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忍无可忍(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忍无可忍(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朱代东的想法完全出乎周保宁的想像,按他的想法,既然僭丨际市场上一吨铟能卖到二十万美元,那应该把冶炼厂的铟全部想办法卖到国际市场上去,怎么还要惜售呢?

    虽然朱代东的想法还没有完全成熟,但是他知道,如果不先向周保宁交底,恐怕很难得到他的支持。朱代东一边向周保宁汇报,一边整理着自己的思路,他的思路其实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现在全球对于铟的需求量每年都在增加,而铟的产量一直没有得到提升,铟属于一种分散元素,在地壳中含量非常低,它是自然界最稀少、最不易形成独立矿物的元素之一。

    与此同时,铟的用途越来越广,除了应用于原子能工业中′还在电子软件、通信器材等方面不可或缺。因此,木川市就能围绕着每年这几百吨铟而做一篇文章,同时还能让木川冶炼厂的铟卖一个好价格。

    “代东,你的想法虽然好,可是到时候要承受的压力肯定不小。”周保宁缓缓的说道,如果说杜忠德不知道国际市场铟的价格,他是不太相信的。之所以装聋作哑,肯定也有其原因。

    “所以才要请保宁书记到时大力支持才行。”朱代东笑着说。

    “代东,你在这里等着我啊。”周保宁呵呵笑道,如果按照朱代东的设想,冶炼厂的铟,就像一棵梧桐树,能引得那些金凤凰主动飞过来。现在他总算是明白朱代东的想法了,如果按照朱代东的做法,对木川来说,确实是一箭双雕的局面。唯一美中不足提,木川冶炼厂的创汇额每年将减少五百万美元。

    “如果没有市委的支持,我想光靠市政府,是很难做好这件事的。”朱代东说,不管什么事,只要是改革必然会触动到一些人的利益,这就要看改革的力度和决心了。在朱代东看来,只要是为了木川市的经济发展,个人的利益可以暂时放弃。何况这些利益原本就是暴利,木川不追究他们商业欺诈的责任,已经是便宜他们了。

    “市委和市政府本来就是一家嘛,只要是为木川市的经济建设,我哪怕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会支持到底!”周保宁坚定的说道,其实他跟原来欧谱班的关系之所以会搞得水火不相容,最关键的原因是欧谱班对木川市的发展思路,没有说服他。

    可现在,朱代东的一番话,就让他决定,全力支持他的做法。按照朱代东的说法,国际上的铟是属于僧多粥少、供不应求的局面,何况铟是不可再生的资源而且应用范围又非常广,属于皇帝的女儿不愁嫁。

    把铟放在手里,以后的价格绝对只会涨不会跌。

    周保宁身上确实缺乏开拓精神可并不代表他不希望木川市的经济不发展。朱代东的做法,在他看来是很稳妥的,理应大力支持。

    “周总,是不是走一走?”朱代东与周保宁走出那家饭店之后,提议道。他们来的这家店,虽然不大,位置也算是近郊,但生意不错,来来往往的人不少。再在外面称周保宁为保宁书记,恐怕岳松区的干部很快就会得知消息赶过来。

    “也好。”周保宁迟疑了一下,说。他作为木川市的市委书记,已经有很久没有在街上单独逛过了。每次只要他出行,必然会有一大群人围在身边,他想看的,未必能的都是别人想让他看到的。到了他这个级别,很多事情已经身不由己。

    朱代东跟周保宁背着手走在前面,伍成科与周保宁的秘书任光敏提着包走在后面。而在他们身后不远,是朱代东与周保宁的专车。周保宁或许是很久没有这样无拘无束的上过街了,对什么都很感兴趣。现在天气开始炎热起来,街上的行人也开始增多,晚上的商店关门的时间也更晚。看到人少的商店,周保宁还会走进去看看,问问店内商品的价格,如果店主愿意跟他攀谈,还会问问收入情况,店面租金以及各种费用。

    周保宁虽然经常在电视上lù面,可是谁会想到他就突然出现在这里呢,何况他的穿着也很普通,只是身上那种长期上位的气势,让人不敢对他轻视。

    “周总,到前面去看看吧。”朱代东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动作。他之所以会特意选择在岳松区,主要就是想让周保宁到小百货批发市场和服装鞋帽批发市场去看看,对那些批发市场而言,现在才算是刚开始营业。

    “怎么这里这么热闹?”周保宁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诧异的问。在他的印象中,这里应该是冷冷清清才对。他多次路过这里,在车里看到白天的时候,这里很多门面都是关着的。

    “来到里进货的人,都是趁着现在这个时间,到下半夜后,他们又坐着车子回去了,明天一早,就能在自己的店里卖今天晚上新进的货。”朱代东解释道,他又带着周保宁往旁边的一块大空地走去,那里白天就是块空坪,但现在,灯火通明,空地上停着上百辆车,大部分都是那种“零担车”。前面是半截卧铺车厢,后面半截就是个封闭式的仓库。

    现在已经有人用板车、三轮车、摩托车托着大包小包的货物往这里赶,整个停车场里一片忙碌的景象。周保宁的脚步已经慢了下来,他记得以前朱代东曾经跟他提起过这边的批发市场,可是当时没有引起自己的重视。今天朱代东再次让自己来这里,肯定是有其目的的。

    “代东,看这些车牌,不但全省镑地的车都有,而且周边省份也都有车过来。”周保宁说道,什么时候这里的批发市场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可他这个市委书记竟然不知情,实在有些不称职。

