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共鸣(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共鸣(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晚上,蔡冰莹回到家的时候,看到儿子田虎林坐在客厅里看重视,她一愣,然后看了看旁边的田林。面对蔡冰莹询问的目光,田林很是无奈,他在蔡冰莹面前,一直是处于弱势地位,就算是他的男xìng功能得到恢复,能在áng上与蔡冰莹一决雄雌,这种局面也没有得到改变。

    “是朱代东给公安部治安局的栗东武打了个招呼。”田林心里叹了口气,说。

    “朱代东到了北京?”蔡冰莹诧异的说,因为工作的xìng质,她对家庭顾及得很少,而且她的xìng格一直比较要强,使得近几年,她与田林父子的关系冷淡了些。这次田虎林的事情,她虽然没有直接出面,但是只要田虎林确实没有嫖娼,谁也无法把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强加给她儿子。只是没想到,朱代东突然来了北京,而且还主动解决了田虎林的确问题。

    “下午到的。”田林说道,原本朱代东一到北京就约了他,可是因为田虎林的事,他没有赴约。但朱代东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后来他主动找栗东武,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他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还有闲心做这样的事?”蔡冰莹呢喃自语道,虽然她是在总参谋部,但是并不意味她不清楚朱代东的情况。现在国家对于如何监管这些稀有金属,还没有出台相关的政策。

    可是稀有金属的监管会越来越严,这是肯定的。

    木川市的做法,也给总参敲响了警钟,木川市一个地方政府,都有这样的觉悟·可是总参作为情报和军事指挥部门,竟然对这样的稀缺战略物资,被大肆以低价销售出口视而不见,蔡冰莹觉得,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总参人员,都是负有责任的。

    “你自己不管儿子的事,别人帮了忙,你倒还有意见了?”田林梗着脖子·喉头动了动,怒火中烧的说。

    “谁说我没管儿子的事?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只要他没有干那吃喝嫖赌的事,别人还能奈何得了他么?”蔡冰莹淡淡的说,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她有的时候也是头痛不已,本来她想借这个机会·让他好好受一次教训,哪想到朱代东却从中插一杠子,自作主张就把田虎林给捞了出来。

    “你······”田林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搞了半天,自己把儿子救出来,倒还是救错了?如果田虎林确实在外面嫖娼·那他是罪有应得。可现在儿子是被冤枉的,难道当父母的还能见死不救不成?

    蔡冰莹家有一间书房,基本上是由她使用,她有的时候要把一部分工作带回来做,田林也清楚她的工作xìng质,因此书房是整个家里的禁地。蔡冰莹平常很忙,家里的家务基本上都是保姆做的。但是书房里的任何事情,都只能让她亲自动手,甚至房门也是随时锁着的。走进书房·蔡冰莹就给朱代东打了个电话·这里是她的sī人空间,别人是不会来打扰的。

    “朱代东,你现在的关系网是越来越大了,公安部有你的朋友′铁道部有你的朋友,不知道党中央和国务院,还有没有你的朋友。”蔡冰莹淡淡的说道。

    “蔡局,你的批评我虚心接受,本来这件事,我就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现在看来,还是我自讨苦吃。”朱代东无奈的知道,蔡冰莹的想法跟一般的领导肯定是不一样的,对北京公安局的影响力,她未必会低过栗东武。而且以她这么特殊的身份,只要她给北京市公安局的领导打招呼,谁都会给面子的。

    “你自讨苦吃的事还做得少么?这次来北京是见几位老同志吧?”蔡冰莹问,别人不知道朱代东的来意,可是她早在张天睿跟朱代东敲定来京之后不久,就得知了消息。朱代东在木川搞铟保护,事先没有请示,事后没有汇报,上面还是从日本的外交照会上才知道这件事,对木川市的行为当然是不满的。

    对于铟这种稀有金属,很多领导干部并不是很了解,听说木川市不顾日本方面的强烈反对,甚至日本提出,要把所有在木川市,甚至是整个古南省的日资企业全部撤走,所有的技术援助和合作协议全部中止。而且日本方面,对这一切违反合约的事情,并不承担任何后果,一切的责任都归咎于木川市政府。

    对于日本方面提出来的无理要求,中国方面当然不会认同。可是有关人员,因为这件事,给朱代东与周保宁很大的压力。他们希望能迫使木川方面做出一定的让步,从而让日本人息怒。可是周保宁跟朱代东,这次却像是吃了称砣铁了心,任何人打招呼,都没有作用。除非上面能下文件,否则木川市绝不让步。可是这样的文件,也不是随便哪个人,就敢以组织的名义下达的。

    在电话里谆谆劝导几句,空口无凭,倒也没有什么。如果发了文件,那就是白纸黑字,到时反过来追究责任的时候,一个也跑不掉。聪明的人,是不会把自己逼上绝路的。

    但是也有开明的领导,特别是随着木川市对铟的宣传,这些领导就开始重视起铟这种稀有金属起来。如果铟不重要,木川市会顶着这么大的压力,坚持不懈的把铟囤积起来?如果说商人囤积居奇,倒还情有可原。作为地方政府的一、二把手,是绝对不会做这样的蠢事的。

    “真是什么也瞒不了蔡姐。”朱代东一叹,这些经济上的事情,竟然也能让蔡冰莹分神,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明天你可要小心点,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要仔细斟酌。”蔡冰莹提醒道,虽说朱代东破坏了自己的计划,可是朱代东能为了田虎林的事,而去找栗东武,不管怎么样·自己都能感jī他。之所以一开始对朱代东冷嘲热讽,只不过是因为跟朱代东的关系不一般而已。

