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荡然无存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荡然无存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对于旁边那个糟老头子打电话叫人,横肉保安显得嗤之以鼻,不就是叫人么?不管对方叫多少人来,在其他地方他不敢保证,可是在这个市场里,都不可能干过他。看到周保宁打电话喊人,他也从腰上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头儿,这儿有人想闹事,你是不是过来一趟?”横肉保安看了一眼周保宁,说道。他虽然很少跟政府机关打交道,可是周保宁身上有一种令他敬畏的东西,可具体这种东西是什么,他又说不上来。还有那蹲在地上的年轻人,看上去斯斯文文,可是面前自己一群人,竟然没有惊慌失措,如果不是真假,那就是有底气。

    “我说你猪脑子啊,这么点屁事也要给我打电话,对方有多少人?”那头儿的声音很是不耐烦,这个时候他正在玩牌,怎么可能为了一点芝麻大小的事就过来跑一趟呢?何况在这一片,根本就没有他们摆不平的事,只要把身份亮出来,别人自然会退避三舍。

    “两个人,其中一个是老头子,一个是文弱书生。”横肉保安看了一眼朱代东他们,一脸轻蔑的说道。

    “你不但是猪脑子,而且还长着一副老鼠胆,这样的事你要打电话?你的电话费不要钱的吗?混蛋!傍我狠狠的揍他们,不要把人打死了就行。”头儿一通臭骂,就挂断了电话。

    “娘卖皮!”横肉保安不敢对头儿发火,只好把满腔的怒气发泄到朱代东和周保宁身上,他把手机收手,疾步走过来,一抬tuǐ,就准备给朱代东一脚。

    可是他还没走到朱代东身边,旁边就冲出一个人,一脚就踢在他xiōng口。他趔趄几下,然后一**坐在地上。他满脸的不可置信。在这里谁还敢对他们动手?刚开始收管理费的时候,还有可能碰到过这样的情况,可当他们把几个为首之人弄残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当刺头了。

    “你们不想活啦?”横肉保安在市场里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从来都是他去欺负人,从来没有人敢欺负到他头上。他猛的从地上爬起来,就要向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冲去。

    “谁都不许动!”杜树军突然从腰后掏出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让这伙人不寒而栗。

    “他M的,拿把假枪出来吓唬谁啊?”横肉保安讥讽道。作势就要往杜树军这边冲。

    “砰!”

    杜树军猛的扣动了板机,一枪打在横肉保安的脚前,水泥地面被钻开一个洞,外面还飘着淡淡的青烟。横肉保安一看就傻了,他们人再多,也挡不了子弹啊。这声枪响也把旁边看热闹的人吓得不轻,原本他们都围得很紧。可现在像潮水般退开了。距离杜树军至少有五米远。

    而远处也响起了警笛声,刚才任光敏和伍成科分别给市政法委〖书〗记马志旺,和公安局长温福亮打了电话。一听说市委〖书〗记和代市长到了岳松区的批发市场,而且还有可能处在危险当中,马志旺和温福亮都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们马上给岳松区公安分局和离批发市场最近的〖派〗出所打电话,让他们紧急出警,自己也是连衣服都不顾不得换,就往外跑。

    首先抵达现场的是当地〖派〗出所的〖民〗警,看到一个人拿着枪与市场的保安在对峙。几个〖民〗警的脑门子当时就为子这凉,刚才分局和市局的一把手都给〖派〗出所打来电话,让他们马上到批发市场出警。领导的语气非常严厉,他们不敢怠慢,可哪想到竟然会是枪案?他们可没有配枪,为了一个治安事件,是有违规定的。

    “杜树军。把枪放下。”〖派〗出所的所长史耀清借着灯光,仔细的看着杜树军,突然之间他认出了杜树军,前段时间,他跟本地几个人打架斗殴。被扭送到〖派〗出所,当时他看到杜树军是看着小车来的。特意去过问了一下。

    “史所长,这几个人在市场里强行收取斑额管理费,简直就是明抢豪夺,刚才还打伤了人,希望你们〖派〗出所能处理一下。”杜树军把枪收起来,淡淡的说道。他也认识这个史耀清,上次自己跟几个当地的地痞流氓干了一仗,后来〖派〗出所出警,可最后的处理结果却是他被罚款二千元。这件事他只跟郑阳松提过,还没有告诉朱代东。

