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思路决定出路(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思路决定出路(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现在服装城、鞋帽城,百货城的商铺,只剩下几百个铺面,可还没有购买的商户却有近三千人。现在这些人,因为粥少僧多,对管理处强烈不满。对于这样的情况,岳松区是又喜又忧。喜的是,批发市场还只停留在图纸上,可是商铺却基本上已经全部卖完了。忧的是,市里当初的规划,就已经是按照现在这些批发市场的商户数,再增加了百分之五十的商铺,可现在竟然还不能完全满足要求。

    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很容易就产生群体xìng事件,岳松区对此非常重视,温福亮这个新上任的代理区长,亲自到了批发市场来处理这件事。市里的规划是绝对不能更改的,当初的设计,就已经是按照华中地区最大批发市场的规划来建的。现在如果再扩建,很容易出现商铺过多的情况。

    这个时候温福亮拿出他在公安局的魄力,当场决定,让昨天购买三个以上店铺的人,把多余的店铺退出来。昨天的商户,每人最多只能购买三个店铺。而多出来的店铺,由今天的商户购买。为了补偿昨天那些已经付了订金的商户的损失,按照合同规定,需要赔付他们两倍订金的赔偿,也就是说,如果昨天买了十个商铺,那今天必须要退回七个。管理处除了要退还他们七千元定金之外,还要额外赔偿他一万四千元。

    当然,这些赔偿金,也不能由管理处或区政府支付,而是由今天这些没有订到商铺的商户,平均分摊。而今天的商户,每人只能购买一个店铺,这样算下来,基本上可以保证,每个商户都能买到店铺。至于今天的店铺,就不存在再去选什么位置,全部是通过抓阄,抓到哪个位置,自己就是哪个位置。

    对于温福亮的处理,批发市场的商户总体上还算是满意的,毕竟都在同一个市场里做生意,不能因为自己多购买了店铺,而让其他人买不到。但也有一些人很后悔,早知道会这样的话,那昨天就应该买三五十个店铺,只要交一千,今天就能拿回三千,这样丰厚的回报,恐怕机会不是时常用的。

    秦来英倒是觉得自己很帝运,原本昨天她一开始就只想买三个店铺,但是看到其他人争先恐后的购买,她才动了心。没想到这一动心,导致一天就赚了四千元。她以前在批发市场里,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天也没赚过这么多钱。

    温福亮当然下午,就亲自到市政府大楼向朱代东汇报了这件事的处理结果。在接到批发市场避理处被围的消息之后,他就在电话里向朱代东汇报了这件事。朱代东让他站在商户利益的角度上考虑问题,只要不违背大多数人的利益,就一定不会出问题。温福亮到批发市所之后,按照这个思路,果断的处理了这件事,对最后的结果,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见到朱代东后,温福亮向他详细汇报了自己当时的想法,和处理的方法。在他汇报的时候,朱代等始终没有插话,只是静静的听着他的汇报。温福亮全部汇报完后,有些心虚的看着朱代东,刚才在话报的时候,朱代东始终面无表情,只是偶尔望一眼自己,觉得他还在听,这让他不够有些忐忑然。

    “你的处理方式基本上还是可行的,所有的商户也基本上都是自愿接受赔偿金,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购买了多个商铺的商户,他们会不会还有不满意的?”朱代东缓缓的说道,不是他对温福亮不满意,而是因为他觉得,温福亮还可以把事情做得更好。

    “我跟其中的一部分人当面沟通过,他们还是比较配合区政府工伴的。”温福亮说道。

    “敢一次xìng购买三个以上店铺的人,实力一般都比较雄厚,资金也比较充足,这些人,以后很有可能是岳松批发市场大卖家。既然他们有这个实力,区里应该从他们身上想点办法,让他们把自己的触角伸到其他批发城嘛。”朱代东说道,对于岳松批发市场,市里和区里都没打算投资一分钱,今天收到的订金,将是批发市场的前期启动资金,等到批发市场正式动工的时候,这些商户就会支付一半的钱,等到完工后,再全部支付所有钱。

    “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温福亮眼睛一亮,现在只开放了服装、鞋帽和百货批发城,还有其他的玩具、茶叶、炊具、酒店用品、化妆品等批发城,那些批发城的规模,相比服装、鞋帽和百货批发城来说,要小一些,可并不代表就没有投资的意义。

