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百二十三章朱代东的关系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百二十三章朱代东的关系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一百二十三章朱代东的关系

    感谢书友:“龙第4第49、第第第第54张月票;“书友08第55、5第第第60张月票。

    从上一章上传到现在,在新书月票榜上,一下子跃升了四个名次,从第23到了现在的19名,谢谢你们。

    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外,乡政府绝大多数对于袁平被突然免职都感到不可思议,之前可是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袁乡长难道要到别地去任职了吗?接下来更让他们惊耳骇目的一幕又发生了,袁平被纪委的人带走了。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袁平的政治生命已经终结了。

    在县里新的任命没有下来之前,陈树立是书记乡长一肩挑,因此林业局的熊平在周末来树木岭视察工作时,陈树立只能去陪同。林业局是一类局,一把手下来,书记、乡长至少得有一人陪着,现在袁平已经被免职,陈树立就只能顶着。

    原本作为主管林业的副乡长李金也是要作陪的,但是今天在好再来却没有出现他的身影,倒是主管文教卫生的朱代东站在熊平的左侧,给他倒着酒。李金因为受贿五千元,处分虽然还没有下来,但至少严重警告是跑不了的。

    李金现在就像只过街老鼠,像这样的人,就算陈树立让他作陪,熊平也会生气的。官场上的准则是,墙倒众人推,熊平与李金的关系只能说一般,很一般,他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去拉李金一把。何况按照惯例,李金的工作恐怕很快就会被调整,林业方面是不是还归他主管,还二说呢。

    “熊局长,欢迎你来树木岭视察工作,我代表陈书记敬你一杯。”朱代东在酒桌上坐来就没有怕过谁,虽然熊平和陈树立都是号称能喝,但那是在别人面前,像他们这样的酒量,朱代东可以应付一打。

    “小朱乡长,你这话说得可是有些不妥,你们陈书记就在这里,怎么还要你代表呢?”熊平笑吟吟的说道。

    “好,这杯酒我干了。”朱代东一扬脖子,二两树木岭酒就下了肚,他又给自己的杯子倒满,“熊局长,我敬你一杯。”

    树木岭酒已经正式上市,因为前期的广告十分到位,销售非常火爆,现在树木岭酒俨然成为树木岭的一张名片。熊平甚至特意要求,到了树木岭就要喝树木岭酒。

    “好,爽快。”熊平笑道,他刚才只是打趣朱代东,对方的酒量怎么样,他还不知道,但这酒品着实不错。

    陈树立在一旁本想为朱代东圆场,没想到熊平还是跟朱代东喝了一杯,刚才的对话倒显得两人之间的随意。陈树立意味深长的看了朱代东一样,他不清楚,朱代东怎么就与熊平搞好了关系,而且看样子,这关系还不一般。

    因为朱代东的缘故,这次的酒局气氛融洽,席间推杯换盏,欢声笑语。熊平来树木岭,原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因此出现宾主尽欢也在情理之中。散席的时候,熊平与陈树立都有些微醉,朱代东建议熊平在树木岭休息一晚,反正明天是星期天,熊平愉快的答应了。

    “代东,熊局长就交给你了,一定要招待好。不用管我了,我自己能回去。”陈树立醉眼朦胧的说道。

    “代东,你也不要特别招待我,给我安排间房,休息一下即可。”熊平等陈树立走了之后,说话也利索了许多,敢情这位刚才有点做作,怪不得朱代东刚才觉得有些耳鸣呢。

    “熊哥,房间早就给你安排好了。”朱代东笑道,熊平愿意亲近他,朱代东也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

    出了好再来后,熊平让司机刘顺发回去,明天下午再来接他,这个周末他不想被人打扰。安顿好熊平后,朱代东来到陈树立的办公室,陈树立是真的有些醉了。朱代东随身携带的葡萄糖和小沙轮一直都没有丢,划开了两支。喝了两支葡萄糖后,陈树立靠在椅子上,眼睛微微闭着,但朱代东知道,现在他还没睡着。

    “书记,下午要回县城么?”朱代东问,熊平已经答应留下来,明天赵金海也会来,甚至再带个把人来也有可能,对此,朱代东已经有了安排。但他还在犹豫,要不要请陈树立参加,毕竟他爱子的大名,朱代东是如雷贯耳。

    “有事?”陈树立揉了揉太阳穴,没有睁开眼睛。

    “熊局长要明天才会离开,而明天我也约了公安局的赵局长,准备到大山村去打猎,放松一下,如果你有时间,能否回来一趟?我的资历跟人家可是差一大截呢。”朱代东想了想,这件事不应该瞒着陈树立,不管他来不来,都应该跟他打个招呼,相信陈树立比自己更会判断。

