话就说有事必须要走,以为是朱市长有事找他。徐稚宫连忙说道:“你有事就先走吧,我还在这里坐会。”。

    郑阳松放了张百元钞票在自己的咖啡杯旁,说,“那麻烦你等会结下账。”。

    其实找郑阳松的是雷小丹,他在昨天得知兄长跟吴浩的老婆签了一份协议之后,一直就在劝着雷大丹,让他不要贪得无厌,小心撑坏了身体。吴浩是什么人?就算这次他栽了,可是郑阳松在知道事情的原委之后,以后出了事,还会帮他吗?不要以为侯勇是帮他雷大丹,这件事之所以能迅速扭转乾坤,跟雷大丹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在雷小丹苦口婆心劝了一天之后,他终于想明白,光棍只做九十九,不能再加一。一个人不能把所有的好处全部占,如果他真的全盘接收吴浩的电玩城,还拿着别人补偿的二十万,那跟吴浩还有什么区别?

    “这件事解决了就好,其实我已经跟侯局商量了,就算你没有做通工作,明天***的人也会做你哥思想壬作的……”郑阳松说道,***的人做思想工作,可不会像雷小丹这么苦口婆心,劝了又劝了。电玩店不管怎么样,都会有几台赌博机,***要查你,那是分分钟的事。

    “阳松,这件事真是谢谢你了……”雷小丹再一次诚恳的说道,他刚才去了一趟郑阳松家,郑阳松不在,他就留了点东西,他跟郑阳松虽然是好友,而且一直到现在,关系也保持得很好。但是这些规矩他还是懂的,何况他的名义还是看望两位老人,跟郑阳松没有关系,就算郑阳松知道了,也无法找到理由推让。

    “小丹,我早跟你说过,我们之间无需说谢谢的……”郑阳松轻笑道,去年雷小丹回楚都的时候,两人也在一起吃过饭喝过酒,当时他还是不得志的小秘书,而雷小丹开着高级小车。但是雷小丹在他面前,从来不摆架子,甚至跟他见面的时候,还特意打车出来,为的就是不想刺jī他。

    “阳松,听说今年我们市里的经济搞得都还不错?。”雷小丹问道,他在深引开了家广告公司,生意还可以。那边的竞争虽然比内地要大,但是就公平xìng而言,要好得多。

    “你是搞企业的,应该能感觉出来吧?。”郑阳松微笑着说,楚都市的经济能取得这么大的进步,跟朱市长有着不可分害的关系。

    “是的,我有个想法,你能不能帮我拿个主意……”雷小丹说道,如果说去年郑阳松对他在生意方面还不可能有任何帮忙的话,那今年以来,如果郑阳松能照顾他一下,不管在楚都做什么生意,都是稳赚不赔的。

    “”郑阳松不置耳否的说。

    “我想在,如果楚都市的经济继续能够保持这样的速度发展,能不能在市里搞一家高尔夫球场?。”雷小丹说道,高尔夫球是最近才开始流行起来的高雅运动。这项运动一开始是从国外传进来的,后来在商人间开始热门,但真正的发展,应该还是让政府官员也加入进来。

    “我对于高尔夫球并不熟悉,对于这样项目能否赚到钱,也没有信心……”郑阳松轻轻摇摇头说,他跟在朱代东身边,根本就没有机会去玩这样的运动,而且楚都现在也确实没有这样的场所。

    “阳松,你能不能在银行贷款和相关手续审挑中,帮我打通一平关节?。”雷小丹说道,他对于这样的项目,倒不担心能不能赚到钱,只要能从银行贷款,能介绍一些政府官员进来,再加上他的营销手段,他相信,盈利是迟早的事。

    PS:今天跟老婆吵闹了,心情有些郁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