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九百九十三章 先斩后奏(求保底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九百九十三章 先斩后奏(求保底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粱胤鸣想约郑阳松吃饭,增进感情并不是第一位的,打听消息才是首位。今天机关里谈论得最多的,当然是阎国航的事。虽然这只是高唐县的一位公安局长,但是今天他享受了至少正处级以上的待遇。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那个阎国航给朱市长送了个信封,阳松,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阎国航应该也给你送了个信封吧?”粱胤鸣笑眯眯的问。

    “就算有我也不能收啊。”郑阳松轻轻说道。

    “你啊,现在真是越来越像秘书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粱胤鸣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嘛,就算是有,我也不能收啊。”郑阳松微笑着说,现在他说话很注意方式方法,再也不像当初那样,每天工作完后,还要向粱胤鸣汇报。

    “你的意思是阎国航送了,但你却没有收,是吧?”粱胤鸣终于明白过来。

    “处在我这样的位置,天天都是如履薄冰。”郑阳松轻轻叹了口气,现在他说话,除非是朱市长的指示,需要明确无误的传达下去,否则都不会把事情说透。

    “这我能理解,跟在朱市长身边,你的进步是非常大的。”粱胤鸣说道,现在的郑阳松已经越来越适应他现在的身份,这段经历,对他的命运已经起到了决定xìng作用。

    “跟着朱市长,当然要有进步才行。”郑阳松谦逊的说。

    “阳松,这次你觉得阎国航会受处分吗?”粱胤鸣又问道,这个问题今天也讨论得很jī烈,阎国航毕竟是高唐县的干部,如果肖斯言真的护短,徐强和朱代东还真拿他没什么办法。

    “这可说不好。”郑阳松说道,原来这件事朱市长没有插手,甚至据他所知,朱市长还劝过徐强,对阎国航的处理要慎重。可是现在朱市长不但插手了这件事,而且还把陈卫东拉了进来。他敢肯定,只要陈卫东出了面,这件事阎国航就算再想化解也不可能了,因为对他而言,已经没有了退路。

    “这又不涉及机密,跟我还保密?”粱胤鸣不满的说道。

    “我确实不知道啊。”郑阳松两手一摊,无奈的说道。

    “你想知道我的看法吗?”粱胤鸣说道,对于郑阳松的回答,已经在他的意料之中。他现在只能抓住郑阳松防范意识薄弱的时候,才能听到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他知道郑阳松酒量并不是很好,因此只要跟他在一起吃饭,总是很热心的向他敬酒。

    “”郑阳松说,粱胤鸣的看法,应该是整个机关里大多数人的意见。他现在每天都很忙,除非有必要,否则最想做的就是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阎国航有可能被处分,但是最终却是由高唐县处理。你信不信,明天肖斯言就会来市里活动。”粱胤鸣笃定的说。

    郑阳松笑笑没吭声,对朱市长的xìng格他也mō透了几分,只要是他插手的事,基本上都会按照他的意愿进行。今天朱代东既然把陈卫东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而不是通知高唐县的肖斯言或者池仁钢,就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

    “怎么,你有不同意见?”粱胤鸣问。

    “我不知道。”郑阳松轻轻摇摇头。

    粱胤鸣轻轻咬了咬牙,郑阳松现在不但越来越像个真正的领导秘书,而且他的酒量也见涨,快半斤酒下去了,说话还是这么沉稳。

    不管粱胤鸣说的有没有道理,至少有一点他说对了,肖斯言确实在第二天到了市里。他还在路上,就跟郑阳松联系上,说想向朱市长汇报工作,请郑阳松帮他安排。今天是市政府最后一天的上班时间,明天正式休假,市里除了留下一位值班的副市长之外,恐怕再要找像朱代东这样的领导,就难于登天了。

    肖斯言主要是向朱代东汇报了县里准备成立一家果业开发有限公司,这将是高唐县第一家大型现代化果品营销企业。准备投资一百二十万元,建一条年加工出口苹果二千吨的生产线。在县政府的扶持下,现在已经向有关部门申请了出口认证。

    这家果业公司的原材料,将从全县所产的八万余吨苹果中精挑细选,先由果农按照公司的要求自行选择。送到公司后,还需要最后的挑选。这些苹果是要用来出口创汇的,必须要优中选优,精中选精。

    “朱市长,在你的英明指导下,我们县委才能最终下定决心。我们高唐县的苹果如果真的能出口创汇,那都是因为你的正确领导啊。”肖斯言奉承道。

    “斯言同志,除了这家果业公司之外,还有其他企业搞苹果加工吗?”朱代东问,肖斯言的话让他一阵耳鸣,这样的企业,距离他所说的深加工还有一定的差别。高唐县去年产了八万吨苹果,从里面精选二千吨出来出口,那其他七万八千吨呢?

