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自杀?(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自杀?(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付仁慧刚拿到陈标的记事本时,也很诧异,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陈标竟然也是马志旺的坐上宾。除了马志旺之外,市公安局长温福亮、岳松区的区长常福江都牵涉其中。虽然这也不排除是陈标恶意为之,可苍蝇不盯无缝的蛋。

    “这本记事本从楚都警方拿到之后,就一直由我保证,名单也是我整理出来的,没有经过其他人的手。”付仁慧说道,她只能保证从自己拿到记事本之后,没有人看过,却不能保证之前会有人接触。何况楚都警方才是最先接触记事本的,想要完全保密,是很难的。

    “除了马志旺、温福亮、常福江之外,其他人纪委可以开始侦查,对于一些情节较轻,态度较好,金额较低的人,要注意区别对待。我们党的纪律处分,并不是以惩罚为目的,错误谁都会犯,但是如果别人一旦犯错,你就一棍子打死,这也不是我党的原则。”周朝辉沉吟道,他的意思很明确,抓一批、罚一批、吓一批。而“吓一批”的人数,至少要在一半以上。

    希望这些人在经过这次事情之后,能吸取教训,在今后的工作中,重新找回自己。这是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并不意味着让他们逃过一劫。哪怕就是处分再轻的人,也必然会在档案上留下一个党内处分。

    “好的,周书记,我们纪委也需要对陈标加以审查,能不能对他进行‘双指,?”付仁慧说道,按照陈标的记录,光是九七年,他行贿过的官员·就有五十五名之多。去年呢?今年呢?九七年之前呢?

    所谓的双指其实与双规是等同的,双指:指的是在指定的地点、指定时间内交待所有的问题。双指主要是针对非党员干部,这就是双指与双规最大的区别所在。

    “可以,但时间不能太久。”周保宁想了一下,说。陈标不但涉及到行贿官员,他手下有三百多名保安,这些人说得好听点是保安,不好听点就是打手。很多人都是两劳人员和社会上游手好闲的地痞流氓·甚至还有一部分是刚刚劳改出来的,就在陈标的公司里谋到了一份保安的差事。

    “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要给我吧。”付仁慧笑了笑说,陈标是一个很关键的人物,而且又不是党员干部,纪委要调查他,原本最好的办法是让公安机关出面。但现在那份名单上,排在第二位就是公安局长温福亮,付仁慧哪还会放心让陈标给公安局审讯?

    “一个星期的时间久了点·今天是星期三,下个星期一之前,要拿到他的口供。”周保宁说道,下个星期一市委要召开常委会,在会上,这肯定会当成一个重要的议题·如果纪委那边没有拿到硬扎的证据,对排在名单前面的那几个人,市里就不好研究讨论。

    “我们纪委全力以赴、竭尽全力,一定要把陈标拿下来。”付仁慧说道,从现在开始算起,加上今天,也不过五天的时间。这个时间说长不长,但说短也绝对不算短,只要采取的审计方式正确·还是能够完成任务的。

    纪委办案和公安办案不同·公安打交道的惯犯多,那种人几进宫,心理承受力比较强,普通的审讯手段·还真是拿他们没办法。陈标虽然不是几进宫,而且最近几年也养尊处优惯了,可以说是半个官方人士了。但是对付他的办法,还是不能跟其他人一样。

    纪委办双指案的情况并不多,在付仁慧担任木川纪委书记的这几年里,这还是第三个双指案。一般的人,有公安机关出现就足够了,要不然就让检察院去调查,能让纪委出面调查的非党员干部,肯定是那种身份比较特殊,或者涉及官员违纪行为比较严重的情况。这次的陈标案,情况就很特殊,问题也很严重,xìng质肯定也会很恶劣。

    在付仁慧经办的那几起双指案中,由于那些双指对象身份相对特别,以前是他们出入有官员相陪,视金钱如粪土,就算是对一般的官员,也能颐指气使。而现在,突然轮到别人来审问他们,心理落差非常大。

