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一样(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一样(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朱代东的沉着冷静,让张天睿一时不知所措。刚才自己跟周朝辉在肆无忌惮的谈着朱代东,不会被他知晓了吧?虽说有周朝辉在,自己不用再担心朱代东,可这里毕竟是朱代东的地盘。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以朱代东的权势,他绝对是当之无愧的霸王级地头蛇。

    “朱市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刚从北京来的周朝辉,周总。他的生意可比我的要大得多。周总,这位就是我经常向你提起的,楚都市最有名的政治新星朱代东。”张天睿起身说道。

    “你好,周总。”朱代东坐在那里,伸出手,微笑着说。

    “你好,朱代东,以后我在楚都市可能会有点小生意,到时还要麻烦朱市长多加关照。”周朝辉淡淡的说道,跟朱代东的右轻轻一碰就松开了。

    朱代东突然出现在这里,也让他暗自诧异,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他紧紧盯着朱代东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到端倪。而朱代东的目光深邃如水,根本就看不透对方的心思。倒是周朝辉自己,被朱代东的目光盯得有些退缩。

    “朱市长平常也会来江边散步吗?”周朝辉问。

    “偶尔会来。”朱代东淡淡的说,他在张天睿和周朝辉的眼中,看到了一种惊讶,他们刚才正在谈论如何对付自己,可是现在自己却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更何况周朝辉今天下午才刚刚抵达楚都,这如何不让他诧异?

    “看来我真是运气好,刚来楚都,就碰到了‘偶尔,才来的朱市长。”周朝辉说道。

    “看来周总好像不太欢迎我啊。”朱代东针锋相对的说。

    “你可是这里的父母官。”周朝辉说道,如果朱代东是这样的xìng格,他很怀疑朱代东是如何坐到楚都市副市长这个位子上的。

    “看来还是我失礼在先,不知周总来楚都是旅游还是投资?”朱代东微笑着说。

    “投资,我对楚都市的地下排水系统很感兴趣不知道朱市长是否支持我们?”周朝辉说道。

    “这件事我已经跟张总说过,只要是在原则范围内,我可以给予一定的照顾。但是你们能不能中标,还要靠质量和价格说话。”朱代东说话。

    “朱市长这里不是谈事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如何?”周朝辉说道,他刚才跟张天睿用英语交流,基本上还没什么问题。可是现在他跟朱代东用普通话谈论着地下排水系统工程的事,难免让旁边的人听到。

    谣言的传播速度是非常惊人的,如果他们谈的是一些关于官场内幕的事,或许明天就会闹得满城风雨。

    低调是周朝辉一直追求的。像他这样的官宦子弟,想要出名,实在是一件简单至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的事。但如果想要不张扬,就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咱们去夜游古江如何?”朱代东提议道,既然迟早要跟周朝辉发生碰撞,早一天把事情说开,对双方都有利。

    自从楚昌欢乐世界营业以来,来楚都市的旅客明显增加在市旅游局的统一规划下,古江沿岸也得到了一定的开发。在原来古江客运码头,现在增加了一些小型船只只要自驾,也可以只当纯粹的旅客。既然要谈事,最好是自驾,朱代东把杜树军叫来,问他会不会开这种船。杜树军小时候最喜欢在古江边玩,在部队的时候也开过,只是没有证件。

    而张天睿也安排那两名女人先回酒店,他们现在谈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看到船上只提供了一茶水和一些小的点心,朱代东又让杜树军从车里拿了四瓶茅台他的车里,别的东西可以没有,茅台酒是什么时候都不会缺的。

    “都说朱市长对酒情有独钟,现在看来果然不假。”张天睿笑着说。

    “不是说朋友来了就要喝好酒么,就是不知道两位喝不喝得习惯。”朱代东说道。

    “你朱市长的酒,再怎么样我们也得习惯才行。”张天睿笑了笑说。他知道好酒,可没想到竟然随车都会带着酒。

    虽然没有下酒菜,可是双方都喝得很痛快,周朝辉想让朱代东多喝几杯,等会跟他谈判的时候,好让他lù出马脚。他跟张天睿非常的默契,左一杯右一杯的敬着,直到朱代东喝完一瓶,依然在倒酒的时候,一滴都不会洒出来,周朝辉才发现,自己可能有些想错了。

    朱代东能在三十出头的年龄,登上楚都这个省会城市的常务副市长之位,除了工作能力之外,其他方面肯定也有过人之处。而喝酒,应该是他的长项之一。作为我党的一名干部,如果不能酒精考验,绝对是名不成熟、不合格的干部。

