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自取其咎(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自取其咎(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其实朱代东从钟召云提供给他的名单中,挑选了两个。朱彳东在来木川市之前,就已经在特sè自己的秘书。他在看木川市人事档案的时候,就特别留意了市政府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在楚都的时候,他就特sè了好几个,在钟召云给他的那几份档案里,基本上都是他曾经留意过的人员。

    钟召云之所以能这么领会自己的意图,跟他的准备工作充分是分不开的。但这些人选,也只是朱代东通过看他们的档案得出的结论,就算是现在这个沈锵良,他也只准备先试用一段时间,如果合适,或者有比他更合适人,到时再换。

    秘书不像其他人,必须要小心谨慎,如果这个人选不选好,到时不仅仅是自己的工作效率会受到很大影响,甚至自己的声望、原则立场,甚至是前途,都会受到重大影响。除了沈锵良之外,朱代东还选了一个伍成科。但最后之所以选定沈锵良,是因为沈锵良比伍成科早一年参加工作。

    朱代东选秘书的标准,其实不算太高,只要诚实、机灵、品行端正,对市里的情况比较熟悉就可以了。这样的人表面上看,一抓一大把,因为这只是对一名国家工作人员的起码要求。可实际上,想要找到这样的人,其实是很难的。

    “钟秘书长,你好。”梁敦厦接到钟召云的电话之后,一时jī动得不知所措,钟召云虽然只是让他到他家里去一趟,并没有说是具体什么事,但梁敦厦知道,这件事十有八九与新来的朱市长有关。

    如果自己能到朱市长身边工作,那对自己来说,不亚于连升三级。其实早在朱代东还没有上任之前,对于谁会去担任朱市长的秘书,市政府办公室就展开了jī烈的讨论。按照一般原则…市长的秘书应该是办公室里那种老成持重,文笔一流,而且也具有一定级别的老笔杆子。

    但是朱代东不比一般的市长,第一…他的年龄原来就很小,才三十出头,如果用一个年龄比他还大的秘书,朱代东或许是不能接受的。因此,市政府办公室三十一岁以上的人,这次自动就放弃了竞争的希望。他们都是机关里的老油条,知道像这样的事…主动去争并没有什么意义,就算是能让钟召云推荐给朱代东,最后也需要朱代东的定夺才能决定。

    其实梁敦厦早就准备向钟召云表达一下自己的“意思”,特别是得知自己进了朱市长秘书的等候名单之后。但别人提醒他,朱代东的秘书,决定权不在钟召云手里,甚至钟召云连推荐的资格也没有。看看朱代东以前的几个秘书,哪个不是他亲自指定的?

    可是今天将是自己最关键的一个晚上…也许自己的整个人生,将在今天晚上发生改变。既然是去钟召云家里,这是领导给的机会…当然不能空着手去。可提什么东西又让他很费神,东西差了,拿不出手。东西好了,让人看见岂不尴尬?他倒是早就准备了一万元,就是为了在这次的事情。

    “小梁,你来就来嘛,提东西干什么?”钟召云看到梁敦厦手里拿着一个小的塑料袋,眉头一皱,说。

    “我知道秘书长高风亮节,也不敢提什么太贵重的东西…这是两只猪肚,是专门从乡下拿来的,很不错的。”梁敦厦把手中的袋子举起来,微笑着说。钟召云喜欢吃肚包鸡,虽然以他的身份,不管什么菜都能吃到。可是有些菜…对原材料却是很讲究的。比如肚包鸡,猪肚最好是乡下那种没有喂任何饲养的。

    “那好吧,但小梁,下不为例。”钟召云淡淡的说,梁敦厦说到最后那句“很不错的”的时候,特别加重了语气,他心里一动,梁敦厦在机关里确实是个很机灵的小伙子,人情世故很精通。

    “。”梁敦厦恭敬的说道,顺手把两只猪肚放到厨房里,然后才回来。

    “坐吧,小梁。今天让你过来,主要是谈谈你工作的事,你到市政府办公室工作多长时间了?”钟召云问,既然下午朱代东就提出来要让梁敦厦到他身边工作,那明天一班,自己就必须把梁敦厦带到朱代东办公室,如果今天晚上找他谈一下,明天还真抽不出空。

    “四年半了。”梁敦厦原本就只有半边**坐在椅子上,现在听到钟召云这样提问,心里一阵狂喜,连身子也马上正了正。

    “四年半了?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了。小梁,你现在是正科还是副科?”钟召云问,他对梁敦厦的档案原来并不是很清楚,刚才在家里的时候,才认真的研究了下。