    怎么说呢7几乎纪委办的所有涉案人员,无论是那些死tǐng的,还是一进来就什么都说的,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心理的崩溃。这种崩溃,不一定是本人的xìng格原因,也不一定是专政机构特有的压力造成的,根本原因在于这些人有了对权力的强烈依赖以及一旦失去权力之后那种巨大的不适应造成的。

    陈标虽然本身并没有权力,但他通过租赁,借租到了权力。比如马志旺、温福亮、常福江之流,他们接受了陈标的行贿,手中的权力,不也变相的交到了陈标手中么?而且陈标手底下有三百多名保安,有了这些人,陈标在批发市场的那些商户面前,其实也是一个权力人士。如果批发市场的哪个商户,能跟陈标搞好关系,在批发市场里,也是能沾到很大好处的。

    可以说,陈标也算是一名非党员干部的官员,现在对陈标来说,金钱或许已经不再是他追逐的东西。看到一些政府机关的人员,对自己俯首听命,批发市场的商户一见到他,就点头哈腰,或许这样的场面,是陈标最喜欢看到的。

    权力现在也成了陈标的精神支柱之一,是他的脊梁,一旦失去了,崩溃就是必然。所以,纪委办案,一般都只是和对手磨耐心,打心理战,用尽办法告诉他们一个残酷的事实,他曾经用以呼风唤雨的权力,已经不再属于他了。他想要再买金钱去购买或者租赁权力,已经完全不可能。

    当陈标彻底明白这一点之后,崩溃也就发生了。崩溃之后虽然也有继续顽杭的,可这种顽杭,意义已经不大。现在的陈标,不再是当初口袋空空·只凭着一股子狠辣劲来打天下的“标哥”。现在的他,有几百人要靠他吃饭,跟政府部门的合作也进入良xìng循环,这一切,对陈标来说,既是一种责任,也是一种负担,更多的·应该是一种危险。

    得剿周保宁的首肯,付仁慧不愿意再费时间,下个星期一的常委会一般情况下,是在上午八点半行。

    而纪委双指陈标的时间,也是在下个星期一上午八点半之前。如果在这几天里,不能让陈标的心理崩溃,不能让他交待所有的问题,既是自己的工作失误·也会让相当一部分官员逍遥法外。

    可是当纪委的人带着命令去看守所提人的时候,交给他们的却是陈标的尸体。陈标在押回木川看守所之后,不到二个小时竟然“蠢尽”了。看守所也直到纪委的人过去,才发现陈标已经死亡。

    付仁慧接到消息之后,迅速赶到了市看守所,她到达不久·市公安局的温福亮带着相关刑侦人员和法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也赶到了现场。看到付仁慧也在,温福亮一愣,他还不知道周保宁已经决定,由市纪委亲自调查陈标。

    “付书记,你怎么亲自来了?”温福亮连忙走过去,边走边伸出手,惊讶的说。

    “周书记指示,陈标暂时由市纪委单独调查。温局长,陈标刚刚才押到木川·毫无征兆的自杀·希望你能给我一个交代。”付仁慧淡淡的说,一看到温福亮,她就想到陈标那份名单上温福亮赫然出现在第二个位置。

    市看守所隶属于市公安局,陈标又是公安局亲自押送回来的·陈标自杀,事出蹊跷,如果说这里面没有猫腻,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而此时温福亮来的速度,一点也不亚于自己。陈标自杀,或许是一次事件,可是在付仁慧看来,怎么看怎么都像一次预演。

    “这件事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查清,给付书记一个交代,也给周书记一个交代。”温福亮郑重其事的说。

    付仁慧没有说话,公安局给出的结论,她不一定会信服。如果温福亮没有与陈标事件有关,恐怕她还会寄希望于公安局。但现在嘛,她只希望温福亮能lù出破绽,那她一定会紧追不放,让温福亮原形毕lù。

