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不服(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不服(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虽然周朝辉答应帮傅应星“报销”赌资,可是他自认为找到朱代东的漏洞,一时之间又哪会想得通?从小到大,他做任何事都能心想事成,曾几何时被人这样肆虐过?

    “不行,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朱代东不是说明天晚上可以陪我玩两天三晚么,周朝辉,你借我五百万,我一定要让朱代东输得倾家dàn应星咬紧牙关说道,想要让人必定输钱,那就得“做局”,到广东或者澳门那边请几个人老千过来,到时玩死朱代东!

    “三公子,你醒醒吧,凭你这样的水平,你能玩得过朱代东?我看到时楚都市福利院,又会增加五百万的捐助。”王大可嘲笑道,都到这个时候了,傅应星还不醒悟。也怪他平常很少受过挫折,这猛然来这么一下,根本就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不,这次我安排到其他地方,发牌员由我来指定,到时看朱代东怎么死!”傅应星说的很笃定,只要是他安排的牌局,朱代东就必死无疑。

    “你如果没搞明白朱代东为什么能赢钱,不管你从哪里请来的发牌员,到时都还是一样的输。”王大可冷笑道,傅应星真是不可救药,他以为朱代东跟他一样,什么时候都有时间?作为省会城市的常务副市长,朱代东的工作可以用日理万机来形容。就算现在朱代东的分工调整了,但是他负责的城建和市政府常务工作,事情也很多。

    “应星,只要你能让朱代东输钱,不要说五百万,就算是五千万,也不成问题。”周朝辉却很支持傅应星的想法,如果能让朱代东输钱,而且还让他输个精光,最好是能欠一身债·那自己心里的这口闷气,就能完全吐出来了。

    “周朝辉,他脑子不灵光,你的也不好使啦?”王大可冷笑道·朱代东虽然年轻,可是xìng格沉稳,就算真的输了,也是绝对输得起的。傅应星的想法,是赌徒的思维。而朱代东不是赌徒,他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在任何时候都不能让自己把一切都输在赌桌上·任何时候,都不能断了自己的退路。不要说朱代东不会输得倾家dàng产,他只要输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很干脆的认输,绝对不会像傅应星这样,明明输不起,偏偏还要装出一副赌神的样子。

    “王大可,你是当官的·这件事你要插手了。你说朱代东以前是你的下级,那他有什么爱好,有什么缺点·你都跟我们说说,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对朱代东,我们一定要做到,像对自己的兄弟那样了解。”傅应星说道,这次他既然来了楚都,当然要做一番成绩。

    “朱代东的爱好不多,喝酒算一个,看书算一个,剩下的好像就不多了。至于他的缺点·我还真没现有什么。”王大可沉吟道,他跟朱代东认识这么长时间来,既没有发现他有什么缺点,更没有从其他人口中,听到他有什么不良的嗜好。干部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经济问题和生活问题。

    朱代东在经济方面,基本上不存在什么问题·傅应星说要拿五百万,就让朱代东输得倾家dàng产,这只是一个笑话。朱代东的身家在五年前就不止五百万,现在会有多少,他也不敢想象。

    “这世上还有不偷腥的猫?”傅应星冷笑道。就他认识的那些体制内的官员来说,没有哪个是真正的共产党人。

    傅应星是个无神论者,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没有缺点的人,特别是中国的官员,他们表面上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可是背地里,不知道干了多少男盗女娼的事。既然王大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那就只能自己慢慢去发现。

    “既然朱代东的缺点,你不太清楚,那他最喜欢什么最害怕什么,你应该知道吧?”傅应星问道,是人总会有软肋,朱代东哪怕表面上再正经,可是他一定会有某些弱点。哪怕只知道他最看重的东西,他也能让朱代东到时麻烦不断。

    “朱代东是一个很亲民的干部,不管他在哪里工作,在群众中的威信都相当高。我警告你,不要对他做违反原则的事。”王大可严厉的说道。

    “什么违反不违反原则啊,只要能让朱代东伤心,我就痛快。他一高兴,我就浑身不自在。”傅应星笑嘻嘻的说道。

    “你如果要这么说的话,那我拒绝再谈论一切关于朱代东的话题。”王大可严肃的说道,让他去揭lù朱代东的短处,这样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说的。他能揭朱代东的短处,以后别人就能揭他的短处。

