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章 不会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章 不会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既然知道了王大可也在香山俱乐部,那不打个电话给他,似不太礼貌。虽然朱代东早就知道王大可已经在跟周朝辉、傅应星和张天睿在玩梭哈。可是许立峰跟韦鲁郎不知道啊,这个电话不但要打,而且还得当着他们的面打。

    “大可书记,在香山俱乐部?”朱代东微笑着说,他知道这个电话一打,恐怕想跟许立峰、韦鲁郎好好聊聊天的计划要泡汤了,但是这个电话又不得不打。

    “代东,你也在?”王大可惊喜的说。

    “是的,刚才看到你的车了。”朱代东说,“我跟许立峰处长和韦鲁郎部长在一起。”

    “好啊,等会我过去拜访。”王大可说道。

    “拜访个屁,把朱代东叫过来,斩他一刀。”傅应星嚣张的叫道,自从《财神》这部电影播出之后,他就mí上了梭哈这种扑克牌玩法。他一直认为,梭哈玩的是心理,玩的是技术,是不是能拿到一手好牌,其实作用不是很大。有的时候,拿到好牌的人,早早就盖了,反而是那种没大牌的人,笑到最后。他相信,自己就是那个能笑到最后“大可书记,好像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啊。”朱代东微微一笑,对于玩牌,他实在没什么兴趣,比如说梭哈,很多人觉得心理战才是主要的技巧,可是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算术的问题。如果只有一副扑克牌,只要他坐在旁边看一会,很快就能知道第一张牌的位置,这样的玩法,有何技巧可言?他只需要不时的去计算,哪些人因为盖了牌,剩下的人,会发到什么牌而已。

    “就是傅三公子,怎么样·代东,有没有兴趣过来玩几把?”王大可说道,朱代东的身家他很清楚,六年前就已经是千万富翁·现在只要他还在投资,身家绝对是以亿来计算。这样的人,傅应星要斩他一刀,根本就是毛毛雨。

    “我问一下许处和韦部长的意见。”朱代东说道,他握着话筒,轻声对许立峰和韦鲁郎说:“大可书记让我们过去玩牌,是梭哈·他们已经有四个人了,除了大可书记之外,还有张天睿、周朝辉和傅应星。”

    “过去看看吧。”韦鲁郎看了许立峰一眼,说道。

    “那好,我们一会就过来,你们是玩现金还是筹码?”朱代东问,香山俱乐部里也提供自己特制的筹码,在这里·筹码也完全能当人民币使用。

    “筹码。”王大可说道,像他们这样的身份,再在桌上看到一堆一堆的人民币·是一件很丢身份的事。

    “许哥、郎哥,是先坐一会,还是就过去?”朱代东问。

    “还是先过去吧。”韦鲁郎沉吟道,周朝辉、傅应星、王大可这样的有深厚背景的人,他原本是很愿意接交的。但是因为今天朱代东的事,现在并不是结交的好时机,可是过去认识一下,终归不是件坏事。

    朱代东让俱乐部送了三十万筹码过来,像王大可他们这样的身份,输赢肯定很大。果然·当他们过去之后,发现四个人面前至少都有五十万的筹码,傅应星身前更是一堆半尺高的筹码,看来他现在是大赢家。

    原本许立峰跟韦鲁郎还在暗怪朱代东,一次就拿这么多的筹码,他们作为朱代东的朋友·在这里消费,是无需付费的。但是这些筹码可是等同于现金,真要是输了,就算香山俱乐部不找自己要,但也是欠了一个大人情。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王大可看到朱代东等人进来之后,连忙站起来说道。

    这里的官员,虽然许立峰的级别最低,但是他的身份超然,就算是王大可对他,也要客客气气。而周朝辉那一边,论家世,张天睿当然要略输一筹,可是张家在京城,跟中下级官员的关系非常好,比如各个部委的司局级干部。