    “谢谢蔡姐的关心。”朱代东郑重其事的说,他从接到张天睿的电话,其实就一直在虑,如何向这些老同志汇报。他原本就是秘书出身,加上文笔也不错,这次的汇报材料,就由他亲自操刀。

    现在蔡冰莹又郑重其事的交待·朱代东不敢怠慢,拿出汇报材料又仔细的看了一遍。虽然这份汇报材料,他已经能倒背如流。可是现在,他必须每一个字都仔细检查一遍。

    第二天一早,朱代东就接到了张华秘书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很客气,问清是朱代东本人接的电话之后,就通知他·张老在十点,有半个小时的时候,请他务必在十点前准时到。

    朱代东在九点五十出现在张老爷子的住所,十点过五分的时候,张华接见了朱代东。在引着朱代东去见张华的时候,秘书告诉朱代东·请把汇报内容尽量缩短,这次汇报的时间,必须控制在二十五分钟之昨天晚上秘书是答应给朱代东半个小时的,可现在张老爷子延迟了五分钟,这个账,最后需要朱代东来还。

    “张老,您好。”朱戗东面前这位原国家经贸委正部级的副主任,深深地鞠了一躬,恭敬的说道。

    “你好·代东同志·请坐。”张华抬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张华为了看清朱代东的长相,特意还带了副眼镜,朱代东本人比照片上显得要老成些。这可能跟他长期担任领导职务有关·而且朱代东的穿着打扮,也主要是深、灰为主,梳着一个现在官场流行的大背头,更让他的外表显得比实际年龄要大。

    对很多人来说,年轻意味着有活力、有jī情、有魄力。特别是对女人来说,年轻意味着青春,这是她们多少钱都买不来的。可是对朱代东来说,年轻虽然也是资本,可是表面上太年轻,会让人觉得肤浅。特别是一些资格比较老的官员,面对年轻的上级,虽然表面恭敬,但背地里却是一脸的鄙视。如果不知道他们这样说也就罢了,但是朱代东对于自己的负面评论,几乎百分之八十以上,都能知道出处。甚至当事人,所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能记得清清楚楚。

    “谢谢张老。”朱代东轻轻坐下,双手放在膝上,身体微微向前倾着,静静的听着张华下面的话。

    “你让天睿转过来的关于铟的资料,我已经看了,对于这种稀有金属的重要xìng,我也向相关专家请教过,他们一致认为,木川市目前的做法,是非常正确也是非常及时的。但是我想,听听你具体的意见。”张华把眼镜取下来,缓缓的说道。他一生阅人无数,朱代东称不上相貌堂堂,可是长相儒雅。表面上看好像没有阳刚气质,但实际上他在木川市的行为,绝对是非常的威猛。

    “加强储备、对一些重要的有sè金属的开采、生产和出口进行调控,是目前很多国家都在着手做的事情。比如说美国,尽避他们有相当多的矿产资源的储量都位居全球首位,但他们却是世界上第一个实行矿产储备的国家。为了保护本国资源,美国封存了大量矿山,转而从国外进口矿产品。这样一旦国际市场暴应紧张,价格jī增的时候,美国就有可能抛出储备,打压价格.

    当然,美国的做法,与我国目前发展有中国特sè的社会主义道路,是相遑的。但是他们的有些做法,还是值得我们学习。比如说对稀有金属的开采和保护,对不可再生的资源,美国宁愿多花几倍的价格,也要先从国外进口,以保证自己的资源能有足够的储备。可是我国却有很多企业喜欢恶xìng竞争,比如说木川市在全世界比重最大的铟,国内其他还有几十个小厂,也生产铟。随着我国对资源和矿藏的解邦,一些国家就采用零零碎碎的办法,从我国购买了相当数量的稀有金属。

    而且最让人气愤的是,他们利用我国企业之间相互竞争、相互压价的心理,不但购买的数量多,而且价格非常低廉。听说有的地方政府,为了鼓励当地企业创汇,竟然用行政命令,让企业放低价格。然后用财政收入来补贴企业。这样以本伤人的做法,最终导致的是我国稀有金属等战略物资的大量流失。

    美国、西欧、日本多年来一直对我国实行严格的军售限制,只要是有可能改善中国军事装备的任何技术、设备和资源都要受到苛刻的管制,其狼子野心就是要阻止中国强大起来。而我们却在把能对战略和发展起决定xìng作用的稀有资源争相推出国门,为居心叵测的反华势力储备积聚能掉过头来攻击我们的战略资源大开绿灯,为什么我们不能学那些卡中国脖子的国家那样,制定法律、法规,对稀有金属,尤其是关系着战略资源的稀有金属严格控制开采权,严格限制出口呢?”朱代东缓缓的说道,为了让张老爷子能听清,他说话的声音比平常高了些分贝,而语速却降了下来。

    “稀有金属资源是不可再生的战略物资,是国家的宝贵财富,是中华民族赖以发展和生存的命脉。在为了增长而引进外资时,我们是为那些不断被更新和淘汰的所谓‘知识产权,付出了高昂代价的。

    可是在不可再生的,卖一点就少一点的,甚至可以用以制作精确制导武器来攻击自己的稀有金属资源面前,有人却鼠目寸光,浑浑噩噩,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看不到它们的巨大战略价值,毫无战略头脑,毫无忧患意识,放任自流,眼睛只盯在一点点薄利上。真是‘崽卖爷田不心痛,,连国家的发展和安全都不顾了!”张华缓缓的说道,这两天他的头脑里充斥着各种关于稀有金属的资料,特别是关于木川方面,有争议的铟,这方面的资料,他更是看得比较多。

    现在朱代东的提议,也得到了张老爷子强烈的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