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九十六章 跟国安斗嘴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九十六章 跟国安斗嘴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怎么办,怎么办?第一次单独出任务就出了搂子,这让同事们怎么看自己?林诗琪急得直跺脚,都怪刚才那个臭流氓,因为他耽搁了时间,要不然肯定不会把人跟丢。

    林诗琪是国安局的行动人员,刚参加工作没多久,原本一直是跟着几名老队员,但今天的任务并不复杂,甚至还很简单,一名从加拿大以台胞身份入境的人,需要她确认是否有问题。只是例行公事而已,对于国安的人来说,只要是外籍甚至是外籍华人都要进行甄别,而台胞身份就更加引人瞩目。

    原本一次例行公事的跟踪,却没想竟然会跟丢人,这回可真是糗大了。林诗琪四处张望,想从人流中找到目标,可是依然没有发现目标。但是林诗琪却发现了一个令自己愤怒的人,正是因为他,自己才会在第一次单独执行任务时失败,虽然这也许无关大局,那人是回来寻亲的,基本上可以排除怀疑,但她就是不甘心,现在罪魁祸首出现,她正好找到了发泄的对象。

    “喂,你跟着我干什么?”林诗琪挤到朱代东身前,冷若冰霜的说道。

    “第一,我不叫‘喂’,第二,我也没有跟着你,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朱代东冷哼道,刚才她一直在东张西望的,朱代东这才慢慢跟了上来,没想到却被对方给发现了。

    “你……!”

    “我……我什么?我又没欠你钱。”朱代东见对方吃鳖,忍不住又嘲笑了一句。

    “你跟我走一趟!”林诗琪怒了,她可不是好惹的,当下就要拿出工作证和手拷,押着朱代东回去好好审审,以泄心头之火。

    “诗琪,你在干什么?”一个威严的声音忽然从旁边响起,及时制止了手都已经伸进口袋的林诗琪。

    “周……大哥。”林诗琪见到组长周健突然现身,心中更是恼怒,狠狠的瞪了朱代东一眼,意思很明白,你给我小心点。

    “怎么回事?”周健是林诗琪的组长,也是她的搭档,林诗琪分到队里来之后,就一直是由他带,今天的盯梢任务很简单,他原本想在暗中观察一下林诗琪的表现,没想到她不但把人跟丢了,而且还与陌生人发生了冲突。

    “对不起……”

    “算了算了,我不是小心眼的人。”朱代东会错了意,以为林诗琪是向他道歉,在一旁笑着说道。

    “谁跟你说话了?周大哥,我看此人非常可疑。”林诗琪对朱代东怒目而视,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这位同志,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周健有些疑惑的看了朱代东一眼,眉清目秀的一小伙,嘴上虽然挂着淡淡的笑意,一双眸子清澈无比,他很可疑?

    “当然可以,但我要先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朱代东淡淡的道,这位“周大哥”目光犀利,跟他的目光对视,好像能被他看进自己的内心似的,他已经有感激,恐怕这次是碰到侯勇的同行了。

    “你还挺警惕的,我的工作证可以给你看,但不是现在。”周健轻轻笑了笑,他走近两步,封死了朱代东的所有退路。

    朱代东身正不怕影子斜,跟着他们两个离开南京西路,走到一个偏僻点的地方时,周健掏出了自己的工作证递给朱代东。

    “国安部第八局?”朱代东一看之下吓了一跳,原本他还以为是警察,可没想到却是这么一个显得很神秘的单位。

    早在延安时期,我国的情治单位叫做“中共中央社会部”。当时的社会部就负责向中央高层提供情报和资讯,并有人根据当时的国际局势定期撰写研究分析文章。建国后,“中共中央社会部”改为“中共中央调查部”简称中调部,中调部负责向驻外使领馆派出特工人员,专门负责所在国的情报搜集工作。

    当时的中调部八局,负责情报的分析和研究工作,对外称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它也就是现在的中国国家安全部八局的前身。后来由于中调部在“特殊时期”中卷入派系斗争,打乱了阵营,严重影响了工作,使得中调部一度被取消,改由总参二部接管。到了“特殊时期”中期,中调部才又逐渐恢复了原有的建制。七十年代末,总设计师复出,开始进行中共情治机构的改革,派往海外的特工人员,也由以前从中调部派往各驻外使领馆,改为以记者、商人、学者等身份作掩护到海外工作。

    八十年代初期,公安部向政治局请示,要求改组中调部,计划是由中调部的全部和公安部的反间谍机构合并成为“国家安全部”。中央政治局批准了这一设想,“中国国家安全部”正式设立。

    国安部是维护国家主权和利益的,国务院职能部门。可行使宪法和法律规定的公安机关的侦查拘留、预审和执行逮捕的职权,除办公厅外下设16个局。现在的国安部第八局,内部称为反间谍侦察局,主要负责外国间谍的跟监、侦查、逮捕等工作,而林诗琪和周健正是隶属第八局负责跟监的综合一处。

    “好了,我的工作证你已经看了,现在可以看看你的了吧?”周健收回工作证,说道。

    “这是我的工作证,我想我们之间肯定不会有什么关系。”朱代东把自己的工作证递给了周健。

    “朱代东,副乡长?很年轻嘛,林诗琪,刚才你说他有嫌疑,是怎么回事?”周健把朱代东的工作递给林诗琪,这件事他没看到头,只知道尾,还是让林诗琪来问较好。

    “我当时正在跟那个从加拿大以台胞身份入境的李兵,结果在街上他故意踩我的脚,让我失去了目标。”林诗琪看了看朱代东的工作证,知道这件事跟朱代东应该无关,但嘴上却还是将客观责任推到朱代东身上。

    “周警官,我想问一下,你们的国安是不是自己没有完成任务,就喜欢把责任推卸给别人的传统?”朱代东接过自己的工作证,嘲弄的对周健笑道。

    “你……”林诗琪擒拿格斗,而且枪法非常好,平常也是牙尖嘴利,但是今天碰到这个当副乡长的朱代东,却是屡战屡败,想要赢他,只能动手或是动脚。

    “对不起,朱代东同志,我们的工作方法确实有不对的地方,我向你道歉。”周健无奈的说道,同时狠狠的瞪了林诗琪一眼。

    “周健同志,你的的工作方法没有任何问题,无需向我道歉。”朱代东淡淡的笑道。

    “林诗琪,还不如朱代东同志道歉!”周健严厉的说道。

    “哼,对不起。”林诗琪轻声说道。

    虽然林诗琪的声音比蚊子的嗡嗡叫,但是朱代东却是听得非常清晰,看到林诗琪眼中的怒火,朱代东不想得罪国安太深,现在对方跟自己讲道理,能向自己道歉就已经很不错了,人要知足,才能常乐,弄巧成拙就不妙了。

    “好了,误会已经消除,朱乡长你可以走了,我们也还有工作要办,再见。”周健没想到一向傲然屹立的林诗琪会被一个基层工作的副乡长说得哑口无言,这样也好,可以磨磨她的性子。

    “谢谢,再见。”朱代东望着林诗琪笑了笑。

    “哼。”林诗琪从鼻孔里哼了一句,望着朱代东得意之色,她恨不能再踩他一脚,这次一定要用上十分的力。

    “哦,对了,刚才你说你在跟踪一位从加拿大以台胞身份回来的人,好像是叫李兵吧,我好像知道一点消息,不知道对你们有没有用?”朱代东要走的时候,突然记起那位“大哥”与他小妹的谈话,他也是从加拿大回来的,而且也是台胞身份,而且不久之前,正好他们刚刚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