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百七十三章朱代东的麻烦事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百七十三章朱代东的麻烦事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一百七十三章朱代东的麻烦事

    感谢书友:“蓝天白云第480张月票;“书友2010第第4第第第485张月票;“rinyu”投的第第第488张月票;“j第499、第第第第第505张月票;“书友09第506、第508张月票;“liaohepi第509张月票;“书友第第511张月票;“wuhaahao”投的第512、513、第张515月票。

    离前一名还差三十一票,当然,这是相对的三十一票,晚上能把差距接近了二十票之内吗?

    中国人都知道去党校学习意味着什么,不是提拔也要重用,朱代东也知道,看到市党校入学通知书上面写着,九月五日前务必办理好入学手续,离现在不足半个月了。别人都在向他恭喜,却不知道朱代东还不想这么快离开狮子山。

    自己到狮子山满打满算也才十一个月,就算加上党校学校的时间,最多到过年吧,最多在狮子山再待五个月。翻了年后,自己工作被调整已定局,五个月的时间自己还能做点什么事?乡里的路肯定是要修好的,这次乡里招标,并不只有一个中标单位,有三个。除了罗六指外,县建筑三公司也中了标,三公司就在狮子山,这次他们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把工程预算计算得很精准,终于投得从乡政府门口到县城的十二公里标段。罗六指中的是乡内的村村通工程,通往市郊的那一段被县建筑公司,也就是建筑一公司投得。

    三家公司同时开工,预计四个月时间能全部完工,三家公司都享受了上次罗六指的待遇,朱代东希望在自己去学习之前,都能正式动起来,这样他对于这三家公司的情况也好心里有个底,如果哪家公司敢于做偷工减料的事,他也好提前预防。还好,三家公司都狮子山的全民监督心情畏惧,每次他们开会,强度的都是如何保证质量。这次狮子山下了血本,价格从原来的一千一百多万规划升到了二千五百万,也能看得出来狮子山的决心,只求质量。

    听到三家公司的决心,朱代东放心多了,修路是今年狮子山最重要的一笔投资,做好这件事甚至比经营好家具厂还要重要。接下来就是这段时间的工作安排,自己脱产三个月,虽然中间也会回来,平时也可以用电话联系,有急事还能马上去党校找自己面谈,但毕竟人不在狮子山,有些工作要提前安排好。

    最主要的沟通对象是凌长金,自己走后,由他主持全面工作。凌长金向朱代东保证,朱书记你在党校安心学习便是,家里的事有我。有什么事会及时向书记汇报的,为了汇报方便,乡里特意给朱代东买了部大哥大,那玩意儿在狮子山没有信号,买回来也是聋子的耳朵:摆设。但在市里却很方便,能让乡里随时与书记保持联系。

    此次朱代东去党校学习,凌长金也是很高兴的,朱书记要高升,空出来的位子由谁来坐?虽说这个位子还要等半年时间,可是凌长金已经有想法,势在必得。正好现在乡里修路,朱代东去学习,由自己主持名正言顺,而这将成为自己晋升最大的资本。朱代东不管凌长金能否会接任自己的位子,只要他真心能为狮子山办事,自己就能放心的离开了。

    与陈秀艳的沟通也很重要,上次的学校修建工程就由她负责总监督,这次朱代东要去党校学习,陈秀艳的任务就更重。陈秀艳向朱书记保证,一定要把狮子山的路修好,一定要保证最好的质量,朱代东放心的点了点头。

    陈秀艳又向朱书记汇报了一件事,路桥公司副总的事,那副总本有张市领导写的条子,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拿出来。后来到了纪委再拿出来,陈秀艳却不信。等到朱代东也要请人专门接电话挡驾时,她又相信了,但那时朱代东又没时间见她。再后来,王力军来了,这件事也以路桥公司被重罚而结束。

    朱代东看着条子,后面黄子良三个字异常的刺眼,朱代东恍然大悟,王县长之所以会来,恐怕也是迫于黄市长的压力吧。今年市里的公路准备升级,这需要交通厅的大力支持,而路桥公司与交通厅关系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佳,黄市长大概想送个人情,没想到结果却把人给送到了纪委。

    书记,不会有什么事吧?陈秀艳见朱代东沉默不语,忐忑不安的问。没事,朱代东一笑,事情都过去了,路桥公司再有来头,也管不到狮子山的地界。陈秀艳轻松了下来,至少表面如此。她清楚能让书记失神,这条子恐怕是真的。

