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零九十六月章 援助之手(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零九十六月章 援助之手(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周朝辉跟张天睿,用这样的yīn谋诡计来对付朱代东,换成般人,现在恐怕已经被纪委谈话了。可是他们面对的偏偏就是朱代东,而且偏偏在谈话的时候,不小心还要被朱代东听到。他们在楚都大大的摔个跟头,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这是张天睿借的,是他想要拿到楚都地下排水系统的工程,就想了这么个主意。”周朝辉抱屈道,他相信张天睿如果没有痴呆的话,也一定会这样说的。只要先把自己撇清了,张天睿才有希望尽快出来。

    “朝辉,昨天晚上,你跟朱代东到底是怎么谈的?”田海洋沉声说道,如果说这件事里,没有朱代东的影子,那打死他都不会相信的。只不过朱代东干得太巧妙-了,在让公安局抓人的同时,还向市委汇报了这件事。这就让朱代东无论是在法律上还是在组织原则上,都站到了制高点上。只是田海洋有一点想不通,朱代东是怎么知道这件事。周朝辉跟张天睿都不会蠢到这个地步吧,可是这么隐秘的一件事,朱代东是从何得知的呢?

    至于周朝辉说的话,他那么一说,自己只是那么一听。具体的真相,只要智商不低于八十,都能推断出来。只不过这件事,是不能宣之于口的。至少在表面上,他得相信周朝辉是“无辜”的。不但周朝辉是“无辜”的,就连张天睿跟他的那个助理,也要想办法让他们变得“无辜”。

    “朱代东的态度很强硬,而且在跟你通过电话之后,他更是气焰嚣张,我看他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田叔叔,像朱代东这样的干部,楚都市怎么能重用呢?”周朝辉添油加醋的昨天晚上朱代东的话复述了一遍,特别是在说到朱代东谈起田海洋的时候,脸上那种轻蔑的表情被他说得活灵活现。

    “重不重用,得由组织说了算。朝辉,你说这件事是张天睿一手设计的,那朱代东是怎么知道的?”田海洋问虽然他知道周朝辉说的有些夸大其词,但是心里总是像有根刺似的。而他问的这个问题很关键,或许也是让张天睿出来的唯一办法。

    “朱代东知道了?”周朝辉诧异的问,他跟张天睿在楚都大酒店,一直到今天早上才出去,怎么可能就让朱代东知道了呢。

    “他在八点前就向楚都市委书记元骞振作了汇报,同时还安排了公安局布控你们派一个去,人家就来一个守株待兔,再派一个,还是瓮中捉鳖。”田海洋说道,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这么简单的道理,周朝辉难道不懂吗?

    “不可能!我······张天睿昨天晚上一直待在楚都大酒店里没有离开房间一步,朱代东是怎么知道的?”周朝辉大叫一声,说。

    “可事实上就是如此朱代东肯定是通过一种特别的方法,知道了张天睿的想法。”田海洋说道,他心里暗暗好笑,如果这一切都是张天睿暗中策划的,周朝辉又怎么会知道得这么详细?还什么整个晚上都没有离开房间一步,他们根本就是在一起商量的。

    “难道是朱代东让人在房间里装了窃听器?”周朝辉怪叫一声,真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可就麻烦了。

    “也不一定,或许张天睿根本就是和朱代东一伙的呢?”田海洋说,这件事他也不好去关注太多一切只能靠周朝辉自己去查明真相。

    “不可能,张天睿除非是不想活了。”周朝辉咬牙切齿的说,张天睿是成为富翁还是穷光蛋,自己可以一言而决,在这样的情况下,张天睿怎么可能去跟朱代东暗中勾结呢?

    “我看这个工程你已经不适合再去投标。”田海洋缓缓的说,朱代东已经取得先机,如果是在北京,那朱代东肯定不会是周朝辉的对手,但在楚都,周朝辉这次只能自取其咎。

    “田叔叔,这个工程我不拿没关系,可是这口气,如何能咽得下去?”周朝辉这次是真生气了,虎落平川被犬欺,他就不相信,朱代东真的会对自己的背景一无所知。难道朱代东真的想用他今后的前途,来挑战自己一次吗?好吧,这次他成功了,但是以后朱代东的前途也完蛋了!

