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百二十八章代理乡长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百二十八章代理乡长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一百二十八章代理乡长

    感谢书友:“吕洞宾第第第第109、110、、112张月票。

    刚才起码抽疯了二十分钟,怎么点都进不了,没上传这一章,根本就没有心思去码下一章,浪费了大好二十分钟。

    周一了,求点推荐票行不?

    县里要调整树木岭的班子了,这个消息最先是唐小雨告诉他的,虽然朱代东与唐小丽早就分手了,与唐涛的关系也很僵,但跟唐小雨却一直保持着联系。这小妮子虽然只是县财职毕业,但进了财政局后,如鱼得水,比朱代东还要更适应机关的生活。

    “谢谢你,小雨。”朱代东心中狂跳,但说话的语气却很平稳,甚至还开了玩笑的说:“树木岭的消息,应该我比你先知道才对,怎么还要劳驾你通知我呢?”

    “你的耳朵就是个摆设,这样的消息,早一分钟知道都有莫大的好处,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该上来跑跑了。”唐小雨笑嘻嘻的说道。

    我的耳朵是个摆设?这恐怕是朱代东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唐小雨的电话刚完,谭志鸿的电话又打了过来:“代东,树木岭的领导班子要做调整,你有没有什么想法啊?”

    “谭哥,我能有什么想法?如果你是县委书记,我倒是有点跃跃欲试。”朱代东笑嘻嘻的说道,距离可以使人放肆,朱代东不敢去撩唐小雨,但跟谭志鸿在电话里开开玩笑还是可以的。

    “有想法就好,你的能力是有的,文凭也过得硬,就是这年龄,如果你真的当了乡长,恐怕要打破全县最年轻科级干部的记录了。”谭志鸿对朱代东也很欣赏,有能力,脑子也活,肯动脑筋,上次“普九”验收的事,就是明证。虽然他只与朱代东交往过几次,但已经把他当成了一个朋友。在官场上,能得到别人的认可,特别是让别人把你当成朋友看待,特殊为不易。

    “谢谢你,谭哥。”朱代东听到谭志鸿说得这么诚恳,心里也是很感动,

    县里要调整树木岭的领导班子,肯定会征求陈树立的意见,当然,不是说陈树立在这件事上就有决定权,同样的正科级干部的调整,陈树立只有建议权。但如果陈树立没有建议由自己来当这个乡长,朱代东需要做的功课就会无形中扩大。

    今天陈树立去县里开会,又是周末,晚上他肯定不会回来,朱代东当机立断,马上去县城。要骑摩托车去县里,朱代东特意带了两套衣服,晚上就不准备回来了。

    一到县城,朱代东就给赵金海打了个电话,约他晚上一起喝酒。其实喝酒是小事,向赵金海表明态度才是大事。

    调整树木岭领导班子的事虽然还没有最后做出决议,但就在朱代东来县城的这一个多小时里,已经在县城传了开来。赵金海显然也听到了传言,他沉吟了一下,明白了朱代东的意思。这次对朱代东确实是个机会,如果能帮一把,他绝对不会二话。

    两人还在约在香山山庄,朱代东身上灰蒙蒙的,骑着摩托车先去了。找到徐军,借了个地方洗了个澡,换了衣服。

    “代东,搞得这么急干什么?”徐军见朱代东来吃顿饭还像打仗似的,好奇的问。

    “不急不行啊,你这里的生意这么好,不早点来,占不到位子。”朱代东用毛巾擦了擦头发,笑道。

    “鬼话,是不是因为县里要调整树木岭班子的事?”徐军笑骂道。

    “徐哥,你是千里眼还是顺风耳?”朱代东讶然道,香山山庄离县城还有好几里,自己知道这个消息可不算晚,没想到徐军竟然也知道了。看来机关没秘密真不是谣传。

    “那是,你今天要是不来,我明天还准备打电话告诉你这个消息呢。”徐军笑道,别看香山山庄不在县城,也不是县委县政府的定点招待单位,但是县里的头头脑脑都喜欢到他这里来吃饭,县城风云,在这里都能听到。

    “徐哥,借你的电话使使成不?”朱代东看了看时间,现在距下班还有半个多小时,乡里的饲料厂就要正式生产,他准备搞个仪式,书记县长不敢邀请,曹长宽还是可以请一请的。

    “用就是,你我之间还用这么客气干什么。代东,我告诉你,除了我老婆不能让你用之外,其他只要我有的,你尽避开口。”徐军笑呵呵的说道。

    “徐哥,你这不是让我感动得五体投地么?看看,热泪盈眶了。”朱代东指指头发上掉在脸上的水,笑道。徐军虽然是开玩笑似的,但这个人对朋友非常真诚,当然,能成为他的朋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朱代东现在已经算是一个了。

