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十六章 针刺般的疼痛(求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十六章 针刺般的疼痛(求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唐涛江来树木岭中学的时候并不知道是朱代东的论文被选上,当刘涛向他介绍朱代东时,他心里想,这小子还是有些才学的。可惜,他也就只有点才学,在雨花县,没有关系没有后台,这辈子撑死了也就是当个校长,自己当初的决定还是没有错,为了自己、为了女儿下半辈子的幸福着想,这种穷小子就该一脚踢开。

    “大学生的素质就是不一样啊。”唐涛江虽然心里瞧不起朱代东,但此时却是紧紧的握住朱代东的手,一脸的赞赏。

    还没等朱代东回话,唐涛江已经与刘涛聊到了一起,朱代东也不想凑上去,只是默默的站在一旁。与唐涛江同来的还是县教育局办公室主任宋常汉,宋主任倒是拉着朱代东说了几句话,朱代东心事重重,只是随便的应付了几句。

    上车之后,唐涛江又对朱代东说了一句话:“还习惯吧?”

    朱代东只是嗯了一声,随后唐涛江就与宋常汉说话,朱代东插不上,也不想插话,他只是静静的听着,默默的想着心事……

    在市教委指定的接待招待所住下后,唐涛江又与朱代东说了第三句话:“你好好看看论文,明天认真讲。你好好干,以后有机会我会把你调回去。”

    那神态和语气都像足了宽厚的长者,但是朱代东看来,却有如戴着假面具的演员,而且听他说的话,朱代东的耳膜像被针刺了似的,这样的感觉在上次刘涛闲庭胜步的从胡丽华宿舍中走出来,说的那番话时也有过。

    如果没有过去的事,朱代东也许会感激涕零,但是现在,他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算是回答。

    躺在自己的床上,朱代东却翻转难眠,也许是因为晚上没有喝酒,也许是因为到现在耳中还刺痛异常。在学校的时候,朱代东也不一定天天就喝酒,比如写论文的那几天,他就滴酒未沾,但同样睡的香甜,难道是因为唐涛江的那番话?

    其实今天与唐涛江在一起时,朱代东的耳膜就一直有些痛,但没有晚上那么强烈。对于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朱代东已经知道不可能再用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学常识来解释,这是有悖于任何常识的。除了无名道长,恐怕他说出去谁也不会相信,甚至还会将自己当成神经病傍抓起来,因此他也不敢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甚至包括自己的父母。

    自己的耳膜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问题只有自己能解决,当然,回去的时候也可以咨询无名道长,但那老道除了会龟息大法,好像其他什么也不会,看来明天得去买几本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学方面的书籍看看才行。

    第二天在市教委的大礼堂,朱代东第五个上场演讲自己的论文。昨天晚上唐涛江让他好好看看论文,其实这篇论文早就印在了朱代东的骨子里。他原本记忆力就不错,到树木岭中学之后,他发现自己的记忆力更上一层楼,几乎有过目不忘之能。这篇三千多字的论文原本就是他一字一句仔细斟酌而成,不要说背出来,倒背也是很流利的。

    望着台下来自全市各个县市区的同行和教育局的领导,朱代东并不紧张,在台上侃侃而谈:“夸奖式教学是教师对学生的行为表现给予高度评价,用点头认可,微笑肯定,大姆指称赞,或是用夸奖的语言对学生给予鼓励,用以提高学生的学习主动性,提高教育教学质量的一种教学方法。实践证明,运用夸奖式教学,对于提高学生的求知欲望,培养创新精神很有好处。经过几年的探索,我有如**会……”

    他的论文论据充分,条理分明,再加上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演讲起来抑扬顿挫,令人赏心悦目。

    演讲完后,赢得了满堂掌声,走下台后,唐涛江也是满脸笑容的站了起来,在朱代东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两下,让其他县市区的人看到,雨花县教育局的领导对这位年青教师是非常重视的。但只有朱代东知道,唐涛江不过是在演戏罢了,他演得出色,观众也很入戏,只有朱代东心中腹诽不已,但嘴上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来的,相应的,他还得配合默契,对着唐涛江微微鞠了一躬,这才坐回自己的座位。

