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百二十二章打蛇不死反会被咬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百二十二章打蛇不死反会被咬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marka004”投了第31张月票;“LIPPFF771203”投了第32张月票;“omoja”投了第33张月票;“啊沦”投了第34张月票;“tong20081001”投了第35张月票;“山中闲客”投了第36张月票;“无法无天12”投了第37张月票;“古月小可”投了第38张月票;“沸腾中心”投了第39张月票;“781417”投了第40、42、43张月票。

    从下午的第二十九名又跃升到了第二十三名,现在每上升一个名次都是一个了不起来胜利,看到月票每个小时都在增加,我也是热血沸腾,能回报给大家的还能有什么?只能是更新,不断的更新。再次感谢

    听到县纪委来了人,袁平也懵了,他马上想到了常怀庆,而从常怀庆那里,他又看到了朱代东的影子。

    自从朱代东借调到乡政府开始,袁平就没怎么把他放在心上,因为朱代东的档案他看过,实在没什么了不得的。父母都在农民,家里三代没有做官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还不是雨花县的人,想要在雨花县站稳脚跟,很难。

    得到陈树立的赏识,那也是因为机缘巧合,这个年轻人的能力有,这一点袁平不得不承认,但要想在树木岭混得风生水起,在他看来,是不可能的。至少在十年之内,是不可能的。按照他这样的背景,袁平以前给他下过断语,十年内只会待在副乡长的位子上,十年之后,就看朱代东的关系了,如果他在工作上能做出成绩,又能与县里的某位领导亲近,也许还能进一步。

    但是现在,他在副乡长的位置上才仅仅一年时间,自己好像就有些看不透他了。这次朱代东借着检举张治春的事,打出了一大组合拳,自己刚开始时也是云山雾罩的,直到现在,才看到端倪。朱代东不简单

    在树木岭,朱代东的背后站着个陈树立,这一点袁平早就清楚了的。但是凭他与陈树立这几年的相处来看,这次的事不像陈树立的风格。

    “朱代东想借着这件事扳倒我,恐怕还不可能”袁平冷笑道。

    “那是,江崇义见多识广,应付纪委的调查,应该没什么问题。”李金说这句既像是安慰袁平,也像是给自己打气。

    “现在我们得化被动为主动,只要缓过了这口气,朱代东,哼……”袁平一向比较阴柔,这次却被初入官场的朱代东给阴了,他不服气,更不甘心。

    “怎么化被动为主动法?”李金问,他之所以能坐稳副乡长的位子,除了紧抱袁平的大腿外,靠的就是他的笑脸,打不还手,骂不不口,死缠烂打。除此以外,他的工作看不出有什么亮点。

    “为了以防万一,首先要做的便是把江崇义送的钱退回去,你到底收了多少?”袁平问。

    “五千,真的。”李金肯定的道。

    “那正好,江崇义的那一万五千元罚款,你一定要交给派出所,无论用什么办法。”袁平咬着牙道,李金的话,他不会怀疑,但也不能全信。如果这钱径直交给纪委,就有掩耳盗铃的嫌疑,可要把这笔钱拿来给江崇义交罚款,可就隐蔽得多,就算到时江崇义松了口,自己也不用担心。

    “没问题。”李金也知道这件事可大可小,如果应对妥当,有惊无险。可要是举措失当,阴沟里翻船也不是不可能。

    李金再次去了派出所,可是现在江崇义的人都不在了,派出所哪会收他的钱?幸好江崇义的老婆赶来了树木岭,她在树木岭也只认识李金,因此就找到了他,想请李金给想想办法。

    李金问他,派出所要罚款三万元,你把钱带来了没有?江崇义的老婆哪有那么多钱啊。江崇义虽然有钱,可江崇义掌控着家里的财政大权。她手里也就几千块钱的家用钱,加上自己平时省下的私房钱,也就一万多一点。

    李金趁着这个机会,就把那一万五千元钱“借”给了江崇义的老婆,还让她给自己打了收欠。办好这件事后,李金兴冲冲的给袁平作了汇报,袁平听了,眉开眼笑,大夸李金脑子活,会办事,这下两人就都进入安全期了。

    “乡长,现在就只剩下一件事了。”李金笑眯眯的说道。

    “那件事我心里已经有数,下个星期一,乡政府的碰头会上,调整朱代东的分工。”袁平使出了杀手锏,调整副手的分工,他这个乡长是有这个权力的,就算是陈树立力挺朱代东,恐怕也得尊重自己的意见吧。

