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锦上添花(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锦上添花(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省委的决议,还没有过两个小时,基本上木川市的主要领导呷部就全部知道了。朱代东在吃饭的时候,接了二三十个电话,所有够资格直接给朱代东打电话的人,都在电话里,第一时间向他表示了祝贺。

    兼任市委副书记,对朱代东来说,只是锦上添花,可是对于其他人,意义则很不相同。朱代东如果没有兼任市委副书记,在木川很多干部心目中,他只是以一个副市长的身份,暂时担任代理市长。可现在他兼任的市委副书记,那么朱代东这个代理市长就是临时的,只是在提前市长之前的过渡而已。毕竟市长不能直接任命,需要由人大选举产这些变化虽然很细微,只是在言语的亲热和恭顺上,有所体现。但是朱代东还是敏锐的感觉出来了,很多事情,名正才能言顺。也许直到现在,木川市的干部,才真正把自己当成木川市的市长。

    晚上,朱代东还接到了许立峰的电话,他倒没有直接祝贺朱代东,知道朱代东回了楚都,邀他一起出去喝酒。朱代东的这点爱好,早就不再是秘密,恐怕木川市的干部,也都知道了。

    既然许立峰相邀,那韦鲁郎也是少不了的,朱代东开着车子先去接了韦鲁郎,再和许立峰一起会和。

    “还是找个茶馆吧,没必要为了迁就我而坏了大家的兴致。”朱代东等许立峰上车之后,提议道。

    “今天你新任木川市委副书记,当然要迁就你才行。”韦鲁郎坐在后面笑着说,朱代东虽然比他年轻,可是在仕途上却是一步一个脚印,坚实的朝着前面走着。

    “是啊,你原本就难得回趟楚都,今天又是新任副书记,确实值得庆祝,我看这样吧,就去香山俱乐部,好好庆祝一下。”许立峰说道。

    虽然朱代东没有提前给徐军打电话可是朱代东的车牌,这里的服务员已经了然于xiōng,他们刚坐进包厢,徐军就亲自抱着一箱木川原浆酒,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朱代东的爱好已经改了,由原来的茅台改到了木川原浆,而香山俱乐部也与时俱进,很快就成为了木川酒厂的第一批客户。

    “军哥你怎么亲自来了?”朱代东连忙站了起来,他现在的身份虽然与第一时认识徐军的时候,已经有了天壤之别。但是他跟徐军的关系,一直是比较纯洁的朋友之情。

    “你还说,到了这里也不给我打个电话,要不是下面的人告诉我还不知道你来了呢。”徐军把酒拿出来,在朱代东面前先摆了六瓶,然后才把剩下的几瓶分别摆到许立峰和韦鲁郎的面前。

    “代东,还是你的待遇好,你一来,徐总亲自当服务员。我们以前来的时候,徐总可是连影子也看不到。”韦鲁郎调侃道,因为朱代东跟徐军关系比较好,就算朱代东到了木川他跟许立峰也常来这里。

    “军哥看到没有,韦部长这可是当面向你提意见。”朱代东微笑着说。

    “虚心接受,下次一定改进,只要韦部长和许处长再来我一定亲自给两位领导服务。今天借花献佛,先敬韦部长一杯。”徐军把各人身前的酒杯倒满之后,举起自己的酒杯,走到韦鲁郎面前,笑着说。

    “徐总,今天你可是搞错了对象,应该先敬代东,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他又升官了。”韦鲁郎一指朱代东,笑着说。

    “我跟军哥不是外人,论年纪,你最长;论资历,你最老,应该先敬你。”朱代东连忙说道。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韦鲁郎微笑着说道,他跟朱代东的关系,之所以一直都能保持得这么好,跟朱代东一向谦虚谨慎有很大的关系。

