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二十五章 更多惊喜 (求推荐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二十五章 更多惊喜 (求推荐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可是侯勇万万没有想到,朱代东带给他的惊喜远远不止于此。第二天侯勇去乡政府找到正在帮着布置展览的朱代东喝酒,既是感谢他昨天晚上的帮忙,也是要向他有个交代。

    “朱老弟,实在不好意思,因为我们所长相问,我只好将你的名字告诉了他。但你放心,也仅限于他知道,绝对不会外传。同时我们所长也承诺,以后只要你有事,尽避去找他,这可是非常难得的。”侯勇一坐下就先解释了这件事。

    “没关系,侯大哥能对我实言以告,我很欣慰。”朱代东笑了笑,其实昨天晚上派出所发生的事都瞒不过他的双耳,他对于警察办案也很好奇,因此他暗运龟息大法,将侯勇他们的行动是听了个真真切切。至于陈世杰与侯勇的那段对话,他也是一字没漏。

    对于能领到一份奖金,朱代东倒没有放在心上,但是昨天晚上他从陈世杰和侯勇的对话中却悟出了一些道理。做人的道理、做事的道理、还有做官的道理。以前他只觉得侯勇粗中有细,但经过昨天晚上的“窃听”,他觉得原先对他的评语并不准确,侯勇应该是大智若愚。

    看来自己以后得注意,特别是与上司的谈话,更是得慎之又慎。稍不注意,什么时候得罪了对方都不知道。像侯勇就处理得很好,他不邀功不请赏,也没有沾沾自喜,而且将一切都归功于陈世杰的英明领导。这要是换成自己,就绝对说不出那番话来。

    至于派出所的警员审讯那帮赌徒的手法,他倒没有认真去听,翻来覆去的就那么几句话,他都听腻烦了。

    “我已经对不住你了,当然得据实相告,要不然你可就要被你瞧不起。”侯勇笑了笑,一夜不见,他发现朱代东好像怎么成熟了些,说话更加沉着,言语的那股自信让他都要生出仰止之意。

    “这样说来昨天晚上对你的还算有些帮助吧?”朱代东笑了笑,他今天的心情也很好,这是他首次发现自己的耳朵竟然还可以帮别人的忙,甚至还能给自己赚点外快。

    “何况是有些帮忙,简直就是帮了大忙。朱老弟,我很奇怪,你怎么就知道他们会在那些地方赌博呢?”侯勇其实早在昨天晚上就要向朱代东问这个问题了,这个问题要是不知道,真是憋得难受。

    “我能掐会算,你知道三清道观么?跟那里的老道学了几手。”朱代东笑了笑,他当然不可能将真实原因说出来,否则的话,不被侯勇当成怪物,也会被他当成神经病。

    “朱老弟说笑了。”侯勇虽然更加好奇,但最终还是忍着没有再问,不管朱代东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这些消息的,总而言之他是想着要帮自己,否则何必去费那么大的功夫呢。

    侯勇却不曾想到,也不可能想到,朱代东仅仅是凭着一双耳朵就知道了这一切。若是朱代东真的据实相告,他还真会把朱代东当成怪物。

    “来,朱老弟,昨天晚上的事多谢了,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一切都在酒中,我先干为敬。”侯勇知道朱代东的酒量只比自己大,不会比自己小,因此只要自己还能喝,他就不停的劝着酒。

    “好,侯大哥,今天晚上我再帮你算算,看能不能再算出点什么来。”朱代东将酒一口喝干,微笑着说道。

    “噗!”

    侯勇的口中还含着半口酒,听得朱代东的话,惊讶过度,竟然直接将酒喷了出来。

    “怎么,不相信我会掐指一算?”朱代东故意轮了一下手指,微笑着说道。

    “你真是算的?”侯勇惊奇的问,他是个无神论者,可是这时也不由得有些动摇。若是朱代东说的都是真的,恐怕他还真是能掐会算。

    “跟你说笑的,其实我也有线报,只是我的线报却是万万不能告诉你的,这一点希望你能理解,同时也必须要为我保密。”朱代东严肃的说道。

    “你放心,这次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不会泄密。”侯勇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这样的解释才是合理的嘛。

