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大吃一惊(求七张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大吃一惊(求七张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对吴古文的话,张津广确实不太相信,胡斌告诉他,香山俱谁部实行的是会员制,那里并不是你有钱就能去消费的。就算是胡斌跟他自己,现在都没有办过香山俱乐部。因为那里的会员卡,也并不是你有想办,就能办到的。必须要有两位以上的会员推荐,会吸收新的会员。

    以至现在张津广想马上去办张会员卡,就算他拿着大把钞票去,人家俱乐部也是不认可的。现在吴古文竟然告诉他,在香山俱乐部订好了包厢,点好了菜,只等他按照去赴宴,他当然会惊诧不已。

    但吴古文告诉他,是因为朱代东拿了张香山俱乐部的会员卡给他,张津广马上就没有任何疑虑了。香山俱乐部是朱代东经常出入的地方,他肯定会有会员卡。而且他的会员卡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去办理,自然会有人奉上。

    “朱市长的安排当然更加妥当。”张津广不动声sè的说,虽然吴古文都已经安排好了,就由他自己作主便是。但是最后的结账,还是要由学校来买单。

    张津广并不知道,香山俱乐部的会员卡,除了普通的金卡、白金卡之外,还有一种发行量很小的钻石卡。金卡和白金卡每年只需要jiāo纳一万至数万元即可入会,但在俱乐部的消费,是要付费的。

    金卡与白金卡的区别,只是消费区域的不一样而已。白金卡会员能去俱乐部后面的那栋楼,而那里对金卡会员来说是禁地。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他不但送给我会员卡,而且还把车也让我暂时使用。”吴古文微笑着说,这样的事如果说出去,恐怕不会有几个人相信。这让他有些得意,也有些忘形。

    “朱市长的车你在用?”张津广再次惊讶的问,吴古文到底跟朱代东是什么关系啊要知道朱代的专车,几乎等同于朱代东的“化身”,这是一种非常大的权力……

    “只是借用,其实也就是把我们送到香山俱乐部。”吴古文不喜欢张扬刚也只是一时说快了嘴。要不然,像这样的事,他是不会刻意说出来的。自己只是一个平常的生日,但是朱代东却什么都安排好了,虽然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告诉朱代东今天是什么日,可他相信睿智的朱代东肯定早就猜到了。

    “吴老师,教育局的胡斌局长,可能没有车,你能不能用去接他一下?”张津广不lù声sè的说道,锦上添huā容易,雪中送炭难。e^看既然自己想拉胡斌一把,干脆就送佛送到西。胡斌现在非常不得志,如果能在这个时候拉他一把以后的回报将是巨大的。

    “这个······”吴古文颇感为难,他虽然迂腐,可是这些事情还是能想得明白的。用朱代东的专车意味着要给朱代东增添无谓的麻烦,别人看到朱代东的车,不管里面是不是有人,别人都会认为,里面坐着朱代东。因为那就代表着朱代东,如果他去接胡斌,意味着朱代东很看重他。可事实上朱代东或许连胡斌是谁都未必知道,又何来看重呢?

    “如果你为难就算了。”张津广淡淡的说道,他对吴古文的xìng格已经mō得很透,你越是不想麻烦他他反而越会愿意让你麻烦。

    “没关系的,我去接胡局长就是。”吴古文想了想,还是作了一个决定。这件事对朱代东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或许会让胡斌借机接近朱代东,可是今天胡斌也是宾客之一原本就有机会接近朱代东的。

    “那我替胡斌同志先谢谢你了。”张津广高兴的说,常务副市长的专车亲自去接胡斌,这对在教育局坐冷板凳的胡斌来说,意味着什

    胡斌接到张津广的电话后,很是兴奋,今天早上他来单位的时候,因为形象大变,确实引起了一阵sāo动。上午倒是有几个好事之徒来他的办公室串mén,但都被他应付过去了。只说晚上要参加一个朋友聚会,只能把自己nòng得光鲜一些。

    现在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如果是往常,他就算走掉,也不见得有人会关注,但今天注定是要发生一些事的,如果他不去请假,恐怕全局的人都会知道。因此,他特意到陆海峰的办公室里向他请假。敲了敲mén,里面传来一句“请进”后,他就推mén进去。

    “陆局,今天下午有点事,能不能提前一个小时下班?”胡斌进去的时候,陆海峰一直在埋头看文件,头也没有抬一下。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虽然明白,这是陆海峰的一种手段,可是这样的手段,还有必要用在自己身上么?

