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最向往的地方(新周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最向往的地方(新周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对于谁付账的问题,朱代东从来没有计较过,他相信,往常谱班肯定也不会计较。今天他让自己过去,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也。

    “谱班市长来楚都,我还没有请过你,今天就当我请客就是。要不然下次我去木川,还得自己掏钱?”朱代东微笑着说,金钱对他来说,实在没有什么概念。很多次他都想找李阳,核对一下自己到底有多少身家,但每次都会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而搁浅。但有一点朱代东是能够肯定的,这辈子自己不管怎么huā钱,都无需为金钱的问题而担忧。

    “代东,这怎么行呢?如果只是纯粹的吃饭,那老兄我吃你一顿也没什么,但是涉及到现金,必须要把数算清,这是原则问题。而且请你过来,有些事还想向你请教。”欧谱班诚恳的说。

    “请教不敢当,我需要向谱班市长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啊。”朱代东谦逊的说道,晚上打牌是欧谱班提出来的,他的一万元也基本上输光了,倒是他只输了二三千,这一点他没有控制得好,只顾着余卓远玩牌的兴致而忽略了结果。

    其实据他所知,余卓远虽然很爱好打牌,但难得找余卓远的位置太敏感,他与谁打牌,也很容易引发别人的猜想。自从楚昌通也搞了在线游戏之后,他很快就把业余时间都huā在那上面。朱代东知道之后,很欣慰,他觉得楚昌通的这个在线棋牌游戏,从某方面讲,起到了廉政建设的作用。

    余卓远很多时候,打牌并不一定是想要赢钱,他〖真〗实的想法可能就是要逗个乐。但如果没有网络,在〖真〗实的环境里,他只要一上牌桌…总是不会输的。日积月累,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当量变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产生质变。如果是原来的余卓远,朱代东很为他担心。

    “代东…我没想到你跟余部长的关系这么好,以后有事请你帮忙,可千万不能拒绝啊。”欧谱班一见到朱代东,笑容满面的说道。他约的只是余卓远,原本也计划了要打牌,但是另外一个对象没有预计是朱代东。可是余卓远却主动给朱代东打电话,余卓远回去的时候′又指定让朱代东送他。

    这样的行为,很能说明问题。

    以前就有传闻,说朱代东之所以会从芙蓉县调到省委组织部,是余卓远力tǐng的结果,现在看来传闻果然不虚。而朱代东从省委组织部到楚都市,也是因为余卓远全力支持。换成别人,奋斗二十年,也未必能从正处级干部一下子擢升为省会城市的常务副市长啊。比如欧谱班…他今年四十一岁,在全省的正厅级干部中,也算是年轻有为的。

    但是他从正处的位子上…整整干了七年,才升为副厅。而朱代东仅仅用了一年半不到的时间,以朱代东现在的上升趋势,他到达自己现在的位置,至少要比自己快三至五年。也就是说,朱代东会在三十五岁到三十八岁这段时间,就有可能升到正厅。如果朱代东真的能在那样的年纪升上去,前程不可限量。

    “哪里,我原来是余部长的兵,部长指哪里我就打哪里…绝不含糊。”朱代东自谦的说。他的潜台词也很清楚,从余部长那里听个消息或许还行,但要影响他,自己还不够格。

    “代东,明人不说暗话,木川市的情况你可能也知道了一些…周〖书〗记跟我多次在常委会上jī烈讨论,虽然都是为了工作,但是没有一个团结合作的班子,是不可能带领木川市走出现在的困境的。”欧谱班叹了口气,说。

    “这件事我听说了一些,谱班市长,你真要动?”朱代东佯装惊讶的问。

    “保宁〖书〗记有这个要求,省里也有个考虑,目前在征求我的意见。”欧谱班叹息一声,说。他跟周保宁搭班子还不到一年半的时间,现在周保宁主动向省委提出来,要调整他的工作,不管怎么样,这都会给人造成一个印象,他欧谱班不太好相处。

    “谱班市长会去哪里高就?”朱代东问。

    “我如果知道,就不会这么烦恼了。”欧谱班叹了口气,说。余卓远给他的选择有好几个,但没有一个令他满意。余卓远向他提出来,民政厅、教育厅、文化厅、卫生厅,沙常市、古yīn市,他可以任意选择。

    余卓远提出来的选择余地看似很大,可是真正令欧谱班动心的一个也没有。如果是财政厅、交通厅、建设厅、水利厅、人事厅这样的一类厅,那他连考虑都不用,马上一口就答应了。余卓远提出来的那些厅,在他看来,只能算是二类厅。至于沙常市跟古yīn市,虽然这几年也发展得不错,可是总量跟木川市还有一定的差距,如果去担任一把手,欧谱班也会很乐意。若只是平调,则也有遭贬的味道。

