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九百九十四章 前后脚(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九百九十四章 前后脚(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对于高唐县的……先斩后奏………陈卫东也很无奈,高唐县对阎国航的处分,表面上看,是很严厉的。可是陈卫东太清楚这里面的猫腻了,这样的处分,对阎国航没有伤到分毫。行贿、受贿、知法犯法,一个党内严重警告就méng混过关了?陈卫东是不会同意的。

    但是在肖斯言看来,陈卫东就算有所所不满,他也无可奈何,毕竟阎国航是高唐县的干部,按照组织原则,要处理,也是由高唐县纪委来查。而高唐县纪委,肯定会以肖斯言马首是瞻。

    对于肖斯言的邀请,朱代东没有接受,除了因为对肖斯言在阎国航的事情上,处理得不满意外,他也不想自己的耳朵饱受折磨。他跟肖斯言在一起,十句话里,能听到三句发自他内心的话,就已经很不错了。如果赴宴变成了受罪,相信谁也不愿意去的。

    肖斯言对于朱代东的拒绝,没有放在心上,虽然他一副惋惜的表情,说在高唐县的时候,就没有陪好朱代东,这次到了市里,也不给他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朱代东告诉他,马上就要过年了,现在谁都忙,就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他身上了。对于自己去高唐县调研时,当地政府部门的接待,朱代东感到很满意。

    肖斯言这次来市里,主要的攻关对象是陈卫东,朱代东虽然是常务副市长,但是对于党内干部,却没有调查立案权,可是陈卫东就不一样。如果他对阎国航的处理结果不满意,完全可以再调查阎国航。就算是这次陈卫东不再追究,但是肖斯言也得表明自己的姿态。

    对待陈卫东的态度,肖斯言更加诚恳,得罪车务副市长,大不了他不支持高唐县的工作。高唐县由自己说了算,常务副市长不支持,其他的市长支持就行了嘛。但是纪委〖书〗记则不一样。有句俗语说的好,握着组织干部的手,点头哈腰不松手:握着纪委干部的手,浑身上下都发抖。

    对于肖斯言而言,陈卫东在他的心目中应该排在第四位。他的排坐方式跟组织上的排名稍微有些不同,他是按照对自己的影响大小来排名的。排在第一位的当然是市委〖书〗记,接下来是市长。排在第三的不是市委副〖书〗记,而是组织部长岑誉胜。肖斯言能去高唐县担任县委〖书〗记,就是岑誉胜提名的,要不然的话,他到现在还是市委副秘书长。

    虽然市委副〖书〗记也分管党群和组织,但是对元赛振的影响力,组织部长岑誉胜是要大过市委副〖书〗记杨一中的。杨一中在肖斯言的眼中,连第四也排不上,他觉得排在第四位的应该是纪委〖书〗记陈卫东。

    除了对市垂领导的排名重新排列之外,对于他们的xìng格,肖斯言也是专门有过研究。市委的领导,或许除了朱代东之外,其他人的xìng格,他还是比较了解的。就算是朱代东,经过近十个月来的观察,他觉得也应该很熟悉了。

    “陈〖书〗记,阎国航这位同志虽然在张国阳的事上,被亲情méng蔽了双眼,但是这位同志在政治上坚定,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和责任意识还是比较强的。阎国航同志是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干部,有比较丰富的领导工作经验。他的工作思路清晰,注意抓重点、带全局。他抓班子、带队伍能力强,重视领导班子思想政治建设和执政能力建设。这样的干部,虽然一时犯了错误,但是组织上觉得,也不应该一棒子就把他打死。只要是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改正错误后,还是好同志嘛。”肖斯言介绍道,阎国航是他提上来的干部,如果阎国航有问题,岂不是自己的眼光也有问题?

    所谓的张国阳,就是阎国航的亲戚,是他舅舅的儿子。张国阳在西城区办了家公司,规模还不小,前几年着实赚了点钱。后来他进了监狱,么司的业务一度下降了许多,但是去年他出来后,亲自打理公司。借助阎国航的关系,很快又开始走上坡路。

    “斯言同志,你们高唐县的办事效率很高嘛。”陈卫东意味深长的说道,昨天阎国航才到朱代东这里,今天高唐县对他的处分决定就下来了,这个速度是空前的。一般来说,出现这样的情况要么就是阎国航罪大恶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必须从快从重处分,另外就是有猫腻。用这样的办法来阻挡市纪委的深入调查。

