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百零七章 相亲 (求推荐收藏)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百零七章 相亲 (求推荐收藏)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朱代东参加工作二年半了,今年二十四岁,翻了年,就是二十五。这样的年龄在城里不算什么,但是对农村里的人来说,哪怕你是国家工作人员,也一样属于大龄青年。

    朱代东在大学时,就曾经告诉过家里,谈了女朋友。但是后来杳无音讯,特别是他参加工作后的第一年并没有把女友带回来,他父母就猜到了什么,当着朱代东的面,他们只字不提这件事。对于朱代东在树木岭的工作和生活,他们也基本不过问,尽量不去刺痛他。

    为了不让朱代东受刺激,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朱代东已经调到乡政府,并且还担任了副乡长的职务。每年暑假、寒假朱代东都没有回来,他们也从来不过问。甚至从他参加工作的第二年开始,朱代东每个月寄回来的一百五十元,他们都觉得多了,他们担心,朱代东把工资多寄了回来,自己的开支就不够,可怜天下父母心呐。

    从第一年开始,朱代东每年都会拿笔奖金回来,第一年是帮派出所抓赌,奖励二千。第二年他已经正式调入乡政府,发了一千五,今年他是副乡长,发了三千。原本朱代东还拿了二万的奖金,但他花了九千买股票认购证,剩下的一万得拿来买股票,因此,就没跟家里说。可就算是这样,这六千五百块钱,家里是分文未动,一直在给存着,准备用在他结婚上。

    这两年朱代东一直没有说起他的亲事,因此,他父母就在家里给他张罗相亲的事,现在朱代东的姐姐朱代媚的小孩都六岁了,可是朱代东现在却连女朋友的影子都没看到。朱代东不急,家里人可都急了。早在十月份,就开始到处托人给他找对象,朱代东的父亲朱思可甚至都替他去相过好几次亲。

    现在朱代东亲自回来了,家里最重要的当然就是让他去相亲,这是今年朱家最刻不容缓的大事。

    “爸,是不是太急了,好歹也让我喝口水,休息一下嘛。”朱代东哑然失笑,自己这才是真正的刚进家门,连口气都没有喘过来。

    “本来今天是让你爸替你去的,现在你回来了正好,与你二婶约好的,先去看了那姑娘再回来休息吧。”母亲谢若飞接过朱代东手中的行礼,微笑着说道。

    “妈,你怎么也催我啊。”朱代东苦笑道。

    “你也老大不小了,该考虑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才行。”谢若飞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笑盈盈的说道。

    “可我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怎么去相亲呢?”朱代东苦笑道。

    “没事,你二婶在路上会跟你说的。我听说对方跟你一样,也是名老师。”朱思可说道,其实他有句还没有说出来,他希望儿子能调回来,哪怕就在黄土岭教书,也比在雨花县要强得多。

    “爸,其实我……”

    “不要多聊了,你二婶等急了呢。”谢若飞已经看到了二婶,连忙打断了朱代东的话。

    朱代东的二婶除了务农外,还兼职当媒婆,朱代东是她的侄子,对他的事当然就更加上心。她给朱代东介绍的对象,主要是教师为主,另外就是乡政府的工作人员,无论身材和相貌都是拨尖的。

    今天要去见的这个人叫吕影,是黄土岭乡中心小学教师,去年刚分配来的师范生,有貌有才,也是国家工作人员,与朱代东真是天生一对。

    “代东,我跟你讲,这个吕影可漂亮了,跟电视里的明星似的,可漂亮了。”在路上,二婶叽叽喳喳的说道。

    “二婶,等会我们能不能就在乡里随便逛一圈就回去?”朱代东可不想去看什么漂亮女教师,虽然唐小丽的事已经成为过去,可是朱代东却暂时还不想找什么女朋友,至少不想通过相亲这种形式来找女朋友。

    “那怎么行?你是不是已经找了女朋友了?”二婶问,因为朱代东的事,朱思可和谢若飞拜托过自己多次,翻了年朱代东可就二十五了,在农村,这样的年龄小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可是朱代东现在连个正式的女朋友都没有,连她都为朱代东着急。

    “暂时还没有。”朱代东不想在此件事上撒谎,他已经让父母白高兴过一场,可不能让他们再遗憾一次。

    “那不结了?你先去看看,不满意再说嘛,如果觉得合适,也可以先试着交往,交往交往着就熟悉了嘛。”二婶劝道。

    “要不你帮我去看看?”朱代东一路上还在想着明年的工作安排,哪有闲情逸致去相什么亲啊。

    “你人都到了,还用我去替你干什么?一起去,一起去。”二婶拉着朱代不的胳膊,将他拉到了黄土岭乡政府。

    “吕影的爸爸是乡政府的干部,现在学校放了假,她就住在乡政府的宿舍里,等会你可要小心些。”二婶叮嘱道。

    黄土岭乡在芙蓉县的地位与树木岭在雨花县相似,都是排名靠末的贫困乡,甚至黄土岭乡政府的格局都与树木岭乡相差无几。乡政府已经放假,办公楼已经没有人。二婶带着他径直来到后面的宿舍楼,在二楼的最东头找到了吕影的家。

    “吕主任在家啊,吕老师好。”二婶进门后显得很熟络。

    吕影弯眉杏眼,唇红齿白,乌黑发髻斜堆脑后,上身穿着一件火红的蝙蝠裳,下面是条牛仔裤,脚上是双高跟鞋,很时尚的打扮,也显得青春活力。

    “这位是我的侄子,朱代东,现在雨花县工作。”

    “你们好。”朱代东事到如今,只能听从二婶的摆布。

    “你在雨花县哪个单位工作?”吕松劲扫了朱代东一眼,淡淡的说道。

    “雨花县树木岭。”朱代东打量了吕松劲一眼,他在乡政府也工作了两年,像吕松劲这样的人,乡政府到处都是,很油很滑很喜欢打官腔,就像他现在似的。

    “他跟吕老师是同行,在中学教书。”二婶在一旁笑着介绍道。

    “中学?初中还是高中?你是哪所学校毕业的?”吕松劲又问,他对朱代东现在的表现还算满意,从容、沉着、自信,这是年轻人当中是很少见的。

    朱代东一一作了回答,当得知他是省城师范大学毕业后,吕松劲眼中闪过一丝神采,可是当知道朱代东不过是在一所中学教初中时,他眼中的不屑和轻蔑就连旁边的二婶都能看出来。堂堂本科生竟然分配到了初中部,这在他看来是无能和窝囊的表现,看来这个啊,就是不能被他的外表所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