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百四十四章这个年轻人不简单!(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百四十四章这个年轻人不简单!(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一百四十四章这个年轻人不简单!(求月票)

    朱代东在香山山庄看到了唐小雨,不,应该是听到了唐小雨的声音,她在二楼的一间大包厢里,一走到大堂,就听到了她的铃笑。唐小雨性格活泼,很会交际,在酒桌上最能发挥所长。

    本想先去徐军那里坐会,朱代东最后还是在大堂的椅子上坐着,听了一会,便明白了这是财政局在招待市财政局的领导,对方是一位叫肖科的局长,不知道是正职还是副职。财政局这边张宝辉局长亲自上阵,现在正是酒酣耳热的时候。

    国人喝酒,不讲尽兴,而讲尽量。主人的任务就是尽量劝客人多喝,能把客人灌倒,主人才算尽了地主之谊。可若碰到喝不倒的客人,主人这一方可就尴尬了。现在县财政局就碰到了这个问题,这个肖清局长酒量颇大,县财政局的人敬酒,一般只喝半杯,只有张宝辉或是唐小雨敬酒,才全饮。而且市财政局那边还有二人,都是酒精考验出来的干部,现在包厢里正上演反客为主。县财政局来了四个人,现在只剩下张宝辉和唐小雨在勉强支撑。

    唐小雨上卫生间,“碰巧”遇到了朱代东,诧异了一下,问,你来干什么?朱代东笑了笑,来这里难道是看戏?

    “你酒量如何?”唐小雨与朱代东吃过一次饭,两人只喝了两瓶啤酒,看不出酒量。

    “一般,怎么,你要请我喝酒?”朱代东笑笑问。

    唐小雨抓着朱代东的胳膊就把他拉进了包厢,不管朱代东酒量如何,至少应该能撑一阵的吧。看到出去的时候一个,回来了一双,包厢里气氛一呆。唐小雨介绍,这是树木岭乡乡长朱代东,一朋友,被我拉了壮丁。肖清一笑,气氛了恢复如初。

    朱代东马上感觉到了张宝辉射来的目光,里面含着警惕,不是因为朱代东的身份,而是因为他的性格和年龄。朱代东心里一动,想到了什么。张宝辉国字脸,浓眉大眼,称得上仪表堂堂。而肖清四十来岁,微胖,长着一双水泡眼。

    唐小雨娇笑着说,现在不是县局对市局,而是雨花县对阵市局。让服务员又上了套餐具,准备让朱代东充当生力军。

    肖清拿手挡着酒杯不让唐小雨倒酒,说这符合规矩,这位乡长明显是个能喝的,不公平。唐小雨问,怎么样才公平。肖清说,乡长三杯,他一杯,绝对不推荐。唐小雨望着朱代东,她也没底。

    “肖局长这是在将我的军,没办法,谁让我是半道杀出来的呢。”朱代东什么都可以怕,唯独这喝酒不怵。

    “好,年轻人有气魄。”肖清大笑,吩咐服务员再拿二个酒杯,生怕朱代东反悔似的。

    “肖局长,欢迎你来雨花县视察工作。”朱代东连喝三杯,眉头也不皱一下。

    “好,乡长的酒我喝了,对了,你叫什么来着?”肖清问,对方豪爽,他也不耍滑,让唐小雨把自己的酒杯满上,也干了。

    “朱代东。”朱代东一字一字的说道。

    “好,朱代东朱乡长,既然碰到就是有缘,我代表市财政局也敬你一杯。”肖清大笑。

    喝了几杯后,肖清感觉不对劲,这个朱乡长太能喝,他忙指使手下也敬朱代东的酒。张宝辉和唐小雨有心想替朱代东挡几杯,可自家知自家事,再喝他们只能像另外二人一样,躺到地上去了。

    幸好唐小雨虽然不能再喝,但头脑还算清醒,不停的把战火引到朱代东和肖清身上,基本上,跟肖清喝二杯,才会跟其他人再喝一杯。

    唐小雨问朱代东来县里是开会还是办事,朱代东告诉她,是跑钱。唐小雨连忙问是怎么回事,朱代东就把沼气池的事说了。国家推广沼气池已经有十来年了,可雨花县以前并没有怎么搞。倒是肖清听到,笑着说,这事归市农业局管,市局下面有个沼气办,专门负责沼气池推广,朱代东要想跑到钱,必须跑市里,县里屁都不懂。

    朱代东好像有些明白何小耀为何会拒绝自己的午餐邀请了,敢情他也不太了解沼气池的政策,真要研究研究才行。这个信息对朱代东很重要,县里就树木岭提出推广沼气池,连农业局对其中的政策都不甚了解,就别说其他人了。

    一个小时后,肖清已经坐不稳,张宝辉这才让几名服务员进来,把几个扶到后面的房间休息。

    “谢谢你,朱乡长。”张宝辉其实也有些站立不稳,只是一直在强撑着。但看着朱代东的目光,总有股了敌意。

    “不用,以后树木岭的工作还要请张局长多支持。”朱代东笑了笑。

    “好说。”张宝辉点了点头,带着唐小雨就离去了。

    “下次我再找你。”唐小雨扭过头来跟朱代东说了一句就走了,追上张宝辉后,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句话,张宝辉顿了顿,再回过头来望向朱代东时,目光柔和了许多。

    朱代东却是一阵苦笑,怪不得张宝辉对自己有敌意,原来他与唐小雨是那种关系。按张宝辉的年龄,他应该是结了婚的,难道唐小雨不知道这一点吗?

