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城府?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城府?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回到家之后的伍成科,已经完全从刚才的紧张、jī动、振奋状态中走了出来。回到家的时候,黄次英还没有睡,儿子突然急匆匆的走了家门,当母亲的自然不会放心。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黄次英看到儿子回来,连忙站起来,嗔怪的说。

    “妈,我这是工作。”伍成科走到房间,脱了衣服,准备再去洗个澡。到家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后背早就全湿透了。

    “你的工作时间不是很固定吗?什么时候有过领导找过你?”黄次英跟着伍成科到了卫生间门口,追着问。伍成科参加工作三年多以来,基本上都是过着朝五晚五的生活,偶尔加班也不坐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到了家里还会领导叫走。

    “妈,这是真的,刚才确实是领导叫我过去,从明天开始,我的工作可能就要换了。”伍成科说道,然后就把卫生间的门关了。

    “那好,你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班呢。”黄次英见儿子不想多说,也就没有多问。

    原本伍成科已经很疲劳了,可是他躺在áng上却辗转反侧,根本无法入眠。对于明天自己的新工作,他充满着憧憬。但在心里,他又对自己信心不足,市长秘书,可不是一个随便就能做好的工作。

    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但第二天一早,在生物钟的提醒下,他还是按时醒来了。想到今天自己将要开始的新工作,精神马上为之一振。从今天开始,自己的人生也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到市政府办公室的时候,离上班还有十五分钟,伍成科把自己的sī人物品整理了一下,用一个小纸箱装着,抱着箱子到了朱代东的办公室。而此时朱代东也早就坐在办公椅上看文件,看到伍成科进来,朱代东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

    “小伍…来了。最后面的那间办公室是你的,先去熟悉一下情况。”朱代东跟他握了握手,亲自引着他到了最外面的那间小办公室。

    伍成科刚刚离开秘书一科的办公室,梁敦厦也到了…他今天特意穿了一件名牌衬衫,打着领带,西kù也特意烫得笔tǐng,出门的时候,还特意照了照镜子,觉得自己精神抖擞,容光焕发。今天是他担任市长秘书的第一天…他必须要以最饱满的精神状态,出现在别人面前。

    可是直到上班之后,他还是没有接到上面的通知,他本来想直接去钟召云的办公室问一下,可左想右想,总觉得不妥。梁敦厦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后面,坐立不安,时间拖得越久…他心里就越慌。

    “听说了,朱市长的秘书定下来了。”

    机关上班的第一件事,除了泡茶、看报…就是散发机关里的消息。虽然伍成科在上班之前就到了朱代东的办公室去工作,可是才刚过没多久,这件事就已经传开了。

    梁敦厦听得心里暗喜,他没想到,自己还没有上任,消息竟然已经传开了。看来自己无需再担忧,马上就会有人来通知自己去朱市长的办室。可是随后,梁敦厦的脸sè马上变得很难看。

    “这件事我已经听说,伍成科这小子的运气太好了,竟然能被朱市长看上…晚上可得让他请客才行。”

    伍成科?梁敦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呢?市长秘书一向都是秘书长安排的,自己昨天晚上还亲自登门拜访,不但送了猪肚,而且猪肚子里还“货”。

    他不相信钟召云会没听懂自己的意思,他也不相信自己走后…钟召云会不去看看猪肚里会有什么秘密?不可能,这一定是搞错了,一定是这样。

    就在梁敦厦脸上yīn晴不定的时候,他桌上的电话机突然响了起来,把他吓得了跳,他烦躁的拿起电话机,放在耳边,淡淡的说了一句:“喂。”

    “梁敦厦,你来我办公室一趟。”钟召云说道,今天一大早,朱代东就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秘书的人选先用伍成科,如果伍成科不合适,再重新选。这个决定让钟召云大吃一惊,梁敦厦是朱代东亲自指定的,现在突然换人,这中间是什么原因?

    钟召云认为一切都是有因果关系的,昨天晚上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他马上去了解,果然不出所料,昨天晚上朱代东竟然亲自接见了伍成科。而朱代东接见伍成科的时间,距离梁敦厦来自己家之后,没有超过一个小时,难道………………?钟召云不敢想像,他认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梁敦厦来自己家,初来乍到的朱代东,怎么可能知道呢?