    “好,要安排车吗?”陆海峰又看了一会文件,随口说道。胡斌好歹也是自己的副手,又亲自跑过来请假,显然是有其目的。胡斌说下午要参加一个朋友聚会,他是不怎么相信的。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完全没有必要全身上下,从头到底彻底改变。

    “车就不需要了,等会有车来接。”胡斌淡淡的说,以前他想用车,陆海峰基本不用批准,教育局只有三辆小车,一辆归陆海峰专用,其他两辆由其余的四位副局长共同调用。还有两辆面包车,是给下面科室用的。胡斌有的时候,想要用车,哪怕明明三台小车都在局里,他也只能坐面包车。后来他干脆就不用局里的车,自己打车,回来报销车票。

    “哦,那你先走吧,不要耽搁了事。”陆海峰抬起头,看了胡斌一眼,说道。今天胡斌突然改了形象,他早就有所听闻。局里不管发生什么事,他总是会第一时间接到消息。对此,他很满意,这说明自己的掌控力还是非常不错的。现在当面看到胡斌的形象,他的眼里快速的闪过一丝诧异。

    今天的胡斌确实跟往常不一样,不是他的外表,而是身上的气质。陆海峰突然觉得心烦意luàn,他拿起一根烟,踱到窗口。远眺着天空,当他重重的吐出一口浓烟的时候,他突然明白胡斌的改变是在哪里了·今天的胡斌非常的有自信!

    陆海峰站到窗口,能清楚的看到局里的大mén和前面的院。他低头一看,发现了刚下支不久的胡斌。胡斌不时抬起手腕看着表,没过一会·就开进来一辆奥迪200。这是市一级领导以上干部的专车,mén口的mén卫根本就不敢阻拦,迅速的把车放了进来。

    开玩笑,挂着市政fǔ的车牌,而且车牌号码那么小,肯定是市政fǔ领导的专车,借他几个胆·也不把车拦在mén外询问。楚都市的企业家如果买高档车,主要也是以奔驰、宝马为主。并不是他们不想买奥迪,也不是他们买不起,而是不敢买,怕得罪人。

    陆海峰正想让人核实,马上就有办公室的向他汇报,朱市长的车已经到了局里。陆海峰一听,头皮发麻·马上把烟掐在烟灰缸里,也不管有没有熄灭,迅速往下面跑去。

    在陆海峰跑出去的时候·局里的其他几位副局长也一并跑了出来,开玩笑,常务副市长来了本单位,没有在外面列队相迎,已经是大大失礼,如果还不能到mén口相迎,简直就是一种过错!看到胡斌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陆海峰心想,他倒是捡了个便宜。

    车稳稳的停要局办公大楼的台阶前,陆海峰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还好,车停下来后,车mén还没有打开,正好给了他机会。

    可是陆海峰打开车mén,却发现里面坐的人自己却不认识,还好·朱市长的司机杜树军在,陆海峰笑容满面的问道:“树军,朱市长呢?”

    “陆局长,朱市长没有来,我是来接人的。”杜树军说道。

    “接人?”陆海峰一时没有回过神来,看到陆海峰下了车,向着自己的后面走去,他猛然想起刚胡斌说的话,“等会有车来接。”

    “陆局长你好,我是一中的吴古文。”吴古文此时也下了车,让教育局的局长亲自给自己开mén,让他受宠若惊。

    “你好,吴老师,你这是……?”陆海峰虽然心里已经猜到了结果,但还是问了一句。

    “我是来接胡局长的。”吴古文微笑着说。

    “哦,你跟胡局长是····…?”陆海峰诧异的说,朱市长的专车里出来的是市一中的老师,接的却是局里最不受重视的副局长,以有也没有听说胡斌跟朱市长有什么特别的关系,要不魑胡斌会一直坐冷板凳,市里早就有领导给自己打招呼了。

    “没什么,普通朋友。”吴古文淡淡的笑道,胡斌在教育局一直坐冷板凳,他虽然两耳不闻窗外事,也还是听说过一些。这次自己来接胡斌,自然而然的就得站在胡斌这一边行。

    “胡斌,你跟吴老师是朋友,以前也没有听你说过。吴老师,晚上的饭局,朱市长会参加吗?”陆海峰虽然很尴尬,可是脸上却一点也没有lù出来,一直都是笑容满面。

    “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吴老师,时间快到了,咱们先走吧,让朱市长等我们就不太好了。”胡斌淡淡的说道。

    他的话让陆海峰脸sè一变,同时也让其他几位副局长以及刚刚赶出来的一些科室领导,大吃一惊。胡斌竟然是去赴朱市长的宴会,而且朱市长还派专车来接他,这太令人吃惊了。

    陆海峰当然在心里就作出了一个决定!

    ps:大可这几天确实很拼,今天可怜兮兮的三张月票,实在让人寒心啊,大家可能会说,这几章的情节有些拖,但是要引出一个事件,有些前奏是必须的,今天能给大可十张月票吗?没错,你们没看错,只需要十张月票,仅仅十张月票大可就心满意足了!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