    自己稀里糊涂的跟着喝了顿酒,最后还要被人误会。走在过道里,听着四周传来的局长、科长、处长、主任等等官职称呼,心想,怪不得这里生意好。

    朱代东意外的听到了陈树立的声音,应该是跟县委副书记彭明在应酬,不好去打扰,只好在大堂等,陈树立跟人也喝得差不多了,很快便出来,看到大堂中的朱代东,也很意外。

    “彭书记好。”朱代东连忙伸出双后,忽然想起彭明原来是组织部长,记得以前在香山山庄听到串票的事,当时别人叫彭部,那时朱代东还不熟悉彭明的声音,现在一对照,不就是他嘛。

    “你好,代东同志。”彭明微笑着,当初朱代东提拔副乡长时,他向余正安透露过朱代东与郭书记的关系,没想到这么快,朱代东又成了乡长。从副科到正科,虽然只是一小步,但要想在基层跨越这一步,非常难,而眼前这个年轻却做到了,而且做得很漂亮。树木岭去年的发展很快,知情人都清楚,主要是因为朱代东,陈树立现在都是沾他的光,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

    陈树立与朱代东一起送彭明上了车才又返回来,“代东,你那边情况如何?”

    “没什么进展。”朱代东说,除了跟闯进财政局的酒局,知道此事该市农业局沼气办管外,确实一无所获。

    “我这边也差不多,彭书记建议我们去市里跑跑,沼气池国家是支持的,但我们县并没有推广,农业局甚至都不清楚这里边的政策。”陈树立说道,彭明在市里有关系,帮他问了问,也就是在那时,陈树立才知道市农业局有个沼气办。

    说起来这件事很滑稽,可事实确实如此,许多机关设立名目繁多的机构,有此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搞不清坨。

    朱代东想马上就去市里,陈树立想了一下,表示同意,乡里的事情有他,只让朱代东每天上下午要打个电话回来,如果有事好商量。

    在市农业局,朱代东得到了沼气办主任周正明的热情接待,在这里,朱代东才得知,沼气办成立的时间并不长,还没有半年,原来各的沼气池的推广一向由省里负责,去年才下放到市里。

    听了朱代东的汇报和介绍,再看了那些照片,周正明很满意。沼气办的工作就是在农村大力推广沼气池,可是因为种种原因,这项工作进展不大。今年局里给沼气办定了一万个沼气池的任务,周正明正头疼呢,没想到朱代东却送来这份材料。

    而且从朱代东介绍的情况来看,树木岭乡确实非常适合推广沼气池。沼气池得不到推广的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发酵原料普遍不足,靠一个家庭养一二头猪,几口人的人便,并不足以唯沼气池的原料供应。这一点,在树木岭却完全不成问题。

    周正明让朱代东马上写申请报告,一边等上面审批,一边决定和朱代东一起回树木岭看看。在县农业局,朱代东遇到了个冷**,没想到在沼气办,人家却主动提出帮忙,朱代东喜出望外。

    周正明显得比朱代东还要急切,他向局里借了辆车,当天下午就与朱代东去了树木岭。如果不是坐班车,从市里到树木岭其实并不远,五十多公里的路,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进入树木岭后,周正明闻着窗外的猪粪味,更是喜不自胜,这个树木岭乡的乡长看来没有说假话,树木岭的养殖规模确实很大,虽然是分散在各个农户家中,但也正是这样,才能让沼气池有用武之地。

    第二天一早,周正明就让朱代东带他去各个村实地考察,先去了侯家塘村,那里除了原来的十二座沼气池外,这几天又在新建大量的沼气池。看到树木岭没等没靠,自己就动起手来,周正明显得很激动,看着身边的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

    看着正在修建的沼气池,周正明一开始还担心,这可是个技术活,当地的工匠能不能建好?但他只在旁边看了看,便知道自己杞人忧天了,操作步骤很正规,材料也很得扎实,每一个沼气池都是合格的。

    朱代东向周正明解释了原因,周正明笑了,说朱代东找到的关于沼气池的资料和图纸,正是出自他的手,前段时间市畜牧局有个朋友要借,没想到最后却转到了树木岭。

    朱代东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两人对视着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