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还要去(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还要去(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如果没有足够的灯光,游客玩权来就会失去很大的乐趣,特别是园区里近一千二百亩的水域,不但在外面要有空间,水下也需要照明。

    为了配合楚昌欢乐世界的亮化工程,市里各个部门大力配合,尤其是电力部门,必须保证在一天的时间内,解决楚昌欢乐世界夜间照明。这个工程做好后,楚昌欢乐世界从,可以通宵营业。但考虑到正常人的作息时间,从原来的下午六眯延长到晚上十二点,这大大缓解了游客爆园的问题。

    国家法定节假日和周末,正常白天的入园时间是上午九点至下午六点,平常是上午九点半到下午五点半。增加了夜间游玩之后,晚上的入园时间是下午五点至十一点半,票价为八十。白天与晚上的票是不一样的。

    虽然楚昌公司没有做太多的宣传,但是楚昌欢乐世界晚上开放的消息,还是很快就传了开来,五月二日当天晚上的售票达到了二万张,三号晚上的售票突破了五万张,从四号开始,每天晚上都保持在六万张票左右。进入五月之后,楚都市的温度上升得很快,这几天来的最高温度到超过了二十五度,晚上凉风许许,楚昌欢乐世界又有如白昼,加上又是假日,实在是一个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朱代东带着老婆儿子在三号上午九点的时候,就准时到了楚昌欢乐世界。来这里的多是全家老小一起前来玩耍。新颖的游乐项目让游客大开眼界,奇特的体验让孩子们乐得哈哈大笑不愿离去。朱代东的儿子快快岁了,对于一些太刺jī的项目不感兴趣,光看已经能吓得他哇哇大哭,但是对一些温和的游乐项目,他一上去就不想下来。结果一天玩下来,只玩了几个项目。

    按照这样的速度,想要把楚昌欢乐世界里所有的项目全部玩完,没有一个星期是不可能的。

    朱代东算过一笔帐,虽然朱溪奇是免票的,但是他跟严蕊灵还是huā了两百元,包括在里面吃的小吃以及购买的玩具,huā销在三百以上。

    出来玩,还真的不能把钱当钱用。而且要命的是,第二天一大早,朱溪奇就嚷嚷着还要去玩。朱代东跟严蕊灵一致反对,但小溪奇自有办法。他把外公、外婆给请了出来,一物降一物,他在父母面前无可奈何,但是严鹏飞、甘士梅却听他的摆布。

    结果四号的时候,由严鹏飞和甘士梅带他又去玩了一天。朱代东买票是自己去排的队,但是甘士梅一个电话,马上就有人把票送上门来。她能把门票付掉,还是因为板下脸来,她也在楚昌欢乐世界里入了股,她不希望这样的事出现在自己身上,理乐希望这样的事出现在别人身上。

    四号huā的钱更多,超过了四百块。只要外孙玩得高兴,huā多少钱他们才不会在乎。而且还在回来的路上,小溪奇就提出,第二天还要去,甘士梅还没有说话,严鹏飞就一口答应了。外面一票难求,对他来说,只需要一个电话就能办好。

    朱代东对儿子把外公外婆搬出来也是无可奈何,看到朱代东一身汗水的跑回来,他刚想训斥几句,马上就被严鹏飞给瞪了回去。

    “爸,你不能这么宠着他。”朱代东无奈的叹了口气,说。

    “现在不宠什么时候再宠?再说了,我们去楚昌欢乐世界,也是支持你们市里的工作嘛。”严鹏飞说,楚昌欢乐世界虽然大,但走进去不管到哪里都是人山人海,鼻然他不清楚每天进楚昌欢乐世界的游客,但大体上还是给推断出来,现在楚昌欢乐世界的营业额,至少是以百万计的。

    “这段时间楚昌欢乐世界人满为患,以后有的是机会去玩嘛。”

    朱代东无奈的说。

    “代东,楚昌欢乐世界里人山人海,一天到底有多少人啊?”甘士梅好奇的问,应该说楚昌欢乐世界的消费并不低,成年人一百元一张的票,儿童半票,一米以下的免票,但是每个成年人只限带一名免票或半票的儿童。

    甘士梅今天亲自到楚昌欢乐世界感受到了一下,到处都是欢乐的海洋,到处都是人头攒动,不管玩什么、买什么都要排队。

    “原来计划是一天卖十万张票,但现在看来,这还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特别是从昨天开始,有大量外地游客涌入,从伞天晚上开始,楚昌欢乐世界将分时段游玩,我们现在的是日票,还有一种夜票,日票能玩到下午六点雨夜票可以玩到晚上十一点半。”朱代东介绍说,一天的时间很仓促,有一些用在水底的灯光,还是通过昌隆达紧急从香港发空运过来的。

