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五十九章 送酒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五十九章 送酒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朱代东其实还真担心袁平扯后腿出妖蛾子,袁平那句“瞎折腾”让他彻底放下心来,只要袁平不“瞎折腾”,他有信心,将这五百多箱精品老白干换回一万元。

    他现在已经像立了军令状似的,必须在一个月之内将这五百多箱精品老白干换回一万元。这就像背水一战,如果一个月之内不能把酒卖出去,自己被撤职事小,恐怕陈树立都要被自己连累。

    但现在包装、酒瓶、酒标都还没有更换,以精品老白干现在这副“尊容”,朱代东是就算对精品老白干再满意,也没有信心销售出去。

    现在精品老白干还没有完成它华丽的变身,朱代东就算是满腹经营之道也只能望洋兴叹。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天,是他与侯立华约好去市里卖香干的日子。一大早,朱代东提了几瓶精品老白干就去了乡政府前的马路前,树木岭开往县城的班车就在此候车。从树木岭去沙常市,得从县城转车,因此为了今天才赶回来,必须得赶上去县城的第一趟班车。其实如果有车的话,可以从树木岭乡先去隔壁的狮子山乡,过了狮子山乡,便是沙常市市郊,路程比从县城绕要近一半。

    “侯支书,侯哥,敢哥,你们怎么就来了?”朱代东到那里的时候,发现侯立华、侯敢父子已经到了,而侯勇今天也早起,站在一旁。

    “我刚才还说要去叫你,爸说你一准会来,果不其然。”侯勇笑眯眯的说道。

    “既然答应了侯支书,当然得来,人无信则不立嘛。”朱代东笑道,他看到侯立华身边有两个铝桶,又问:“这都是香干吧,怎么这么多?”

    “这一桶是香干,这一桶是卤干。”侯敢在一旁说道。

    “卤干?好,我们树木岭的卤干也是一绝!”朱代东呵呵笑道,想到卤香干,朱代东又想起了无名道长,现在无名道长已经成了武当山上的真人,想要再回三清道观的机会恐怕不太可能了。

    “代东,你是不是想中午在市里时,就着卤干下酒吧。”侯勇见到朱代东手里的几瓶酒,笑道。

    “我这可不是带到市里去喝的,不是要到县里转车么,顺便送给一位朋友。”朱代东笑了笑,他所说的这位朋友当然是赵金海。精品老白干以后想要在县城销售,首先就得取得赵金海的认可。为了不让他有先入为主的观念,他还特意将酒标撕了下来,现在的精品老白干这卖相着实差了些。

    过了会,班车慢悠悠的开来,朱代东、侯立华、侯敢上了车,上车后,朱代东特意看了看表,才六点五十五分。七点正,班车准时出发,经过一个小时左右的颠簸,才到了雨花县城。

    汽车站与火车站相隔不远,每天早上九点半,有一趟经过雨花县的列车,他们到县城的时候才八点左右,朱代东正好趁此机会去一趟公安局。委托侯立华父子去买车票后,朱代江与他们约好等会见面的地方,就离开了。在街上招了辆三轮车,这是县城目前最主要的交通工具,五毛钱可以送到县城任意地方。

    到了公安局,门卫将朱代东拦了下来,一开始他还奇怪,自己以前也来过,门卫没拦过自己。但门卫一开口,他就知道自己想错了,今天可是星期天,既然自己休息,身为公安局副局长的赵金海难道就不休息了?

    朱代东并不知道赵金海的住址,现在去门,别人也不会随便告诉他。看了看时间,离九点半还有一个小时多一点,能不能跑趟香山山庄?朱代东拦下一辆三轮车,问到香山山庄要多久。对方很肯定的告诉他,半多二十分钟,但一个人去得收两块钱。朱代东没有犹豫,立刻上了车。

    “师傅,你能不在在那里等我十分钟,到时我再付你两块钱车钱。”上车之后,朱代东说道。

    “没问题,但只等十分钟,时间长了我就划不来了。”

    “超过时间我再补你钱就是。”

    “那就完全没有问题了。”车夫笑呵呵的说道。

    当朱代东敲开徐军办公室的门时,里面的徐军一脸的诧异,“徐哥,没打扰你吧?”朱代东笑呵呵的说道。

    “没有没有,你找我有事?现在可不是吃饭的时候。”徐军虽然诧异,但很快就热情的迎了出来,看到朱代东手里提的酒,又愣了一下。

    “本来想送给赵大哥的,但今天他没上班,又不知道他家在哪,就想到了徐哥,不会见怪吧?”朱代东将撕了商标的酒放到桌上,微笑着说道。

    “当然见怪,下次有东西一定要先送给我。”徐军佯怒道,但他马上转怒为笑,“这是什么东西,酒还是醋?”

    怨不得徐军会有此一问,老白干的洒瓶确实跟醋瓶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当然是酒,而且还是目前市场上买不到的好酒。”朱代东神秘一笑。

    “真的?那可是尝尝。”徐军拿起一瓶精品老白干,拧开瓶盖后就喝了一口,含在嘴里仔细的品味了一番,才一口吞下去。

    “怎么样?”朱代东问。

    “有点老白干的味道,但又有何不一样,也有五粮液的感觉,就算跟茅台比,也是各有所长,如果让我选,我更喜欢这种芳香秀雅、醇厚丰柔、甘冽爽净、回味悠长的酒。代东,这是什么酒?”徐军拿起洒瓶仔细的看了看,没有酒标,他也不敢肯定到底是什么酒。

    “原来叫精品老白干,现在改名树木岭酒。”朱代东笑着说道。

    “精品老白干?这酒还真当得得起名字,但就是太俗了些,叫树木岭也不错。这是你们树木岭酒厂产的?”徐军知道树木岭有个酒厂,专门生产老白干。

    “是的,这是十来年前树木岭酒厂研发出来的,当时的销路并不好,后来就停产了,如今还有几百箱放在仓库里,我现在接了个任务,包销这些酒。徐哥,你这山庄有兴趣上点这种酒么?”朱代东见徐军也喜欢精品老白干,连忙趁热打铁推销起酒来。

    “这酒我当然有兴趣,但是这包装,啧啧,实在太土了点。”徐军看着像醋瓶一样的包装,摇了摇头。

    “包装不是问题,我现在正让人更换包装和酒瓶,之所以换酒名也是这个原因。”朱代东暗自窃喜,只要徐军感兴趣就好办。

    “只要包装过得去,我可以给你销点。”徐军点了点头,既然现在朱代东包销这种库存酒,怎么也得给他点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