    当然,机关哩到处都可能有眼睛和耳朵,说不定哪个看到梁敦厦到了自己家转身就向朱代东汇报。给领导汇报机关里的各种最新消息,也是相当一部分人的“义务”。

    可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原因,钟召云到现在都没有猜透,越是未知的东西,越畏惧。朱代东一开始亲自指定的是梁敦厦,可是仅仅过了十二个小时,马上就换成了伍成科,而且朱代东已经让伍成科到市长办公室正式办公,之所以通知他,只是让他下文调整伍成科的工作。

    “知道为什么会让伍成科取代你吗?”钟召云看到梁敦厦一身鲜亮的打扮,冷冷的说道。

    “秘书长,我实在是想不通。”梁敦厦瓮声瓮气的说道,明明昨天晚上跟自己说好,让自己努力表现,争取进步,可转眼间就变了卦,幸好这件事他还没有到处宣扬,否则让他的脸往哪放?

    “我想你看了这些东西,应该会明白为什么。”钟召云拿出一个塑料袋,正是昨天晚上梁敦厦送过去的。“我以前一直以为你是一个正直的干部,现在看来是我错了。这件事组织上没打算让纪委介入调查,到此为止,但你必须要写一份深刻的检讨,一午交到我办公室来。”

    梁敦厦一看那个塑料袋就全明白了,可这是真的吗?他不太相信,钟召云的为人如何,朱代东或许还有是很清楚,但梁敦厦听闻过他的“事迹”实在不少。如果昨天晚上真的只有两只猪肚,那恐怕就算朱代东同意自己去担任他的秘书,钟召云也会从中作梗。

    “秘书长,昨天晚上的事,我向你检讨,但是为什么会是伍成科呢?”梁敦厦不服气的说,论能力,他自认不输于伍成科,论资历,自己比他还先一年参加工作,论成绩,他在报纸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也是多于伍成科。而且他写的稿子,也经常提到市领导的表扬。

    “你啊,看来还是没有明白这其中的关键原因,好好回去想想,想通了,这件事就当个教训。想不通,你还有得跟着摔。”钟召云呵道。

    梁敦厦正要说话,伍成科突然出现在门口,钟召云的办公室并没有套间,而且他办公室的门,也是很少关的。伍成科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看到钟召云望着他,马上说道:“钟秘书长,朱市长刚才又提出还想去木川酒厂,这是重新做的日程安排,请你看一下。”

    “小伍啊,进来坐吧。”钟召云对待伍成科跟梁敦厦完全是两个态度,他原本是坐在办公椅上跟梁敦厦谈话,看到伍成科进来后,马上坐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接过伍成科手中的那份日程表,又跟他亲切的握了握手。

    “谢谢秘书长。”伍成科在会客区坐了下来,他刚才已经看到了梁敦厦,他已经听到消息,原本市里是准备让梁敦厦担任朱市长秘书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终朱市长却选择了自己。

    “一个上午朱市长要看三个地方,是不是太仓促了?”钟召云这才拿志手中的日程表看了起来,朱市长的日程安排一般是由他做计划,然后向朱代东请示,由朱代东最后定夺。上班之前,他就已经被朱代东叫进去,他先请示朱代东,有没有特别的要求,然后他才根据朱代东的要求,做了一个大概的行程安排,交给朱代东做最后的修改。

    “朱市长说现在只是去了解一下情况,每个行业都要选出几家有代表xìng的企业,业绩好的,业绩一般的,亏损经营的。”伍成科说道,按照朱代东交代的原则,上午一般是先去企业,下午去政府部门调研。

    对于朱代东这样的安排,伍成科暂时还没有想透,但这样的问题,也不好随便问别人,只能靠自己在心里慢慢琢磨。

    “为什么会去木川酒厂呢?”钟召云呢喃自语的说。

    “是这样子的,朱市长昨天晚上问起我父母的工作单位,我告诉他,我父母都是木川酒厂的职工,朱市长就问了一些关于木川酒厂的情况。”伍成科轻轻说道。

    召云意味深长的看了伍成科一眼,对伍成科的情况他也做过了解,甚至几天前还找他谈过一次话,在他的印象中,伍成科不像是这么有城府的人。至少现在还不会有这样的城府,这一点钟召云能够肯定。既然不是有意为之,他心里自然不会多想,在日程表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就递还给了伍成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