    “姥姥,我晚上还要去玩。”朱溪奇听说晚上还能玩,眼里透着惊喜。

    “晚上是睡觉的时间,你都玩两天了,以后爸爸再抽时间陪你去玩。”朱代东威严的说。

    “不嘛,不嘛,姥姥!”朱溪奇可怜兮兮的望着甘士梅。

    “明天姥姥再带你去玩。”甘士梅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攻势”瞬间就败下阵来。

    “妈”朱代东不满的说,小孩子太过宠爱不是什么好事,严鹏飞与甘士梅对这个外孙宠爱得无以复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现在就算工作再忙,朱代东也要求严蕊灵把儿子带到身边。

    “代东,难得楚都市有了这么一个游乐场,就让奇奇玩个尽兴吧。

    刚才你说楚昌欢乐世界每天十万张票还不够?”严鹏飞说道,他也是坚定的站在外孙这一边的,每次回到家里,哪怕朱溪奇要把他当马骑,他这个堂堂副省长也是心甘情愿、心huā怒放。

    “是的,省旅游局和市旅游局都向楚昌么司提出要求,楚昌公司经过研究,白天十万张票已经不可能再增加,否则就会造成旅客不满。

    要解决这个问题,只能是延长时间,分两班来玩。只要晚上的照亮工程做得好,效果不比白天差。”朱代东解释道。

    “这么说楚昌欢乐世界每天的营业额都在千万以上?”严鹏飞突然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省政府里有些人对楚昌欢乐世界并不是很看好的,认为一个游乐场,有必要投资这么大么?十几个亿的投资,如果在几年内不能收回成本,引发的社会问题将是巨大的。

    就连车杜炯,一开始对楚昌欢乐世界的前景也是不看好的,再加上省社科院的那个禅登宇推bō助澜,让原来的省纺织总厂,现在的经纬纺织有限公司最终退出了与楚昌公司的合作。可是楚昌欢乐世界如果每天的营业额能过千万的话,恐怕很多人会后悔莫及。只是现在假期还没有过,不知道省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想法。

    “是的,今天的营业额已经超过了一千五百万,明天据估计应该在一千八百万左右。”朱代东说道。

    “这么说在楚昌欢乐世界入股的股东,很快就能分红了?”甘士梅问,她当初为了支持朱代东的工作,同时也不想家里的闲钱太闲,也在楚昌欢乐世界集资入股一万元。现在听到楚昌欢乐世界一天的营业额就有一千多万,虽然说营业额跟利润是不一样的,但她也知道,楚昌欢乐世界属于一次xìng投资,前期的投资过后,以后就是坐享其成了。

    “这个要看你们当初的协议是怎么签了。现在五一长假,楚昌欢乐世界算是抓住了机会,长假之后,肯定就没有这么人去玩了。”朱代东解释道。

    “要是一年多搞几次长假,那就好了。”甘士梅叹道,她现在是真正体会到了放长假能拉动内需,现在每天涌入楚都市的外地游客数以万计,这些人大多都是奔着在〖中〗央电视台做广告的楚昌欢乐世界而来,可是这些人来了之后,受惠的不仅仅是楚昌欢乐世界。楚都市的餐饮、住宿、出租车和各种市场都被带动。既然来了楚都,总得带点什么东西回去吧,古南省的特产当然成了不二选择。

    “下次长假在国庆,如果到时也有五一的盛况,今年楚昌欢乐世界的分红将会十分可观。”严鹏飞说道,现在算起来,五一长假楚昌欢乐世界的营业额肯定要上亿,说不定盈利都能过亿,如果再加上端午、中秋、国庆、元旦这些节日,今年楚昌欢乐世界的营业额,将绝对成为全省旅游景点的龙头。

    吃过饭后,朱代东照例端着严鹏飞的茶,随着他进了书房,爷俩已经有几个月没有在一起好好聊聊了。

    “爸,听说木川市的周保宁跟欧谱班现在闹的越来越僵了?”朱代东坐下来就问,他跟这两个人的关系都保持得不错,当然,最主要的是自己与他们没有利益冲突,而且在经济建设上面,还有那么一点成绩,他们也愿意与自己探讨关于经济方面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