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百六十七章暗访(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百六十七章暗访(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一百六十七章暗访(求月票)

    感谢书友:“z第第408张月票;“书友08第4第410张月票。

    “竺伯伯,看这样子,狮子山这次倒是动真格的。”严蕊灵先去下面的小学看了看,硬件方面一眼就能看出来,全部达了标,而软件方面则向“竺伯伯”请教。

    “何止是动真格的,这是下了血本。”竺必峰笑容满面的说,对狮子山的变化,他打心底高兴,两年前他曾经以省教委督察室主任的身份带队来雨花县验收“普九”,当时狮子山给他留下的印象可不太好,实验仪器乱摆乱放,明显是从外面借过来的,主管教育的领导一问三不知,但两年时间过去了,狮子山的变化让他差点不敢相认,要不是这些地方他都去过,恐怕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其他地方。

    “竺伯伯,你觉得狮子山的做法能复制吗?”严蕊灵把竺必峰也当成了采访对象。

    “怎么不能复制?只要有钱就能复制。可惜,能拿得出这么多钱的乡政府不多,现在狮子山的乡长不知道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魄力。”竺必峰轻轻叹了口气,都说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可是这句话停留在文件里和嘴巴里的居多,能落实政策的少之又少。

    “竺伯伯,我敢打赌,这不是乡长的功劳,而应该是党委书记的。”严蕊灵笑起来的时候,脸形上显现着两个小酒窝,很可爱。

    “乡长也好,书记也好,都是国家干部嘛。”竺必峰不以为意的笑笑。

    今天他们看的是狮子山中学,也是他们在狮子山的最后一站。此时狮子山中学的表面建筑已经完成,正在搞内部装修。新的课桌、仪器、器材也纷纷运来,很快就搬到各自该去的地方。在狮子山中学,严蕊灵又发现了一个在其他学校看不懂的地方,这次她没再避讳,指着学校厕所后面的那个圆柱物问,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竺必峰摇了摇头,他看过的学校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还真没有见过如此怪异的厕所,前面跟正常的厕所相似,但后面却多了个圆柱物跟厕所相连。而且更令人看不懂的是,还有几根管子从里面接出来,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竺伯伯,学校里还有你认不出来的东西?”严蕊灵不相信。

    孙勇这段时间天天都要来学校看看,严蕊灵和竺必峰站在那里非常醒目,女的穿着时尚,长发及肩,鹅蛋脸,弯眉如钩,鼻梁坚挺,素口蛮腰,唇红齿白,站在那里,就像一朵盛开的百合。而老的,双手放在身手,偶尔指指点点,身上的气势尽显无遗。

    这两人不是本地人,孙勇马上得出了结论,等走近一点再看,他大吃一惊,严蕊灵他不认识,可是竺必峰是何许人也他太清楚不过。前年正是他带队,在县长的陪同下来学校验收“普九”,当时差点出了岔子。

    “竺主任,您是来检查我们工作的么?”孙勇最怕的就是检查,为了迎接上面的各种检查,每次他都是绞尽脑汁,现在省教委督察室的主任突然出现在他管辖的学校内,孙勇突然像被咬了似的,腿微微一颤。

    “你姓孙是吧?这次不是来检查,只是随便看看。”竺必峰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认出来了,他来狮子山检查过工作,有人认识他正常,就像这位姓孙的校长。

    “欢迎竺主任来我们狮子山检查指导工作,我叫孙勇,现在是狮子山学区主任,也兼任中学校长。”孙勇连忙说。

    “孙主任是吧,我叫严蕊灵,是中国教育报驻古南站记者,能问你几个问题吗?”严蕊灵却主动伸出了手,笑靥如花的说。

    望着白净小巧的玉手,孙勇犹豫了一下,不经意的在身上擦了擦后,才迅速与严蕊灵握了一下,然后像触电似的,立刻缩了回来。

    “孙主任,我现在最想知道的,厕所后面的那个是做什么用的?”严蕊灵问。

    “严记者你好,那是沼气池。朱书记说了,学校有优质的沼气原料,不使用起来太可惜。”孙勇说。

    “朱书记?是乡里的书记还是县里的书记?”严蕊灵作为一名优秀的记者,敏锐的捕捉到了孙勇话中的重要字眼。

    “是乡党委书记朱代东同志。”孙勇说道。

    “我能采访他一下吗?”严蕊灵马上问。

    “这恐怕不行,朱书记说过,他只做了一名党委书记应该做的事,乡政府也是如此,这件事不宣传不报道不接待不采访。”孙勇想到后两点,自己好像有点违反朱书记的规定,尴尬的笑了笑,找了个借口便离开了。

