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卖命(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卖命(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温福亮的手机占线,在以前是比较常见的事。3∴35686688但自从他赋闲在家后,他的手机,一天也不见得能接到一个电话。而现在曹纪兰拨打他的电话,一连拨了三个,竟然都是占线,这就让她很诧异了。

    这个时候温福亮应该是在家里的,曹纪兰又给家里的座机打电话,这次打是通了,可是电话也是长时间也没有人接听。就在她准备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家里的电话机终于被提了起来。

    “你在家里干什么?”曹纪兰一开口就质问道,自从温福亮没有当公安局长之后,他在家里的家庭地位也开始滑落,自己在单位受了委屈,他又不能帮自己解决。温福亮被免职,自己跟着受罪,特别是在业务部mén的时候,因为完成不了任务,被领导批评的时候,她回到家里就会生出一股无名火。

    “没干什么啊?出什么事了?”温福亮诧异的说,他一回到家,就把手机连个通电器,一直在不停的接着电话,刚才家里的电话响,他也是赶紧把手机挂掉,才接到了这个电话。

    “你的手机老是占线,跟谁打电话呢,能打这么长时间?”曹纪兰一脸的狐疑,到了她这个年龄,最担心的,或许就是家庭问题了。特别是原来温福亮担任公安局长的时候,她会时不时的查岗。现在赋闲在家后,温福亮整天大mén不迈,二mén不出,倒让她彻底放下心来。而且这段时间。温福亮在家里,对她也很温存,倒让她觉得自己原来多心了。可现在,ìng的警觉,让她不得不再次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温福亮。

    “想什么呢,刚才一直在接电话,有什么事快点说吧,我等会还要出去吃饭。”温福亮微笑着说道,男人对权势的追求。犹豫nv人对美貌的向往一样。永无止境、永不停息。美貌能让增强nv人的魅力,权势也能让男人增加自信。

    一个人,如果他的自信心足够强,再加上有一定能力的话。是很容易散发出一种独特的人格魅力的。而这样的男xìng魅力,是很容易吸引nv人的。哪怕他的外貌很普通,哪怕他的身材不尽人意,也是如此。

    现在的温福亮,身上又开始有了这样的魅力,虽然隔着电话机,但曹纪兰还是很敏锐的感觉出来了。电子书下载**只是她不知道。温福亮身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什么电话要打这么久?”曹纪兰诧异的问,在她的印象中,温福亮很少会与人谈这么久,如果真要有什么事的话。一般都会见面谈,在电话里,哪怕时间再长,也不是那么能说清楚的。

    “我是一直在不停的接电话,有什么事快说吧,我今天很忙。”温福亮淡淡的说道。

    “你很忙?”曹纪兰觉得不可理解,自从他从公安局长的位子退下来,从来就没有这么闲过。可以说每天闲的连蛋都痛,怎么可能忙呢?难道是……。她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一种让她欣喜若狂的可能。上午温福亮可是去见了朱代东的。温福亮的电话占线,自己的工作突然被调动,所有的这一切,跟温福亮去见朱代东都有直接的关系。

    “上午朱市长找我谈了话,市里准备安排我到岳松区工作。”温福亮刻意压抑着自己的喜悦,但他的眉梢,还是忍不住轻轻的颤抖着,这是他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度兴奋的表现之一。

    “去岳松区?担任什么职务?”曹纪兰惊喜jiāo集的说。

    “应该是担任区长。”温福亮淡淡的随意说了一句。

    “怪不得。”曹纪兰惊叹了一声,怪不得刚才温福亮的电话打不进,怪不得自己的工作会调动,怪不得温福亮的语气不经意的发生了变化,怪不得领导对自己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原来只有自己的信息是滞后的!

