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二章 借酒烧愁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二章 借酒烧愁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半个月月的时间,让朱代东渐渐适应了学校简单而有序的生活。因为他是省师范大学毕业,一来学校就安排他当了班主任,同时还兼着初一另外两个班的语文。白天他很忙碌,一天至少有五节课,还要带一个班,也只有等到放学后,他才有自由支配的时候。

    但是朱代东却非常不习惯空闲,因为只要一闲下来,脑子里就有一个身影挥之不去。可让他全身心投入工作也不可能,他没有激情!一个连激情都没有了年轻人,怎么可能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向往工作呢?因此他不管什么事情,完成即可,从不多干一点儿。

    每天上课也没有精神,完全就是完成任务式的。对于学生,也是放任自流。虽然校长刘涛几次对他提及此事,可是每次朱代东只是当面应承,背地里还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这引得学校其他的老师对他颇有微词,特别是那几天与他一起分配来的中师生,更是幸灾乐祸,谁让朱代东是省师范大学毕业,而他们只是中师生呢。

    这样的生活对他而言充满着摇摆、失落、伤感,他觉得自己只是个局外人,是一滴油,怎么也融入不进树木岭这碗水中。

    这段时间朱代东一有机会就独自喝点酒,他在学校也没什么朋友,如果一定要说有个朋友的话,班上的英语代课老师胡丽华也许能算半个。

    胡丽华是学校唯一的代课老师,未婚,但有对象,听说是部队的军官。她长得弯眉杏眼,唇红齿白,乌黑发髻斜堆脑后,很是惹眼,同时还有一对挺拔的双峰,让人不由自主的就将目光投向那里。

    她的办公桌正好在朱代平的对面,因此朱代东有时能光明正大的多瞧她几眼也不会引来别人的注意。在朱代东没来报到之前,班上的事就是由她代理,而现在她也担任了班上的英语老师。两人经常会因为班上的事而讨论几句,这让朱代东的心情能因此而好些。

    但是喝酒这样的事,朱代东再孤单也不会去找她。至于学校的其他老师,朱代东就更加不会去找。刚来树木岭的时候,学校还特意为新来的老师举行过欢迎宴会。所谓的宴会就是全校教师在小食堂吃顿饭,一个豆腐炖肉,一个香干炒肉,一个红烧豆腐,一个麻婆豆腐,一个家常豆腐,再配四个凉菜,这简直就是一场豆腐宴,可这已经算是学校的最高招待规格了。

    今年分配到树木岭中学一共有五名教师,三男二女。除了朱代东是大学生外,其余四人都是中师生。当时校长刘涛将朱代东独自隆重介绍了一番,什么大学高材生啊,满腹经纶啊,他恨不得将所有赞誉之词全部送给朱代东。这可是刘涛点名要来的大学生,夸朱代东就是夸他自己有眼光,有魄力。

    朱代东长这么大哪被别人这么当着面夸过啊,越发别扭,加上他原本心情就糟糕透顶,当时的笑比哭好看不了多少。

    但就是这样,还是给朱代东树了敌,至少那四名中师生当时就满是不屑和敌意,尤其是同宿舍的那两位,恨不得将朱代东生吃了。

    原本五人的关系尚可,但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后,四位中师生就抱了团,将朱代东一人孤立起来。而且朱代东有次还无意中听到他们在谈论自己,语带讥笑,不就是个文凭吗?未必有多少才学,就是有又怎么样?能教出好学生才是真本事!接着就是叽叽喳喳的笑声,当时朱代东的脸突然像被炭火烧了一样。

    原本最应该谈得来的几个新人却有如陌路,朱代东与其他教师的关系还没有到能无话不谈,畅快喝酒的地步。他买了酒就干脆不拿回学校,一个人在外面喝完才回来。回了宿舍也不顾满身酒气,倒头便睡。

    朱代东经常喝得酩酊大醉,这让同宿舍的两名中师生对他更是鄙夷,有时更是当着他的面指桑骂槐,比如当面向他“请教”酒囊饭袋作何解?这样的暗喻跟当面打脸有什么区别?若是按照原来朱代东的性子,恐怕一场恶战是免不了的。朱代东虽然穷,可是他穷的有骨气,穷的有自尊,如果连自尊都没有,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现在朱代东却忍了下来,甚至他根本就没有要动怒的意思,这样的事已经不值得他去动怒……。但是朱代东在上课时却有了明显的改变,按学生样的说法,朱老师现在的课非常生动活泼、通俗易懂,特别是文言文,听他上课,就像是听故事似的,特别的有意思。

    公私要分明,这是朱代东给自己定的标准,不能因为自己一个人心情低落,就让一个班几十名学生跟着受累吧?在大学的时候,朱代东曾经就下过决心,要为中国的教育事业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可现在自己已经登上三尺讲台,却把这些都忘记了。