    “不宣传不报道不采访不接待?那我更得采访他了。”严蕊灵望着孙勇离去的身影,眼中闪出明亮的光彩,喃喃自语道。

    “这位朱代东书记确实值得你去采访一下。”竺必峰刚才听孙勇介绍朱代东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名字很熟,很快他脑海中便浮出出在树木岭见到的那位年轻副乡长,当时朱代东就给自己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只是那个朱代东不知道是不是就是狮子山的这个朱代东,凭直觉,竺必峰觉得应该是。

    “竺伯伯,你认识他?那太好了,我能现在就去采访他一下么?”严蕊灵挽着竺必峰的胳膊,摇了摇。

    “这我哪能保证,但如果真是我认识的那个朱代东的话,你可以在旁边听听,你想问的问题,我想我也有兴趣知道。”竺必峰笑道。

    朱代东此时已经知道了严蕊灵和竺必峰到来的消息,严蕊灵他没放在心上,记者有采访权,他也有不接受采访的权利。但是竺必峰省教委督察室主任的身份却不能不应付,朱代东马上向县主管教育的副县长江军作了汇报。

    江副县长指示,一定要接待好竺主任,他马上向力军县长汇报。此次竺必峰来狮子山并不是工作原因,因此,王力军并没有来狮子山作陪。但是江军却已经从县里出发,准备全程陪着竺必峰,并且还通知了教育局的吴震,让他跟自己一道下去。还要通知其他各个乡镇,省教育督察室主任到了县里,让他们注意,可别撞到枪口上。

    朱代东与竺必峰是在路上碰上的,朱代东要去中学找竺必峰,而竺必峰在严蕊灵的央求下,也要去乡政府见朱代东。

    “竺主任风采依旧,就是来狮子山前不打个招呼,让人有点胆战心惊。”朱代东笑呵呵的伸出双手。

    “没想到两年不见,小朱副乡长同志已经成为朱书记,我还是原地踏步,你可是青云直上哦。”竺必峰也笑呵呵的说,相比两年前,朱代东更加自信,也更加稳重,看来基层工作确实很锻炼人。

    “这位应该就是严记者吧,没想到中国教育报也能关注我们小小的狮子山乡。”朱代东这才注意看严蕊灵,很水灵的一位姑娘,特别是那双眼睛,好像会说话似的。

    “中国教育报关注每一个有教育工作的地方,你好朱书记,我是严蕊灵。”严蕊灵大方的伸出手。

    朱代东可不像孙勇那样失态,他稳稳的握住这双柔嫩的小手,用力的握了握,仔细口味了一会,算是对刚才严蕊灵针锋相对的小小惩处。

    “朱书记,我能问你几个问题么?”严蕊灵脸上闪过一道彩云,趁机提出采访要求。

    “我能拒绝么?”朱代东微笑着说。

    “新闻采访自由,你当然有,正因为如此,我才请求你。”严蕊灵甜甜一笑,想发挥自己的女性优势,刚才朱代东的表现显示此人有“爱美之心”。

    “我拒绝。”朱代东轻轻摇了摇头,坚定的说。

    “你……?”严蕊灵发现自己想错了,对方根本就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刚才的握手,也只是戏弄自己而已,是自己“异想天开”了。

    “竺主任,县里的江副县长马上就到,江县长指示我,一定要接待好你,请先到乡里休息会吧。”朱代东说。

    “也好,严丫头,还不一起道?”竺必峰见到两位年轻人斗嘴,只是饶有兴趣的观战,严蕊灵是老同学之女,自己看着长大的,而他对朱代东的印象也很好,两人都是一时瑜亮。

    严蕊灵撅着嘴巴跟在竺必峰后面,路上,竺必峰问了朱代东关于狮子山投资这么大的资金,修建校舍的问题。朱代东当着竺必峰的面,自然不能拒绝回答这样的问题。把自己当时的想法,还有乡里的财政得到大大缓解的问题说了。同时也说到补欠教师工资、让部分教师去市师范学院进修、向县里要民转公指标,以及从今天下学期开始,狮子山所有学生学费全部免除,同时所有学校全部免费供应午餐的事。

    “学费全免?全部免费供应午餐?”竺必峰低声惊呼了一下,他停住了脚步,盯着朱代东问,“狮子山乡是准备做做样子,还是要坚持不懈的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