    “怪不得什么?”温福亮顺口问了一句。

    “我今天从业务部调回办公室了。”曹纪兰说道,相比温福亮调任岳松区的区长,她的工作调动,实在算不上是什么事。原来想要把工作调动一下,千难万难。可是现在,甚至温福亮都没有去打招呼,这件事自然就有人帮她办好了。

    “知道了,。”温福亮淡淡的说,现在曹纪兰的事情办好,他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虽然岳松区跟曹纪兰所在单位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可现在他在木川干部的心目中,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温福亮了。他的身上,现在必然打着朱代东的烙印,要不然,光凭他现在这个岳松区代理区长的面子,恐怕还不足以让曹纪兰的工作,得到这么快的解决。

    晚上曹纪兰回到家里,但温福亮还没有回来,对于这个情况,如果换在以前,她可能会担忧。可是今天,如果温福亮还在家里,恐怕她会更加担忧。虽然家里更加冷静,但是她的心里却很火热。从今天开始,家里可能又要恢复原来的日子了。

    温福亮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可是家里的灯光仍然没息。他刚刚走到mén口,曹纪兰听到声响,已经迅速在里面打开了mén。

    “回来了?”曹纪兰巧笑倩兮的接过温福亮手中的包,温柔的说道。

    “怎么还没睡?”温福亮满身的酒气,今天晚上他跟戴海水一起吃饭,然后两人又到岳松区戴海水的办公室里,聊了很长时间。晚上两个人都喝得差不多了,说起话来也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可以说,今天晚上这顿饭,两人还是吃得比较愉快的。

    “你没回来,我怎么能睡。晚上是跟谁一起吃的饭?”曹纪兰问,自从温福亮被免职之后,在家里她就基本上不再谈机关里的事情。如果是官场中的事,就更加不用再提,比如说某某某又要提拔了,某某某又出事了,只要一听到这方面的事情,温福亮一向都是扭头就走。

    “跟海水书记,下午组织部跟我联系了,后天正式去岳松区上任。”温福亮说道,以前他确实对这方面的情况很敏感,只要曹纪兰提到这方面的事情,他都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这方面的事。

    “这么快?”曹纪兰跟在后面,把温福亮的鞋子放到鞋架上,惊喜的说。

    “朱市长对岳松区的工作很重视,今年内要把批发市场建起来,晚上在跟海水书记谈的时候,我们都认为,任务很重,时间很紧。现在虽然没上任,可是前期的工作就必须现在就抓起来了。”温福亮随口说道,原来他一直担任公安工作,可现在是做行政工作,这里面的区别,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他当公安局长的时候,只要保证木川的社会治安环境良好,发案率与破案率都在全省的平均线以下就可以了。全市各个城区的区委书记和区长,以及下面的县市干部,都必须在治安方面配合他。

    “还没上任你就这么忙,等正式上任之后,那可如何是好?”曹纪兰叹道,温福亮没有安排工作,她心里焦急。可一旦组织上安排了职务,她又有些担忧。现在的领导干部,每天都是忙忙碌碌,回来的时候,满身的酒气。虽然干的是组织上安排的工作,可是喝坏的,实实在在是自己的身体。

    “这有什么办法,朱市长对工作一向非常重视,他要求今年把批发市场建起来,在元旦之前,批发市场就一定要建好。要不然的话,我怎么对得起朱市长的信任?”温福亮坐在客厅的沙上,把头仰在椅背上,闭着眼睛说道。

    “你说这个朱市长也真是的,岳松区的批发市场存在也有好几年了,何必急在这一刻呢?”曹纪兰有些嗔怪的说道。

    “何必急在这一刻?朱市长对于木川市的经济发展速度非常的不满意,按他的预计速度,批发市场早就应该建好。只不过以前岳松区的领导班子没有重视批发市场,可以说,朱市长对原来岳松区的工作,是不认可的。”温福亮闭着眼睛说道,正因为朱代东对原来岳松区的领导班子不太满意,自己现在肩上的任务才非常重。

    “我看啊,朱市长也并不是真的重用你,只是想让你给他卖命而已。”曹纪兰说道。

    “卖命?现在有多少人想替朱市长卖命,可却找不到mén路?”温福亮并没有觉得这个词带有贬义,相反,还颇为自豪。

    “你说的也是,这次对你来说,可是一次机会,朱市长这个人,听说很有发展前途,又这么年轻,跟着他,倒也不虞以后不能进步。”曹纪兰说道,她虽然只是一个普通干部,可是对于体制内的事情,也很清楚。特别是原来温福亮担任公安局长的时候,耳濡目染之下,对这方面的事情特别清楚。

    “这些事情你在家里说说就可以了,可千万别到单位上胡说八道。”温福亮叮嘱道,朱代东虽然年轻,可他已然是木川的二号人物,曹纪兰对朱代东的态度,让他觉得很危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