    可千万别小看这些司局级干部,他们的位置如果很关键的话,应景的时候,就算是省长、省委书记也要有求他们。比如说交通部,有的时候一名小小的科级干部,手里掌握的拨款权限就在数亿以上,而对于下面的省份来说,这可是一笔巨款。可以说,现在这间贵宾房里,没有一个普通人。

    “原来你就是朱代东,也没见长着三头六臂啊,张天睿,你怎么就能栽在这样的人手里呢?”傅应星一开口火药味就十足,他来之前并没有去查朱代东的资料,以为是个老谋深算的官员,但对方如此年轻,马上让他更是忌恨。

    “傅应星!”王大可威严的说道,朱代东怎么说也是个副厅级干部,他现在一见面就口出狂言,不止是不尊重朱代东,也是不尊重许立峰、韦鲁郎和自己。

    “朱市长好歹也是个副市长,怎么就这么点气魄?”傅应星语气虽然转变了,可是脸上的轻蔑和讥讽,依然如故。

    “并不是本钱大就气魄足的。”朱代东淡淡的一笑,说。

    “那咱们就牌桌上见真章。”周朝辉冷冷说道,论权势,他在楚都不如朱代东,可是论赌钱,他自认十个朱代东也不是自己的对手。玩梭哈,除了要技巧,还要有本钱,从,只要你本钱足够,而玩的时间又不限制的话,总会让对方输光的。现在的他,相对朱代东来说,本钱绝对是充足的。

    “我跟你们说,今天这里没有什么书记、市长的,既然能坐到一张桌子上,就是朋友。大家给我一个面子,不要搞得这么僵。”王大可说道,现在张天睿虽然取保候审,但是楚都市公安局随时都能把他带走,在这件事还没有了结之前,周朝辉跟傅应星这两个混蛋,却不停的刺jī着朱代东,真是猪脑子。

    “代东,梭哈我不太会玩,还是在旁边观战吧。”许立峰想了一下,把自己的十万筹码放到了朱代东身前,说。

    “许哥,不会玩不要紧·可以边学边玩。学以致用,学习的效果才会最好。你可不知道,这几位都是商界精英,个个腰缠万贯′他们要给楚都市的经济建设添砖加瓦,我们可不能拒之门外。”朱代东把许立峰的筹码推了回去,微笑着说“哼,你们手里有多少筹码?十万还是二十万,我一把就让你们输光!”傅应星气势汹汹的说,朱代东这小子,骂人不带脏字自己是来给楚都市经济建设添砖加瓦?到时看你们怎么死!

    “只要你有本事,这十万筹码自然会归你。但是······嘿嘿,废话少说,还是请这位漂亮的小姐发牌吧。”朱代东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怒气,他从进香山俱乐部开始,就一直在听着这边的动静。这副牌每一张的声音,他都已经记熟了。现在不管那位发牌员怎么洗牌、切牌,朱代东都能清楚的知道每一张牌的位置。

    “发牌!”傅应星重重的吐出这两个字。

    现在有七位玩家,每一个人随时都会有盖牌的可能,一旦某人盖了牌发牌的顺序就会随之改变。朱代东需要随时调整着思路。

    一开局,傅应星就拿出十万筹码,朝着朱代东冷冷的说道:“梭哈!”

    “傅三公子,你可别为了赢我的钱,而把别人拉下水啊。”朱代东笑着说道,傅应星一开始就这样,他相信韦鲁郎跟许立峰都不会跟,其他人除非有好牌,否则也是不会跟的。据朱代东所知,这一局每个人的牌都不大他自己也不过是一对小三,而傅应星虽然牌底是张七,但他的牌面是张老K,这一局注定是自己跟傅应星的对决。

    果然,傅应星在才发了第一张牌的情况下,就梭哈坐在他下手的周朝辉第一个不跟,接下来的王大可看了一下底牌之后,也把牌盖上了。韦鲁郎、许立峰也是如此。张天睿犹豫了一下,看到王大可给他使的眼sè之后,也盖了牌。

