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百九十四章小小锅厂 (求月票啊!)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百九十四章小小锅厂 (求月票啊!)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一百九十四章小小兵厂(求月票啊!)

    感谢书友:“立早山人”投的第第916张月票;“nmhjuiygfr”投的第9第第第第921张月票;“秋雨梧桐落叶”“风过境”“骊云”“书友1015106748”“碎玥”“雷火风岚”“看书知音”“爱书戒书”“ole119”“土地大侠”“昕毅”“cljg”“jaqq”“5672787988808”“12风云雄霸”“cczj119”“”“13850787186”“知知”“看看就算”“殊呆子”“青龙在市”“倒骑毛驴”“逍遥123q”“紫瞳之翼”“火车票售票员”“翊山”“yl1992”“血浪孤帆”“修仙在人间”“春天就要来临”“墨雪竹”“吃心不干”“铁雪飞鹰”“书友08069194第92第第975、第第第979张月票。

    感谢:“凌长金”打赏的100币;“昕毅”打赏的588币;“夜半孤独的”打赏的100币。

    新的一个月开始了,希望能继续得到大家的支持,保底月票投给我吧,不会让你们失望的,要是到了月底忘记投了,多浪费啊。

    朱代东其实倒不是一定得非机械制造方向的企业不可,只是吴东红太过紧跟领导,他也无可奈何。但是朱代东已经决定,吴东红可用,但不能用在招商引资上。

    每个领导表面上都说会,用人唯贤,可对于贤的标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定义。而且领导的视线不可能很广,进入他视线的人不可能太多。朱代东还好些,他有一双神耳相助,机关里的人和事,几乎没有什么能逃得过他的双耳。这让他在处理人事和人际关系上,得心应手,甚少出错。

    可就算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爱,朱代东是人而不是神,只要工作能力强,个人作风过硬,这样的人,他就敢用,敢提拔。吴东红被他看重,最重要的一个原因不是他紧跟自己,而是他身为办公室主任,在经济上没有问题。近年来,我党的领导干部贪污腐化的情况与日俱增,朱代东不希望自己看重的人,会走上这条路。

    这段时间朱代东去机械公司的时间比较多,开发区与机械厂进行合股后,朱代东对机械厂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精简机构、打破大锅饭,引进竞争和奖励制度,使得机械厂一下子就涣发了生机。

    家用组合米机的技术含量并不是很高,最重要的就是一个小电机和铸件,原来机械厂就有一个生产电机的车间,现在已经扩大为机械公司下属的电机厂。而铸件车间也扩大为铸件厂,机械公司的生产车间,就像一个组装车间似的,功能大减,可是效率却大大提高。

    在企业中,朱代东最喜欢打交道的是技术人员,县机械厂原来的总工程师叫葛延福,新成立机械公司后,葛延福的工作没有变动。朱代东与葛延福聊过几次,发现这位葛工简直就是一个全才,对于机械厂的任何一道工序,他都非常精通。所有的操作他都很熟悉,他原来是电机专业毕业,参加工作后就一直在机械厂任职,从普通的技术员干起,一直干到总工程师。

    现在机械公司生产的组合米机和磨桨机等设备,就是葛延福向朱代东建议生产的,事实证明,葛工不但技术一流,对市场动态也很了解。现在机械公司的第一批组合米机已经投向市场,在广大用户中反响良好。

    机械公司的宣传并没有采用原来朱代东常用的那些套路,户外墙体广告、电视广告对这些机械设备的用处不大,机械设备的主要用户是农民,他们需要的直观的感觉。因此,每到下面乡镇赶集,机械公司供销科的人就会带着机械公司生产的组合米机、磨桨机下去,现场实验,让农民现场检验。

    这样几次之后,机械公司的产品就慢慢打开了销路,随后各个乡镇的经销商就主动找上了门。机械公司的销售,主要以供销科为主,机械公司的供销科也采用工资加提成的制度,大大增加了他们的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性。

    现在供销科的人已经开始向外县推销雨花机械公司的产品,照这样的发展趋势,下个月机械公司的实现赢利不成问题。现在机械公司上下人等,对公司的未来都充满信心。尤其是葛延福,他刚参加工作进的就是县机械厂,对机械厂的感情非常深。在机械厂停产的那段时间,他急得晚上连觉都不能睡。

    去年朱代东成为县长助理后,葛延福就找过朱代东几次,想让他尽快帮助机械厂恢复生产。也正是在这期间,葛延福向朱代东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力推介组合米机等小型家用机械设备。朱代东曾经了解过,南方有一家机械公司,开出了月薪五千元的价格邀请葛延福南下,可是葛延福一点也不动心,他知道,如果自己走了,机械厂能否东山再起就真的是个未知数。