    “你不要小看这些门面都是农民的房子,可是这里每一家店铺的销售额,每天都是以万为单位。”朱代东说道,晚上来这里的人,绝大部分是进货,只有一部分本地人是想来图个便宜,像他跟周保宁这样的闲情逸致的人,少之又“你的意思,这里一个晚上·就有上千万的营业额?”周保宁惊诧的说,他刚才在批发市场里转了转,到处都是门面,到处都是进货的,市场里也确实是一片繁忙的景象。如果真要像朱代东所说,这里每天的营业额都能超过一千万,那这个不起眼的小市场·很可能是中部地区最大的批发市场了。

    “这是最起码的。”朱代东笃定的说,关于这里的批发市场,是如保在没有惊动地方政府的情况下,发展壮大的,朱代东还没有完全了解。但他能想像得到,这肯定是一个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过程。

    “戴海水、常福江是怎么搞的?”周保宁一脸愠sè,他所说的戴海水是岳松区的党委书记·而常福江是区长。一个年营业额在百亿以上的市场,他们竟然毫无察觉,真不知道他们在岳松区的工作是怎么干“周总·再到前面去看看吧。”朱代东说道,他今天把周保宁请来,可不是要他向戴海水或者常福江问罪,这个批发市场没有引起当地政府部门的部门,戴海水跟常福江肯定是有责任的,可是朱代东认为,或许戴海水跟常福江也像周保宁那样,被méng在鼓里。

    周保宁不知道朱代东的葫芦里还卖着什么药,可是既然朱代东说了,那前面必然还会有什么名堂。果然·周保宁走到前面不远,就听到有人在争执,不是顾客与店主,而是店主与这里的管理人员。

    看到好几个穿着警服没配警衔的保安凶神恶煞的站在那里,周保宁的脸sè立时变得铁青,这是一家专门批发童装的服装店·现在店里的服装一片狼藉,有个男子躺在地上,而旁边一名fù女正抱着他在抽泣“你们也太霸道了吧?竟然还打人!”那fù女大声叫道。

    “霸道?昨天让你们交管理费,你们说没钱,等今天再交。今天我们来了,你们又说明天交,是不是管理费就不用交了?”一名像是为首的保安,冷笑着说。他一脸的横肉,满眼凶光,一看就不知道是什么好人,怎么这里的市场避理处会聘请这样的保安人员?

    “那是因为你们的管理费太贵了,门面租金才二百一个月,你们却要收五百一个月的管理费,这天下有这样的事情吗?”fù女叫道,当初她就是因为这里的租金便宜,才特意从浙江那边赶过来的,到了木川之后,这里的租金确实很便宜,而且各项生活开支也不高。

    可是事情在半年之后发生了变化,当初签合同的时候,这边的管理方跟他们说,是免半上的管理费,当时他们以为管理费肯定就是那么几块或者几十块钱,一个月的租金才二百块,有门面有住房还有仓库,管理费再贵,也贵不过租金吗?可哪想到,他们的想法都错了,半年之后,管理方派人来收管理费,他们才知道,一个月竟然要收五百块的管理费,而且这个费用是按照门面来收的,一个门面五百,有的老板做得大的,想着反正租金便宜,一口气就租了三四个。到了交管理费的时候,才知道要交一二千,他们当然想不通了。

    “你嫌管理费太贵,可以走嘛,我们又不能强制你在这里做生意。”横肉保安冷笑着说。

    “我要向市政府反映这个情况,你们简直欺人太甚!”fù女大声叫道。

    “向市政府反映情况?好啊,你可以去,要不要我派人送你去?听说新来的市长是个毛都没长齐的nèn蛋,他要是能看上你,这管理费我作主给你免了。”横肉保安嚣张的笑着说。

    “你们简直就是强盗!”fù女说道。

    “我们既不偷也不抢,怎么能说是强盗?管理费到底交不交?如果不交,我们给你做生意,兄弟们,去写个牌子,这里的衣服一块钱一件,时间有限,限卖五百件,我们是讲诚信的,绝不会多收你们一块钱。”横肉保安一脸的轻蔑,对付这些商家,他们有的是办法,不交钱就不让你做生意,后来发现,直接给他们卖货更加划得来。既实惠了买家,也能让他们很快就收到钱。

    “你要死啊,我这里的衣服,进价都要好十几块一件!”fù女猛的站起来,怒吼道,关系到她的切身利益,哪怕对方的势力再强,她也要奋起拼搏。

    “老子管你多少钱一件进过来的,马上写牌子!”横肉保安大声说道。

    “你敢!我跟你拼了。”fù女见他们真要行动,发了疯似的往横肉保安扑去,又打又扯。

    可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斗过得牛高马大的保安?被那横肉一把抓住手腕,然后随后一扔,就摔到了地上。

    “住手!”朱代东实在看不下去了,如果他能容忍这样的行为,那他这个市长就没有必要再当下去。他走过去扶住那fù女,怒斥道。

    “谁家的kù裆没拉上,把你这小子放出来了?”横肉保安看到朱代东,充满轻蔑的微笑从嘴角滑落,这年头还真有不怕死的。

    “你说你是这里的保安,那这里的市场又是归谁管?”朱代东强忍着怒气,沉声问。

    “归谁管也不归你管,小子,老子劝你一句,别自讨没趣,想买便宜衣服,就把钱准备好,机会不多,时间有限,只卖五百件。”横肉保安一脸凶相,根本就没把朱代东放在眼里。

    “你们这样的行为跟土匪有什么区别?”朱代东怒斥道。

    “我们跟土匪当然不一样了,土匪劫财还劫sè,我们只拿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横肉保安说道。

    “戴海水,你现在哪里?马上来东郊的服装鞋帽批发市场?”周保宁其实也早就忍不住了,可是看到朱代东开了口,他才忍住没说话,一直在旁边看着。可看到这么嚣张的保安,他实在忍无可忍,就给戴海水打了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