    “赵金海局长?”陈树立眼睛猛的睁开,怪不得熊平会跟朱代东这么亲热,看来他也知道了赵金海与朱代东的良好关系。

    “没错,上次去县城准备请他喝酒来着,后来着急赶回来就失了约,准备明天补上。”朱代东说道。

    “代东,你行啊,敢爽金海局长的约。”陈树立乐陶陶的说道,朱代东的脑壳现在已经开了窍,他是个聪明人,只要不做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事,前程一片光明啊。

    陈树立跟赵金海一样,是转业军人,一听打猎,还真有点手痒:“多年没摸那玩意儿了,手恐怕早就生了,我可告诉你,熊局长也是军人专业,枪法好着呢。去了会不会丢脸?再说这年头能打啥?”

    “书记,你至少还摸过那玩意儿,我可是碰都没有碰过,我还想看你大展身手呢。大山村的情况你还不了解?打狼、打狍子不可能,但野兔、山鸡有的是。而且现在用的又不是步枪,猪枪讲究的又不是准头。”朱代东知道陈树立动心了,连忙劝道。

    “可我答应晚上回去陪儿子的。”陈树立微微叹了口气。

    “这有什么关系,晚上你先回去,明天一早过来,或者直接跟赵局长一道过来,不就行了?”朱代东笑道。

    “也好,就这么定了。”陈树立对朱代东现在是越来越满意了,现在袁平被免职,树木岭的乡长之位不可能长时间空着,朱代东在能力和学历上都没有问题,就是太年轻,对很多人而言,年轻是个优势,可现在对朱代东来说,年轻则意味着经验不足,这事有难度啊。可这事也不是绝对的,现在朱代东不就在操作这件事么。

    第二天赵金海一大早就带上陈树立往树木岭赶,没带司机,自己驾车。到了树木岭后,接上熊平和朱代东,一块儿去大山村因为没有外人,这次的打猎好像有了某种秘密性,自然而然的,坐在车里的四人,关系就拉近了许多。

    赵金海、熊平、陈树立三人都是转业军人,说起部队的事,三人就有聊不完的话题,这样的话题,在平常的交往中是不会有出现的。而朱代东也在期间插科打诨,一路上,车里时常会飘出爽朗的笑声。

    到了大山村,马明义早就在那里等着了,今天来的都是大人物,他这个村支书得尽力接待好。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大山村的村支书马明义,这位是公安局的赵局长、林业局的熊局长。”朱代东介绍道。

    “朱乡长,枪我可是给你找来了,可你没说会来个公安局长啊,要是被他收走了咋办?”马明义悄悄把朱代东拉到一旁,嘀咕道。国内对枪支的管理是很严的,就算是猎枪,私人也不能随意收藏。

    “放心,不会有事,出了事算我的行了吧?”朱代东没好气的道。

    “我当然是相信朱乡长你了。”马明义有了朱代东的保证,马上喜笑颜开的说道。

    “中午就吃全羊宴,这是二百块钱,酒我们自己带了。”朱代东掏出二百元塞给了马明义,而酒也是他在酒厂买的批发价,现在树木岭酒的批发价比原来的精品老白干足足贵了三倍,当初定这个价格时,还是朱代东拍的板,树木岭酒走的是中档白酒的路子,现在有了知名度,价格也得跟着水涨船高才行,要不然酒厂哪来的利润?就算是这样的价格,其实也不贵,一瓶才四块五毛钱。

    “朱乡长,你这不是寒碜我吗?现在还能跟你要这个钱?”马明义这次跟着朱代东可是赚了四万多,朱代东不要说来吃只羊,就是一年三十五天,天天来吃羊,他也供得起了的。

    “亲兄弟,明算账,你要是不收,以后我可不来了。”朱代东佯恼道。

    “好吧。”马明义其实也知道,朱代东不会占这个便宜,以前他拿工资时都是自己掏腰包,现在他不差钱了,更加不会占这种小便宜。

    猎枪朱代东只让马明义准备了三杆,他负责为领导们服务,但朱代东没想到,他服务服务着,就成了他们的观察员,在熟悉了猎物们发出的声音之后,朱代东就像一台声纳仪一样,随时给他们指引着方向。

    这次狩猎的收获很大,就连马明义看到那一长串的野兔和山鸡后,也是惊讶得合不拢嘴。要知道,就算是大山村的老猎人,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收获啊。

    而赵金海、熊平和陈树立则像个打了胜仗的将军似的,手舞足蹈、眉开眼笑。他们高兴的不是打了这么多猎物,而是心情得到了彻底的放松,这对他们而言,才是真正的收获。

    而朱代东也收获不少,只是他的收获更多的无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