    酒酣耳热之后,船上的气氛开始热烈起来,特别是张天睿,他这几天每天都有饭局,今天中午和晚上,就没少喝。现在又是半瓶下肚,而且还没有东西吃,他更觉难受。

    “朱市长,我这个人喜欢明人不说暗话,地下排水系统的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周朝辉沉声问道。

    “朱代东,你还不知道周总的来历吧,我可告诉你,你们古南省的田副省长,当初可是周部长的……,嘿嘿。”张天睿借着酒劲,也没把朱代东当回事了。在他看来,周朝辉的分量要比朱代东重得多。

    “我相信就是田副省长现在坐在这里,恐怕也会指示我公事公办。”朱代东淡淡的说道。

    “那可不一定。”周朝辉笑道,他拿出手机就给田海洋打了个电话,朱代东作为楚都市的常务副市长,在工作上,他与田海洋这上省政府常务副省长是典型的上下级关系。每次朱代东去省里开会,除了会去钱飞虎那里坐会外,只要田海洋有时间,就一定要见见田海洋的。

    但是朱代东知道,田海洋对自己是有成见的,这个成见,在朱代东担任雨花县担任副县长的时候就有了。在郭临安担任雨花县县委书记之后,是由冷凌县的县长田宇豪接任他的职务。但是田宇豪上任后没多久,雨花县就出了张志鹏案。

    因为田宇豪跟张志鹏走得比较近,张志鹏案发后,田宇豪就被调到沙常市担任工商局长。田宇豪几次被提名担任沙常市副市长,但最终都没有通过。每次只要组织上开始考察田宇豪,张志鹏这个间谍就被人提起,跟间谍走得近的官员,其忠诚度能值得信任吗?

    当时张志鹏一案,是朱代东配合总参蔡冰莹破的,结果朱代东因此而很快被提拔为县长。田海洋听田宇豪哭诉过多次,田宇豪把对朱代东的怨恨,添油加醋的说出来,田海洋现在当然不会对朱代东有好的印象。

    去年朱代东要调到楚都市,田海洋就是反对的最为坚决的一个人。如果不是朱代东在楚都市取得了骄人的成绩,恐怕现在不知道会被调到哪个单位去担任一个闲职。但是对于田海洋与朱代东之间的这层“恩怨”,张天睿显然并不了解。他并不知道,不提田海洋也就罢了,一提田海洋,更加坚定了朱代东的决心。

    “田叔叔你好,我是周朝辉啊。对,我现在到了楚都,正在跟楚都市的朱代东同志一起喝酒了。”周朝辉微笑着说道,虽然田海洋的语气比较平淡,可是他相信,自己的这个面子,他还是会给的。

    “朝辉,你来楚都怎么不来田叔叔家啊?”田海洋对朱代东这个名字,确实并不感兴趣,其实周朝辉一说他跟朱代东在一起,他马上就知道了周朝辉的来意。朱代东现在正在抓今年楚都市最大的一个项目:楚都市地下排水系统。这个项目需要投入的资金在三十个亿以上,周朝辉作为一名商人,在上层的关系又这么好,岂能不闻风而来?

    “我也是刚到楚都不久,明天晚上再来拜访您吧。”周朝辉笑着说。

    “好,那明天晚上我早点在家里等你。”田海洋笑吟吟的说。

    “田叔叔,刚才我跟朱市长正谈你呢,你要不要跟他说几句话?”周朝辉说,他打这个电话的目的,对方就算是个普通干部,也应该能听出弦外之音,可是田海洋却一直装聋作哑,他只好点破。

    要不然朱代东就在旁边,岂不让他看笑话?

    “朝辉,你来楚都是不是有什么事求他?把田叔叔搬出来,可不太好哦。”田海洋笑着说。

    “田省长,你好,我是朱代东。”朱代东恭敬的说道。

    他的表情与语气,让周朝辉跟张天睿看得面面相觑,这哪里是一个刚刚喝了一斤多高度白酒的官员?

    “代东,这位周朝辉是我一位老领导的小孩,他既然打了这个电话,那我就要拜托你,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照顾。”田海洋说道。

    “请田省长放心,我知道怎么办的。”朱代东说道。

    “怎么样,改主意了吗?”张天睿等朱代东把电话还给周朝辉后,笑嘻嘻的问。

    “田省长的态度跟我完全是一致的。”朱代东沉声道。

    张天睿被气得差点噎着,抓起身前的酒杯,大喝了一口才顺过气来。

    PS:今天要吃鸡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