    能一次购买三个以上店铺的商户,应该不全是纯粹的为自己用,他们想着手里反正还有资金,多买一些商铺来投资。而木川现在有规模的,只有服装、鞋帽和百货。可是针对一些百货批发商,可以让他们慢慢到其他更加细分的批发城去经营。政府引导,加上市场调节,再加上商户的意愿,这件事应该能找到一个合理的平衡点。

    “遇到事情多想,以后就会慢慢想到了。”朱代东微笑着说,虽然温福亮的年纪比他要大,可现在他跟温福亮说话的口wěn,倒是一个长辈教导晚辈一样。

    “以前碰到案子的时候,我总喜欢琢磨,现在要到现场处理问题,脑子好像有些转不过弯来呢。”温福亮谦逊的说,他毕竟才刚刚接手岳松区的工作,如果让他刚开始就表现得完美无缺,这是不现实的。朱代东以前也跟他讲过,到了岳松区,不管什么事都要敢管敢抓,一个人犯了错不要紧,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要记得一条,不要犯原则xìng错误就行。犯了错误,只要改正就是好同志嘛。犯了错误,只要能认识到错误,以后不再犯同样的错误,那错误也犯的值。

    “这些都是经验的积累,只要你处理的事情多了,以后就知道该怎么找到最恰当的解决问题方法。”朱代东说道,没有谁天生就会当领导,也没有人一接手区长,就知道该如何去做。

    对于温福亮这段时间在岳松区的表现,朱代东还是满意的。不管温福亮的能力如何,至少他的态度让朱代东觉得,自己把温福亮放到岳松区的心思,没有白费。

    “肖寸谢朱市长的教诲,每次向你汇报一次工作,我感觉自己的境界都有了升华。”温福亮诚恳的说道,这话听起来好像是马屁之言,可现在却发自温福亮的肺脏。朱代东从来不主动的教他如何去当好区长,而是通过发生在岳松区的一件一件的事例,引导他一步一步走向正确的处理方我上来。

    “你跟海水同志的关系处得怎么样?”朱代东问,他听市政府的人说起过,温福亮跟戴海水在岳松区是面和心不和,两个人虽然没有正面发生过冲突,可是温福亮对于区政府的事,不喜欢戴海水指手画脚。而戴海水对温福亮处理区政府的工作,又有些担心,所以两人的关系,处于一种很微妙的状态。

    “还行吧,对于政府的事,海水〖书〗记还是比较关心的。”温福亮淡淡的说道。他在公安局当一把手当习惯了,现在到了岳松区之后,虽然他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对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却不会轻易的让别人来插手。

    “海水同志有着多年的基层工作经验,对于他的一些建议,你还是要认真对待。”朱代东淡淡的说道,党政一把手之间,难免会有各种摩擦出现,如何处理好这样的摩擦,关键要看各自对事情的掌控力。党政一把手之间的关系,想要处理好,确实很好,因为双方对待这中间的关系,很难把握尺度。就像古人来女人体态的描述,多一分则太浓,浅一分则太淡,要做到浓妆淡抹总相宜,实在不是件轻松的事。

    “我会认真执行市长的指示。”温福亮说道,只要戴海水不“捞”过界,他对于区委〖书〗记的权威,还是会尊重的。可若是戴海水把他当成软柿子,那可就看错了对象。在木川,现在温福亮只信服朱代东一个人,哪怕就是周保宁找他谈话,他都是应付的态度。对于这一点,温福亮已经决定一条道走到黑,大量的事实也证闻,跟对一个人很关键,但若是想脚踏两只船,恐怕付出的代价会更大。

    “对了,公安局的蔡戊生同志,你了解吗?”朱代东随口问道,这个蔡戊生是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在温福亮被免职期间,主持公安局的具体工作。一直赵金海调到木川,蔡戊生才恢复原来常务副〖书〗记的工作。

    “还行吧,老蔡这个人能力有,但是心眼不大,这次他没当上局长,恐怕有些情绪。但朱市长无需担心,他这个人没什么心计,只要用好了,绝对是个助力。”温福亮笑吟吟的说道,对于市政府直属的这些单位,朱代东想要动谁,只需要几句话就能做到,现在他倒有些为蔡戊生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