    “我是前年年底解决的副科。”梁敦厦说道,如果他能担任朱代东的秘书,应该马上就会解决正科,再过一年半解决副处,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只要能干满朱代东这一届,到时再外放,一个正处是跑不掉的。

    可如果没有这个秘书的职务,他想要解决正处,在机关里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市政府办公室有好几百人,而它本身也就是一个正处级的单位,要解决处级待遇,就必须是办公室的一二把手。而做到那一步,必然要跟市里的主要领导搞好关系。

    “是这样子的,下午朱市长提出来,希望能尽快安排一个人到他身边工作,我向朱市长推荐了你,你自己有什么想法?”钟召云说道,不管朱代东最后指定了谁,这番话他都是必须要说的。这样的顺水人情,此时不做更待何时。何况跟朱代东的秘书搞好关系,是他这个市政府秘书长必须要做到的。

    有些事情,钟召云并不能直接跟朱代东沟通,只能从侧面打听。既然不能与朱代东沟通,那从他秘书那里得到消息,就显得很重要。甚至有些时候,他这个秘书长想见朱代东,还要秘书安排。

    “我坚决服从组织安排。”梁敦厦jī动的说,终于盼到这个时刻了,他一下子觉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变化,甚至就连钟召云,在他眼里,此时也是那么的可爱。

    “小梁,虽然你在办公室,也是做文字工作的,但是给领导写稿子,与做领导的秘书是两回事。多听、多看、多记,谨言慎行这四个字,一定要切记。”钟召云说道,当好领导的秘书,其实也没有什么诀窍,手勤、眼尖、tuǐ快、嘴紧,只要能领悟透这八个字,基本上就能成为一名合格的秘书。

    “请秘书长放心,我一定谨记你的指示,不管我是否成为朱市长的秘书,我永远都是办公室的人。”梁敦厦说道,其实市政府办公室的机关人员,哪一个都随时做好的充足的准备,当领导秘书有哪些忌讳和要诀,他们早就了解。只不过有些具体的事务,知道,与能够做到是两回事。

    “嗯,响鼓不用重槌,这既是组织对你的考验,同时也是你证明自己能力的一个机会,到了朱市长身边之后,要努力学习,你以后不仅仅是工作,还要永远保持一颗学习的心。能在领导身边工作一段时间,对你以后的人生都会有很大的影响。”

    “请秘书长放心,我一定努力学习,争取以最好的工作作风回报组织和领导的关心和支持。”梁敦厦说道,他清楚,自己这个秘书,除了要服务好朱代东之后,还要随时跟钟召云保持着密切联系。

    果然,钟召云听到梁敦厦的保证之后,脸上lù出了满意的微笑。梁敦厦走后,他还亲自送到了门口。走到楼下的时候,梁敦厦心情无比舒畅,他突然之间,觉得这个世界格外的美好。

    就在梁敦厦走后不久,钟召云的妻子就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直奔厨房,仔细的看了看刚才梁敦厦送的那两只猪肚。很快,她就从厨房里满意的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长方形的塑料袋。

    “这是猪肚里面的,我看得有一万。”石丽梅微笑着说,也不顾塑料袋子上面还沾着一层油腥,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就拆开了油淋淋的塑料袋。

    “这个梁敦厦是怎么搞的?明天给他退回去。”钟召云眉头一皱,说。

    “在家里还装?明天你跟他说吧,让他到家里来拿,我就在家里等着。”石丽梅冷笑一声,说。这又不是在单位上,夫妻俩说话还用带假面具吗?何况这钱是人家心甘情愿送的,又不是给梁敦厦办违法乱纪的事,这要的钱收着最安心,如果不要,梁敦厦恐怕以后还不敢跟你亲近呢?既做了人情,让梁敦厦感jī,还能得到实惠,何乐而不为?

    钟召云没有再作声,明天他肯定是还要再跟梁敦厦谈话的,也会“郑重其事”的告诉他,让他再到家里去一趟,找石丽梅把钱拿回去。不管到时梁敦厦会不会把钱拿回去,总之,姿态自己是必须要做足的。

    但是石丽梅跟钟召云恐怕想不到,正是因为他们刚才的几句对话,让梁敦厦成为朱代东秘书的事泡汤了。

    谁让市政府大楼与市政府机关宿舍只隔着一条马路呢?两者相隔的距离不到二百米,这完全在朱代东的听力范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