    中午吃饭的时候,朱代东甚至都不想与唐涛江坐在一桌,他与刘涛相比,朱代东甚至觉得刘涛似乎更加可爱些。但是今天朱代东的表现很抢眼,如不出意外,得个三等奖是稳稳的。手下人露了脸,身为领导的脸上也有光,因此唐涛江主动拉着朱代东坐到了身边,这让朱代东闷闷不乐、苦不堪言。

    幸好在桌上朱代东发现了一个旧识,这才让他的心情舒畅起来:“万校长,你好。”他所说的万校长大名万建华,是朱代东初中时的校长,没想到这次他也来参加了这个教育教学研讨会。

    “你是……朱代东!”万建华很快也认出了朱代东,刚才在大礼堂时,他就觉得朱代东很面熟,好像是自己原来的学生,现在对方开口,他一下子就记了起来。

    “我是朱代东,万校长近来还好吧?”朱代东很自然的坐到了万建华的身边,在中学时,朱代东的成绩很好,年年都是三好学生,对于这位老校长,他也是由衷的尊敬。

    “现在你们万校长可是我们县教育局的万局长了。”旁边一人笑着说道。

    “副的,副的,我现在担任教育局副局长一职,朱代东,你应该是今年毕业吧,怎么分到了雨花?”万建华在学校的时候就看重朱代东,刚才听他的演讲,更觉朱代东是个人才,这可是芙蓉县培养出来的人才,怎么没回来却去了邻县呢。

    “朱代东可是我们县的教学骨干,还在学校的时候就被我们给挖走了。”坐在桌上的唐涛江连忙笑呵呵的解释。

    “我说呢,唐局长,你们这是捞过了界,这样的人才得还给我们芙蓉县才是。”万建华与唐涛江也相识,两人经常在市里开会,当下也是故作嗔怒的说道。

    “这可不行,像他这样的人才,我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走的,最多让朱老师等会好好敬你这个当年的校长几杯酒。”唐涛江笑嘻嘻的说道。

    朱代东感觉自己的耳膜又是了阵刺痛。

    但是唐涛江说的也没错,万建华是自己敬重之长者,既然无法在他手下工作,多敬几杯酒是应有之义。一桌八人,既然敬了万建华的酒,当然也不能厚此薄彼,从唐涛江开始,朱代东敬了一圈。

    虽然喝的是三十八度的西星酒,但饭桌上的杯子却不小,一杯足有一两多,这一圈走下来,一瓶酒就快见了底。

    “朱代东,快坐下来吃几口菜,喝急酒最容易醉。”万建华见朱代东坐下来,连忙说道。

    “多谢万校长。”虽然万建华已经是副局长,但是在朱代东的眼里,他永远是自己的校长。对于万建华的好意,他当然不会拒绝,好像与无名道长一起喝酒时,这厮就从来没有劝自己多吃菜,倒是他经常下筷如飞,生怕自己抢着吃了。

    “朱代东,你这次为我们县争了光,我代表教育局也敬你一杯。”唐涛江却不给朱代东吃菜的机会,举起酒杯就站了起来。

    领导敬酒,这可是天大的面子,不可不喝,但是桌上的其他人在心里却是鄙视他,人家刚刚喝了近一斤白酒,你又来敬,什么意思嘛?要喝酒也等别人歇会不是。

    “我说老唐,人才不但要挖掘,更要保护哟,你这样子可是会让他躺着回去的。”其他人不好说,但与唐涛江身份对等的万建华却没有顾忌,他虽然是开玩笑似的,其实直指唐涛江不怀好决。

    “没事的,万校长。多谢唐局长,也多谢局里的关怀。”朱代东将自己的酒杯倒满,与唐涛江碰了一下后,一口就喝干,喝完后还将杯口朝下,意思是一滴不剩。

    见朱代东如此爽快,唐涛江原本想让他在老校长面前出丑的想法落了空,他也是“酒精”考验出来的干部,看朱代东的架势,再喝一瓶好像也没问题。

    “这倒是我孟浪了,朱代东,你确实不要喝急酒,现在仗着年轻没事,等到你上了年纪,一身病就出来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唐涛江微微一笑,将万建华的讥讽轻轻的化解,顺便还当了回关心下属的好领导。

    朱代东感觉自己的耳膜再次有如针刺般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