    朱代东确实有点头疼,得罪路桥公司他不担心,这些个大单位,总喜欢以势压人,拿他们来杀鸡给猴看实在是再好不过。对狮子山的这些个建筑公司来说,路桥公司应该是猴才对。把猴给杀了,鸡就更得吓呆。但把市长得得罪了,这事有点冤,朱代东失神,也正是因为这个。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再后悔也没用,而且就算路桥的副总把市长的条子拿出来,自己也不会给他开绿灯,按王县长的说法,狮子山的工程能给县里的公司做,为什么要给外面的公司做?交给县建筑公司做,是救他的事,交给路桥公司做,到时候会不会再外包给县里的建筑还难说。

    去学习之前,朱代东还特意在家具厂等了两天,现在家具厂的产品已经卖到了省城,家具厂自己也在省城建立了门市部。肖远涛向朱代东提出,香港下个月有个国际家具展览会,他想去参加。朱代东说,这样的事请示我干什么,直接去就是。我给公安局打个电话,争取把手续给你早点办好。肖远涛开心的说,这就是要向书记请示的原因。去香港的手续如果我自己去办,三个月能下来就谢天谢地了,可三个月后展览会都结束了。

    朱代东又说,家具厂的产品能不能也去参加展览?搞不好也能为国家创点外汇。肖远涛说,他得到的消息较晚,已经没有展位了。但书记发了话,没有展位我们也要去发点资料,争取能谈几笔业务。朱代东又笑,你是总设计师,不是供销科长,还是算了,让总设计师干供销科长的活,本就是瞎指挥。肖远涛却把厂里的供销科长也带去了香港,靠在外面流动发资料,还真为家具厂拉了几笔合同。

    朱代东没有让彭国文随自己进党校,就那么点行礼,党校什么都有,何况到了这里,缺什么也能够买到。党校的人并不多,很快就办好的入学手续,交了钱领到了宿舍钥匙。

    狮子山离市区近,朱代东也拖到最后一天才来报名,四人间的宿舍只剩下一个空床位。宿舍里也只有一个人在,脸色锃亮,双眼眯缝。见到朱代东一进来就铺床擦地,以为这是最后那位同学的司机,自己刚来的时候,不也是有人这样给自己服务过么。

    等到朱代东拿出电话,跟乡里通了几个电话后,他才知道来的是正主。连忙坐过来介绍,他叫曾斌杰,是芙蓉县财政局局长。朱代东连忙也介绍了自己,雨花县狮子山党委书记。

    “我听说过你,狮子山今年可是光芒四射,又是修学校又是修路,狮子山的家具广告满天飞,我家里现在用的就是你们的家具。”曾斌杰伸出手,热情的跟朱代东握着,真是人不可貌相,谁能想到,这么个年轻的小伙子竟然会是一名乡党委书记呢。

    “都是在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干了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曾局长才是真正的能人,这两年芙蓉的财政是一年比一年好,曾局长功不可没。”朱代东可没研究过芙蓉的经济,但好话谁不爱听,曾斌杰面上立刻像抹了油似的。

    曾斌杰表示,晚上他请客,朱代东说,曾斌杰年纪比他大,是大哥,不能让大哥破费,由小弟作东。曾斌杰更感高兴,宿舍里的另外两个是市政府的科级干部,眼睛长在额头上,没把他下面的财政局长放在眼里,正生闷气呢。在朱代东这里,心态找到了平衡,曾斌杰拍着胸脯向朱代东保证,以后到了芙蓉,一定要找他,大哥没什么本事,一顿饭还是能请得起的。

    跟曾斌杰赢了,有些电话反而不好当着他的面打,朱代东说自己还有点事,先出去一趟,晚上六点在学校门口一起出发,不见不散。到外面,朱代东给时友军的秘书打了个电话,说想向时市长洋汇报工作,秘书请示时友军后,约朱代东一个小时后去时市长办公室。

    一个小时后,朱代东准备出现在市政府时市长的办公室,一见到时市长的面,朱代东就主动认错,说这次来是向时市长做检讨的。时友军冷笑,这不是朱书记嘛,稀客,快请会,我可不敢接受你的检讨。

    时市长,你批评的对,我工作再忙也要多向领导汇报工作,我检讨。朱代东一脸的诚恳,痛心疾首的说。

    时友军不理,低下头看文件,朱代东也不敢坐,老老实实的站在时友军的办公桌前。朱代东不知道路桥公司的事,时友军有没有给自己打过电话,当时所有电话都是别人接的,时友军不会说狮子山的方言,也听不懂狮子山的方言,真要是也给自己打过自己,自己这顿罚站可就不冤枉了。

    站了一会,朱代东轻声说,时市长,你工作忙,有很多人要见,要不晚上我去你家门口罚站?时友军斜睨了一眼,我让你到我家门口站什么?市委大院外面有武警站岗,你比他们还厉害?但说话间嘴角已经微微扬起,被这小子插科打诨,本想教训他一顿的气氛又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