    “阎国航昨天回到县里后,马上就向我汇报了,他对对自己的行为后悔莫及。

    正是基于他的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态度,县里才秉着治病救人的态度,对他进行了严厉批评的教育。…,肖斯言解释道。

    陈卫东没有朱代东的特别能力,他只能根据现有的信息,和几十年工作的经验来判断肖斯言说话的可信度。

    就算他否认肖斯言的话,也需要时间去证明。何况肖斯言的话就算有问题,现在高唐县已经对阎国航做了处分,他就算不满,也只能把阎国航的案子挂在心头。

    “对于阎国航同志的处理意见,我基本上同意。”陈卫东沉吟良久,才缓缓说道,他所说的“基本上”是一个可塑xìng很强的词,在这句话里,担任着很重要的角sè。

    “谢谢陈〖书〗记对我工作的支持,陈〖书〗记,都说纪委的门不敢进,茶不敢喝,但我是个不信邪的人,今天能不能在纪委混顿饭吃?”肖斯言笑嘻嘻的说,如果要说请陈卫东吃饭,除非他不在市里,否则很少有人能请得动他。

    “怎么,你看上了我们纪委的饭了?”陈卫东一愣,说。

    “这都快中午了,陈〖书〗记不会连顿饭都不打发吧?”肖斯言笑眯眯的说,想要请动陈卫东吃饭,还真得用点手段。对于吃请,陈卫东一向非常注意。

    陈卫东正要说话的时候,桌土的电话机响了起来,能把电话直接打到他的办公室,这样的电话显然不一般。陈卫东马上拿起电话,只说了两个字:“嗯”“好”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既然你有这个要求,我们纪委当然不能怠慢。但是我可能不能陪你了,刚刚跟人定了个饭局。”陈卫东说道,刚才朱代东的电话就像一场及时雨,帮他化解了这个难题。

    “那我只能以后找机会了,陈〖书〗记,你今天可是欠我一顿酒哦。”肖斯言说道,虽然他不清楚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但是既然陈卫东能毫不犹豫的答应,不是他的挚友,就是到了一定级别的领导。

    朱代东约陈卫东,除了要给他解围之外,也确实是有事。今天上午,高唐县召开了临时常委会,主要就是讨论对阎国航的处分。肖斯言到高唐县三年时间了,对常委会的掌控,基本上还是没有问题的。何况所有人都清楚,阎国航是他的人,在阎国航的处分上,主要还是以他的意见为主。

    但是常委会上也是有不同意见的,以县委副〖书〗记白树生为首的几个人,觉得对阎国航的处分过轻。阎国航的问题,不仅仅是这次张国阳的问题,他们都是在高唐县工作多年的干部,关于阎国航的问题,早就听说过不少。甚至关于阎国航的告状信、举报信,每个人都有一大摞。白树生觉得,趁着这次机会,应该让阎国航从此退出高唐县的政治舞台。至少要留党察看,他给出的意见是直接开除党籍、撤销党内一切职务。

    最后常委会还是实现了肖斯言的意图,但是随后不久,白树生也来了市里。他跟肖斯言也就是前后脚的功夫,在朱代东接见肖斯言的时候,每树生的电话已经打到了郑阳松的郑阳松告诉白树生,肖斯言同志正在见朱市长,自己会给他留下时间,到时再通知他。

    肖斯言走后不久,白树生就向朱代东汇报了关于阎国航的一些情况。

    作为一名高唐县土生土长的干部,白树生对阎国航的情况了若指掌。阎国航原来一直担任过多年基层〖派〗出所的所长,后来调到县局后,也一直默默无闻。直到肖斯言来高唐县之前的一年,才刚刚提升为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在肖斯言来到高唐县之后,阎国航一下子变得官运亨通,从副局长到常务副局长再到局长,他只用了半年的时间。

    这样的提拔速度,当时在高唐县造成了很大的轰动。阎国航上任之后,公安局的人才发现,原来这个不太作声的阎副局长,其实是一个作风霸道、任人唯亲、轻视〖民〗主的领导。对上,他一切以肖斯言之令马首是瞻,对下,搞独裁统治。公安系统只要是谁跟他过不去,哪怕你背后说他坏话,如果被他知道,都会找机会报复的。

    这样的人当了公安局长,搞得高唐县整个公安系统是风声鹤唳,整个公安局不管大小事务,全部由他一个人说了算。甚至就算是县里的其他领导,在阎国航眼里,也没有应得的地位。可以说,阎国航只知道肖斯言。而整个公安局又只知道了阎国航,这样的人当然会让县里的领导不满意。只不过一直基于肖斯言的威望,才没有人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