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四十二章 偶遇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四十二章 偶遇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你没有把我的身份告诉他吧?”郭临安在朱代东去上卫生间的时候,问旁边的赵金海。

    “哪能呢,怎么样,人还不错吧?”赵金海笑嘻嘻的问。

    “嗯,还可以,至少酒量还行。”郭临安点了点头。

    “营长,老连长,这小子简直就是一个怪胎,八斤茅台,就算是头牛也得趴下,可他倒好,脸都没红一下。”徐军原本对赵金海吹嘘朱代东的酒量是不服的,但是今天他与朱代东面对面的喝着酒,对方比自己还多喝了两斤,可是现在自己头痛欲裂,朱代东呢?刚才看他走出去的样子,连步伐都是那么的平稳,根本就像个没事人似的。

    “要是放在部队,肯定是个好兵。”郭临安点了点头。

    “在地方也不错啊,人家可是正经的本科毕业。”赵金海笑了笑,今天他算是超水平发挥,喝了五斤茅台竟然还能谈笑风生。

    “再看看吧。”郭临安缓缓的说道,朱代东现在不过是一个乡政府的秘书,连行政级别也没有,就算想调来帮自己,也得是三五年之后。

    “你是县委书记,当然是你说了算!”赵金海笑嘻嘻的说道。

    他们在雅间内以为很保密,殊不知就算是他们的呼吸声,已经进了卫生间的朱代东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而且还不是朱代东刻意想偷听,他心中有一丝好奇,对郭临安身份的好奇。结果雅间内的声音一直被他随心所欲的听到,最后赵金海那句县委书记,差点没让他一个趔趄,摔倒在卫生间的地板上。

    郭临安是县委书记?朱代东一拍脑袋,可不是嘛,自己多次传达过县委的文件,上面可是有郭书记的重要指示和讲话。可是刚才他却没有往县委书记上面想,只是觉得郭临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他又怎么会想到,自己只是随赵金海出来喝次酒,就能碰上县委书记呢?

    怪不得陈世杰对赵金海的接待如此郑重其事,个中奥妙原来在这里。恐怕不止陈世杰,对于赵金海与郭临安的关系,陈树立也是心知肚明的,要不然自己这个借调秘书也许不会提前半年就转正。

    在卫生间里足足待了十来分钟,朱代东才渐渐平复了心情,出门的时候不知道郭临安的身份,要是一回去就神情忐忑,恐怕再怎么解释也会产生误会。如果因此而在郭临安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那可就损失大了。

    能结识县委书记当然是好事,但朱代东也不会弱智的认为,自己喝一次酒就能像认识赵金海那样与他称兄道弟。保持平常心吧,不因为结识了他而沾沾自喜,也不因为没有关系而自暴自弃,一切都要靠自己。只要自己干出成绩,就不怕没有提拔的机会。

    回到雅间后不久,赵金海就提出,下午都还有事,就此散席。郭临安和赵金海都在香山山庄开了间房,不休息一二个小时,下午根本就没办法工作。幸好他们喝酒的时间很短,一个小时多一点就结束了,现在至少还可以休息一个半小时,足够他们恢复过来的。

    朱代东当然不好在山庄休息,徐军就派了辆车送他到县城,朱代东想起是第一次去陈树立家,就让那司机在百货大楼放自己下来。

    早在上午的时候,朱代东就问过王波,知道陈树立的儿子今年只有五岁,还在上幼儿园。因此他在百货大楼里,给陈树立的儿子买了个最新版的变形金刚,这可是现在最流行的玩意了。

    算算时间,现在陈树立肯定也在陪着王副书记在“交流”,此时就回陈树立家,显然有些不合适。也许陈树立的妻子在家,但陈树立不在,反而愈发尴尬。

    去哪里呢?朱代东漫步在县城的街头,心里默默的想着。以前他来县城,要么就是替乡政府送文件送材料,要么就是陪着李金充当劳力,办完事马上就急匆匆的赶了回去,还真是难得有闲暇时光。

    “朱代东!”

    朱代东正在想着是不是找个茶馆坐几个小时,突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回头一看,一名长发及肩,鹅蛋脸,弯眉如钩,鼻梁坚挺,素口蛮腰,唇红齿白的少女正坐在不远处,笑靥如花的望着自己。

    “你好,小雨。”朱代东虽然觉得自己应该忘记了唐小丽,但此时见到她的妹妹,却还是心中一悸。忘却,最好的办法也是最为有效的办法,还是只有时间!时间如流水,它可以冲淡一切,无论是感情还是记忆。

    “你怎么一个人傻傻的站在这里?”唐小雨像跟哥们打招呼似的,轻轻的在朱代东的肩膀上敲了一记粉拳。

    “我正在走着,突然上天对我发出了一道旨意,让我在此等候一人,我哪敢怠慢,这不,你就出现了。”朱代东笑嘻嘻的说道,他在去年五月份曾经去过一趟唐小丽家,当时带上她,一起在雨花县的青峰山上游玩了一天,那里风景如画,令人如痴如醉。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朱代东初识唐小雨,唐小雨活泼大方,与朱代东甚是投缘。

    “胡扯,但我喜欢听。”唐小雨笑眯眯的说道,她很亲热的就要上前挽着朱代东的胳膊,可是手刚伸出来,就意识到眼前这人已经不是自己的姐夫,又讷讷的缩了回去。

    “你在财政局上班还好吧?”朱代东问。

    “你的消息还蛮灵通的嘛,我还不就那样,混呗。你呢,朱秘书?”唐小雨轻笑道,其实她的工作还着实不错,一进财政局就分到了经济建设科,这可是掌管全县财政支出的一个重要科室。说财政局的一半权力在经建科,那是一点也不为过。

    “你还说我消息灵通,跟你比我远远不如,身处庙堂而知江湖之事,着实佩服。”朱代东确实很诧异,自己知道唐小雨的情况是因为与张治春喝了一次酒,无意中听他说起的。可是唐小雨竟然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到乡政府当了秘书,这可不简单。

    “你就别跟我掉文了,这是我的电话,以后来县城就给我打电话。”唐小雨拿出笔和本子,写下她的电话塞到了朱代东手中。

    望着唐小雨走远的背影,朱代东本想把那页纸顺手给扔了,可抬起手时,却鬼使神差的将纸条放进了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