    朱代东沉默不语,这个时候他也是不会随便发表意见的,人事问题历来是最复杂的问题,人事即政治,在国内绝对是真理。

    “代东,听说最近楚都的富基超市搞得很好啊,特别是还推出了购物卡。”欧谱班突然缓缓的说道。

    “是有这么回事。”朱代东轻轻点点头,购物卡有利也有弊,只要管理能跟上去,应该是有利大于弊。但若是管理松懈,则就会弊多利“富基公司的老板是不是香港人?”欧谱班问。

    “是的,叫佟晓明。”朱代东对于这个问题更是慎重,他此时都有些后悔,因为他已经有些察觉到了欧谱班的一些想法,对于这些想法,他觉得很危险。

    “听说佟晓明跟孙剑佛同志的关系非同一般。”欧谱班意味深长的说。

    “还可以吧,佟晓明可是我市重点保护的投资商之一,他跟市里很多领导都熟。”朱代东一字一板的说,欧谱班主动提到佟晓明跟孙剑佛的关系,这让他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虽然在官场里也混了几年了,可是有些事情,他还是于心不忍。

    欧谱班现在的目标已经呼之yù出,而他又拉着自己在这里密谈,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一个政治漩涡。而且现在,欧谱班说的越多,就让他越没有选择余地,早知道这样,坚决不应该再来香山俱乐部啊。

    朱代东手伸到口袋里,轻轻拿起手机,他的手机是没有任何声音的,不管是按键声还是来电铃声,都是静音。但是这并不会影响到他的使用,哪怕是放在口袋里,也是如此。朱代东给徐军拨了一个电话,等响了两下后,又挂断了。自己在这个时候给徐军打电话,他只要没有睡,肯定会第一时间回过来的。

    “重点保护?恐怕是保护某些人的利益吧?”欧谱班冷笑着说,没错,他最想来的是楚都市,作为省会城市,他如果能调到楚都当市长,那对上对下都可以交待。只是孙剑佛肯定是不会放弃目前的位子,这就需要进行一些操作,迫使他不得不得与自己对调。

    欧谱班清楚,孙剑佛与朱代东之间,其实并不是合作默契,两人之间还是有些矛盾的。而且朱代东年轻,如果能利用他跟孙剑佛之间的矛盾,对自己将会非常有利。他之所以会单独约请余卓远出来,也是想向余卓远表明这一点。

    “谱班市长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传言?”朱代东轻笑着说,这时他的手机有来电,他夸张的拿了出来,还向着欧谱班那边转了一下,手机的屏幕亮了,确实是有电话来。对于他的手机没有铃声,别人只会以为他是设了振动。“对不起,我接个电话。”

    “徐哥,你现在哪里?”朱代东用雨huā县的方言说道,他知道欧谱班老家是湖南的,从来没有在沙常市工作过,根本就听不懂雨huā县的方言。

    “我在俱乐部,代东,你的事办完了没有?”徐军问,所有的钻石会员来了俱乐部,他都要求向他汇报,特别是朱代东这个一号钻石会员卡,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朱代东一来,他都必须知道。

    “快了,等会一起吃个宵夜吧。”朱代东提议道,虽然他能断定欧谱班听不懂雨huā县的方言,可是自己也不能直截了当的吩咐徐军来“救驾”。

    “好啊,好久没跟你喝酒了。”徐军高兴的说,到了楚都市之后,他才知道朱代东每天到底有多忙。

    “十分钟之后你来喊我吧。”朱代东轻轻的说,挂了电话后,他对欧谱班说道:“谱班市长,不好意思,我等会得走了。”

    “确实听说了一些关于那个佟晓明跟欧谱班之间的事,据我所知,欧谱班好像还出了两本书,价格不菲啊。”欧谱班淡淡的说。

    “孙市长的书我也买了两本,通俗易懂,由浅入深,很多方面值得我学习。”朱代东淡淡的说道,孙剑佛的那两本书价格比同类型的书,要高出五倍以上。而且在刚刚出版的时候,一度还排到了畅销书排行榜上。

    对朱代东的态度,一直在他走后,欧谱班都没有看明白。表面上看,朱代东还是力tǐng孙剑佛的,但他心里真是这么想的么?欧谱班突然发现,朱代东这个年轻干部,一点都不简单,对他,绝对不能以实际年龄而论断他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