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九十四章 防患于未然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九十四章 防患于未然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侯立华拿的是侯家塘村的钱,陈树立能有什么意见?何况侯立华的性格他也知道,一旦他决定了的事,想要劝他改变主意,最好的办法是省省口水。

    而侯立华表了这样的态,胡奋强和马明义就不能不有所表示了,否则不成了形式上的支持?得拿出实际行动来!

    胡奋强鄙视的看了侯立华一眼,你这只老猴子,要知道朱乡长,可以晚上再给他打电话啊,何必在会议室里大声嚷嚷?

    “陈书记,你觉得如何?”侯立华见朱代东痛快的答应了,连忙朝着陈树立微笑着说道。

    “侯立华,村里的钱你就这么拿给朱乡长用?”陈树立冷笑道,“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朱代东你务必于明天回来!侯立华、胡奋强、马明义来我办公室,其他人散会。”陈树立说完就把电话挂掉,起身离开了会议室,他一开始就觉得用饲料厂的资金去买什么股票认购证是很不妥当的,现在既然村支书们已经投票决定,朱代东就应该死心,可是侯立华、胡奋强、马明义却又支持他,侯立华甚至还要拿村里的钱去支持他,这不是乱弹琴吗!

    “看来这件事不好办了。”在上海的朱代东苦笑着向侯峰和胡正卿摇了摇头,陈树立的态度已经表明,他是坚决反对这件事的,不是因为朱代东要挪用饲料厂的资金,而是因为这件事的风险性太大,一旦失败,无人能承受得起。他朱代东不行,陈树立也不行。

    “朱乡长,其实你完全没必要这样做,这件事成了,你落不到任何好处,如果失败了,就会授人以柄,对你日后可是很不利的。”胡正卿在一旁轻声笑道,他在之前曾经打过电话回村里,而老支书告诉他的是,村里不支持朱代东如此冒险的行为。可是刚才在电话里,他却明明听到老支书改变了态度,这不是看好股票认购证,而是相信朱代东这个人啊。

    “是啊,朱乡长,挪用公款这件事可大可小,为了日后不必要的麻烦,我也觉得这件事如果能不搞就不搞。”侯峰轻轻说道,购买股票认购证哪怕真的让饲料厂赚了钱,但却会给朱代东带来后患无穷,至于因此而引起的忌妒和暗地里的反击,会让他防不胜防。

    这年头虽然还没有挪用公款罪,但是挪用公款却是违纪行为,正如侯峰所说,这事可大可小,既能让朱代东在关键时刻吃鳖,也能让他的对手在应景的时候拿出来拿捏他。如果这件事朱代东不向乡里汇报,直接自己作了主,用侯峰和胡正卿的名义购买一批股票认购证,这件事也就过去了,日后如果赚了钱,只要到时被一些必要的手续和程序,谁也不会说什么,毕竟饲料厂是全乡所有的家庭都入了股,朱代东为的是他们谋利,而不是装进自己的腰包。

    “你们的心意我懂了,就这样吧,我出去走走,明天就要回去了,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带回去的。”朱代东点了点头,如果不是他在体改办听到的那个小道消息,他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自己对经营方面有所了解,可对财务方面却所知不多啊。

    这件事幸亏是遇到陈树立,如果换成袁平,说不定会挖个什么坑等着自己,到时就算是股票认购证能让饲料厂赚钱,但秋后找自己算账的也必定有他的一份。想到这里,朱代东惊出了一身冷汗,也许这就是好心办错事的事例吧。

    如果自己能财务制度更加熟悉一些,可能就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这让朱代东不知不觉就到了新华书店,作为一名乡镇领导,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恶补这方面的知识。自己只是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如果当一名教师那是很合格的,但是担任乡政府的副乡长,自己的知识储备就有些不够了。

    ***

    树木岭,陈树立的办公室里,侯立华、胡奋强和马明义都到了,陈树立甚至还把财政所的所长徐锐一起叫了来。马明义年纪最小,他自觉充当了服务员的角色,给几人都倒了茶。

    “侯立华、胡奋强、马明义,你们这是典型的无组织无纪律,既然投票决定饲料厂的这笔资金不用于购买股票认购证,你们就应该服从决议。可你们倒好,公然在大会上唱反调,特别是侯立华,你竟然还敢拿村里的钱来支持朱代东,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陈树立眼睛扫过他们,声色俱厉的说道。

    “陈书记,我们侯家塘村如果不是因为朱乡长,现在不要说拿一万五出来,就是一千五,也只能干瞪眼啊。现在朱乡长要替饲料厂购买股票认购证,我觉得有必要支持他。”侯立华倔强的说道。

    “你还有必要支持他?”陈树立冷笑道,“徐所长,你跟他们说说,用村里的钱去做这样的事,违反规定了吗?”

    “违反规定这是肯定的,如果是以私人的名义,也许没问题。但以村委会的名义,呵呵,好像有些不妥。”徐锐轻声笑道。

    “那我就以私人名义!”侯立华沉声说道。

    “呦喝,你侯书记什么时候变成万元户了,我怎么不知道啊。”陈树立见侯立华还是痴迷不悟,被他气笑了。

    “陈书记,那你说怎么办?”侯立华脸上一红,他的身家确实还不足一万元,但是只要再给他几年,凭着村里豆腐厂的收益,他就能成为真正的万元户。

    “我不是已经说了么,这件事至此为止,今天让徐所长来,就是为了给你们提个醒,千万不要把村里的钱和自己的钱混为一谈!”陈树立摆了摆手,说道。

    “陈书记,可是……”侯立华急忙向胡奋强和马明义使着眼色。

    “没有什么可是了,如果你们还想继续在村支书的位子上干下去,这件事就到此为止!”陈树立厉声说道。

    党委书记发威,村委书记个个噤若寒蝉,侯立华、胡奋强、马明义也算得上是所有村支书中的风云人物,但他们也只能在村支书这个群体里风云际会而已,跟陈树立比,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

    侯立华、胡奋强、马明义垂头丧气的离开之后,陈树立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锐同志,上次朱代东代销酒厂的树木岭酒时,所有的手续都走齐了吗?”

    朱代东今天在电话里说带了一万元到上海,这在树木岭,绝对是笔巨款,陈树立很快便明白,这钱肯定是朱代东上次代销树木岭酒时多出来的利润,虽然乡里也有过文件,只要朱代东能把酒厂一年的企管费交上来,多余的钱就归他所有,但是这也有个程序的问题。现在朱代东一出手就是一万元,这会不会让有心人怀疑他在饲料厂和养殖场里贪污?

    朱代东是陈树立提上来的干部,而且现在因为王文虎的突然落选,现在他已经与朱代东站在了同一阵线上,两人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