    “我先出去看看,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累了就到沙发上躺着,我也给你安排了房间,晚上就住在这里。”徐军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他对朱代东还真是放心。

    “徐哥,麻烦你了。”朱代东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跟徐军完全就是酒友,可他凭酒认人,对自己真是没说的。这种照顾不是说从他这里得了多少好处,而是一种朋友之间的关怀,望着徐军离开的背景,朱代东感动了。

    “曹县长,你好,我是朱代东。”

    “代东同志,在树木岭还是在县里?”曹长宽一听到朱代东的声音,马上就想到了上次在香山山庄喝的那顿酒。本来想让朱代东大醉一场,没想到却碰上个怪胎,十斤白酒下肚,愣是跟没事人似的,最后反倒让自己出了糗。

    “我在香山山庄。”朱代东说道。

    “香山山庄?吃饭的事免谈,只谈工作。”曹长宽一听朱代东到了香山山庄,脸色马上就变了,头也摇得像只拨浪鼓似的。上次的大醉让他难受了好几天,现在曹长宽就像有香山山庄恐惧症似的,任何人请他吃饭,只要一提到去香山山庄,立刻拒绝,没有任何情面可讲。

    “曹县长不能这么不近人情吧?下次我们吃饭,绝对不拼酒,君子之饮。”朱代东笑道。

    “下次的事下次再说,找我有什么事?”曹长宽说。

    “树木岭由全乡家户集资的饲料厂下个礼拜就要正式投产,到时想邀请你去参加投产仪式,曹县长能挤出时间吗?”朱代东问。

    “下个礼拜?具体是哪一天?”曹长宽看了看日程表,问。

    “具体哪一天由曹县长定,我们就你的时间。”朱代东说道,这也是给足了曹长宽的面子。

    “星期二吧,星期一下午你再打个电话来确定一下。”曹长宽说道,只要不是喝酒,他还是愿意与朱代东交往的。

    “那行,就下个星期二,到时务必请曹县长大驾光临。”朱代东笑道,饲料厂的开工仪式能请到曹长宽参加,这个规格也算高了。

    赵金海按时到了香山山庄,朱代东迎上去后,赵金海告诉他,还有个人来,让朱代东先等等。朱代东心中猛跳,不会把一把手给请来了吧?二十分钟后,香山山庄滑进一辆黑色皇冠,朱代东一眼就认出了车牌,县委一号车,车里坐着谁也就呼之欲出了。

    果然,车上下来的是郭临安。原本朱代东想走过去开车门,但想想还是忍住了,只是站在赵金海后面,静静的看着走进来的郭临安。

    郭临安看到了赵金海和朱代东,没有过分的亲热,也没有刻意的冷淡,只是点了点头,淡淡的说,走吧。三人就一起进了早就准备好的包厢,刚坐好,徐军就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手里还抱着一箱茅台。

    “郭……书记,你好。”朱代东这是第二次与郭临安面对面的喝酒,上次他是偶然听到郭临安身份的,但是现在却不能装作不认识了,郭临安的报告,他可是已经听过好几次了。

    “代东,到了这里不用这么拘谨。”赵金海扬了扬手,笑道。

    “不错,进了这个门,我这个县委书记就临时下岗了。”郭临安难得的开了句玩笑,想要缓解朱代东的不安和紧张。

    既然郭临安这样说,朱代东当然不会再畏畏缩缩,他接过徐军手里的酒箱,把酒全部放在桌上,给三人面前的酒杯全部倒满,最后才给自己满上。

    “郭哥、赵哥、徐哥,小弟先敬你们一杯。”朱代东端起酒杯,微笑着说道,这里的规矩就是没上菜之前要先喝几瓶再说。

    酒一时到了胃里,它的功效就开始发挥。如果人与人之间像机器一样的话,那酒就是润滑油,如果是有裂隙的物品的话,那它就是凝合剂。

    虽然郭临安说到了这里,他就不再是县委书记,但是既然朱代东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在喝酒时,他还是随口问了问朱代东树木岭的情况。能直接向县委书记汇报,朱代东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他用简短而有概括性的话语,介绍了树木岭的情况,特别是自己手头上的工作,比如酒厂、豆腐厂、饲料厂、养殖场,当然还有上次的“普九”验收。

    星期一,县委例行常委会,朱代东作为树木岭党委副书记的候选人第一次进入常委们的视线。中间虽然有些波折,但结果却很顺利,会议结束后,朱代东被正式任命为树木岭党委委员,党委副书记,代理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