    对葛延福的这种精神,朱代东很感动,五千元一个月,这样的高工资在整个雨花县是绝对找不到的,现在葛延福在机械公司担任总工程师,工作也不过是一千出头。朱代东过意不去,想给他额外发份津贴,可是葛延福概不接受。他说他最大的愿意是看到机械厂重振雄风,至于他自己的待遇,够用就行,一个人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

    朱代东每次来机械公司,总会找葛延福聊聊,有的时候葛延福很忙,忙得连朱代东都不愿意接待,朱代东就笑吟吟的站在一旁,机械公司有葛延福这样的人,永远都不可能破产

    如今机械公司的产品已经投放市场,产品也日见成熟,葛延福能自己支配的时间就多了起来。朱代东每次来机械公司,他至少都能陪朱代东聊一段时间了。

    “朱县长,去年这个时候,机械厂穷得都揭不开锅,可是今年,你看看,一片繁荣,看到这种情况,我死而无撼。”葛延福闲的时候,总喜欢在机械厂各个车间和分厂走来走去,在开发区,机械公司的分厂都挨得很近,这也是他现在最大的乐趣之一。看到机械公司红红火火,他是百看不厌。

    “是啊,这其中葛工你的功劳最大,要不是你,现在机械厂就算有钱,也不知道该怎么花。”朱代东微笑着说。

    “我一个老头子,能有什么功劳,朱县长,机械公司照这样的发展,今年赢利不成问题,接下来县里还有什么新的打算没有?”葛延福问。

    “打算当然有,但也得你葛工拿出产品才行。”朱代东笑着说。

    “要说产品我还真有一个,去年机械厂穷得揭不开锅,我就在想,能不能在这锅上想点名堂。”葛延福说,这是去年他在闲暇时构思的一些产品,当初也没有去实验,只在理论上论证过。机械公司成立后,他自己在厂里试着做了几个样品,效果还不错,这才跟朱代东提起这件事。

    “锅?”朱代东不明白的问。

    “对,就是锅,铁锅,家家户户都需要的铁锅。”葛延福点了点头,在前面缓缓的带路,把朱代东带到了他的实验车间,铸件厂的一个角落。

    “这东西好是好,但有市场么?”朱代东的印象中,家里一个铁锅得用好几年,而且铁锅也便宜,得多大的市场才能养得起一家专业生产铁锅的锅厂?

    “这我可没去调研,用不用朱县长看着办。”葛延福笑呵呵的说。

    “投资需要多大?”朱代东手里头还有一百多万,从树木岭和狮子山借来的六百万,罗六指搞三通一平用了一百多万,三百万投入在机械公司,还有一百二十万左右。

    “工厂的投入并不大。”葛延福说。

    “这事你跟王益说过吗?”朱代东问,所谓王益是县机械厂的原厂长,现在机械公司的总经理。

    “说过,王厂长兴趣不大。”葛延福说,王益能把现在的机械公司搞好就心满意足,再投资搞什么锅厂,到时能不能赢利?如果不能,到时机械公司再垮,责任算谁的?

    朱代东让开发区的人去搞市场调研,一个家庭需要多久才会换锅,一只铁锅的成本,利润,还有就是现在市场上的产品价格。对铁锅的利润,朱代东的兴趣也不大,一只铁锅也就赚个块把钱,最多二三块钱,这得多少铁锅才能实现赢利啊。

    但是最终朱代东还是动心了,因为他调查过县里的几家日杂批发部,铁锅这东西的销量其实挺大的。而且锅厂的投入不大,产品到时就算真的积压,卖铁也能收回一部分成本吧?朱代东跟王益商量,这个新的锅厂,是不是挂在铸件厂的下面,由开发区与机械厂共同投资。可是王益担心风险,不同意,朱代东没有勉强。

    既然王益兴趣不大,朱代东就把葛延福请来当编外工程师,这一点王益倒没有问题。开玩笑,朱县长要向机械公司调个人,他王总不想去扫马路的话,最后还是配合为好。

    朱代东一直在为这一百二十万找一个投资项目,现在葛延福向他提供技术支持,风险又不大,他没有多想。锅厂需要的几十组模具由葛延福提供,另外需要的铁炉就由机械公司提供,正好可以跟机械公司做一笔生意。

    铁锅厂的投资在二十五万,但是原材料:生铁,占用的资金就去了七十几万,锅厂一成立,开发区帐上的资金就只剩下二十来万。

    朱代东并不清楚一家小小的锅厂会带来多少利润,王益也不知道,葛延福就更加不清楚……