    “那我们谈谈楚都市的人事,这总没有问题了吧?”傅应星突然说道,王大可语气中的不容置疑,让他只能改变策略。

    “楚都市的人事,什么时候跟你们有关系了?”王大可诧异的说,傅应星跟全国公安系统的许多人都很熟悉,可是行政部门,他应该不熟悉才对。

    “现在只要跟朱代东有关系,那就跟我也有关系了。”傅应星悠悠的说道,如何让一名体制内的官员不舒服,就算王大可不说,其实他也能猜得到。

    “听说朱代东的分工,刚做了调整?”张天睿说道,他来楚都的时间已经有好几天了,跟楚都市上下的官员都有交往,除了王大可之后,就属他对楚都市的情况最了解。

    “怎么个调法?”傅应星马上lù出很感兴趣的神情。

    张天睿马上做了详细的汇报,他跟楚都市的中层干部一起吃过好几次饭,他对地下排水系统有兴趣,最关键的那个人就是朱代东。因此,每次在饭局,只有本谈起朱代东,气氛马上就会活跃起来。

    “看来朱代东跟这个新来的市长不太对路嘛。”傅应星笑吟吟的说道。

    “急么,你有什么好办法?”周朝辉说。

    “好的办法没有,但跟这个欧谱班见一面,总不会错的。”傅应星笑眯眯的说道,只要欧谱班对朱代东没有好感,他就能把欧谱班的三分恶感变为十分。

    “看来我不走都不行了,傅应星,我要郑重提醒你一句,现在张天睿只是取保候审,你可不要乱来,朱代东给了一次面子,不会再给第二次。”王大可说道,他们这帮人,唯恐天下不乱,如果自己再不走,免不了要跟他们同流合污。

    “我还用朱代东给面子?朱代东如果敢把张天睿再抓进去,我就敢去砸了楚都公安局的招牌。”傅应星咬牙切齿的说道,他现在心里禺着一团火,总想找了个人发泄出来,如果朱代东给他这个机会,他一定求之不得。

    王大可离开楚都之前给朱代东打了个电话,此时朱代东也刚刚把许立峰和韦鲁郎送回来,因为朱代东有sī家车,他们每次聚会,都是朱代东亲自开车去接送。

    “代东,不好意思,我没想到傅应星这么麻烦,给你添乱了。”王大可说道。

    “怎么会呢,我应该感谢他才对,要不然楚都福利院的资金不足,怎么能一次xìng就解决了呢?”朱代东笑着说。

    “我现在准备回沙常,代东,张天睿的事谢谢你了。”王大可感jī的说,朱代东能这么大度把张天睿放出来,换成其他人,是做不到的。

    “大可书记,怎么还讲这样的话呢,坚决执行上级领导的指示,是我一贯的原则。你是我的老领导,以后有事,只管交给我去办就是。”朱代东谦逊的说。

    “代东,这话可是你说了,我可记在心里喽。”王大可笑吟吟的说,虽然他知道,自己不可能真的对朱代东指示什么,但朱代东能说出这样的话,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这是当然,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认账。”朱代东说道,王大可又不是一般的人,他当然不可能真的有什么事就吩咐自己去做,如果他找自己,肯定也是自己能办到的。

    “刚才我出来的时候,傅应星这小子在打听欧谱班跟你的关系,看来他准备动点歪脑筋,你注意一下。但是代东,他们这几个人,都是仗着家里的背景,在政治上不成熟,思想上的认识也没到位,该担待的还要请你多担待啊。”王大可说道,不管傅应星用什么手段,他相信,在目前,是很难奈何得了朱代东的。作为楚都市的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他在楚都市的能量,不是一般的大。

    比如张天睿的事,他在北京遥控指挥,就没能奏效,等他亲自飞到楚都,如果不是朱代东发话,张天睿依然还会待在公安局里。如果下午张天睿还不能放出来,晚上他就会转到市看守所,到时不但张天睿丢了面子,他们几个脸上也无光。

    “请大可书记放心,只要他们不违法乱纪,我是不会怪罪的。”朱代东淡淡的说,原本他已经把车停好,准备回家了,可是脚步却突然停了下来。

    挂上电话之后,朱代东又向他的那辆桑塔纳走去,傅应星跟周朝辉有多大的能量,他很清楚,现在又是地下排水系统工程招标的关键时刻,绝对不能有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