    “朝辉,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田海洋叹了口气,说道。朱代东这个人本身有一定的工作能力,但最主要的是,他很善于宣传自己,每次只要干出了一丁点的成绩,马上就会让媒体把自己夸得天花乱坠。据他所知,朱代东跟全国很多媒体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那些记者只要一来楚都,不管朱代东有多忙,都会亲自接待他们就算实在也没有时间,也会安排好他们。

    这样的行为不费钱也不费力,可是却能赢得媒体对他的好感。拿着公家的钱,却干着sī人的事,从这一点上讲,朱代东不能服众。但这一切只是田海洋的猜想,朱代东确实很喜欢请外地的媒体记者吃饭,因为他对宣传工作,一直都非常重视。可是每次吃饭,大多都是自己付费。这一点,经常陪他的韦鲁郎和严蕊灵就很清楚。

    “田叔叔,这件事你不用操心,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周朝辉咬紧牙关,冷冷的说道。

    “这件事以后再说吧,张天睿的事,我会帮你去打个招呼,可是你也要做好准备,他可能不会那么快就出来。”田海洋说道,这次张天睿的行为,表面上是针对朱代东,可实际上,却是与整个楚都官场为“不会吧,难道他们还想怎么样?”周朝辉冷笑说道,虽然这个计划是张天睿提出来的,也是他去执行的,可是他毕竟是为自己办事,如果自己对他置之不理,那自己在圈子里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还想怎么办,朝辉,你学过法律没有?张天睿的行为,非常严重,搞当了要判刑!”田海洋说道。

    “判刑?这绝对不行!”周朝辉几乎是吼道,现在张天睿让公安局抓进去,他已经大失面子,如果再让张天睿判了刑,以后他还敢回北京吗?

    “既然他敢做违法的事,就必须要考虑到要承担法律后果。”田海洋淡淡的说道。

    “田叔叔,你能不能给楚都市有关方面打个招呼?”周朝辉说道。

    “招呼我可以打,但是有没有效果,就不能保证了,这件事省委也很重视,恐怕常委会也会讨论。”田海洋说道。

    离开省政府之后,周朝辉显得无精打采,他觉得自己这次来古南,完全就是一个错误。他到楚都,到现在还没有二十四小时,可是出的事情就不少。听到口袋里的手机响起,周朝辉也没理会。但他上一车之后,手机依然响个不停,他不耐烦的拿起来,闭着眼睛,把手机放到耳边,说道:“谁啊?!”

    “怎么,周少心情烦乱啊。”对方呵呵笑道。

    “是你啊,你傅三公子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了。”周朝辉看了一眼手机屏蔽,上面显示傅应星三个字。

    “知道你周少苦闷,特意打个电话来安慰一下。”傅应星呵呵笑道,他虽然人不在古南,可是消息之灵通,一点也不亚于身在楚都的周朝辉。

    “哦,这事你也听说了?”周朝辉诧异的说,别人都说他是太子党,但是他自认为还算正直。但傅应星绝对是个真正的纨绔子弟,他爷爷是开国的中将,退休前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之职,而父亲是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傅援朝。傅应圣在家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和姐姐。因为他是老幺,在家里非常受宠。

    “周少在楚都摔了个跟头,现在可是京城的热门话题之一。”傅应星笑道,周朝辉的父亲的职位并不比他父亲低,可就是有着这样背景的人,竟然会在楚都陷入如此困境,真是服了他。

    “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北京都说我什么了?”周朝辉说道。

    “说什么的都有,周少,要不要我伸出援助之手?”傅应星说道,每行每业都有自己的行规,作为他们这些京城太子党也有,既然周朝辉已经对楚都市的地下排水系统工程插了手,其他人就不能再正面跟他去竞争。

    “难得你有心。”周朝辉说道,傅应星作为公安部长的儿子,他在全国公安系统里,有着广泛的人脉,张天睿的事拜托给他,实在是再好不过。

    “我们是什么关系?这件事只要我出面,一定办得妥妥当当,你有什么怨气,我都会让你发泄,不就是一个**大的副市长么,到时我保证让你亲自登门向你赔礼道歉。”傅应星大言不惭的说。

    “这件事我不想闹得太大,只要张天睿和他的助理能出来就行了。至于出气的事,我自然会去办。”周朝辉淡淡的说道,现在他是有些六神无主,但只要让他缓过神来,自然有的是办法对付朱代东。

    “那好,我今天下午就飞楚都,晚上一起吃饭。”傅应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