    “当然,我也不能保证今天晚上就会有赌局,毕竟这得看人家的意思,你们派出所又盯得这么紧,说不定就将阵地转移到农村去了。”朱代东也不敢将话说得太满,他确实可以听到乡上发生的一切,可人家要是畏惧派出所,宁愿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睡觉也不去赌,他也没有办法。

    “这是当然,一般赌局都会在吃过晚饭后开始,我们就晚上十点在昨天的老地方碰面,如何?”侯勇问。

    “不行,得换个地方,你到时来学校吧,我住在教学楼后面的宿舍,一楼左边第三间,你到时见到有光的就是。”朱代东想了想却觉不妥,他提供消息的事还真不太想让别人知道,昨天晚上跟着侯勇的那个干警就好像对他有些兴趣,昨天他们见面的地方已经不算是秘密,保不准今天就被人发现了呢。

    “好吧,我十点准到。”侯勇没有多想,他以为是朱代东不想出来,毕竟晚上的北方那是刮得呼呼直叫,不是谁都想受这份活罪的。

    在乡政府的食堂吃过晚饭,朱代东将买的一份饭菜带上,先去了三清道观。现在老道那里的老白干足够他喝到过年的,朱代东只担心他整天不吃饭,只喝酒能不能撑得下去。虽然老道对龟息大法信心十足,可是只要有条件,朱代东还是会给他带点吃食。

    在三清道观出来时已经九点多了,对朱代东来说,这个时间刚刚好。走到乡上的街道上,大部分人家都已经睡了,这么冷的天,守着炉子不如钻进被窝。

    但是总有那么些人想寻点乐子,打打牌,摇摇骰子就是最好的乐子之一。朱代东一路走来,将听力调到“高清”,方圆数百米范围内的声音都清晰的传入耳中。黑夜中的树木岭非常安静,朱代东昨天晚上在学校时能听到派出所内侯勇的说话声,这与清静的环境不无关系。

    这些人还真是处心积虑,朱代东走在街上时心中暗笑,他听到这些赌骰子,竟然在摇具的内壁上放了一层布,这样就很难听到骰子的声音。当然,对朱代东而言,有没有那层布,或是多几层布,都不会影响到他。

    这些人真是死不悔改,昨天晚上三处地方被抓的事今天已经传扬开来,朱代东在乡政府的时候都听到有人在说这件事。没想到今天晚上又有人敢于顶风聚赌,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对于赌博,朱代东一向是深恶痛绝,这些人干点什么不好,偏偏要做这等无聊之事,那就怪不得我了。

    走到学校时正好碰到侯勇,他很准时,刚好十点就到了学校。此时见到朱代东从外面回来,对于他的解释更是深信不疑。

    “今天晚上我就不陪你去了,等会给你画张图,你自己按图索骥。”朱代东轻声说道。

    “太好了。”侯勇高兴的道,刚才听到他第一句话,什么今天晚上就不陪你去了,他还以为今晚没戏,没想到朱代东只是想偷懒。

    树木岭的街道并不长,地形也不复杂,朱代东又非常清楚每一处的详细地点,因此他一画出来,甚至是稍微一介绍,侯勇马上就知道了具体位置。他是公安,对于树木岭的地形那是再熟悉不过。到后面,朱代东干脆也不画图了,直接告诉他在某某处的哪个角落里。

    “朱老弟,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今天晚上的行动要是再成功,你可真是成了我们所的功臣,当之无愧的功臣。”侯勇听朱代东一处一处的介绍着各个赌博窝点,听完之后,激动不已的说道。

    “什么功臣,言过其实,我只是尽我的能力做了点该做的事,你早点去忙吧,今天晚上的人可能会更多些,可得做好心理准确。”朱代东微笑着说道,今天晚上有四个地方在赌博,光是那处用布包着摇骰子的地方就有十几个人,再加上其他三处地方,朱代东数了数呼吸声,竟然有三十二人之多。

    走出树木岭中学后,侯勇的脚步都有些飘,凛冽的寒风吹不冷他心中的热火,今天晚上的活干完,全所都要过年丰盛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