    他们的行为虽然可耻,可是却令自己清醒的意识到自己的职责,怵然而惊,用这个词正可以描述朱代东的心情。这件事给朱代东的影响很多,从那以后,他对待工作一直都是公私分明,不管从事什么职业,无论是什么职位都是这么做的。

    既然别人不喜自己满身酒气,朱代东干脆就在外面喝酒,有时甚至彻夜不归。但在外面过夜就得多花一笔钱,朱代东虽然也算是国家工作人员,可是他的工资并不高,要是能省下这笔钱,能多买两瓶老白干呢。

    每天一放学,朱代东就提着两瓶酒在乡里到处转悠,他需要寻找一个安静而又能避风挡雨的所在。随着对树木岭乡越来越熟悉,终于被朱代东发现了一处绝佳所在。

    在树木岭乡政府后面的山上有一座三清道观,在解放初破四旧时,里面的道士被全部赶走,一直空置着。直到最近几年,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何处就来了个游方道士,他一到三清道观后,见这里无人管理,正好他也不想再四处飘泊,就却之不恭的自封为观主,自号“无名道长”,堂而皇之的在此常住下来。周围的百姓倒也没有多为难他,甚至在他来了之后,每逢初一、十五,或是逢十赶集时,偶尔还会有人去上香,给他送些香火钱。

    除了那几个特定的日子,白天这里都很安静,到了晚上,更是一片寂静,朱代东在靠近观门处随便寻了处房间,点燃蜡烛后,发现里面有桌有凳,虽然脏了点,可朱代东对此并无太高的要求,随便打扫一下,一个人就在那里自斟自饮起来。

    朱代东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的酒量已经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地步。以前他也喝酒,但啤酒也就一瓶的量,农家自酿的米酒,最多一杯,二两左右。可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是不是要麻醉自己的神经还是要忘记后脑的疼痛,他的酒量开始增加。刚到学校时,他还只能喝半斤老白干,可是现在,一斤一瓶的老白干他一个晚上能喝两瓶。老白干可是五十二度的高度酒,一般人有个半斤的量就可以说是能喝,要是可以喝一斤老白干,在树木岭乡这样的地方都能称得上是喝酒高手,可现在朱代东不声不响的,却能喝两斤。

    老白干是树木岭酒厂生产的高梁酒,醇香、劲大,当地老百姓也很喜欢。朱代东到了树木岭中学后,也很快喜欢上了这种价格便宜,口感醇厚的白酒。

    打开一瓶酒,摆上在供销社顺手买的卤香干、花生米等,嚼一颗花生米,再喝口老白干,什么人也不去想,什么事也不做,这样的日子真是舒坦啊。也只有在这样的时间段里,朱代东才能忘记一切,尽情享受。可不曾想,他刚没喝两口,房内就闪进一人,像一阵风,可是比风还快,快如鬼蜮,吓得朱代东拿起桌上的酒瓶就要反击。

    “这位施主有礼了,不必惊慌,贫道乃是本观观主。”进来的那人见朱代东惊慌失措的样子,连忙说道,他怕说得晚了,朱代东会扑上来跟他拼命。

    事实上朱代东已经有了跟他决斗的打算,三更半夜突然出现在这样的地方,能是什么好人?虽然他没学过武,但是从小在农村长大,也是有一身力气的,刚才跳起来的时候,他已经将桌上的酒瓶抓在手中,要是这道人再晚上片刻,朱代东的洒瓶已经在他头上开了花。

    “你是谁?”朱代东强自压下惊悸,沉声喝问。

    朱代东惊慌之下,根本就没有听清刚才他说的是什么。

    “贫道乃是本观观主。”进来的道人双手合一,朝着朱代东行了一礼。

    借着屋内的蜡光,朱代光总算看清了来人的模样。长长的头发在头顶盘成一个髻,但中间却是用了一根筷子叉起来的。脸色倒是红润,中间一个红彤彤的大酒槽鼻子硕大无比,颌下胡须参差不齐,好像几个月没有整理过似的。更过分的是他的道袍,在蜡光的反射下,竟然闪闪发光,朱代东的视力很好,很快就明白,不是他的道袍神奇,而是上面的油垢厚得差不多可以当镜子使用了,这整个一邋遢鬼嘛。

    “不知道长法号?”朱代东见他没有恶意,而且还是这里的主人,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有号则是无号,有名则是无名,施主称贫道为无名道长便可。”无名道长看来是个自来熟,他自顾自的坐在桌旁,黑乎乎的手抓了几块朱代东带来的卤香干就放在了嘴中,兀自吃了起来。