    不错,〖中〗国人的传统是,好的东西拿给别人,自己宁可吃草,也要给别人喝奶。这种行为朱代东并不反对,如果能让那些苹果卖一个好的价格,他很支持。但是这样的加工企业,显然是很有针对xìng的,而且在技术上,也没有什么创意。如果高唐县没有苹果种植优势,这样的企业能生产下去吗?或者说,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果农会把最好的苹果送到果业公司来?

    或许送到果业公司的苹果,能卖一个好的价格。但是这会导致其他的苹果价格变贱,真正算起来,果农并没有沾到什么光。而且依靠行政命令,朱代东不知道这家果业公司在几年之后还能保证原材料。

    “县里已经按照你的指示,准备成立一家果品销售公司,挂在商业局下面。这家公司的任务只有一个,大力推销全县的苹果。”肖斯言说道,这家公司的xìng质是事业单位,对于这样的企业,县里的干部都是很欢迎的。虽然这家公司不用财政预算,一切自负盈亏,可是全县的果农,只要是想让县里帮着销售苹果,都必须向这家公司付费。

    光凭这一点,这家公司以后就不会担心没有饭吃。有的人可能会问,如果以后些果品批发商自己到了高唐县,直接跟果农签订合同,那这家公司不是没戏了?事实是,当这家公司成立后,县里会统一规定,所有的果农必须通过这家公司统一销售,统一定价,统一包装,统一运输。

    “苹果看似已经是成品,但是据我所知,其实还可以进一步加工成浓缩苹果汁,你们县里有没有做过这方面的研究?”朱代东问,他从高唐县回来之后,特意去了趟省农科院,找了相关的专家咨询这件事,他相信,自己既然能问到相关方面的情况,高唐县一定也行。

    “浓缩苹果汁?”肖斯言表现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紧接着又说道“我们一定会按照你的指示去做。”

    “指示算不上,只是给你们一个建议吧。”朱代东淡淡的说道,他听得一阵耳鸣,对于肖斯言的阳奉yīn违,有些不满。

    “朱市长,关于阎国航同志的问题,我也想向你汇报一下。”肖斯言说道。

    “他有什么问题?”朱代东问。

    “他昨天不是向你汇报了关于张国阳的案子么?后来听说你办公室里有人留了个信封,据我们调查,这个信封正是阎国航同志留下的。我们已经对他进行了严肃的处分!”肖斯言说道。

    代东眉头一皱,肖斯言左一句阎国航同志右一句阎国航同志,显然还是把阎国航当成内部矛盾在处理。而且他听肖斯言的汇报,总是阵阵耳鸣,让他对谈话失去了兴趣。肖斯言今天来汇报工作,并且把高唐县准备对苹果进行的加工企业作为重点,主要是为后面阎国航的问题作铺垫。

    “县委经过研究,决定给予阎国航同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肖斯言看了一眼朱代东,发现他脸sè终生,连忙又说道“同时县政府建议,撤销阎国航公安局长的职务。”

    朱代东的脸sè有些缓和,如果只是执行严重警告处分,他认为这是不恰当的。撤销职务,调离公安系统,并不意味着就是开除公职人。

    或许撤销了阎国航公安局长的职务,又会安排一个司法局长的职务。

    肖斯言很聪明,他只说撤销职务,并没有说阎国航以后的安排。

    “这件事你向陈〖书〗记汇报了没有?”朱代东问。

    “还没来得及,朱市长,中午我想请你吃个饭,能安排得过来吗?”肖斯言问,他在来之前已经跟陈卫东联系过,在电话里也向他汇报了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