    “你先把手枪给我,国家可是明令禁止sī人持有枪支的。”史耀清并不理会市场里的这些人,这些人怎么处理,能不能处理,他这个〖派〗出所所长,并没有最后的发言权。

    “你放心,我是有持枪证的。”杜树军淡淡的说,然后从身上拿出一个证件交给史耀清,以前他单独来木川的时候,不但没有带这个持枪证,就连工作证也没有带。虽说自己来木川熟悉路况是朱市长吩咐的,可自己不能因为这些事而影响到朱市长的工作。如果上次他带了持枪证,就算没有带枪,〖派〗出所也不敢难为他。若是带了工作证,恐怕还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史耀清拿过杜树军的持枪证,仔细的看着,这样的证件发放的数量很少,而且又都是内部人员使用,所以外面根本就看不到。就算现在做借假证的到处泛滥,但这样的证件他们没有模板,而且使用的人也很少,基本上没有假的。他甚至还拿出自己的证件做过对比,确实是省鲍安厅发放的。

    “你是哪个单位的?”史耀清把持枪证还给杜树军,问。一般能持枪的,要么是部队、武警或者自己的同行,可上次杜树军说他是无业,现在看来当时他没有撒谎。

    “我在市政府工作。”杜树军淡淡的说道。

    “你是史耀清同志吧?”任光敏又接了几个电话,都是马志旺、戴海水、常福江还有公安局长温福亮打来的。既然有公安部门的人来了,那周〖书〗记和朱市长的安全就有了保证,他也不像刚才那样紧张。从温福亮的电话中,他得知这里属岳和〖派〗出所管辖,所长叫史耀清。刚才杜树军喊对方史所长,他就知道肯定史耀清。

    “你是……?”史耀清看到对方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了。

    “我是市委的任光敏,周〖书〗记跟朱市长都在这里。”任光敏低声说道。

    耀清一听对方说起周〖书〗记,就明白任光敏的身份了。按道理任光敏这样的人是不可能认识他的,可现在对方一开口就喊出了他的名字,显然今天晚上的事非比寻常。

    “岳和〖派〗出所所长史耀清,向周〖书〗记、朱市长报到,请首长请示。”史耀清跑到周保宁和朱代东身前,一个标准的敬礼,大声说道。

    “史耀清同志,今天的事情,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这些所谓的市场避理人员气焰如此嚣张?为什么他们收取的管理费比门面租金还要贵一倍多?”周保宁沉声说道,他现在当着史耀清的面还不好发火,如果现在戴海水在这里,肯定会被他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请周〖书〗记放心,我马上会去调查清楚。周〖书〗记、朱市长,这里环境太乱,是不是先换个地方?”史耀清看了看周边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有些担忧的说道。

    “这可是你的管辖范围,你又是〖派〗出所的所长,难道我还要担心人身安全问题不成?”周保宁冷笑道。

    “保宁〖书〗记,还是先到前面去吧,我相信这里交给史耀清同志,应该会给市委市政府一个满意的答复。”朱代东淡淡的说道。

    “谢谢朱市长。”史耀清感jī的说,如果周保宁跟朱代东在这里,很多话他根本就没办法说得清。

    “史所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杜树军同志,他是我的司机,上次他按照我的指示提前来木川熟悉路况,可是在岳松区却出了一些意外,有这么回事吗?”朱代东的语气越说越严厉。这件事原本他是不想当着周保宁的事跟史耀清说起的,而且也无需说得那么详细,可是现在杜树军在这里,他就必须把事情交待清楚,这也是对杜树军的负责任的态度。

    “啊,杜树军……同志是您的司机?”史耀清后背一阵发麻,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啊,市委〖书〗记跟市长都到了自己的地头,而上次〖派〗出所处理的杜树军,却是朱市长的司机,而且上次本就是奉朱代东的指示来木川的。

    他悄悄看了朱代东一眼,发现他的脸sè深沉,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是怒还是忧,他心里一叹,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朱代东上任之后还没有过什么具体措施,难道他的三把火,就要从岳松区烧起?

    当朱代东陪着周保宁离开批发市场之后,戴海水、常福江、马志旺、温福亮先后都赶到了。周保宁也没打算走远,就在批发市场敖近借了个地方,召开临时会议。他平常很少单独出来,而且今天晚上,一开始的情况,他还是比较满意的,木川的商业如此发达,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但是最后的那一幕,让他满心的喜悦一下子dàng然无存,他希望戴海水能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一个能让他满意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