    “今年的‘普九’可是县长亲自抓的大事。”李金“善意”的提醒。

    “这你就错了,‘普九’再热闹,也没我们树木岭什么事。”袁平说道,树木岭的情况,县里也是很清楚的,“普九”验收这样的大事,怎么能让树木岭扯全县的后腿?而且真要是这样的话,也太明显了吧,这不符合他的风格。

    “对了,还有件事,明天林业局本来是准备派个科长下来检查工作,但是刚才突然通知,熊局长将亲自来。”李金分管林业,林业局的通知一下,办公室马上就通知了他。

    “林业站没出什么事吧?”袁平疑惑的问。

    “没有,哪能出什么事呢。”李金哪里知道,熊平来树木岭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朱代东也。

    “那就接正常接待便是,陈书记如果有时间,就让他去接待。”袁平并不是不想与县里的这些部门头头搞好关系,但他的酒量并不怎么样,而陈树立在这一点上比他要强得多,只有那些不怎么喜欢喝酒的领导下来,他才会主动去接待。因为这事,他也很头痛,在酒桌上谈事,比在办公室要容易得多,特别是喝了酒后,就更加轻松,喝过几次酒后,关系也会更亲近。可就算明白这一点,袁平也只能望洋兴叹。

    而且现在袁平也没有这样的心情,朱代东敢挑战自己,那就要让他付出代价。现在就算是县长来了,袁平也不会有太大的兴趣。

    袁平与李金以为他们的所作所为天衣无缝,完美无缺,可是哪里知道,就在树木岭乡政府就有一个怪胎,他们所商议的第一个字,都没有逃过朱代东的双耳。说真的,朱代东一开始还真没有想要针对袁平的意思,只要他让江崇义表现得像个正常的生意人,哪怕是价格稍微高一些,他也未必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朱代东低估了斗争的残酷性,虽然他与袁平之间并没有动刀动枪,但是现在不亚于他们之间发生了一场战争,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

    如果袁平顺利过关,自己的工作将会调整,而且时间就在下个星期一。如果袁平强势要求,陈树立也是不太好帮自己说话的。袁平要找自己的过失,有的是说辞。可笑自己还在傻傻的等着江崇义与学区解除合同,根本没有意识到,因为这件事,自己已经把袁平死死的得罪了。

    朱代东从自己锁着的柜子里最下面一层翻出个笔记本,这是朱代东的秘密,自从他拥有神奇的双耳之后,对于乡政府发生的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就以一种特别的方法记录在案。虽然朱代东的记忆力惊人,可是如果有记录,他要回忆起来就更加方便,也不会有任何漏洞。

    将需要的材料整理好后,朱代东亲自去了办公室,把材料打印出来,这是他亲手办手,除了他自己外,任何人也不知道。把底稿和电脑里的资料全部删除后,朱代东看着这薄薄的五六页材料,又复印了几份备用。

    打蛇不死反被咬,朱代东不想等到自己的工作被调整后,再去反击。就像袁平所说的那样,要化被动为主动,自己这样的背景,以后想要再在袁平手下干事,恐怕什么事都别想干成了。

    县委、县政府、县纪委、常怀庆、陈树立、张长会突然都收到了一封举报树木岭乡乡长袁平的举报信。上面并没有说什么过激的话,全部是证据,确凿的证据。从两年多年开始,袁平在办公室、乡政府的宿舍楼里,收到的钱,包括数目,什么人送的,谈了些什么话,列举得非常详细,这其中也包括了江崇义送的那一万元。而袁平这两年多收受的钱物,不包括那些烟、酒之类的东西,光是现金,这封举报信里列举出来的就有十多万,这可算得上是个大案了。

    以至于所有收到这封举报信的人都以为,这封信只能出自袁平,或是那些曾经给他送过钱物的人之手。

    但仔细一起,又觉得想不通,袁平绝对不会干出这种自毁长城的蠢事,而那些行贿人,有一二个举报是可能的,但所有的行贿者,好几十人都联合起来,并且把与袁平的谈话都写出来,这样的事,也是不可想象的。

    但不管怎么样,只有举报信里的内容是真的,谁也不会把精力花在举报人的身上。因为事关重大,证据确凿,县委书记郭临安、县长王力军、纪委书记吴燕群紧急进行了磋商。最后决定,让纪委副书记常怀庆秘密前去树木岭,全权负责调查这件事。

    因为陈树立和张长会也收到了举报信,因此,常怀庆去树木岭的事,除了这两人外,其他任何人都不清楚。至于袁平,此时满脑子的就是星期一乡政府例会上,自己该如何提出调整朱代东分工的事,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这个乡长似乎快要当到尽头了……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