    现在只剩下朱代东了,他脑海里再算了一下接下来的几张牌,发现就算自己只有一对小三,也足够赢傅应星的了。他微微一笑,把身前所有的筹码全部推了出去,说:“我跟。”

    傅应星明显一愣,在他看来,自己的气势这么足,朱代东怎么会跟呢。况且自己牌面上是一张老K他才是一只小三而已。难道说朱代东真的不把筹码当成?真要是那样的话,说不定这里面还有戏可看。

    梭哈的规矩是,一次的牌局,梭哈的金额只能按照桌面上金额最小的那个人来定。

    现在朱代东他们三个人的筹码只有十万,傅应星如果梭哈的话,只能是下注十万。如果朱代东他们没来之前,如果傅应星要梭哈的话,至少得五十万以上。

    既然朱代东跟了,接下来的就简单的,发牌员也不用再等他们发话,一张接一张的发牌,把剩下的三张牌很快就发给了他们。

    朱代东的牌面显得很乱,三、五、九、A,而傅应星则是K、Q、J、十,而且这几张牌都是红心,也就是说,如果他的底牌是九或者A,又或者是红心,都以稳赢朱代东。

    “看样子你是输定了。”傅应星拿起桌上的红酒,轻轻摇了两下,轻轻抿了一口,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看样子好像是我输了,可实际上呢谁输谁赢还不知道,我怎么觉得,只要我有这张A,就足够赢你了呢?”朱代东淡淡的说道,现在想必傅应星很清楚,他的牌绝对比自己的要小,因为他的底牌是一张梅花七。可是他依然能够如此镇定自若,看来玩梭哈也确实很有经验。

    “要不咱们再加点?”傅应星一只手把玩着身前的筹码,说道。

    “都梭哈了,还能加注吗?”朱代东转头问那发牌员。

    “只要你们双方认同,是可以的。”

    “傅三公子,我看还是先开牌吧。”朱代东淡淡的说道。

    “怎么,你怕了?”傅应星心里一喜,只要朱代东同意,他会再押上二十万的筹码,让朱代东知难而退。现在,他们玩的就是心理战,只要朱代东心虚,他就会后退。明明拿着一手好牌,肯定也会放弃。

    “怕?我有什么好怕的,只是我觉得这违反了规矩,有些不妥而已。”朱代东淡淡的说道。

    “如果怕,你可以盖牌的,哈哈,我的规矩,盖牌可以让你拿回去一半!”傅应星又拿了二十万筹码放到桌上,哈哈大笑道。

    “我跟了。”朱代东淡淡的说道,他看了韦鲁郎和许立峰一眼,对方会意,把身前的筹码全部推到了桌上。

    “我一对小三,请开牌吧。”朱代东冷冷的说,他yù擒故纵,没想到傅应星果真上当。

    傅应星哪想到朱代东会提前知道他的底牌,他的牌面,怎么看都是一副大得惊人的好牌,而朱代东最大只有一张A,可是面对三十万的筹码,朱代东却连眼睛也不眨一下,就这么把筹码扔了出来,大出傅应星的意外。

    “感谢傅三公子对我市福利院的热心资助。”朱代东微笑着说,今天晚上他肯定会是赢家,但是赢到的钱,该怎么花,却是个关键。如果把钱拿回去,这事烧手。若是韦鲁郎或许立峰赢了,没有人会说什么,这些只是场面上的事,不会真的有人去计较。就算是纪委到时查出来,在座的众人,也绝对不会说起今天晚上这件事的。

    可是朱代东如果赢了,那情况就会大大不同,所以他干脆先把事情说清楚,好让傅应星等会无话可说。

    “算你狠,但你别得意!”傅应星愿赌服输,朱代东的胆子比较大,他没能吓住对方,现在也只能慢慢跟朱代东玩了。

    可是接下来的结果,还有出乎朱代东的意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