    “无名道长?”朱代东也不知道他是真叫无名道长,还只是揶揄自己,见他没把自己当成外人,也缓缓的坐了下来。不管怎么样,能有个人陪着自己喝酒总比独自喝闷酒强。

    “施主,贫道可是闻着你的酒香而来,不知可否赐酒一杯?”无名道长笑嘻嘻的说道,他虽是道士,却没有修道人那么多清规,属于酒肉穿肠过,真人心中留的那类人。

    “这酒是本乡产的老白干,哪有什么酒香?”朱代东笑了笑,他这次来只想喝点闷酒,在供销社买了两瓶老白干和一包卤香干、花生米之外,也没要杯子,当下就将手中的酒瓶放到了无名道长的身前。

    朱代东在学校除了上课之后,很少与别人交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这是他从一本武侠小说中看到的,参加工作后,很快就感觉到这实在是至理名言。而现在这个无名道长与他素昧平生,两人也没有利益纠葛,他反倒愿意与他说说话。

    “不管什么酒,只要离贫道百丈之内,都能闻其香而追其源。”无名道长已经老实不客气把酒瓶抓在手中,一扬脖子,咕噜咕噜几大口,生怕别人跟他抢似的,一转眼,小半瓶酒就进了他的肚子。

    “道长真是好酒量。”朱代东暗暗咋呼,这老白干可是一斤装的,五十二度呢,他这一口恐怕就得有三两,这无名道长可称得上是海量。

    “这算什么,要是年轻十岁,这大半瓶酒我一口就能干了。”无名道长打了个酒嗝,又抓了块卤香干放在嘴中大嚼。

    刚才在无名道长没来之前,朱代东已经喝了一会,现在酒瓶中应该还有八两左右,五十二度的酒,一口就喝下八两,这已经不是海量了,简直就是酒仙。

    朱代东来这里本来就是想独自喝酒,现在有无名道长相陪,他酒兴更浓,当即也拿起酒瓶,像无名道长那样,一扬脖子,咕噜咕噜喝了两大口。树木岭乡的老白干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从建国初期乡里就办了这个酒厂,味道辛辣、劲大,两大口下去,喉咙口到胃,就像有一条火龙似的。

    “痛快!”朱代东大喝了一声。他现在的酒量也有了长足的进步,记得在学校的时候,连喝杯啤酒都会脸红,可是现在,他喝个一斤老白干已经完全没有了问题,也许正如别人所说,酒量也是要练的,他这段时间几乎是天天练习,不知不觉这酒量就见涨,要不然这次他也不会一次就提两瓶酒来三清道观。

    “唉呀,怎么就空了?”无名道长却没有发觉朱代东也是海量,他只心疼大半瓶酒自己只喝了一口,竟被对方一口给喝光了。

    “没事,还有一瓶。”朱代东甩了甩头,并没有晕眩的感觉,而喉咙口火辣辣的感觉也逐渐消失,看来自己的酒量是练出来了,刚才喝的可比无名道长的还要多一些。

    “这次可不能再大口喝了。”看到又有酒,无名道长两眼放光,在喝了一大口后,“友情”提醒朱代东,好像这酒是他买来的似的。

    “好。”朱代东拿过酒瓶,也喝了一大口,可看在无名道长的眼中,却是心疼不已。朱代东暗暗好笑,这老道对于“酒”已经达到了痴迷的地步,好酒的道士能是好道士吗?“无名道长,你的道号真的是‘无名’?”

    “那倒不是,原本也有个道号,但很长时间没用,都快忘了,懒得去想也懒得去记,叫无名不是很好吗?”无名道长先又喝了一大口酒,好像不愿意谈及这个问题,淡淡的说道。

    道号“无名”,听起来有种飘逸、神秘的感觉,当初随口这以一说,很是受本地乡亲的欢迎,要不然以他的形象,此道观还会有香火?恐怕就算是有香火,也会是在将他赶走之后,他现在之所以能在道观混下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的这个道号。

    无名道长不愿意提及,朱代东也没再追问,而无名道长也很默契的没有问朱代东的情况,两人只是你一口我一口的喝着酒随意的聊着天,结果酒大半被无名道长抢着喝了,花生米更是被他吃得一粒不剩,朱代东虽然还是觉得没有喝过瘾,但是能与人一起共饮,听着无名道长天南地北的讲着各地的奇闻轶事,心情也舒展了许多。

    回到学校后,已经是下半夜,学校里很静谧,听得自己吱吱的脚步声,朱代东的心情很愉悦,虽然没有与无名道长谈到自己感情的事,但与人说了半宿的话,他感觉原来心中的憋闷要少了许多。回到宿舍后,朱代东没有理会宿舍其他两位老师发出的那惊天动地的鼾声,将被子蒙在头上,很快就美美的睡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