    “以后我可能不能经常来这里了,希望两位能时常光顾,军哥是一位很豪爽的人,值得交往。”朱代东说道。

    “徐总太客气了,给我们每人一张钻石卡,一切免费消费,经常来,那徐总岂不是亏大了。”许立峰笑着说。

    “许处这就不知道了,只要两位领导能经常来,我是求之不得,绝对不会亏本的。”徐军喜不自禁,许立峰跟韦鲁郎这样的人如果能经常来这里,无形中就提高了香山俱乐部的档次,他们虽然没有亲自带动顾客来消费,可是无形之中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有你徐总这句话,以后再来就没有后顾之忧了。”许立峰笑着说,他来香山俱乐部,也是受朱代东的影响。既然朱代东把徐军当成真正的朋友,他们之间也不是很生分。

    徐军敬了一圈酒后,就离开了,朱代东早就不再是原来雨花县那个只知道喝酒的基层干部了。对他们来说,时间是很宝贵的,能让自己向他们敬一圈酒,已经是给了自己很大的面子。如果再不识趣的挤在这里,以后这点面子恐怕都没有了。

    “代东,你到木川两个开,着实做了些事。”许立峰等徐军走后,说道。

    “这是不是变相指责我,在木川惹是生非呢?”朱代东笑着说,他一到木川,就让周保宁看到了岳松区那些批发市场的真实面目,从而引出了陈标案,继而让木川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打黑专项行动。

    “要说你惹是生非,还真没有冤枉你。我可是听说,木川有些干部,对你恨得是牙痒痒。你搞打黑,让多少人胆战心惊?就算你现在把那个幼女被强jiān卖yín案搞出来,也有一批人,现在晚上都睡不着。”韦鲁郎说道。

    “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嘛。郎哥,王佳案跟你没有关系吧?”朱代东问,虽然只有二十一个公职人员,但是谁也不知道,会牵连出多少人。曾经有个理论,地球上的任意两个人最多只需要通过五个人,就能建立联系。这个理论听起来很吓人,可是经过论证,却是正确的。因此,如果京里有人打电话过问这件事,朱代东也不会觉得特别奇怪,何况韦鲁郎距离木川市只有几十公里。

    “要说有关系也可以,要说没关系也行。”韦鲁郎叹了口气说。“代东,你可能不知道吧,你们木川城东区的一位副书记是韦部长的妻弟。”许立峰笑着说,朱代东虽然记忆力很强,可是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他未必就能顾及得多。何况他才刚到木川,很多人事关系都还没有理清。

    “你说的是宋志勇同志吧?”朱代东默默一想…韦鲁郎的妻子姓宋,而城东区的副书记,只有一位姓宋的。

    “都说你当县委书记的时候,就很神奇。我看你现在当市长,一样也很神奇。”韦鲁郎叹道,朱代东只是听许立峰提了半句…马上就想到了宋志勇。这说明他在这些人事档案上是花了很多功夫的。别的先不说,光是这一点,他就觉得跟朱代东还有很大的差距。

    很多人都觉得朱代东年轻,资历又浅,怎么能胜任这么重要的职务?可是熟悉他的人都清楚,现在省委让朱代东担任木川市的代理市长,是非常恰当的。只要给朱代东两年时间,他就能让木川的经济搞上去,到时再让他担任市长…也就顺理成章。

    “跟郎哥有关的事…我一向都记得比较清楚。”朱代东谦逊的说。

    “代东,我听说你对这次王佳一案的处理,与保宁书记还没有形成统一意见?”许立峰说,他担任钱飞虎的秘书…对全省发生的事情,都要有所了解。木川这次的王佳一案,虽然没有官方媒体报道,可是现在也形成了一定的社会影响。

    何况上次宋志勇来楚都的时候,韦鲁郎拉自己作陪,从宋志勇那里,他听到了更加详细的描述。王佳一案,确实让他很震惊。无论是当地公安机关当时的态度,还是那些涉案人员与嫖客的行为,都让许立峰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很疯狂。