    果然,公安局的法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在现场傍出结论,没有他杀痕迹,属于自杀。这样的结论,早在付仁慧意料之中,她让法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在鉴定书上签字,然后带着纪委的人就回了市委。自从与周保宁谈完话后,她一直在考虑,该对陈标采取一种什么样的措施,才能尽快的让他开口。现在好了,陈标永远都不会再开口了。

    在路上,付仁慧就给任光敏打了电话,她有重要的事要向周书记汇报。在说到“重要”这两个字的时候,付仁慧加重了语气。任光敏没有耽搁,马上向周保宁作了汇报,周保宁拿着电话跟付仁慧谈了几句。

    “仁慧书记,有什么事吗?”周保宁本来想去楚都一趟,既是囡为要开会,也是想当面感谢一下元骞振。这件事木川欠了元骞振一个人情,虽然不是一顿饭就能还得清的,可是自己既然要去楚都,这个姿态还是要做的。

    “周书记,陈标死了。”付仁慧神sè凝重的说,陈标在这个时候死的太及时了,很多问题立刻就会变得说不清。就算是拿到陈标的记事本,像马志旺、温福亮、常福江之流,都会一推二五六,矢口否认这件事。甚至就连其他的违纪干部,都会抱有侥幸心理,死无对证嘛,既然陈标死了,那这记事本上的事,还不由自己去编?

    “陈标死了?”周保宁惊诧的说,这怎么可能呢,他的第一感觉也像付仁慧似的,这绝对不是自杀,应该是有人故意为之。陈标一死,那五十五名官员就是最大的受益者。如果说陈标真的是自杀,那也是这五十五个人当中的某一个,或某几个人搞的鬼。

    “是的,我刚才到了市看守所,现在正往市委大院赶。”付仁慧说道。

    “那行,你先回来,我们开个会。”周保宁说道,他又让任光敏通知朱代东和市委副书记袁德明到他办公室开会。原本这样的事,还要通知马志旺,可是这次周保宁却像是忘了似的。

    任光敏在通知朱代东的时候,向他通报了陈标自杀的消息。朱代东刚听到的时候,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呢。其实朱代东要找到真相其实很简单,只要把相关的人员挨个找过来问一下话,就能确定嫌疑对象。但现在,朱代东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去市委大院的路上,朱代东给侯勇打了个电话,问了问当时他审问陈标的情况。侯勇对朱代东自然不会有隐瞒,很详细的向他介绍了陈标的审讯情况。如果朱代东有需要,他可以把当时的审讯记录传真一份过来,或者他马上亲自送到木川。

    “这样吧,你现在抽点时间,带上当时的审讯记录,亲自来一趟。”朱代东说道,自从陈标被抓之后,侯勇是接触陈标时间最长的人,也可能只有他,能向市委提供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代东,发生了什么事吗?”侯勇问,朱代东一直对陈标的案子并不芸注,至少在表现上并不很关注。可现在为了一份审讯记录·竟然要自己跑一趟木川,说明事情肯定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陈标在半个小时前自杀了。”朱代东说道,这样的话说出去,他自己都不太相信。

    “自杀?要我再带法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过来吗?”侯勇一愣,马上又说道。他的脑子转得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快,人都到手了,还会自杀,这样的例子几乎没有。要么是受了刺jī,要么是被迫,否则的话,这个世界如此美好,谁会去死?好死不如赖活,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陈标的事就算全部揭lù,也未必会判死刑,到时再活动一下,改判个有期徒刑是很正常的。

    “法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就不必了,你带几个机灵的刑警过来,先下去mōmō情况。”朱代东想了一下,说。如果让外地的法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再去鉴定陈标的死因,这会让木川警方觉得自己不被信任。应该说警察内部大多数人还是好的,只不过一些害群之马,让现在的警察形象,越来越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