    对于朱代东在这件案子上的态度,许立峰一开始也觉得很解气,但是细一想,又觉得朱代东这次是不是有些急躁了?他毕竟才到木川的时间不长,作为领导,哪怕你能力再强,也需要下面的干部配合才行。如果在这件事上,让木川的干部对朱代东产生了其他想法,对朱代东日后的工作,可能会很不利。

    “我们只是进行了初步沟通,不管怎么样,市政府肯定会与市委保持一致的。”朱代东说道。

    “代东,你现在可是木川市的二号人物,一言一行,都有很多人关注。”韦鲁郎说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事准则,我可以在一些人事上,放弃一些利益,可是这次的事情,如果市里不能对他们进行严肃处理,恐怕会树立一个坏的榜样。”朱代东轻轻摇了摇头,他的声音虽然轻,但是语气里的那种不容置辩,却表lù无遗。

    “你是市政府的主要领导,如果只将他们开除公职,保留党籍的话,或许会容易让人接受一些。”许立峰说道,对于朱代东的行为,很多时候在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太理解。甚至在心里,觉得朱代东的做法,有些不妥。

    可是往往在事后,他才发觉,朱代东的做法是正确的。

    开除公职,虽然要经过党委讨论通过,但是最后宣布事实的,却是政府部门。这次涉案的二十一名公职人员,绝大部分都是城东区的,但也有少数几个,是市工商局和公安局的人员。因此,这个决议,应该由市委讨论,再由市政府公布。但开除党籍,则必须由市委讨论决定。

    “谢谢两位兄长对我的关心,如果事不可违,再退而求其次吧。”朱代东叹了口气,说。晚上严鹏飞也劝过自己,现在许立峰和韦鲁郎也都劝自己三思而后行,虽然他心里的信念还没有动摇,可是在嘴上,不得不对许立峰和韦鲁郎暂时退让。

    第二天一早,朱代东就给余卓远的秘书文子隐打了个电话,向他询问今天余部长有什么活动。文子隐告诉朱代东,余部长今天并没有安排他的工作。朱代东随即就给余卓远打了电话,“余部长,我是朱代东,上午有安排吗?”

    “怎么,你有安排?”余卓远反问。

    “我哪敢安排余部长,只是最近木川有些想法,想向组织汇报。”朱代东微笑着说。

    “昨天晚上省委的决议知道了吧?这件事组织上事先没有找你谈话,是因为充分相信你。省委在这个时候能做出这样的决议,很不简单。虽然也有你在木川的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有关,但是这里面的真实原因,我想你应该也听说了一些。”余卓远说道,讨论朱代东担任木川市委副书记的事,是临时加进去的。杜邦俊在会上只说了一句,朱代东同志没有兼任木川市委副书记,让北京的一些老同志很有意“感谢组织对我的培育,我以后将以更加饱满的工作热情、更加昂扬的工作斗志、更加务实的工作作风,回报组织对我的信任,和领导对我的关心。”朱代东坚定的说。

    “别跟我说那些虚的,把木川的经济搞上去,就是对组织最好的回报。”余卓远笑着说道,朱代东无论是理论水平,还是工作经验,都很丰富。说出来的话,比一般的干部,也更加有艺术xìng。

    “请组织上放心,只要在木川能创造一个良好的社会治安环境,和正派、诚信的政府机构,木川市的经济实现跨越式增长,只是早晚的事。”朱代东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木川市的经济没有搞上去,只能怪木川的社会治安环境太差?政府的工作人员不正派,没诚信?你朱代东是木川市的代理市长,虽然是代理,但组织上也给了你一个正式市长的所有权力,木川市的经济工作没搞好,没有任何理由可讲,唯你朱代东是问。”余卓远嗔恼道。

    “我这不是碰到思想有问题了么?部长,今天能抽点时间,对我进行系统的指导么?”朱代东忙不迭的说。

    “现在你是越来越鬼了,你不是有车么,来接我吧。”余卓远笑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